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八十三章被列黑名單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場是可以輕易的摧毀很多人的意志和思維。 方菲就更不在話下了,她從華書記的語氣和神色間看到了寒冽和冷酷,她知道,季子強完蛋了…… 在這璀璨的政治大道上,季子強已經被華書記判決了死刑,在柳...

?自己對木廳長說:「木廳長,我現在好多了,我想回家。」

木廳長怔怔的凝視著自己,說「忙啥的,今晚就在這兒住吧.」

「不行,」自己很堅決的說,「我必須回去.」木廳長使勁的吸了一口煙.蹙緊了眉頭,沒有言語。

「我不能在外面過夜,」自己看他無動於衷,有些急了:「我還是個姑娘,怎麼能跟你在一起住呢?」

也許她說她是個姑娘,使木廳長更加動心,他使勁的捏滅煙蒂,「好吧,我送你回去.」自己很高興的去拿起放在沙發上的包,將它挎在肩頭,轉過身子正好跟木廳長打了個對面.木廳長定睛的盯住自己,眼裡充滿了欲~望之火,自己那時候很害怕他的這種火,膽怯的避開他鋒芒畢露的眼神.「咱們走吧1

就在自己轉身剛想離去時,木廳長將她攔腰抱住,自己在他懷裡掙紮起來。

而木廳長卻毫無顧及的向自己身下摸去……

華書記也一直沒有說話,他很有耐心的等待著方菲,對這個女縣長,華書記不能過於大意,他是聽到很多方菲和木廳長的傳聞,雖然自己並不會懼怕木廳長,但毫無疑問,木廳長在江北省也是一個根基深厚,枝繁葉茂的政壇老將,自己犯不著得罪。

華書記更加溫厚了起來,他說:「小方啊,不要有什麼顧慮,在你調動這個問題上我不會為難你的,不過我還是要提請一下你,在柳林市,已經有一些你和季子強的傳聞了,我不希望你走的太遠。」

方菲悚然一驚,這是她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難道自己和季子強的事情已經鬧的如此沸沸揚揚了,那木廳長知道不知道?

她緊張起來了,趕忙辯白說:「什麼傳聞,我和季副縣長關係很正常,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

華書記哈哈哈的笑了起來,小小的一個黃毛丫頭那裡是他的對手,華書記洞悉人心的本領是絕對到位的,他看出了方菲的慌亂,知道自己猜測的正確,他笑完就說:「我理解你,現在這社會什麼都快,特別是謠言更快,我是怕你和他走的太近,以後會耽誤你的前途,這個季子強,他和你不一樣,他走不了太遠。」

在華書記說道最後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臉上已經沒有了點滴的笑意,代之而來的是一種大權獨攬,唯我獨尊的肅殺之氣,這樣的氣場是可以輕易的摧毀很多人的意志和思維。

方菲就更不在話下了,她從華書記的語氣和神色間看到了寒冽和冷酷,她知道,季子強完蛋了……

在這璀璨的政治大道上,季子強已經被華書記判決了死刑,在柳林市,讓華書記列入絞殺的黑名單中的人,誰有能夠逃脫的掉呢?季子強逃不了。

而自己呢,會不會因為季子強的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自己又該如何選擇?

方菲猶豫了,她對季子強有愛有恨,有情有怨,她不想就此放手季子強,她還希望和他一起維繫那飄渺激蕩的柔情,她真的不想就這樣放手。

但留給自己的還有多少可供迴旋的空間呢?看來是沒有了,自己只能忍痛割愛,和季子強做出毅然的切割,自己的路還長,還有很遙遠的,大好的未來,當自己渡過了這身金裝,回到省廳,在以後的歲月里,處長,廳長又怎麼會全是夢想,那就切割吧。

但要一舉扭轉華書記對自己的看法,不是虛無空洞的幾句話就可以做出表明,所謂的切割,往往是要模有時候是割自己,有時候是割別人。

而方菲選擇了割別人,她抬起了頭,直視著華書記說:「我和季子強真的沒有什麼特殊的關係,有個問題我還一直想找組織彙報,我曾今親眼看到季子強收受一個姓許的老闆給他的賄賂,這個問題我是可以對組織負責,也是可以作證的。」

華書記的眼睛就有了一點亮光,他很滿意方菲的表態,更滿意方菲提供的這條線索,今天自己勞師動眾的親自前來,本來是有好幾個步驟要走,包括暗示和敲打一下洋河縣的吳書記,齊副書記,讓他們認清形勢,在這個問題上配合哈縣長,孤立並一舉拿下季子強,現在看來,那些動作都可以不用了。

就憑這一個問題,已經完全可以對季子強發動一次攻擊,而且這將是一次把握極大的攻擊,是絕對可以做到一劍封喉。

自己再也不必為季子強的事情費神了,而打擊了季子強,卻可以從根本上動搖葉眉的威望,也推翻了葉眉一貫的正確性和廉潔清譽,讓上下的領導們都看看,葉眉的秘書原來是這樣的一個貨色,那她葉眉又能好的到哪去。

華書記很讚許的看著方菲說:「小方,你這個線索很重要,你的立場也很明確,看來很多的事情都是亂傳。」

方菲就彬定的說:「謠言往往是一種嫉妒的體現,也許我不夠低調。」

華書記哈哈哈的笑著說:「這個年代不需要低調,有多大能耐就使多大力氣,天高任鳥飛,對於你,我們市委是都很看好的,也希望你早日擔負起重任。」

方菲和華書記的會談結束了,方菲懵懵懂懂的走出了華書記的房間,她其實心裡也不好受,她就有了一種想要放聲嚎啕大哭的感覺,她強忍住,一路走回了給她預留的休息房間,關上房門,她就哭了起來,就算她是官場中人,就算她需要自保,就算有一千個,一萬個理由來解釋自己今天的舉動,但她還是無法原諒自己有些卑劣的出賣行為,那個「叛徒」,「叛徒」的聲音,一直縈繞在方菲的耳畔。

下午的視察就很輕鬆了,華書記臉上的笑意就愈加的濃郁,他在寒水村村委會,與辦事處、村幹部親切座談,深入了解基層組織建設、村集體發展、村民收入等情況,徵求基層群眾對市委的意見和建議。

他還說,寒水村兩委班子團結向上,有帶領群眾共同致富的決心和信心,也得到了群眾的信賴,發展基礎較好。希望能夠站在新起點,適應新形勢,逐步提升養殖業水平,壯大無公害產品深加工產業,為江北省城市群提供服務,成為全市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排頭兵。

總之,華書記是帶著愉快離開了洋河縣,這也讓擔驚受怕,戰戰兢兢了一天的洋河縣幾大班子的成員們,都放下了心,一切又可以回到往昔那正常的氣氛中來了,送走了華書記,輕鬆的人們都一鬨而散,打牌的掏出電話開始了聯繫人馬,跳舞,唱歌,找曉姐的也都洗臉刷牙換襯衣,那些在家裡地位低下,不敢單獨活動的受壓迫的氣管炎們,帶著無奈,帶著憂傷,帶著嫉妒,盡量的磨蹭著,晚點回家,去陪那些家養的猛虎去了。

而季子強,他是孤獨的,在洋河縣,他幾乎是沒有多少朋友,他也沒有地方可去,一個人回了辦公室,此時此刻,做為我是無法確定他那個時候的心情,因為那個時候我也走了,磨蹭著回家陪我家養的那條母大蟲去了。

季子強回到了辦公室,百無聊賴中,就打開了電腦,在這個時候,電腦對很多古板的政府官員來說,是可有可無的,他們還是習慣於把自己需要記錄的東西用筆寫在本子上,把自己心裡想的東西,永遠埋在內心的最深處,對電腦,他們總是感覺不踏實,靠不祝

或者還有一個根本的原因,雖然他們可以靈活運用各種權謀,從領導那點滴的話語中,分析判斷出領導最慎密的想法,他們也可以用一些巧奪天工,環環相扣的陷阱,把自己的對手也或者是親密的同志送到坑中,但唯獨就是很難學會打字,不管是五筆,還是拼音打法,對他們來說那都是一種望洋興嘆的無奈。

也或者,這和他們摸慣了小姐的手指頭很有關係,鍵盤終究沒有一點圓潤~性~~感可言。

季子強會打字,不過他也很少動電腦,每天除了一大堆的工作外,還有推不掉,不能推的很多應酬,像今天這樣,早早的回到辦公室,安靜的一個人坐坐,也是難能可貴的,於是他也慢慢的習慣於少動電腦,少上網。

他就漫無目的地在網上瀏覽了一下新聞,說是新聞,正經的新聞和報子上的都差不多,到是一些花邊新聞,還有明星緋聞多了一些。

他就看到了一個什麼燕照門,這到讓他很稀奇,不過看到後來他有點義憤填膺了,這程冠希忒不是東西了,怎麼能騙這麼多的漂亮妹妹,騙了還不說,還要留下這證據害人家,這人真是欠揍。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現在大家都在說騙子多了,傻子已經明顯不夠用,可是這些香港的妹妹真還是這樣好騙,唉,可惜了。

他就關上了這網頁,重新打開一個頁面,哎,又看到了一個新聞,這韓國怎麼把端午節給搞跑了,還說屈原,孔子,李時珍,李白都是他們的人,這極大的動搖了季子強對中國文化的信任感,難道說那時候都有了混血兒,不會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