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八十章喝茶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p> 想要在這個道上誰的腦袋進水了,想要鶴立雞群,獨立特行,那隻能是死路一條。 這一忙就是一天,到了下班時候,季子強接到趙遠大的電話,說要請他吃飯,季子強剛好忙了一天也真的餓了,就沒推辭,趕...

?這兩人還是不會有意見,連聲說:「好好,我們喝點茶,等一下就是了。」

季子強就掏出了那個翻蓋的電話,在裡面找了下,說:「就這個吧,我一個好哥們。」

王隊長和李校長都點頭。

季子強一個電話打了過去,說:「你在洋河縣吧,我聽說你來了,那就過來,我這有幾個朋友準備喝茶,玩下小牌,你來頂個位置。」

那面就叨叨叨的說了幾句,季子強也給他說清了地方,這才收線,裝上了電話。

他們隨便的聊了起來,三人要了壺鐵觀音,邊喝邊等,茶樓裡面的服務員一般要比其他娛樂場所的服務員正規一點,而且還個個都很漂亮,王隊長招一下手,領班就連忙過來問:「三位先生還需要點什麼?」

王隊長看看這領班,張的也是不匆瘓淥擔骸靶枰什麼你們都有嗎?」

這領班也是就在江湖上跑的妹妹,一看這三人都不是普通閑散人員,也嫣然一笑說:「那看你需要什麼了,不過像你這樣的帥哥,一定不會要個男服務生談感情吧。」

王隊長沒想到自己調戲人家不成,還讓人家花銷了一句,訕訕的說:「下丫頭片子,嘴還厲害。」

這面季子強和李校長就一起笑了,說:「你以為別人都好調侃埃」

那領班小姐也眨下眼睛說:「開玩笑的,這個帥哥一看就是正派人。」

季子強就對王隊長說:「呦喝,還有人誇你正派了,不錯。」

幾個人玩笑了幾句,王隊長就說:「找個茶藝師來,給我們泡一次功夫茶吧。」

領班小姐說:「好的,不過這個是要收30元的服務費的。」

王隊長就眼一瞪,想用起過去自己那瞎吃悶喝的手段,但季子強經常來是知道這的規矩的,功夫茶七道喝完那是要一兩個小時,季子強一個茶藝師專職過來服務,收點服務費也屬正常,不然每個人都要求來個茶藝師,那一個茶樓光茶藝師的工資,都負擔不起。

季子強就說:「我來過幾次,知道規矩,你安排就是了。」

王隊長見季子強發了話,趕忙收去了豪惡霸道的嘴臉,說:「要來個漂亮的。」

那領班就說:「沒問題。」

一會的時間,一個乖巧的茶藝師,過來幫他們泡起了功夫茶,什麼溫杯,洗杯,聞鄉杯,鳳凰三點頭,關公四巡城的一陣演示,三個人算是領略了茶道的博大精深,原來茶還可以這樣喝。李校長讚歎道:「今天算是領教了,真是漂亮。」

他這個漂亮是指茶道演藝呢,還是指那個演藝茶道的小姑娘,誰也分不清楚。

在等了不長的時間,季子強的哥們趙遠大就開著那個除了喇叭不響,其他地方都響的2手車急死忙活的趕了過來,這兩年小子的肚子也起來了,上個樓都是氣喘吁吁的,李校長打眼一看,哎呦,來的是這玩意,就全明白了。

這趙遠大今天一早和他磨了好長時間呢,他人也長得很抽象的,李校長肯定是記得祝

李校長點點頭,招呼說:「是你埃」

趙遠大也憨厚的笑笑說:「李校長好。」

這個時候王隊長就明白了,看來今天季子強的重點是在這個地方。

李校長把趙遠大讓到了沙發裡面坐下,心裡很是坦然,不就是為電腦那破事嗎,買誰的不是買啊,買誰的不掏錢啊,這還順便的可以把季縣長巴結一下,何樂而不為呢。

幾個人要了副撲克,挖起了坑,挖坑是一種撲克的打法,近年來很是流行,上至各級幹部,下到平頭百姓,就連一下出勞力的民工們,每當休息的時候,也會三五成群的練上幾吧。

這個打法有點科學,牌好的未必賺錢,牌爛的有可能不輸,除了手氣,還講究個技巧,能不能給別人挖個坑,把他陷害了,也是關鍵的一招。

單單從這個牌的打法上,你就可以看出中國人民不論何時何地,都在鍛煉著智慧,研究著害人。

這四個人一陣的酣戰,拿出本領,各使奇招,最後的戰況是可以想象的,三捆一,趙遠大的上千元錢讓這幾個如狼似虎的傢伙給瓜分了,李校長打的很是酣暢,這也就體現了知識分子的聰慧,大頭都讓他得了。

不過他心裡是很明白的,上手的季子強就沒準備收拾他,要不然幾次自己單打,說什麼也過不去,還不是人家季縣長有意出錯了牌,自己想要對子人家給遞對子,想要過單人家給送單張,真有點瞌睡有人送枕頭,尿床幫你墊薄膜的感覺了。

李校長知道現在自己也該要表個態度了,就一面靈巧的洗著牌,一面討好的對季子強說:「你這哥們人不錯,明天讓他到我那去下,再談談。」季子強會意的笑笑說:「他真是鐵哥們,不然我也不會如此張羅了。」

李校長忙說:「看的出來,看的出來,領導放心。」

打完牌,已經很晚了,趙遠大好人做到底,送佛到西天,說要請大家去洗個腳什麼的,季子強累了一天,也不想讓他再花費了,就說明天一早還有事情,大家就散了吧。

王隊長和李校長心裡有點想去,不過季縣長都發話了,他們當然是不能提出異議了,幾個人就在茶樓門口分了手,季子強到趙遠大住的地方坐了一會,兩人談了談閑話,也就分手了。

第二天一大早剛剛上班,就接到了政府辦公室的通知,說明天市委的華書記要來洋河檢查工作,這一下整個縣委和政府就忙了起來,在辦公樓的過道里就能聽到此起彼伏的電話聲,有給下面部,局通知的,有要各項報表準備彙報材料的,有組織人員打掃衛生的,還有派出幾路人馬對街上的小商小販檢查的。

一個洋河縣城就一下子沸騰起來,各種的權利機構也開足馬力高速運轉,對於柳林市一哥的到來,所有人都不能怠慢。

季子強也不能例外,他管轄的城建,公安兩塊是更為關鍵的部門,他也親自到了這兩個局督陣,城建是今天必須完成全城的衛生清理,那些乞丐啊,零散的小攤小販啊,在路邊搭個遮陽傘,亂放貨物的,還有一些電線杆上貼的專治陽~痿早~泄的祖傳秘方的,這統統的都要收拾乾淨。

公安局事情也不少,除了保證城市的治安穩定以外,明天的開道,護駕,擺威風也全靠他們了。

季子強對這些事情心裡是不以為然,這樣的接待他經見的太多,他也是深惡痛絕,毫無意義和效果的務虛檢查,除了讓下面弄虛作假,勞民傷財意外,還能有什麼真正的作用?

上級領導到基層檢查工作的整個過程中,基層領導從迎接上級領導的到來,到陪吃、陪座、陪檢查、陪笑臉,耗時費力,大多數基層領導疲於應付,深感力不從心,許多基層領導必須放棄正常工作時間來陪上級領導,否則上級領導會認為你對他不重視,這種檢查方法對基層的發展沒有任何推動作用,部分基層領導還擔心上級領導在檢查工作時挑出毛病,查出問題,對自已的晉陞、提拔不利,因此不惜耗費大量資金來滿足上級領導的要求。

但作為季子強,他又能怎麼樣?就算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他還是要硬著頭皮隨大流,就像有人說的那樣:村騙鄉,縣哄市,層層哄到中央去。

想要在這個道上誰的腦袋進水了,想要鶴立雞群,獨立特行,那隻能是死路一條。

這一忙就是一天,到了下班時候,季子強接到趙遠大的電話,說要請他吃飯,季子強剛好忙了一天也真的餓了,就沒推辭,趕了過去,到了包間一看,呦喝,這趙遠大今天還帶著個小妹妹,人挺漂亮,就是一臉的妖媚,和趙遠大那膩歪樣,讓季子強有點反胃,有點吃不下飯了。

在那小妹妹去洗手間的時候他就問趙遠大:「你在那淘的這妹妹,現在怎麼看你越來品味越低了。」趙遠大很神秘的說:「昨停我又跑了一趟酒吧,在那遛彎撿的,怎麼樣,還過的去吧?」

季子強就笑笑說:「過的去又怎麼樣,過不去有當如何,你小子口粗的很,從來又不挑剔。」

那趙遠大就看看他說:「我看還不錯埃」季子強沒再說什麼,人家是冬瓜白菜,各有所愛,自己說多了也不好。

趙遠大就又說:「學校那事搞定了,今天就是想來謝謝你的。」說話間就拿出了一踏錢來。

季子強一看這動靜就知道是怎麼會事,馬上垮下了臉說:「你做什麼,我幫你那是因為我們是哥們,要來這套,那以後有事就不要找我。」

張遠大急的是青筋鼓起:「我也是個響噹噹的男人,不可能過河拆橋,你要不收,我以後怎麼在江湖混。」

季子強就說:「我管你怎麼混,反正不要給我來這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