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七十九章芳菲的妒意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起吃飯,校長就是上次給方菲送錢的那個李副校長。 這李校長聽他邀請,有點詫異,自以為兩人關係還沒到人家請吃飯的地步,肯定有事,他雖然沒分管自己,但是個常委副縣長,這分量就不一樣,李校長也就不去推...

?她這樣狹義的想法,已經偏失了正常的理智,她沒有認真的想想,自己其實一直也沒打算和季子強有什麼最終的結果,本來兩人就是露珠和青草的關係,只需一點陽光照射,定然會消失分離。

她更不可能知道季子強為什麼會疏遠她,因為道不同,不相為謀,她的貪婪和市儈和季子強的道德底線,和季子強的世界觀是絕不相同的,這就註定了他們不可能在繼續的延續下去,但能怪她嗎?不能,從另一個層面來說,方菲也不是完全的錯誤,在這個問題上,季子強也是有些失誤的,如果他在最早的時候能夠剋制住自己的**和寂寞,也就不會發生今天讓方菲誤解的局面了。

更為重要的是,一個女人,一個漂亮的女人,一個脫離了平均美貌指數的女人,她在很多時候思考問題會有她的片面性和以自我為中心,就如有人說的那樣:女人的胸和大腦絕對不會成正比。

對這個話我是有所保留的基本贊同。

方菲怎麼想,季子強是一點也不知道,晨光照亮的辦公桌上,熒光檯燈還在不惹人注意地幽幽亮著,季子強就在辦公桌上寫著什麼了,門窗敞開著,地已經洒水掃過,秘書還沒來,上班時間還沒到,這都是他自己打掃的。

過了一會,看見小張進來,季子強抬起頭,俊朗清的臉上露出笑容,他對小張說:「還沒到上班時間,你怎麼不多睡一會?」。

小張看看整潔的辦公室,有點愧疚的說:「季縣長,你怎麼又自己打掃房間,以後你不要管這些瑣碎的事情。」

季子強就呵呵呵的笑著,戲謔的說:「是不是我搶你地盤了,呵呵,沒關係的,我今天起得早一點,就當是鍛煉身體,你以後也不要來太早,年輕人瞌睡多,多睡會。」

小張對季子強這種平易近人的親切很是感動,他忙看看季子強的茶杯,給他從燒水器中添加了開水,又把自己帶來的幾件幫季子強清洗的襯衣拿到裡間,掛進了衣櫃。

季子強喝了一口茶,又埋頭修改起一篇稿子了。

下午縣政府有一個縣長碰頭會,季子強剛坐下一會,兜里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季子強一看,是柳林市裡自己中學的一個哥們來的電話,這哥們叫趙遠大,算的上季子強一個把小,兩人在上學的時候,沒少一起幹壞事。

現在這趙遠大開了家電腦公司,儼然成了一個小老闆,每天開個2手麵包車,穿個仿製名牌服,提個山寨電腦,到處招搖,還喜歡別人叫他老總,就那3,4個員工的公司,又腫的到那去。

這還罷了,他還有三個愛好:美酒,佳人,打牌。

朋友們在總結后朋友們送他了三句話「見了酒不想走,見了美女腿發抖,挖起坑來敢下手。」因為他打挖坑那是手藝相當的臭,膽子相當的大,有牌沒牌都敢叫。話筒里就傳來他那沙啞的聲音:「兄弟,怎麼好久沒回市裡了,我還想找你報仇呢。」「奧,好,我回去了給你個機會。」季子強小聲的說了一句。

趙遠大有說了幾句,聽到季子強支支捂捂的語氣,聲音也很小,他就問:「是不是和你們老闆在一起,怎麼說個話都不暢快。」季子強小聲回答:「開會呢,回頭給你打過去。」就見哈縣長轉過頭來看了季子強一眼,季子強也不等那面在說什麼,趕忙就把電話掛斷了

會議也沒什麼大事情,就是例行的一個會議,大家都說說最近的工作情況,有什麼困難,有那些想法,務虛的成分居多。

季子強也是講了幾句,對城建和下一步農村工作都談了談感想,會議很快就結束了。回到辦公室,季子強就給趙遠大去了電話,趙遠大在電話里說:「兄弟,我在你們洋河縣呢,想找你幫個忙,你現在是領導了,兄弟要和你沾個光。」

季子強一聽人家原來在洋河,那是不能不好好招呼一下了,就忙說:「在洋河縣啊,早不說,那晚上就不要走了,我下班了請你坐坐,好久沒見了,一起聊聊。」

趙遠大就說:「吃飯就免了吧,我是想找你幫個忙。」

季子強很乾脆的說:「什麼事情,我們還這樣客氣,你說吧。」

那面趙遠大就說了:「我今天一早就來的,市教育局給你們洋河中學了一筆款子,讓他們建兩個電腦班,要買一百台電腦,我談了幾個小時,感覺情況不妙啊,想讓你給幫忙撮合下。怎麼樣?領導。」季子強有點猶豫,就說:「你那電腦怎麼樣,不是水貨吧?」

趙遠大賭咒發誓說:「我不能害你,肯定正宗貨,要是質量有問題,你擰下我腦袋當球踢,只是現在市場競爭激烈,這次來了好幾家,其實用誰的都市一用,價錢質量都差不多。」

季子強也不好太推,但不管怎麼說,這都是過去從小一起玩大的同學,斷然拒絕肯定是不大好,做人不是這樣做的,在說這也不是很違背原則的事情,他決定拼上自己的老臉去試下,雖然自己沒有分管教育,但校長多少應該要給自己的面子吧。

季子強就讓趙遠大先找個地方住下,等自己的消息,自己給他聯繫。

那面趙遠大就連聲的道謝著,說了很多感謝的話。季子強看看離下班還有點時間,就查了一下電話,約那校長一起吃飯,校長就是上次給方菲送錢的那個李副校長。

這李校長聽他邀請,有點詫異,自以為兩人關係還沒到人家請吃飯的地步,肯定有事,他雖然沒分管自己,但是個常委副縣長,這分量就不一樣,李校長也就不去推辭,打定主意,只要是自己職權內的事,能辦就給辦了。

季子強就又給刑警隊王隊長去了個電話,讓他下午一起陪酒,這王隊長自從上次幫了季子強,也感覺是靠上了一棵大樹,經常不時的請一請季子強,這次季子強也算是回請他一次。下班以後,王隊長和李校長都屁顛屁顛的到了約好的酒店。

當領導啊,喝酒很重要,特別是在基層,酒就是媒體,酒就是橋樑,所以我在這鄭重的告訴你們,以後想走仕途的年輕人,目前最重要的是趕快學習喝酒,練酒量,喝醉了不怕,只要不打人,不砸家裡值錢的東西就行,要是沒錢買酒就偷喝你老爸的酒,不要偷半瓶的,那樣容易被發現,要偷就偷整瓶的,不然你娃以後實在不好混。

季子強有意晚到了一會,進去一看,這王隊長和李校長也很熟悉,兩人正在東拉西扯的聊著什麼,見了季子強,都連忙站起來,請他做在了上首。

小姐就來到包間,給他們點上酒菜,季子強也沒點太多菜,就也只是要了一瓶茅台。

他們幾個都市好量,那一瓶子酒很快乾掉,三人是又說又笑,各懷鬼胎,李校長看看一瓶酒喝完了,但一直也沒見季子強說正事,這樣心裡就坎坷不安。

他想,不可能就這樣請我來吃飯喝酒吧?到底是有什麼事,到現在還不說,是不是事情很大,他不好張這個口。

季子強卻是不斷的勸酒勸菜,說些八竿子打不著的事,似乎真是就想來練練感情,抒發下人生的感慨,一點都不提關鍵的話,把個李校長急的,問又不好問,吃也吃不下,王隊長是來真吃的人,該諞就諞,該吃就吃,酒來不推,肉來不擋,也是,季縣長的酒,喝一頓實在是難得。就這樣推杯換盞,你來我往,海闊天空了幾個小時,算是吃飽喝足了,準備走人,李校長客套的說:「今天這頓我來請,難得聊的這樣投機。」

季子強就眼睛一瞪說:「今天誰都不要和我搶,你們誰掏錢我和他急。」王隊長吐了吐舌頭,沒敢站起來掏錢了。

季子強買完了單,就站起來說:「難得今天閑一點,喝的高興,聊得也高興,改天有時間我們在聚。」

說完他就起身準備離開了。

這李校長就徹底的暈了,他實在搞不清季縣長今天是什麼意思。

幾個人走到了大門口,季子強看看手錶,時間還早,季子強就說:「大家都沒事,就去喝點茶,打個小牌怎麼樣。」

見季子強要打牌,王隊長和李校長都說行,也由不得他們不同意,人家職位比他們高,今天又請他們海吃了一頓,你好意思說我不想打,我想回家消化一下嗎?

三人來到一家茶樓,這個地方季子強來過,感覺環境優雅,服務熱情,挺好的,季子強坐下以後,像是突然的想起了什麼說:「哎呀,這三個人也不好玩牌,人少一個,乾脆我給你們叫個哥們過來,讓他支個腿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