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八十二章芳菲的回憶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讓他遞給自己衣服,可是一個姑娘家咋開口啊,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室內里的電視聲音很大,自己也試圖裸著身子走出衛生間,想自己拿回衣服,把門拉開一條縫,探頭探腦的向房間里張望,輕手躡腳的溜出衛生間,此刻...

?下面這眾人就真的是聽的興緻勃勃,興意盎然了。

掌聲就隨著華書記那要妙語連珠,鏗鏘有力,抑揚頓挫的講話不斷的響起,很多人的上手都拍的通紅了,但他們依然還在用力的拍著,深怕自己的掌聲不夠響亮。

在今天的檢查過程中,季子強有個奇怪的感覺,他好幾次看到了方菲的眼神,但那種眼神中有一種季子強無法確定的光,這種光很飄渺,也很寒冷,讓季子強心神不安起來。

中午檢查完以後,就回到了縣城,因為下午還要檢查,華書記就沒有同意喝酒,他不想在下午的檢查中,讓群眾看到這檢查組的人,一個個面紅耳赤,醉意朦朧。

所有的人都迎合著他的提議,彷彿他們對酒這玩意早就深惡痛絕,恨之入骨。

在吃飯的時候,華書記還刻意的表揚了幾句季子強,說他對洋河縣的農村工作搞的不錯,他說:「小季啊,這次看了看,我還是滿意的,以後一定要繼續努力,可不能翹尾巴呦。」

季子強就連連的保證說:「華書記請放心,以後我會在你今天的講話精神鼓舞下,再接再厲。」

華書記就意味深長的說:「年輕人懂的謙虛很好。」

「和書記這樣的老領導相比,我還是個小學生,謙虛是一定要的。」季子強好像是很真誠的說。

不過說完這話,季子強突然的也發覺自己現在拍馬溜須也成了行家裡手,拍的是如此行雲流水般的自然,這個發現讓季子強也大吃一驚,看來環境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那麼到底一個人的變化是主觀重要,還是要客觀重要,他一時也想不明白。

吃完了飯,華書記和市裡的其他領導都安排在了縣招待所午休,一行人把他們送到了招待所,吳書記和哈縣長帶著洋河縣的其他縣長們,也都準備離開的時候,華書記卻看著方菲說:「小仲,你是分管衛生教育的吧,你留一步,我有幾個問題想諮詢一下。」

方菲已經準備離開了,聽到華書記這樣一說,趕忙走上前來,說:「那不會耽誤華書記的午休吧?」

華書記大度的笑笑說:「難得來一趟洋河縣,工作第一,午覺少睡會沒關係。」

方菲就跟著華書記的秘書,一塊進了華書記的房間,秘書先給華書記自帶的杯中倒上水,又給方菲泡了一杯茶,就先離開了。

華書記換上了拖鞋說:「上歲數了,才走了沒幾步,都感覺腳很難受,還是你們年輕人好埃」

方菲笑著說:「華書記看起來很精神的,一點都沒有老相。」

「哈哈哈,你就騙我們這些老頭子,對了,方縣長,你對今後有什麼打算。」華書記由一個很虛的話題,一下子就跳到了一個很敏感的問題上了。

打算?方菲一時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他搞不清楚華書記說的是以後的工作,還是自己的個人前途,她沉吟一下說:「在洋河我學到了很多東西,以後還需要繼續的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

華書記笑了,顯然,這個方菲沒有找到自己問話的主題,他就說:「小仲啊,我是說你對自己未來有什麼打算,前段時間我到省上開會,遇到了你過去財政的木廳長,聽他的意思,還想以後把你調回省廳委以重任呢。」

方菲就有點懵了,華書記這話是什麼意思,他為什麼要在自己面前提起木廳長,是準備賣個人情給自己,還是對自己暗自活動想要離開洋河不滿?

方菲無言以對,她一下就想到了過去那些時光,想到了自己剛剛分配到省財政廳的時候,木廳長被自己的美麗吸引住了,就把自己調到他身邊做了秘書,那時候自己清純可愛,有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純潔的能一眼望到底,可以看到自己那潔凈的心湖,自己身材欣長,膚色白皙,飄逸的黑色的長發的經常散落在肩頭,給人一種清香的感覺。

自己還有一個特長就是能喝酒,這在以前自己都沒有發現的,偶爾跟木廳長出去,木廳長勸酒,讓自己喝喝試試,他告訴自己,其實喝酒也是工作,因為有的時候領導來了,就得把領導陪好,陪好領導不會喝酒咋行呢?自己抱著試試看的做法,就啜了一小口,居然沒有感到酒的度數,有的人天生就能喝酒,有的人咋練也不能喝,慢慢的自己就天天喝,喝上個半斤八兩的不成問題,就連木廳長久經酒場的老手都開始不是自己的對手了。

木廳長非常高興,終於有一天自己還是喝醉了,感到反胃,在送走了客人以後,自己依在路燈竿子上渾身無力,木廳長就摟住了自己的腰枝,輕輕的為自己捶背,自己的胃裡翻江倒海的起來,盡量控制自己,想快點回家,可是她兩腳無跟,渾身癱軟,被涼風一吹,將胃中的食物噴薄而出。

木廳長返回車裡給自己拿來一瓶礦泉水,和紙巾,一邊捶著她的背一邊說,「簌簌口,吐出來就會好受點.」

城市的夜晚燈火輝煌,人潮洶湧,時不時有人向他們這邊張望過來,自己感到無地自容,踉踉蹌蹌衝進了車裡.隨後木廳長也進了駕駛室,望著狼狽不堪的自己撲哧一下子笑了。

「木廳長,我想回家.」窗外迷濛的路燈探了進來,將被酒精麻醉的自己變得朦朦朧朧的,木廳長定睛的凝視著她,不慌不忙的點燃一支煙,意味深長的品味著。

木廳長並沒有送自己回家,而是去了一家豪華的賓館,雖然自己有些喝高了,可當自己踏進賓館里時,心裡一驚,但自己那時候很幼稚,還是跟木廳長走進了賓館,因為此時自己太需要有一塊地兒,讓自己休息休息,好好洗洗身體,自己臟死了,再也不能忍受身體的怪味了,進了房間,連對房間的擺設都沒有留意,而是一頭扎進了衛生間里,將自己徹底的打開,放著溫水稀哩嘩啦的衝起了涼.卻忘記了自己在哪裡.溫柔的水輕柔的落在她膚如凝脂的身上,似乎有一雙靈巧的手在溫柔的撫摩,使自己無限的舒展,透過衛生間里的落地鏡子,映出自己驚艷的身體,雖然鏡子上充滿了熱氣,但一點也不影響自己的性感和嬌艷,自己的身體充滿著青春活力,非常瓷實,高聳的如雪的乳防,似乎剛剛出屜饅頭,恨不能抓在手中,微微上翹的屁股,修長豐腴的大腿就是同性看了都會心起波瀾。

自己沖洗了一下,似乎酒醒了,也就感到自身所處的危險,自己怎麼會跟木廳長到了賓館里,而且自己還在衛生間里洗澡,當時自己忽然慌亂起來,不知曉自己的衣服到哪裡去了,自己也記不清是在木廳長面前脫的衣服還的背著他脫的,現在是一點印象都沒有。

悄悄的把衛生間的門拉開了一條縫,向房間里探望,室內里傳來電視的聲音,木廳長在房間里看電視,長長的紅色地毯上沒有衣服,這讓自己更加緊張了起來,心裡說,我咋出去,不能光著身子出去吧,想喊木廳長,讓他遞給自己衣服,可是一個姑娘家咋開口啊,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室內里的電視聲音很大,自己也試圖裸著身子走出衛生間,想自己拿回衣服,把門拉開一條縫,探頭探腦的向房間里張望,輕手躡腳的溜出衛生間,此刻她真怕木廳長出來,看到自己的尷尬。

心提到了嗓子眼,彷彿要蹦出來,每挪動一步都是那麼的艱難,房間門半掩著,從門的縫隙中看到木廳長端坐在沙發里,自己那件裙子和那些貼身的服飾都堆放在另一隻沙發上,當時自己的心陡然狂跳了起來,心臟彷彿要蹦出來。

她還沒有退進衛生間,木廳長的聲音就追了過來:「小方,還沒洗完?」。

自己慌張的把衛生間的門關上,心驚肉跳,緊緊的捂住胸口,瑟瑟發抖起來。

「你沒事吧?」木廳長的腳步聲踱了過來,似乎踩在自己的心上,疼痛難忍。

「砰砰」傳來了木廳長的敲門聲.,自己更加恐懼,驚呼的問:「幹嘛?」

「我怕你有事,洗了這麼半天了,咋還不出來?」木廳長關心的問。

「木廳長,把我的衣服給我拿來.」自己顫抖的說。

「好的」木廳長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很快的,外面又傳來的彭總的聲音:「方小姐,衣服給你放在地毯上了.」.

「木廳長,你回屋去,」自己緊張的說:「不許偷看.」。

「好的,遵命.」木廳長風趣的說,便退回了房間。

等到外面沒有了聲音,自己才謹慎的把衛生間的門輕輕的拉開一條縫隙,向外面張望,只見地毯上躺著自己的裙子和內衣內褲,頓時羞澀的滿臉通紅,尤其是那蕾絲水紅的精美的小內內,更讓她耳紅心跳,這些**的東西咋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簡直是對她的羞辱.她慌張的把這些服飾拎進了衛生間,匆匆的換上,然後平息一下她緊張的心跳,來到房間里,浴后的自己頭髮濕潤,臉色紅潤,渾身上下也一定是洋溢著迷人的風韻,和醉人的風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