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七十八章魅力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上去喝茶了,我這樣是不是有點過分。」 季子強就在夜色中爽朗的笑了:「就算是有點過分,我也不會計較,男人總是要學會理解女人的。」 華悅蓮就說:「聽你的話,好像你對女人很了解一樣?」...

?華悅蓮就說了一句:「季領導,在這裡,你是不是覺得每一個女人都很有魅力。」

季子強看了看四周,戲謔的說:「最有魅力的人是康師傅,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泡他。」

華悅蓮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季子強看著這如此誘惑的黑夜,看著人們在這裡卸下白天的偽裝,在酒吧尋找肉身的暫棲之地,醉生夢死之間,消耗青春,放縱自我。

每個空虛寂寞的靈魂,冷不丁來到這裡,讓他們興奮的不單是排遣了空虛和寂寞,而是他們在這裡找到了空虛和寂寞的本身。

這裡總叫人蠢蠢欲動,閃爍的霓虹,年少的臉龐,濃烈的酒香,還有踉蹌的腳步,等待上場表演的舞女在後台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欣賞女人是每一個來到這裡男人的必修課。煙霧朦朧中,這些被喧囂哺育著的女人是不是顯得更加得動人可愛?

有些愛就在這種慌亂中成型、凝結。酒精的作用開始生效,在輕與重的脅迫下模糊、飄渺,扭動著身軀,輕輕攬過你的腰,激情在纏繞的舌尖燃燒。

時間過的很快,雖然有點不舍,但當那一打酒喝完的時候,季子強還是帶上華悅蓮走出了酒吧。

走出那讓人燥熱的地方,季子強抬頭看看天空中的繁星,還有那一輪銀色的月亮,他的心又逐漸的沉寂了下來,那魅力四射的酒吧,那狂躁的音樂,還有跳得很嗨的姑娘,都離他漸行漸遠,他長吐了一口氣,讓自己明白,那個地方不屬於自己。

街道上,夜晚涼風習習,許多人坐在石階上或自己的店鋪門口聊天納涼,在柔和燈光的照耀下,多了幾分浪漫與幽靜。

華悅蓮就大膽的挽起了季子強的胳膊,她的眼睛在夜色里熠熠閃光,帶著無限的期待和渴望說:「今晚你沒有醉,是不是應該送我回去。」

在這樣一個良辰美景中,季子強又怎麼可能去拒絕一個美麗姑娘的請求呢?

季子強爽快的回答說:「沒問題,我送你。」

華悅蓮一下子感覺到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她挽著季子強胳膊的手就收的更緊了一點,她的身體也靠的更近了一些。

季子強有了少許的難為情,這樣的姿勢是很容易讓人誤解他們的關係,他自問,自己還沒和華悅蓮發展到戀人的地步,自己的心中還殘存著和安子若破鏡重圓的希望。

他小心的,不讓華悅蓮覺察的,試圖抽出自己的胳膊,但沒有成功,他無奈中只有儘可能的走在燈光的陰影中,盼望不要遇見熟人。

他們小聲的聊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題,一路的走到了華悅蓮住的地方,在今天,季子強已經了解到,華悅蓮的家並不在洋河縣,她父母都在柳林市上班,她自己也是剛從警校畢業不久,先到洋河來實習一個階段,以後是要回柳林市的,而住的地方,不過是臨時租下的一個單間罷了。

季子強沒有刻意的去打聽什麼,他也沒有對華悅蓮似乎在暗示著自己是單身一人住在這裡過於關注,他只是想趕快送她到家,自己好回去早點休息,面對一個如此的美人,季子強不是柳下惠,他也會有衝動。

只是他有他的底線,他有他的牽挂,他不會隨便的就去毀壞一件自認為不錯的東西,他在很多的時候,還是有理智的,除非他感到了無法抗拒,或者自己的衝動是安全,無害。他的無害不僅僅是考慮自己,他也經常會考慮到對方。

當他們不得不分手的時候,華悅蓮的眼中有了一點點有幽怨,她真的已經想把自己託付給這個接觸時間不長,但又深深為之陶祝可是她還是沒有把握,她不能確定他是怎麼想的,她不能拿自己的自尊和希望去盲目的測試,她經不起他的拒絕。

季子強停住了腳步說:「到了,夜色很美,也祝願你能有一個好夢。」

華悅蓮有點不舍的看著他說:「我不準備請你上去喝茶了,我這樣是不是有點過分。」

季子強就在夜色中爽朗的笑了:「就算是有點過分,我也不會計較,男人總是要學會理解女人的。」

華悅蓮就說:「聽你的話,好像你對女人很了解一樣?」

季子強搖搖頭,有點感傷的說:「我其實一點都不了解女人,誰又能了解的了呢?女人是一本看不完的書,她每一章的內容都各不相同,有精彩,有閃光,有溫馨。」

華悅蓮眼中的霧氣就更加濃郁,她好希望敞開自己的心胸,讓季子強完全的了解自己,了解自己是多麼喜歡他,喜歡他的熱情,喜歡他的才華,喜歡他那淡淡的憂傷。

這樣的目光讓季子強心裡有了一陣的悸動,他能看的懂華悅蓮那目光中代表的含義,他幾乎就想放棄自己古板的固守,放任一下自己的感情那有怎樣?放任一下自己的衝動又能如何?

不得不說,在這幾次的接觸中,季子強也體會到華悅蓮的高雅,文靜,溫柔和少有的美麗,更讓季子強難以抗拒的還有華悅蓮那一份純真和快樂,和他在一起,季子強沒有一點壓力,他總是可以無所顧忌的享受輕鬆。

如果不是心中那一段初戀的回憶還在,應該說華悅蓮是很難得的一個女孩了。

華悅蓮看著沉默中的季子強說:「或者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不需要完全的了解她。」

季子強點點頭說:「也許是這樣,了解的越透徹,人也就越理智。」

華悅蓮又說:quot你會喜歡上一個你不了解的女人嗎?」季子強很難回答這個問題,他不敢說自己對女人很了解,因為他多次的反省過自己,自己確實對女人是一知半解,他思考了一下說:「會的,在很多時候,感情會超越一切。好了,我們不要在說著太深奧的東西了,它會讓人變得無所適從的。」

他們兩人都適可而止的結束了這次談話,季子強他要離開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已經讓他有點心動了,他怕自己真的會忘記那一段伴隨自己好多年的初戀回憶。

季子強一路漫步的往回走著,此時月光如紗,蟲鳴如織,他看著每一條街道,都有一種特別的感覺,一直以來,季子強極力想融入這座小城,想與這座小城的其他生物一樣自由的呼吸,但最終,他發現這個小城依然還是別人的。

他的腦子裡是這半年多走過的一些時光碎片。那些時光碎片的四周,跳躍著一團團血紅色的火焰,炙烤著他的靈魂和記憶。

自己是有一個光鮮的外表,這是一個多麼炫耀的光環啊,這個耀眼的光環是很多人努力奮鬥一輩子都求之不得的,但他的心裡一點都沒有為此歡愉,他總是提心弔膽,戰戰兢兢,如臨深淵的一路走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走多遠,而對自己的愛情,對於安子若或者是華悅蓮,那就更讓季子強難以取捨,他突然之間,就有了一種對理想,對前途,對愛情的莫名恐懼。

毫無疑問,這個夜晚對季子強和華悅蓮來說,都會是個難眠之夜,有許多問題他們會思考。

那麼,是不是在洋河縣的這個夜晚,就他們兩人難以入睡,只怕未必,至少還有一個人輾轉反側,難以入眠,這是一個同樣魅力四射的女人,她就是--方菲。

就在剛才,在華悅蓮挽著季子強一起漫步回家的途中,方菲看到了他們,在那夜幕中,季子強挺拔的身影還是進入了方菲的眼帘,就算天再黑點,就算路燈再暗點,就算他們的距離再遠一點,方菲依然可以在路人中準確的分辨出季子強。

這個男人帶給了方菲少有的快樂和激情,也曾今短暫的帶給了方菲一點朦朧的幻想,雖然那個幻想很快就被方菲自己理智的否定,但畢竟幻想曾今有過。

而現在她看到了季子強和華悅蓮那親密無間的樣子,心中的嫉恨由然而生,難怪季子強最近總是找一些借口委婉的推辭自己的邀請,根本的原因並不是他忙,是他有了新歡,有了一個比自己更具有誘惑和魅力的女人。

華悅蓮來的時間不長,可是依然在不大的洋河縣成為了一個亮點和一道綺麗的風景線,方菲早就對她有了關注,就算她沒有自己的權利,地位和強大的後台,但華悅蓮有年輕,有美麗,有清純,這都是方菲不能忽視的。

在整個晚上,方菲都把自己和華悅蓮反覆的做著比較,有時候她和自信,有時候有很沮喪灰心,最後,她只能把一切的怨恨歸咎到季子強身上,這個人始亂終棄,移情別戀,他拋棄了自己,讓自己成為了一個怨婦。

這樣想著,方菲就有了怒火,她喃喃自語:我也想做一個優雅,溫柔,善解人意的淑女,可是生活卻把老娘逼成了悍婦,季子強,你會為你今天的行動付出代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