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七十六章兩人的心思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的那些本來擔心被強行拆遷的老百姓,更是歡天喜地,在她們的嘴裡念念不忘的當然就是季子強了。 處理完了這件事情,又過了一兩天,市裡就把洋河縣的那份關於「洋河工業園」的報告批了下來,上面有韋俊海副市...

?王老闆見今天哈縣長很乾脆,也心情愉快起來,就說:「哈縣長,還有個問題,這城外的地和城內的地差價怎麼算?」

哈縣長對這個問題是有點忌憚的,他現在是沒有錢給人家退的,不過他很鎮定的笑笑說:「都按現在的行價,多退少補,你看怎麼樣?」

王老闆就看了一眼季子強,像是在徵求季子強的意思,季子強心裡也明的跟鏡一樣,縣上底細他還能不清楚,季子強就接過話說:「要我看,差價換成土地面積其實更好,也為將來有一天王老闆掙大錢了,想要擴大規模留點餘地,你說呢,王老闆?」

王老闆認真的想了想,感覺季子強這話有點道理,自己也不缺那些錢,多買點土地到手,將來發展就有了空間,他頷首說:「行,我就聽季縣長的,差價不用退,都置換成土地得了。」

哈縣長當然是心裡高興,他意味深長的看一眼季子強,忙說:「好,那就按你的想法來,有什麼需要縣上支持的,我和季縣長都會忙你協調。」

季子強也說:「王老闆可以一面協商土地,一面提前設計規劃,我看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開工了。」

王老闆也說:「就是,就是,早這樣的話,我現在樓都建成了,這大半年的,天天都為城裡這搬遷費腦筋了,唉,這次多虧了季縣長埃」

幾個人就一起打著哈哈,但心態各不相同,王老闆是真高興,他對季子強指出的這一建議也是深思熟慮了幾天,覺著確實前景不錯。

而季子強此刻是有點沾沾自喜的,他感覺自己構思了一個雙贏的設計,讓投資者和老百姓都不吃虧。

哈縣長心情很複雜,既有解決了這個難題的高興,也有了一種對季子強的嫉妒,為怎麼自己一個老洋河縣的人,就一直沒有想到這主意?是自己笨嗎?

沒有人會自己承認自己智商低的,哈縣長更不會這樣認為,從實際的情況來說,哈縣長相對於同齡人,相對於政府的這些同行,他的智商應該更搞一點,但為什麼就沒想到這個方法?其實很簡單,因為他的心思沒有完全的放在洋河縣未來發展上,更沒有放在老百姓的身上,這一點就是他和季子強的不同之處。

這個問題在哈縣長的支持下,在季縣長親自參與中,很快的,各級部門大開綠燈,一路順暢的就把王老闆這個協議給更換了,在城郊一條交通要道,給王老闆換出了一大塊土地,他也趕緊的開始調集資金,出外考察,設計規劃去了。

洋河縣的那些本來擔心被強行拆遷的老百姓,更是歡天喜地,在她們的嘴裡念念不忘的當然就是季子強了。

處理完了這件事情,又過了一兩天,市裡就把洋河縣的那份關於「洋河工業園」的報告批了下來,上面有韋俊海副市長的簽字,不過就是簽了一個名字,還劃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也是上級領導慣用的手法,很多不便於明說的話,在批示中往往用一些符號來代替,而下面也早就熟悉了每個領導使用不同符號的特殊含義,就韋俊海這個問號的言外之意那就是否定,甚至還有斥責的意思在裡面,這樣大的一個問號,幾乎明確告訴寫該報告的人,以後小心一點,不要亂寫。

但同時,一個問好的書面解釋又可以分很多種,一旦真的因為這件事情出了紕漏,韋俊海是會對這個問號做出各種對自己最為有利的說辭。

猜摸上級各種批示,是一個進入官場之人的必修課程,這恐怕也就是中國特有的一種傳統,相對於西方那些沒有文化底蘊的政治家們,中國官員更具有含蓄,也更具複雜性。

規劃局和城建局的兩位局長,算的上是此中好手,他們一眼的看出了這個問號的含義,拿到這個回復,他們的心裡都是一陣的緊張,兩人商量一下,就給季子強打來了電話,呂局長說:「季縣長,那份洋河工業園的報告上面批複了。」

季子強正在辦公室看文件,就漫不經心的在電話里說:「是嗎?怎麼樣,上面怎麼說。」

呂局長有點氣餒的說:「當然是否定了,還是韋副市長批閱的,畫了個大問號。」

季子強就哈哈的笑了說:「那就是不同意了,不同意就不同意吧,先放放以後再說。」

呂局長在電話那頭,有點不解,這季縣長一點都不生氣,好像這樣的結果是天經地義的一樣,那他前些天急著讓我們趕快寫出來,送上去做什麼,等著上面罵埃

呂局長和季子強工作上接觸也是最近這段時間開始的,他是越來越看不懂季子強了,就感覺這人怎麼飄飄忽忽的,自己多年煉就的這猜摸,分析領導的能力,到了季子強這裡,幾乎都用不上了,看他真是有點霧裡看花的味道。

呂局長看不懂那是他的問題,季子強是看的清楚,報告既然是韋俊海批複的,也就說明了葉眉已經暫時的降服這頭惡狼,否則葉眉怎麼可能把這件事情交到他的手上,看起來自己這招是見效了,至少,葉眉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可以少一個對手,為年底的最後衝刺排除了一個小的障礙。

季子強的心情就愉快了起來,他有了一種想喝酒的衝動,叫來秘書小張問了問晚上的安排,有點可惜啊,今天晚上卻沒有招待和應酬,季子強有點遺憾的想,平常不想喝酒的時候,一天幾台喝不過來,等自己想喝的時候,沒人請了,就像是出外打的士,不坐的時候,滿街都是空計程車,趕急用車的時候,每個車都是坐的有人,你說這世界奇怪不奇怪。

他是萬般無聊的到政府伙食上吃了個晚飯,政府外地的人也不多,吃飯的也就很少了,每次季子強都不願意在小餐廳坐,今天也是一樣,他端上自己的飯菜,坐在了大餐廳,他和幾個年輕一點的同事一面吃著飯,一面嘻嘻哈哈的開著玩笑,現在的年輕人一點都不客氣,季子強讓幾個辦公室的小妹妹鬧騰的臉一陣一陣的紅,有個小妹妹直接就問:「季縣長,你又沒女朋友,你說你一天不難受埃」

還有一個經貿委剛來不久的小妹妹說:「人家季縣長是誰啊,多聰明的人,肯定是有辦法自己解決的。」

幾個人都笑起來,季子強只能搖頭嘆息,這些個年輕人,有點狠,什麼話都敢說,他也很鄭重的說:「你們幾個小流氓,我這麼帥的人,能沒女朋友嗎?」

飯堂就熱鬧起來了,連裡面燒飯的師傅也提著個勺子,在那看笑話。

就有人又問了:「那季縣長你女朋友是誰啊?說出來我們幫你審查一下。」

又有一個小年輕女孩說了:「哈哈,我知道是誰,前幾天我可是看到某個人晚上喝醉了,是美女送回來的。」

季子強就開始頭大了,一定是那天華悅蓮送自己讓她看到了,他生怕這個小妹妹說出了華悅蓮的名字,就急中生智,轉移了話題說:「瞎掰什麼啊,我這酒量能喝醉,改天我請你們一起喝一場,看看誰先倒。」

果然,這些個年輕人那是季子強的對手,一起就追著問他什麼時候請客,到那吃,喝點什麼酒了,等大家討論完下次請客的事情,飯也都吃完了,大家開著玩笑一鬨而散。

季子強暗暗說聲僥倖,今天差點玩笑開大了,要是在傳出自己和華悅蓮的什麼緋聞來,又該麻煩了。

回到辦公室,季子強就想到了華悅蓮,這倒是個很溫馴,乖巧的女孩,不管怎麼說,自己和她的這幾次相聚,都有一個感覺,那就是輕鬆,沒有一點點的壓力,她就像小溪的水一樣,帶給自己的是寧靜,溫柔和幽雅。

這樣的感覺很難得,自己拼搏於官場,每時每刻都在緊張,每句話,每個表態都要小心翼翼,但和華悅蓮在一起,全然沒有什麼顧忌,想說什麼說什麼,而華悅蓮也總是睜大那天真無邪的美目,帶著崇拜,帶著神往的傾聽,這是一種讓人愜意,讓人自信和輕鬆的感覺,而這樣的感覺真是讓季子強有點留戀起來。

此時此刻,華悅蓮也在痴痴的相思著,對她來說,情是心中的嚮往,是感覺的共鳴,是靈感的碰撞,是電光的閃耀,是甜蜜的瓊漿,是醉人的純酒。

她的高傲,挑剔,自愛和矜持,已經讓她久違了這偉大的愛情,而季子強就猶如雨後破土而出的新竹,帶給了華悅蓮充滿甘甜和香醇般的春天回憶,花兒芬芳,月兒光光,雲兒飄搖,星星眨眼,或者季子強就是她今生的紅顏,在最近這段時間,華悅蓮常常孤枕難眠,思緒萬千。

時常,她都在猜度這季子強的想法,她不能肯定季子強是不是和她一樣的相思,她們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愉快的,但這樣的歡樂卻沒有看出季子強絲毫的特殊情感,他對待她就像是一個朋友,但這僅僅作為單純朋友對華悅蓮是不夠的,她渴望著可以跨越這道界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