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七十五章妥協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板就謙恭的笑著說:「想好了,想好了,季縣長給我指的是一條明路,我怎麼能不識好歹呢,今天就是想來做協議置換,又要麻煩季縣長了。」 季子強心裡也是高興,就說:「那就不要在我這坐了,我帶你去見哈縣長...

?葉眉呢?她並不著急,她可以給韋俊海留下一點思考的時間,她回到辦公室,輕鬆的翻閱著桌上的文件,對她來說,棋勢很有利,進可攻,退可守,先已立於不敗之地了,既然是下棋,那就一人一步,接下來就是看他姓許的怎麼走了,他要是配合自己,平安的度過這次換屆,自己也無意對他下手,他不是自己主要障礙。

他韋俊海要是不識好歹,負隅頑抗,那也怪不得自己了,至少讓他先淘汰出局。

所以葉眉悠然的喝著季子強上次送來的毛尖茶,心裡也就想到了季子強,想到了季子強,不中柔情就泛起在心頭,好長時間都沒見他了,這個沒良心的,就他那一個破縣長,還是個破副縣長,真有那麼忙嗎?都不知道來看看自己,自己總不能給他打電話邀請他過來約會吧。

葉眉心頭的漣漪就慢慢的擴散開來,這是一種很奇妙的心情,有點怨恨,有點渴望,還有點溫柔。

葉眉也感覺自己正處在人生的黃金季節.能坐上市長這個位置不容易,特別對於女人拉說就更不容易了。

每天她聽到「市長好」這樣招呼,她總是面帶微笑,挺起胸膛,步履輕鬆,做出市長的樣子,但她的心裡也是有很多柔情存在,寬大的老闆桌朦朧照著她的樣子:瓜子臉沒有變,頭髮高高的挽起,是那樣的分韻猶存,儀態高雅。

就在葉眉心馳神往的時候,韋俊海敲門走了進來,葉眉的秘書跟在韋俊海的身後,進來就先給張羅著給韋副市長泡茶,葉眉也招呼了韋俊海兩句,又轉身對秘書說:「韋市長茶癮大,你給多放點茶葉。」

韋俊海也客氣著說:「多點少點,都可以,都可以。」

葉眉沒有陪韋俊海坐在沙發上,她招呼完以後,仍然坐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椅上,看著秘書給韋俊海泡好茶離開。

韋俊海端起茶杯,吹了兩口氣,感覺還是燙,又輕輕的放回茶几說:「葉市長這茶葉不錯,應該是洋河今年的新毛尖吧,香味淡雅,茶型漂亮。」

葉眉嘻嘻一笑說:「韋市長真是行家,一眼就看的出茶葉的產地,佩服。」

韋俊海感嘆一聲說:「葉市長忘了,我在洋河縣也是待過好幾個年頭的,看著這茶葉,就想起了過去那歲月。」

葉眉見韋俊海一來就把話題引到了洋河縣上,也順著他的話題說:「看起來韋市長對洋河縣還是蠻有感情。」

點點頭,韋俊海說:「是啊,那一段的日子我怎麼可能忘得掉,洋河縣是個好地方,但人無完人,金無赤金,那裡也有它的一些弊病,洋河的工作不好搞啊,在那幾年我是竭盡了全力,但依然還是留下了很多遺憾。」葉眉搖搖頭說:「韋市長不要妄自菲薄,就我的感覺,洋河在你手上那幾年還是很不錯的,你的魄力在洋河展現的淋漓盡致。」

韋俊海呵呵一笑說:「但還是留下了像工業園那樣的敗筆,這一直讓我揪心。」

「哦,洋河工業園啊,說到這,我也一直在想這個項目,我們真應該好好研究一下,讓這個項目起死回生,也算是完成了你一個心愿,當時你的出發點也是好的,希望它給洋河帶來一種生機。」葉眉輕描淡寫的說著這個項目。

韋俊海沒有停頓的就接過了葉眉的話:「是啊,是應該把這個項目好好研究一下,不過最近我手上的事情太多,只怕一時騰不出精力,上次開會你就說過招商局的問題,我最近就要對招商局做出一些規定。」

這個問題也就是當初葉眉和韋俊海爆發衝突的一個起點,現在韋俊海準備用另一種委婉的方式,向葉眉妥協了。

葉眉一臉茫然的說:「招商局……奧,對,他們在費用開支和工作作風上是有很多問題存在,韋市長抓一抓這個問題是應該的,都到下半年了,再不出些成績,你我都不好對市上交代。」

韋俊海連連點頭說:「是啊,是啊,這問題我會重點抓一下,下午我就過去給他們開個會,你上次說的幾個問題,我在會上逐條給他們落實,他們局裡的分工,我也會安你上次的想法,給他們做出調整的。」

葉眉臉上的表情淡如死水,沒有一絲一毫的得意,雖然她已經知道韋俊海開始讓步,妥協了,她沉吟著說:「嗯,這樣最好,那洋河工業園的問題你先考慮著,等你時間空閑下來,你再拿出個解決方案。」

韋俊海很認真的說:「好的,那個問題也是要早點考慮了,我會留意的,到時候拿出一個適合的措施,爭取一次把它解決了。」

葉眉就轉換了一個話題,說起了八一建軍節到部隊慰問的一些事情,兩人又相互的交換了幾點意見,對軍民共建的一些問題達成了一致的幾點看法,最後韋俊海才客客氣氣的告辭離開。

這件事情很快的,也傳到了市委華書記的耳朵里,他不用詳細的了解那些細節,就完全能夠理解此事的含義和最後的結果,這讓他升起了一種憤怒。

單從葉眉這一舉動來說,本來是無可厚非的,問題在於這一攻擊的發起者卻是洋河縣的一個副縣長,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可以容忍葉眉,因為他一時半會對葉眉是沒有太多的辦法制服,不過,他是絕對不能容忍季子強,就像是一個正在爭吵的人,憤恨一個拉偏架,幫閑忙的人一樣。

他決定自己在必要的時候親自出馬,給這個一直讓人不能放心的傢伙迎頭痛擊,警告那些還沒有看清柳林市大勢的人,讓他們明白一個道理--跟隨自己才是唯一的選擇。

季子強是不知道華書記已經把他列入了打擊程序,他依然在洋河縣活躍和忙碌著,每天他忙忙碌碌、煞有介事地挾著自己那黑的公文包,總是威儀萬方、泰然自若地進出於自己的辦公室,深入到各個部門、單位和基層,處理各式各樣的公文,出席各種各樣的會議,發表內容不同但風格卻千篇一律地相似的重要講話。

政府工作雖然事無巨細,又紛繁複雜,但對他這樣精力充沛、鬥志旺盛的人來說,處理起來倒也得心應手、遊刃有餘。

這天早晨,季子強處理和批閱了幾份文件后,就聽到了敲門聲,季子強提高了一點聲音說了句:「進來。」

那個讓他勸服的王老闆推開門,滿面笑容的走了進來,手上當然是少不了提上幾條煙,幾瓶好酒了。

季子強看著他的肚子就想笑,這大腹便便的,估計當老闆就先得肚子大,可老闆都要包2奶,3奶的,你說這麼大的肚子,他們對付的了那麼多奶嗎,隨便一個就把他們撂翻了,是不是找了也是個擺設,平常就是看看,輕易也不用吧?

季子強客氣的站起來,招呼他坐下,說:「王老闆是不是想通了,要是沒想好,也不急在一時半會。」

王老闆就謙恭的笑著說:「想好了,想好了,季縣長給我指的是一條明路,我怎麼能不識好歹呢,今天就是想來做協議置換,又要麻煩季縣長了。」

季子強心裡也是高興,就說:「那就不要在我這坐了,我帶你去見哈縣長,儘快的幫你把這件事情敲定下來。」

王老闆趕忙站起來,放下禮品,和季子強一起到了哈縣長的辦公室。

哈縣長正在打電話,看到他們走了進來,頭皮一陣發麻,不知道這王老闆又有什麼麻煩來找自己了,這大半年的,王老闆真是把他都煩透了。

看起來這個世界掙錢真是很難啊,哈縣長要不是看在他過去給的那好處費面子上,就他小小的一個暴發戶,只怕黃縣長早就給門衛打招呼不讓他進政府了。

現在見到王老闆,哈縣長就皺皺眉頭,看了季子強和王老闆一眼,下巴一楊,示意他們先坐下,又對話筒說了幾句,這才掛上電話,走過來問:「季縣長,我馬上要出去一下,你們二位事情不重要的話,就改天在說吧」。

季子強笑笑說:「王老闆是來辦理置換土地的一些事情,我來給你請示一下,土地局那面還要你給打個招呼的。」

哈縣長有點難以置信了,這樣的一個結果真的大大出乎了哈縣長的意料之外,他不得不佩服再一次季子強,這個季子強快捷,完美的處理了一個連自己都異常頭大的問題,他的能力應該說毋庸置疑,如果不是華書記一定要收拾他,如果他不是葉眉的嫡系,或者這個人真的可以在某一天成為洋河,乃至於柳林的政治新秀,可惜啊,可惜他站錯了隊,跟錯了人。

哈縣長打住自己的想法,態度也熱情起來,再也沒提他急著出去的話了,他詳細的問了王老闆和季子強這件事情的整個想法,在了解完王老闆的一些要求和設想以後,哈縣長就說:「這樣吧,王老闆,你先去土地局看地,選中城外的那塊地我們縣上都盡量的支持和滿足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