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八十一章市裡來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彙報思想,我現在就給書記彙報一下吧?」 華書記凝視著前面的公路,輕微的搖了下頭說:「彙報思想不急,我倒想聽聽你這洋河最近幹部思想狀況,那個季子強最近可是給添了不少的亂子。」 哈縣長知道...

?趙遠大又說了一堆的道理出來,季子強是理都懶得理他。

趙遠大看看實在是沒有辦法,就說:「錢你不要也罷,昨天你請他們吃飯花了多少,我總不能讓你貼進去,你工資也就那點。」

季子強見他不在強求自己收錢,也就緩過了臉色,悄悄對他說:「那錢,我可以報銷。」

趙遠大聽他這樣說,也實在是沒有了辦法,兩人又喝了幾杯酒,季子強知道趙遠大色~欲旺盛,只要是老婆沒和他在一起,他經常象個無頭蒼蠅一樣出來亂晃,那裡有美女他就出現在那裡,那裡有戰場,他帶著槍就上,上至酒吧,ktv,下到洗頭美容院,到處都留下他無情的子彈。真是人不可貌像,海不可斗量,他這麼大的肚子,竟然可以戰鬥的如此頑強。

吃完了飯也就不想多留,起身告辭,趙遠大想要挽留,卻被季子強摁住了肩膀,只好說聲:「拜拜。」

一大早,洋河縣已經做好了整個行程的安排,一切都顯得周到、細緻,並充滿尊重。

市裡的小車就來了好幾輛,除了市委的華書記,還有市委常委、秘書長孫博、常務副市長韋俊海陪同而來。

吳書記和哈縣長帶上縣委和政府的頭頭腦腦們,早早就恭候在城外,華書記到是對這樣的迎接沒有太表現的在意,他下車簡單的和吳書記,哈縣長握了個手,然後說:「吳書記啊,以後不要搞的這樣隆重,我希望柳林市的所有領導,都可以和廣大群眾連成一片,這樣才不會滋生官僚作風。」

吳書記連連點頭,說:「這都是大家自發的跟來的,基層幹部都想早點聆聽書記你的教誨。」

這馬屁拍的,讓季子強一陣的頭皮發麻,他偷眼打量了一下周圍,卻真的見到了一張張充滿殷切真誠的笑臉。

季子強傻眼了,不會吧?難道自己思維有了錯位,自己已經和廣大革命幹部在這個問題的認識上有了很大的差距。

華書記也沒再說什麼了,不管他是真心,還是假意的不希望把迎接自己的場面搞的宏大,但看到十多個洋河縣領導那虔誠和微笑,他還能在說什麼呢?

華書記戲謔的對吳書記說:「宏德同志,我們直接到下面看吧,你安排就是了,今天你可是老大,我們都跟你混了。」

所有在場的人,都配合著華書記這個幽默的話,放聲笑了起來,華書記也沒有了剛才那個嚴肅的表情,他很陶醉於自己的親切和藹。

吳書記提出讓市領導到下面的幾個鄉去看看,在大家上車的時候,華書記又招了招手,對哈縣長說:「學軍,你坐過來。」

在剛才,哈縣長一直都沒有找到機會說話,華書記似乎對他很淡漠,這讓他心裡七上八下,坎坷不安,現在一聽華書記讓自己坐他那柳林市獨一無二的01號小車,這份殊榮,這份待遇就一下子超越了所有洋河縣的領導,包括吳書記也不得不帶點嫉妒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說:「哈縣長,你快過去,給華書記多介紹一下我們縣的特色。」

哈縣長掩飾住那份得意,笑著說:「洋河的情況還是要吳書記你來介紹,我就去給做個嚮導。」

說著話,哈縣長就快步的走到了華書記那奧迪車的右側,打開了後座車門,和華書記並肩坐在了一起。

眾在洋河縣警車嘰哩哇啦的警笛聲中徐徐開動,警車開道引導,後面是檔次不一的各色小車,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從洋河縣穿城而過,直奔下面早就選定的鄉鎮去了。

哈縣長坐進了車裡,先看了看華書記的神色,見他平靜如常,就說:「最近縣上工作忙,沒有經常過去給書記彙報思想,我現在就給書記彙報一下吧?」

華書記凝視著前面的公路,輕微的搖了下頭說:「彙報思想不急,我倒想聽聽你這洋河最近幹部思想狀況,那個季子強最近可是給添了不少的亂子。」

哈縣長知道華書記說的是怎麼回事,季子強搞的那個「洋河工業園」出售招商規劃,哈縣長也聽說了,他也明白那個規劃是什麼目的,只是季子強針對的是韋俊海,哈縣長就沒怎麼放在心上,他對韋俊海也是不大服氣的,當年韋俊海在洋河縣當書記的時候,哈縣長是副縣長,那個時候沒少受韋俊海的氣,要不是華書記對自己的賞識,還不知道韋俊海要把自己壓到何時。

但現在這個問題從華書記口中說出,哈縣長就不得不重視了,他也開始有點懷疑此次華書記專程來洋河,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哈縣長很謹慎的說:「華書記,季副縣長的那個規劃我也看了,的確有點荒謬,這都是我管理疏忽,請書記原諒。」

華書記面色波瀾不驚,毫無表情的說:「你說他荒謬?你是領導當大了,眼睛不亮了,細節都不注意了。」

哈縣長有點坐不住了,他囁嚅著說:「書記,我……」

華書記很快就打斷了哈縣長的話:「不要又給我承認錯誤,我不是來聽你嘮叨的,季子強他一點都不荒謬,他的規劃針對性很強,劍有所指,這是我深惡痛絕,也絕不允許的,官場有官場的規矩,長幼尊卑,次序對等是維護所有領導的權威的不二法則。」

哈縣長想說點什麼,但在華書記這看似平淡,實則嚴厲的話語下,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華書記又哼了聲說:「你也不要光想做老好人,那樣最總會兩頭不討好。」

這話就更讓哈縣長惶恐起來,一旦讓華書記感覺到自己想要在他和葉市長之間左右逢源,那後果就相當可怕,哈縣長緊張起來,忙說:「書記對我誤會了,我一直都沒鬆懈過。」

華書記轉過頭來,很認真的很著哈縣長,一字一頓的問:「沒鬆懈過?那結果呢?」

「結果……..煞費苦心,效果甚微,是我無能。」哈縣長囁嚅著小聲的說。

華書記也嘆息一聲,他也可以理解哈縣長的苦衷,對季子強自己是深有體會的,這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他的智慧和鎮定,自己也曾有所領教,這也是自己這次親自出手的一個原因,小洞不補,大洞吃苦,防微杜漸才能在這波濤洶湧的仕途走的更遠,走的更穩。

想了想,華書記又說:「在這個問題上,你也應該走走群眾路線,我這次來,就是要促成你們的團結,統一你們的思想,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需要團隊協力配合。」

哈縣長已經可以完全的確定了,季子強那個洋河工業園的方案,已經徹底的激怒了華書記,對這種犯上作亂,為虎作倀的行為,華書記從來都不會手軟。

哈縣長只能打起精神來,全力配合華書記的這次剿滅行動了,他點點頭說:「我懂了。」

「嗯,懂了就好,對了,聽說你們縣方副縣長和季子強走的很近。」華書記如無其事的問。

哈縣長忙說:「是的,有兩次我們在對待季子強的問題提上還有過分歧。」

「那你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到什麼程度了。」華書記如無其事的問。

哈縣長心裡發涼,難道市裡對季子強和方菲的傳聞也聽到了,他小心的說:「有些傳聞,但可信可不信,他們關係不錯那到是真的。」

「奧,這樣埃」華書記點點頭,他不再說什麼了,微微的閉上了眼睛,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假寐。

哈縣長也就不敢再說話了,車裡靜了下來,只能聽到輪胎在公路奔跑時沙沙作響。

上午一行人到一個永安鄉檢查了農業農村工作開展情況,實地了解了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活動開展情況、鄉級工業園區建設情況、與鄉黨委老黨員就發展農村經濟、實現助農增收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並就搭建信息平台、實現信息資源共享、簡化工作環節、方便農民群眾等問題與洋河縣的相關單位負責人進行了現場討論。

本來季子強是負責農村工作的,可惜的是,今天陪同而來的還有吳書記的哈縣長,所以在整個檢查和實地解說彙報中,基本就沒季子強的什麼事情,他只需要跟在後面傻乎乎的笑。

對於吳書記和哈縣長在很多時候,似是而非,誇大其詞的解說,季子強一笑置之,吹吧,你們吹吧,還準備給鄉上搭建信息平台、實現信息資源共享,先把他們鄉上幹部每月的工資發齊,讓每一個村民交的上提留,統籌款,吃的上飯,住的起醫院再說其他的。

市委華書記倒是聽的很投入,也對洋河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活動準備充分、發動到位、氛圍濃厚、開局良好給予肯定。

並對洋河認真貫徹執行柳林市委的決策部署,思路明晰、措施得力,各項工作初見成效、發展勢頭良好表示讚賞。

最後華書記在現場說:「當前,三季度已接近尾聲,重點鄉鎮能否完成年度目標任務關係全市發展大局……..著力打造產業特色、文化特色、鄉村建設特色,加快進位爭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