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七十四章強勢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這個會議是昨天葉眉臨時通知的,會議的議題就是關於商討「柳林市棚戶區改造工程」議案。 會議一開始,葉眉先做了簡要的說明:「各位領導、同志們:棚戶區改造是黨和政府改善民生的一項重大決策,...

?他又有點矛盾起來,因為他又想到了一首詩:有花堪折只需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他有點後悔自己剛才為什麼要出來,要是等她洗完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啊,也許會很溫柔美麗。這樣想想,心裡的浪漫也就多了起來。

傻蛋,你想也是白想,還是洗洗睡覺吧,季子強關掉燈光一覺睡到了天亮。一個晴朗的清晨又來到了,季子強站在辦公室的窗戶面前,他一手叉腰,一手拉開棕色的窗帘,他那峻拔的身影就映在了寬大的玻璃窗上。

今天的季子強樣子有些落寂,他的臉色有點晦暗,面對朝氣十足的朝陽,他顯得有幾分沮喪。房間里散發出一陣淡淡的溫馨與安寧,透過有些水汽的玻璃,似乎屋外游弋著的空氣在盡情的與屋內沉悶的空氣傾述著隔離之苦。

這樣的祥和氛圍,卻依然不能減輕他的傷感,他回憶著昨晚安子若的電話,仰望著天空,清晨太陽的光輝刺得他的眼睛約有些生疼。時光破碎,隨波逐流,清純瀰漫,但一眼洞穿的清澈不復存在,歲月滄桑,時光倒流,一汪濺落的靜水流淌在這個世界,划勒出一道道憂傷的溝壑。

世間的很多事情就是如此,正如一個哲人說過的那樣:人生在世,就是要飽受折磨。

在季子強抑鬱寡歡的時候,柳林市政府卻因為季子強的一紙報告,引起了很多重要人物的關注。

一大早,葉眉就召開了一個小範圍的政府工作會議,參加會議的有好幾位副市長,還有財政局,國資局等相關幾個部局的領導。

這個會議是昨天葉眉臨時通知的,會議的議題就是關於商討「柳林市棚戶區改造工程」議案。

會議一開始,葉眉先做了簡要的說明:「各位領導、同志們:棚戶區改造是黨和政府改善民生的一項重大決策,前段時間,市委華書記專程看望慰問居住在棚戶區的職工,群眾,充分體現了黨和政府對棚戶區改造工作的高度重視……成為名副其實的民心工程、精品工程和廉潔工程,真正讓職工住上優質、放心、滿意的房子。」後來就是相關的副市長和幾個局長的發言,他們也沒說出什麼新意來,都在喊著一些高調的口號,說著一些模稜兩可,無懈可擊的套話,葉眉今天也是好有耐心,始終很認真的聽著,還不時的在自己的筆記本上記上兩筆,可謂是一絲不苟。

過去幾個有點模糊的問題,在今天這個會議上都有了明確敲定,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主持會議的副市長葛海浩就轉過頭來,小聲的對葉眉說:「葉市長,你還有什麼需要強調和補充的嗎?要沒其他的事情,今天是不是就先開到這裡?」

葉眉轉過頭,想了想說:「對了,還有個事情我簡單的提一下。」

葛海浩副市長就點頭后,提高了一些聲音說:「同志們,下面請葉市長就相關的一些問題做出指示和總結。」

大家也都知道,葉市長一總結,這也就是會議要結束了,一個個都打起精神注視這葉眉,就見葉眉微微一笑說:「剛才同志們的發言很不錯,在這裡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和我們這工程相關的一個項目,馬局長,你們國資局是不是收到一份洋河工業園招商出售的報告了,這個問題我想請大家也談談看法。」葉眉這「洋河工業園」五個字一出口,別人到還沒什麼反應,那韋俊海副市長卻是一愣,呼的就抬起了頭,這個問題纏繞了他好幾年了,聽到這名字他就會頭大。

要是沒有這個問題爛項目沾在身上,只怕自己也不會是今天這幅光景了,這個項目就恰如自己身上的死穴一樣,一點就會疼,就會要人命。

國資局的馬局長略微的想了一下,他也是柳林市的老人了,對這個項目的根根稍稍是清楚的,這個項目一送到他手上,他就很快的嗅到了其中不大正常的一些味道,他猶豫再三,還是壓住了這個報告,想以低調和拖延的方式埋掉這個報告。

可是現在市長突然的提了出來,這就讓他不得不做出回應,他也似乎明白了一點葉眉的意思了,看來,這個報告的出現是大有名堂,馬局長有點為難了,他很謹慎的說:「嗯,我收到了,報告是洋河縣規劃局和城建局提出的一個設想,我還沒來得及細看。」

葉眉臉色平平的說:「我到是了解一點他們這報告的大意,現在的問題就是兩個,一個他們按當初造價一半的價格出售合理性如何,在一個就是對他們全省招商出售的方式我們能不能批准?」

韋副市長臉色微微一變。

他精通於官場所有的套路,對那些宦海中人管用的隔山打牛,聲東擊西早就爛熟於心,他不用去聽葉眉話語表面的意思,那都是哄人的鬼話,葉眉真實意圖不過就是想要借這個事情來敲打敲打自己,滅一滅自己最近的盛氣,讓自己老老實實,規規矩矩的聽從調遣,配合工作。

自己應該應對葉眉的這次攻擊,置之不理,量她也不敢真的把「洋河工業園」如此賤賣,她還沒傻到那一步,為自己套上一條本來不是她的鎖鏈。

她是不敢,但接下來就又有一個問題,她會不會虛張聲勢的大造輿論,來把這個項目搞的沸沸揚揚,讓所有人又想起這個項目,又會有一些好事者去最根溯源問起是誰當初搞的這工程,是因為什麼原因撒謊能夠的這項目,而到了最後,必不可少的就有人開始指責和漫罵,這才是自己最為擔心的關鍵。

現在離換屆時間本已不多,誰成為議論的焦點誰就會失去一次有可能得到的機會,在假如這件事情傳到上面,更是讓自己寢食難安了。

韋副市長的眉毛微微的顫動了一下,這個進退維谷的棘手問題真把他難住了。

葉眉的話說完以後,在座的各位都一時沒有發言,他們也感到有點問題,一個縣城的項目似乎不值得在今天的會議中討論,但看一看葉眉那一副不依不饒,等待這大家發言的樣子,有的人就恍然大悟了,原來如此,那就更不能隨便亂說了。

市國資局的馬局長也不想發言,不過他的運氣不好,葉眉等了一會,見沒人說話,就看著馬局長說:「你們局的意思呢?」

馬局長不得不說了,他咿咿呀呀的小聲嘟囔了幾句,無外乎就是些不痛不癢的話,最後說:「這個問題啊,我看還是等洋河具體方案出來了才好判斷埃」

葉眉就說:「那對這個價格你是怎麼看待。」

馬局長實在躲不過了,是好小心翼翼的說:「這個要做出評估以後才能準確知道,我個人感覺,價格好像是有點低。」葉眉就轉過頭有對張秘書長說:「對於他們洋河縣提出的擴大該項目的媒體宣傳,以便於下一步出售,張秘書長你認為可行嗎?」

張秘書長已經看懂了此次事情的整個走勢,他作為葉眉的代言人,是知道該說什麼話的,他就短暫的沉吟一下說:「這到是問題不大,該項目體量不小,洋河縣的本地企業肯定是拿不下來的。」

葉眉點點頭,說:「看來這件事情還是比較簡單,對於洋河工業園的價格,我們要是定不下來,也沒關係,國資局可以上報省財政廳,看看省里是個什麼意思,這項目放置了幾年了,處理掉,對洋河來說應該是放下了一個報包袱。」

國資局馬局長一聽,乖乖,這還真的敢報上去啊,他就不由的看了一眼韋副市長。

葉眉繼續不緊不慢的說:「至於在省內各大媒體做做廣告,這問題不大,現在不比過去那「酒好不怕巷子深」,現在做點廣告投入也屬正常。好了,這事今天就先談到這,具體問題,會後抓緊辦理。」

說完話,葉眉就先站了起來,一面收拾桌上的筆記本,簽字筆什麼的,一面看看韋副市長說:「老韋,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韋俊海臉色凝重的搖搖頭,說:「我沒什麼要說的。」

他已經平靜下來了,對葉眉的這一招他一時固然也是沒有好的辦法來破解,不過他一點都不緊張,就算葉眉已經給他擺明了她接下來的幾個後手,什麼到省上徵求意見,什麼到全省大做廣告,把這件事情鬧的上下皆知,把自己置於風頭浪尖之上。

但有一點韋俊海是知道的,葉眉要是真的想用此事做文章,她就不會今天在此這樣說了,葉眉這樣官場的老手,她真正的要對自己下黑手,她可以在悄無聲息中進行,她這樣大張旗鼓的說出來,也就恰恰說明了一個問題,她葉眉真心是不會的動手,除非自己對她的警告置若罔聞,她不過是要等自己的一個態度,等自己的誠服和投降,那麼自己應該還有時間,還可以好好想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