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七十三章佳人入室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華悅蓮一下就臉紅了,她秀面比花嬌,那紅色的臉和她脖子上細白的肌膚,形成了極大反差,這雪白春色,微隆的丁香胸脯,讓季子強又開始有了一點熏熏然的醉意,有句話叫未飲先醉,應該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吧。華悅...

?進去以後,季子強就獃獃的坐在了沙發上,頭有點疼,他迷迷糊糊的對華悅蓮說:「你自己隨便坐啊,有水,我就不給你到了,自己動手。」

華悅蓮先打開了空調,調好了溫度,又幫他倒掉了茶葉,重新幫他泡了杯水,送到了他的面前說:「領導,喝點水,今天你是真的高興啊,喝這麼多的酒。」

季子強就調侃的說:「今天見了你高興唄。」

他是說者無意,華悅蓮確實聽者有心,華悅蓮就用那如夢似幻的眸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裡也是甜甜的。

她見季子強臉上汗水很多,怕他一會空調一吹感冒了,就上衛生間打濕了毛巾,想要讓季子強搽下,沒想到這時候季子強讓空調一吹,真的有點服不住了,站起來搖搖晃晃的就往衛生間跑,這一下就和華悅蓮在衛生間撞了個滿懷,他是口一張,就呼呼啦啦的出酒了,華悅蓮趕忙扶住他,最後季子強一吐倒是很輕鬆了,酒也醒了大半,可是害苦了華悅蓮,不但要幫他清潔地面和衛生間,連一條褲腿也讓季子強吐了一大片。季子強很是尷尬,囁嚅著說:「這,這太不好意思了,我來收拾,酒味大,你坐外面歇會。」

華悅蓮苦笑著說:「你收拾什麼,自己站都站不穩當的,你坐那喝點水,我收拾。」

季子強看看也搭不上手,只有道聲謝說:「那就麻煩你了,只是把你身上也弄髒了,要不一會你在這沖洗一下再走。」

華悅蓮一下就臉紅了,她秀面比花嬌,那紅色的臉和她脖子上細白的肌膚,形成了極大反差,這雪白春色,微隆的丁香胸脯,讓季子強又開始有了一點熏熏然的醉意,有句話叫未飲先醉,應該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吧。華悅蓮點點頭說:「你先出去,我收拾好了借你這地方沖個涼,不然這一身味道,真是酒鬼了。」

對華悅蓮來說,自己這樣幫季子強幹點事情,彷彿有了一種很異樣,很溫馨的感覺,就像自己是這個地方的女主人,而季子強就是那一個調皮難管的丈夫,自己現在是扶侍著剛剛回到家門的丈夫一般。季子強也是不敢多看她了,怕自己看多了有的地方難受,他趕忙離開,到沙發上喝茶去了。

季子強喝了一會茶,酒勁也過去了許多,這時候,他的心靜不下來,因為他分明已經聽著裡間西西索索的脫衣服聲響,他開始想象裡面的情景。他不記得已經有多久沒有和女人親熱了,好像很漫長,他一直也在熬著,剋制著自己,他婉言的謝絕過最近方菲的幾次邀請,不是他不想,是他的理智和情感阻礙了他和方菲更進一步的渴望。

而葉眉呢,又是那樣的繁忙,縱然自己可以抽出時間去約會,但她能有時間嗎?

在這種和生理的抗爭中,季子強每每在清早起來的時候,他都會為自己那膨脹的一柱擎天感嘆一下,大有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感慨。

裡面的水聲傳了出來,他眼前彷彿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水珠是怎麼從華悅蓮那肌若凝脂,滑膩似酥的身上流到她那纖美的腳趾,他閉上了眼開始慢慢的想象。

想象的時間不長,他就感覺自己有了強烈的反應,先是呼吸急促,再後來是下面膨脹,他真想現在就走進裡間去,可是又一想,自己好歹還是個縣長,從青春期他就經常自譽為自己是風流不下流的人,所以他就只好在外面死勁的想,還不得不騰出手來,壓制住自己那蠢蠢欲堋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他從綺麗的幻想里驚醒,他甩了甩頭,清醒一下,接起了電話,電話是安子若打來的,那頭傳來她安詳,恬靜聲音,讓季子強暫時忘掉了剛才的**。

安子若說:「最近你很忙?好久沒你電話了。」

季子強說:「是忙啊,總有做不完的工作,你一切都還好吧。」

安子若幽幽的說:「我不好,總是會想到你,在很多時候,我都會走神。」

季子強就無一種愧意,似乎自己帶給了安子若很多的煩惱,這不是自己的本意,自己希望她快樂,幸福,無憂無慮的生活。

是自己錯了嗎?或許是的,如果安子若沒有見到自己?如果自己可以放棄一切世俗的觀念,忘掉安子若的過去,張開雙臂重新的接受安子若的愛意,那她還會這樣抑鬱寡歡嗎?應該不會吧。

後來季子強嘆口氣說:「都怪我,是我帶給你了煩惱。」

安子若連忙在那面說:「這是我的宿命,和你無關,就算我並不真正的了解男人,但我還是可以理解你矛盾的心境,我無權怪你。」

季子強黯然神傷的說:「我也努力過,也不斷的告誡我自己,但我還是無法跨越我這卑劣的觀念,我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在你離開的每一個日子,我都在思念和會議,本以為不管發生了什麼,我都會永遠牽挂你……」

安子若打斷了季子強的述說:「我理解,也許,那就是一種精神領域的意戀,當一切展現在你的面前,當你唾手可得的時候,你才發現,你的理想和現實原來還是有差異的,是這樣嗎?

季子強無言以對,他一直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安子若的話為他揭示了這個謎底,自己何嘗不是如此,他開始心痛起來,為自己,也為安子若。

兩人一起沉默了,他們互相的聽著彼此的喘息聲,一時無話可說,很多時候,當一些話說的過於分明,就會破壞掉那一點點殘存的幻想,現在的季子強也是如此,彷彿受到了當頭棒喝,他怕自己永遠的失去安子若,又不忍她對自己遙遙無期,耽誤她美麗年華的長久等待。

後來還是安子若說:「不要有什麼心裡的負擔,愛與不愛,誰又能控制的了,至少,當我們年華老去的時候,我們都有彼此那一段美麗的回憶。」

此話象刀尖一樣直刺他倆的心臟,聽來溫情暖語,但卻令他們兩人心底冷氣嗖嗖,其寒入五臟六腑,其苦入奇經八脈。

季子強也渾身散了架似的,涼悠悠的,心裡湧起莫名的寒意,無比的苦楚。

安子若無可奈何地說著,而心裡的血正在稀釋成心靈淚水,沿著每一根血管,不斷地向每一根毛細血管滲透,逐漸擴散到皮膚的每一個汗孔。

她是不再年輕,但卻因為成熟而風情萬鍾,她這些年的經歷,這些年的苦楚都讓她學到了人生最寶貴的知識,煉就了其他女人所沒有的,最鋒利的武器--通透。

她知道,勉強是得不得愛情的,就算自己死纏爛打的獲得季子強一時的情意,那又能怎麼樣呢?他心裡的糾結沒有化解,等待他們兩人的就將會是人生長久的折磨,那樣的折磨自己已經飽嘗過了,何必如此,一切順其自然吧,自己種下的苦果,也只能自己慢慢的咀嚼了。

季子強還想要說點什麼,可是說什麼呢?讓安子若把這大好的年華花費在等待自己身上嗎?

假如自己一直跨越不過那道心頭的溝壑呢?

季子強猶豫著,而安子若卻酸楚的說了聲:「拜拜。」

掛斷了電話,她不能再等他說出什麼了,不管季子強說什麼,都會讓自己要麼為自己痛苦或者心裡難安。人生有很多無奈,冥冥中自有蒼天來決定,何必勉強自己,也勉強季子強。

放下了電話,季子強異常落寞,他回憶起當初他們之間的感情是那樣的真誠和純潔,他喜歡這樣的感情,但自己為什麼就不能在去延續那飄逝的舊夢?他自己也說不清,他又自問自己,難道男人的嫉恨是那樣深刻嗎?答案他也是不知道。

裡間浴室的水聲還在響著,現在他沒有了任何的**,不管那裡面綺麗風光有多麼的誘惑,他還是完全把握住了自己,為發泄自己的鬱悶,為滿足自己的欲求,去尋找,甚至是傷害一個無辜的女孩,季子強做不出來。

他輕輕的帶上門,走到院子里,抬頭遠望只見那深藍色的夜空中懸挂了一輪月亮。月亮被一層霧氣圍著,朦朦朧朧。他再走了一會兒,那月亮卻穿過輕紗似的薄霧,漸漸地明亮起來,周圍有一圈光環,白茫茫的。那月光照在院子里的地面上,象給地面鍍了一層銀色。

這時,天空的顏色更深了,月兒也更明了,院子里法國梧桐樹那掌大的葉片在晚風的吹拂下,瑟瑟的著響,他就想到了過去學過的那篇「河塘月色」來……..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不想,這就是獨處的妙處……他就這樣一個人轉了很久。

季子強回辦公室以後,房間已經沒有人了,看來華悅蓮洗完澡已經走了,但房間里還是飄散著那種處子特有的香味,季子強輕聲吟到:美人在時花滿堂,至今三載聞余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