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七十七章等待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峙。 季子強掩飾著自己,把頭轉向那寬敞的大廳,這個時候,他們已經逐漸的適應了酒吧里黯淡的光線,可以看的清所有的一切了。 季子強就發現離自己不遠的地方,一個妖艷的女人正在吐著煙圈,她那兩...

?從上次季子強喝醉那天算起,到今天已經三天了,季子強沒有打過電話,她原指望季子強在第二天會給自己來個電話,感謝一下自己服侍醉酒的他,幫他收拾那污濁的衛生間,但她一次次失望,她上班的時候也有點心不在焉的,生怕手機鈴聲自己沒有聽到,她就在這幾天里,時時的把手機抓在手裡,還要不斷的看看,手機電量是否充足。

這樣的心情很是熬人,華悅蓮身處在失望,希望,灰心,驕傲中,此刻她再也不想這樣度過了,她決定放下矜持和尊貴,厚著臉皮,再要請一下季子強。

電話通了,華悅蓮緊張的等待,她已經感到了自己手心的汗水,還好,那面傳來了季子強的聲音:「是華警官吧,我季子強埃」

華悅蓮抑制住自己的緊張,用儘可能的平淡說:「領導,那天我幫你收拾了衛生,你就不知道感謝我一下。」

季子強就笑了,想到那天自己的狼狽樣子,本來第二天他是要給華悅蓮打電話表示感謝的,但事情一多,東忙西忙的,就給忘掉了,他趕忙說:「要感謝,要感謝的,那天真不好意思,這兩天太忙了,就忘了給你打電話表示歉意。」

華悅蓮的心裡一陣的絞痛,他忘了給自己打電話,難道自己在他的心裡是那樣可有可無,她帶帶你傷感的說:「給我打電話會影響到你工作嗎?」

季子強愣了一下,他反應過來了,自己是有點失禮,他忙說:「不會影響的,呵呵,真的這幾天事情多,想好要給你打電話的,唉,這樣吧,小華,剛好我今天很想找人喝酒,你要有空,我就請你,算是為那天的失儀給你道個謙。」

華悅蓮的心情就一下子陽光燦爛了,她幸福的想要飛翔,想要歌唱。

這女人,什麼精神狀態啊,弱弱的問下讀者,你們戀愛都是如此患得患失的嗎?整個一個精神病患者的癥狀,呵呵呵。

兩人就說好了一會去酒吧,季子強放下電話,趕忙到衛生間沖洗一下,準備換上一件乾淨的襯衣,不巧的是,這幾天換的太勤了,幾件襯衣都讓秘書小張拿回去洗了,他找了一下,最後只好拿出一件上次傳過半天的襯衣和身上這襯衣做了下比較,發現比身上這件好看一點,汗味也稍微的小一點,就直接換上了,照照鏡子,還不錯,比不上劉德華,但比葛優強多了。

一會,季子強就離開了政府,到了他和華悅蓮約定的酒吧門口,季子強等了一會,他本來是不大喜歡上酒吧,他更傾向於到茶樓喝茶,今天是考慮到華悅蓮,人家未必喜歡喝茶,女孩啊,一般都很迷信,認為喝茶對皮膚顏色不好。

等的時間並不長,華悅蓮沒有像其他女孩約會是那樣,反覆不斷的化妝,給自己臉上塗抹一層層的塗料,她收拾的清新淡雅,但就算是這樣的淡妝,也依然是無法掩飾她美輪美奐的容顏和氣質。

她臉上似笑非笑,淡淡燈光照在她臉上,就見她不施脂粉,膚色白嫩,眉梢眼角,皆是春意,一雙水汪汪的眼睛便如要滴出水來,她的頭髮上束了條金帶,燈光一映,更是燦然生光。

季子強就笑著說:「華警官,你今天很漂亮啊,我和你站在一起,鴨梨很大。」季子強把那個鴨梨咬的很真切。

華悅蓮抿嘴一笑說:「是壓力,不是鴨梨,那個學校畢業的。」

季子強有點慚愧的說:「咳咳,我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你理解一下。」

華悅蓮點頭說:「你們體育老師真是不錯,他就不帶數學了嗎?」

「不用帶,數學是政治老師上。」季子強很嚴肅的說。

華悅蓮再也不住了,她就「咯咯」的笑出聲來。

等她笑完了,季子強才說:「那我們進去吧,不過酒今天還是少喝點,除非你還想幫我收拾衛生間。」

華悅蓮一面往裡走,一面說:「只要你今天吐的出來,我繼續幫你收拾。」

唉,這女孩!我都莫法說她了。

兩人進了霓虹燈閃爍的大門,眼前就是一個通往地下的台階,他們慢慢走了下去,四周的牆壁也是裝修過的,貼著壁紙,但季子強還是有一種陷入了地下的陰冷感覺。

走到了底部,就見裡面是寬敞的酒吧和許多底拱門的房間,空氣中充斥著各種味道,儘管在裡面按裝了通風設備,依然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味道。

酒吧盡頭的舞台上有人懷抱著吉他在彈奏著,優美的音樂隨著他指尖的波動回蕩在酒吧的每一個角落,琴手微微低垂著頭,那像女人般長長的黑髮隨著他的身體擺動……。

裡面光線很暗,季子強只好用手抓住華悅蓮那宛如無骨的小手,找個地方坐了下來,黑暗中他一隻手打亮了火機,晃動的火苗由小變大,火焰映照出一回來美麗的大眼睛。

季子強小心地點燃了一隻杯中的蠟燭,燭光在杯中搖曳。而在燈光中華悅蓮圓潤芳香的肌膚散發出一種咄咄逼人的青春氣息,令人心醉。

酒吧的招待來了,問他們要點什麼,季子強看看華悅蓮說:「今天喝啤酒吧。」

華悅蓮就說:「隨你,你想喝什麼我都陪你。」

季子強轉頭對招待說:「一打啤酒,一個可樂。」

酒很快就上來了,季子強將兩個空杯放在了自己面前的桌上,慢慢的往裡面倒上啤酒,杯里的白色泡沫沿著杯壁開始滑落。

華悅蓮就一直在黑暗中看著季子強,倒上了啤酒,季子強一抬頭,看到了華悅蓮的眼光,然而,就僅僅這麼一個目光,卻使季子強感受到自天而降的一陣電擊,心裡感嘆著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啊!華悅蓮的眼睛是大的,又放著光芒。

季子強看到裡面裝滿的柔情,它們純凈空靈又寧靜,季子強不敢再看了,端起了酒杯說:「華警官,為那天的失禮,向你道歉,來,先干一杯。」

說著,季子強就端起酒杯,大口喝了起來。

華悅蓮也端起酒杯,她沒有一口乾掉,她慢慢的,一點點的品味著今夜的浪漫和幸福。

季子強喝完了杯中的啤酒,深深出了一口氣,好似他突然間脫離了軀殼,覺得心裡像被什麼充滿了似地,眼前這個華悅蓮,彷彿是見到了來自天國的幻影。他的目光已經不敢在追隨著她的身影和目光。這對季子強來說,是很少有,也不多見的,他已經不是個毛頭小伙了,他經見過很多複雜,或者誘惑的場面,但今天他開始有了一點的害怕,他不知道這種害怕源於何處,是怕自己懂了感情會愛上華悅蓮嗎?華悅蓮也感到了剛才季子強那驚鴻一瞥的**辣的目光,在他那勾魂攝魄的眼神下,她覺得自己的皮膚都像要燃燒起來。在他們的視線相遇的一瞬間,她明白了在啤酒杯中沸騰的啤酒泡沫的感覺。

侵入她體內的熱量是那麼真實,她像啤酒泡沫一樣沸騰起來,她的臉,她的腰,她的胸,她的心,一種從未有過的感受侵佔了她的全身,她再也忍受不了他的目光,她垂下眼瞼急忙躲進了黑暗的角落裡。她將身體盡量的傾靠在後面的陰影處,她也有點緊張,有點渴望,她雙手緊握在一起,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她將目光投向了別處。兩個人都在刻意的迴避著對方的目光,但一不小心,他們的目光就有會交織在一起,猶如是閃電般一閃而過,就又各自移開眼光的對峙。

季子強掩飾著自己,把頭轉向那寬敞的大廳,這個時候,他們已經逐漸的適應了酒吧里黯淡的光線,可以看的清所有的一切了。

季子強就發現離自己不遠的地方,一個妖艷的女人正在吐著煙圈,她那兩顆滾圓的肥乳隨時都可能從緊繃的低胸衣下跳出來,這使她看上然罅Α

在那女人旁邊的男人隨著音樂有節奏地用一個竹制的酒盅在使勁的敲打著桌面,而他的另一隻手卻伸向了那女人的露背裝內。

季子強看到了,他感到自己心在狂跳,血液在往上涌,血管灼熱得要爆裂,他無論怎樣強作鎮定都不知道眼睛該往哪裡看了。

在這個時候,華悅蓮就可以專註的凝視著季子強的臉龐和目光了。她也看到了季子強神情上那一種莫名其妙的激動,她也感受到了他遍體的震顫,她不知道他因為什麼這樣,直到她順著他的目光看到了那對不遠處的男女,

華悅蓮的臉就騰的紅了起來,她也感覺到一整電流順著自己所有的血管撞擊和沸騰著自己的血液,她趕忙扭轉頭去,待自己平靜一下以後,給季子強倒上了酒,然後說:「喂,領導,我們繼續喝吧。」

季子強倏然一驚,趕忙轉過頭來,端起了酒杯,兩個人都深深的看一眼對方,喝乾了手中的啤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