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七十二章說服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情洋溢的話打動了王老闆,他對自己過去的投資方向也產生過懷疑,他開始認真,謙遜的向季子強討教起來,他們兩人又談了很久。 談到最後,王老闆是一陣的激動說:「季縣長,很值得慶幸,讓我遇見了你,你的這...

?王老闆也恭敬的說:「華小姐好,幸會幸會。」

華悅蓮抿嘴一笑,心裡想,怎麼別人稱呼自己個小姐聽著這麼彆扭。

季子強就讓華悅蓮坐在了自己身邊,轉頭有多看了一眼華悅蓮,就見她整個面龐細緻清麗,如此脫俗,簡直不帶一絲一毫人間煙火味,她今天穿著件白底綃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坐在那兒兒,端莊高貴,文靜優雅,又是那麼純純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纖塵不染。

華悅蓮見季子強看著自己的眼光中滿含了欣賞,她也心裡快樂著,臉卻紅了起來,季子強很快也發現自己的眼光有點放肆,忙轉過頭去,讓王老闆招呼上菜,一會的功夫,熱炒,涼拌,大碟子小碗的就擺了一桌,季子強也是有些餓了,就不再客氣,招呼了一聲華悅蓮,自己就先吃上了。

華悅蓮還沒見過這樣大不咧咧,毫不顧及的領導,心裡暗暗發笑,也招呼其他幾個人,一起動了起來。

等大家都吃喝了一會,王老闆這才開口:「季縣長,你這朋友,我們是初次見面,不會讓人家感到我們的話題無聊吧。」

季子強隨口答道:「不影響的,有什麼話你只管說就是了。」

王老闆看看華悅蓮,聽季子強如此一說,估計他們的關係很好,也就放下心來,很謙鄙的說:「我就一個粗人,今天得罪了你,請季縣長原諒,在拆遷問題上還請縣長幫幫忙,抬抬手,睜隻眼閉隻眼,我也是不得已,為這搬遷拖了很長時間了。」

說著話,就把一個黑包放在了季子強身旁。

季子強看都沒看說:「協議我看過了,雖然是政府和你簽的,但上面簽字的是雷副縣長。」

王老闆呵呵一笑,這季縣長怎麼也是個糊塗蛋,那個誰簽字有什麼關係。

他也不再示弱,淡淡的說:「不管是誰簽字,但大印是政府的,我想這才是關鍵吧?」

季子強並不是他想象的那樣一個糊塗蛋,季子強是知道協議看的不是簽字,是看公章,麻煩也就在這裡,但扯出雷副縣長,自然是有扯出來的意思。

季子強就笑著對他說:「大印是政府的不錯,但如果兩個簽字的人都進去了,你說這協議還算數嗎?」王老闆就聽不懂他什麼意思,他痴痴的望著季子強,希望他讓說的更清楚一點。

季子強就慢慢的說:「你知道雷副縣長是為什麼下台的嗎?你知道他給紀檢委交代了一些什麼嗎?你認為受賄有罪,行賄的人就沒事嗎,要不要我明天找幾個懂法律的給你講講。」

他心裡斷定雷副縣長和這王老闆不會很清白。

王老闆的頭上冒出了汗水,他有點慌亂的端起了門前的酒,一口喝掉,有強做鎮定的說:「雷副縣長說什麼和我沒關係,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季子強冷哼了一聲說:「你錯了,如果不是考慮到雷副縣長過去對洋河做過一些貢獻,縣上想先保一保他,只怕早就對你傳喚了,不然我能知道你們那麼多事情。」

王老闆就臉色有點泛青了,季子強的話不管真假,但王老闆自己是知道自己做過什麼,而且在雷副縣長被審查的這段時間裡,王老闆也多次思考過這個問題,也一直有些擔心這個問題,生怕雷副縣長頂不住的時候,把自己也賣了。

季子強看有了點效果就又說:「我看你今天請我還算懂點規矩,你要是好好配合我,地有你的,你和雷副縣長那事我也可以幫你一把,你在仔細想下。」

王老闆有點發虛了,他用手抹掉鬢角上的汗水說:「怎麼配合你?季縣長請說」

季子強就先不說這件事情了,他先把今天給哈縣長和城建局,規劃局兩個局長說的那番話又不厭其煩的給王老闆講了一遍,把開發旅遊的計劃說的是山花爛漫,光明一片,季子強的聲音總是這麼富於節奏,時快時慢,張馳有度,他極富魅惑力的說辭,不要說王老闆聽的心馳神往,就連華悅蓮也聽的如痴如醉,要是洋河縣真能達到季子強說的那個情況,那洋河的未來的確叫人充滿了憧憬。

華悅蓮看季子強的眼光中都帶著崇拜和欣賞,而王老闆更是聽的熱血沸騰,兩眼發光。

最後季子強問他:「你說開發旅遊搞好了,那個行業最賺錢?是不是酒店,你現在把錢砸在商場上,你傻啊,洋河是個什麼消費行情,你不知道,街上買一雙襪子,都有人可以看六七家店鋪才掏錢,你要是願意,我可以協助你,在城外給你搞塊地,你建個賓館,將來點錢點的你手抽筋。」

季子強這話也不是完全的欺騙,這個未來是季子強心裡的一個夢想,同時,季子強也相信,只要假以時日,自己是可以完成這個構想的,就算目前自己在洋河縣還沒有太多的發言權,但好好努力,給吳書記和哈縣長做做工作,這個規劃的實現也是指日可待。

季子強熱情洋溢的話打動了王老闆,他對自己過去的投資方向也產生過懷疑,他開始認真,謙遜的向季子強討教起來,他們兩人又談了很久。

談到最後,王老闆是一陣的激動說:「季縣長,很值得慶幸,讓我遇見了你,你的這番話對我太重要,也太深刻了,這事我就聽你的。來來來,小弟給你到幾杯酒。」

季子強也很為自己的口才和思維自戀了一會,兩人說好,過幾天就到規劃局,土地局去挑塊地,把過去的協議換了。季子強心裡也是高興,自己即幫助了那些弱小的老百姓,又給這個王培貴指點了一條明路,他心中的成就感就一下子涌了上來。

接過王老闆遞來的酒杯,就放開量喝了起來,那華悅蓮今天很乖巧溫馴,她話也不多,一直在默默的欣賞著季子強的表演。

每當季子強對她舉杯示意的時候,她也絕不推辭,無怨無悔的陪著季子強喝掉一杯又一杯,她也在慶幸著今天自己主動給季子強打了個電話,可以這樣真切的感受到季子強的優秀和多才,她的芳心為季子強顫動起來。

這兩個小妖精妹妹更不用說了,今天陪季子強只怕是她們坐台以來最高的一次公務級別,兩人也喝的嘻嘻哈哈,醉眼朦朧,那簡單的弔帶內衣,帶子真的是掉了,大半個咪~咪就露了出來,一個小妹妹一手端著酒杯,一面對旁邊那個小妹妹說:「我給你講個笑話埃」旁面那小妹妹說道:「那你倒是說埃」

這個小妹妹就說:「有一個男人撿到了阿拉丁神燈,他很興奮地擦了擦燈壁,阿拉丁飛了出來,對他說「尊敬的主人,我可以實現您的三個願望」。男人想了想說「我要花不完的錢」,於是他變成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他又想了想說「我要永遠健康的體魄」,於是他變得年輕強壯,他最後說「我要每天都躺在美女的大腿中間」,於是,他變成了一片衛生巾……」

她一說完,桌上的幾個人都傻了,好半天,季子強才強忍住沒有笑出來,不過他還是看到華悅蓮滿臉通紅的,一副羞惱的模樣。

季子強就怕再待下去最後不定她們會說出什麼話來,就站起來對王老闆說:「今天謝謝你的款待了。」他有指了指旁邊的包對王老闆說:「你把這收好,我還用不著。」

王老闆就想要再堅持一下,硬塞給季子強,但見季子強臉色嚴厲,堅毅起來,他也只好作罷。走出飯店,華悅蓮丟掉了一直以來的端莊穩重,一把抓住季子強的胳膊說:「你剛才說的全縣開發什麼時候可以實現,真的很讓人熱血澎湃。」

季子強帶著醉意說:「我現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實現,但相信時間不會太久。」

今天的天氣有些涼爽,小風輕輕的吹著,季子強放眼往四周望去,夜色中的洋河縣,天地一片蒼茫,遠處那天地相接處,這個混沌世界猶如一個整體,不分彼此。

夜,又一次陷入無邊的靜寂中。黑暗中只有少許不知名的蟲子還在淺吟低唱,時而低昂,時而高亢。映著這一彎殘月勾畫出夜的凄涼。

月,如刀,如勾,如一首未唱完的歌在空中飄蕩,它慣看了大地上的滄桑。

看到季子強有點飄忽的步伐,華悅蓮就說:「今天我送你回去吧。」

季子強踉蹌著,也揮著手說:「不用,不用,我一點沒醉。」

華悅蓮看著季子強這個憨像,笑笑也不說什麼話,挽著季子強的胳膊,陪他一起走了回去。

到了政府門口,看門老頭一見季子強如此樣子,也趕忙前來,想要搭個手,扶扶季子強,華悅蓮就說:「沒關係的,我送他可以了,你忙你的。」

季子強有些清醒了,就像爭扎著甩開華悅蓮的手,試了幾次,力不從心,也只能聽之任之,兩人一起到了樓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