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七十一章難纏的商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們離開,若有所思,對今天自己提出的這個想法,季子強是有兩層意思,一層是從洋河未來發展作想,旅遊比起農業和洋河縣單薄無力的工業,應該更有優勢,就算目前條件不夠成熟,但相信有那麼一天是一定可以實現這個目標...

?戴局長就很是難為情的說:「一個這啟動資金很大,只怕我們縣上沒這個能力,再一個,季縣長,這問題我們幾個說了也不算埃」

季子強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他也明白這兩個局長一定是心裡在說自己是吃家飯,管野事,這全縣的大政方針那裡輪得到一個副縣長和兩個小局長來定。

呂局長和戴局長被季子強笑的一時摸不著頭腦,兩人就獃獃的看著季子強。

季子強笑完了說:「虧你們兩個還是主抓城建的重要領導,我們雖然沒有權利來定這件事情,但建議權我們還是有吧,你們放心,哈縣長和吳書記那裡我去做工作。」

呂局長想想也是,管他縣上同意不同意,提出個方案總沒問題,怕就怕季縣長說服不了哈縣長和吳書記,最後忙半天,都是浪費感情。

呂局長就問:「那照你這樣說,現在看來真的要讓王培貴暫停搬遷了,不過我看這事情還是懸,縣上哪有這筆錢退給人家?」

戴局長也說:「這不是一筆小數字,恐怕縣上心有餘而力不足。」

季子強點點頭說:「我們先提出這個想法,至於以後錢從何來,那就是另一個問題了,我們先邁出第一步吧。」

兩個局長對季子強層出不斷的臆想,也實在是無可奈何,只有嘴裡答應著,回去準備去了。

季子強看著他們離開,若有所思,對今天自己提出的這個想法,季子強是有兩層意思,一層是從洋河未來發展作想,旅遊比起農業和洋河縣單薄無力的工業,應該更有優勢,就算目前條件不夠成熟,但相信有那麼一天是一定可以實現這個目標。

季子強還有一層意思,這層意思根源於季子強身上固有的草根情節在不斷的發酵,他實在也很憐憫洋河縣將要搬遷的老百姓,他不忍看到他們受這奸商的盤剝,自己一時未必有辦法幫他們把搬遷費提高,但一定要想辦法,找借口,幫他們暫時保住他們的家園。

自己也只有這點權利,自己不是大俠,不是神仙,僅僅就是一個八,九品的,不入流的官吏而已,權是小了一點,但儘力而為,對得起良心就好。

季子強就又一次到了哈縣長的辦公室去,對哈縣長也談了談自己對未來洋河縣城區規劃的構想,哈縣長一聽,馬上就看出了這個構想的致命缺憾,錢!錢從哪來?但哈縣長並不點破這點,季子強這個計劃太過遙遠,自己現在的首要問題是怎麼打發掉那個開發商王培貴,只要他不來騷擾自己,季子強說什麼就什麼,讓他先去瞎折騰,哈縣長就說:「嗯,不錯啊,看來讓你負責城建這一塊還真是用對人了,好,這想法很大氣嗎,我支持。」

季子強怎麼可能不明白他哈學軍的那點心思,也沒把他給自己戴的這高帽子當成一回事,他就說:「哈縣長,那我就想辦法終止政府和王老闆的征地協議了,你看這樣可以不可以,我們另外找塊不需要拆遷的地給他。」

哈縣長眉頭一皺,那個王培貴自己是了解了,狡詐姦猾,他怎麼可能同意?

哈縣長猶豫了一下說:「這方法只怕他難答應埃」

季子強就輕鬆的笑笑說:「死馬當個活馬醫,先試下,不成了再想其他辦法,反正我和他泡就是了。」

哈縣長感覺目前也沒什麼好辦法對付這姓王的,那就讓季子強去慢慢磨吧,他就說:「行,你酌情自己處理,真要是說好了,其他地方只要他看的上,我都可以給他。」

季子強得到了哈縣長這句話,心裡還是有點滿意的,他就告辭了哈縣長,思量著找機會怎麼對付這個王老闆去了。

季子強在辦公室坐了一會,正準備到農業局去轉轉,辦公桌的電話又響了起來,季子強接上電話,說了好長時間,才搞清楚電話就是今天在拆遷現場見的那個叫王培貴的老闆,就聽他說:「季縣長,哈哈哈,你好啊,我王培貴啊,就今天拆遷那個,對對對,過去也不認識你,我去過幾次規劃局都沒見到你,一直想抽時間去拜訪一下你的。」

季子強是真為這人感嘆,就這點時間,人家就找到了自己的電話,還這樣親熱,一點不為上午的事情尷尬,真真的是人才。

季子強也正想找時間和他練練呢,見他來了電話,知道他心裡更急,就也虛來晃塞客套著說:「今天不是見到了嗎,呵呵,王老闆事業很大啊,我也仰慕的很。」

那王老闆一聽,就掩飾不住興奮的心情,他也就想了,千里做官,為了吃穿,這政府的領導,自己見的多了,不要看今天這季縣長人模人樣,正兒八經的,給他點好處,肯定會跟著自己跑,他就高興的說:「季縣長,我很想和你認識下,交個朋友,晚上一起吃個飯怎麼樣?」

季子強想到了協議的事,也是要和他見面好好談談的,就沒有拒絕,說:「那行,晚上我們好好聊聊」。「好好好,晚上我們在好好活動一下,我這有幾個好妹妹很不錯的。」

季子強眉頭一皺,什麼世道啊,招待人現在都不是拿酒菜了,換成人肉了。

季子強就說:「嗯王老闆,我們就是聊聊,你不要在費其他心思了。」

王老闆在那嘻嘻一笑說:「不費心,不費心。」

季子強無法多說什麼,搖搖頭,放下了電話。

到了快下班的時候,季子強又接了一個電話,電話是華悅蓮來的,她說上次季子強請她吃了飯,今天想回請一次,問季子強能不能賞光。

季子強說:「哎呀,晚上只怕不行,我已經答應一個客商了,改天吧?」

華悅蓮酒店懷疑這是季子強的借口推辭,但也不好明說,就含蓄的說:「真的啊,那就改天了。」

季子強又想了想說:「這樣吧,小華,那晚上你也一起去,沒幾個人。」

華悅蓮有點驚喜了,最近這一段時間裡,她就覺得自己的日子又點像夢境,可是卻又很鬧心,整天想著季子強,又猜來猜去,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意思,那天他沒有任何過度的舉動,他也一直沒給自己再來電話,他自始至終也沒有表白什麼可以驗證他心思的話語,或者,他只是把自己當作普通朋友。

偶爾華悅蓮在夢裡居然可以夢見季子強,而在這以前她好像沒夢見過別人似的,猛然也想起許多年前曾經做過一個夢,夢裡的男子就像她曾經暗戀的學長,而他和他,看起來都差不多,也許多年暗戀他,就是為了今日遇見季子強打的伏筆,做的準備……。

華悅蓮沒有一點做作和推辭,她很愉快的答應了,說晚上見。

下班以後,季子強又看了一會文件,見天色已暗,這次伸了個懶腰走出了辦公室,王老闆選暌膊緩茉叮季子強散著步,一會就到了酒店,他沒有先進去,在酒店外面他先給華悅蓮去了個電話,說自己已經到了。

華悅蓮就說自己很快就到,讓他先進去不用等自己。

季子強裝上電話,就進了酒店,找到了王老闆說的包間,進去一看,這王老闆帶著個兩個妖艷的妹妹已經等了很長時間,兩個妹妹夠新潮,也夠**的,穿戴更是簡單稀少,季子強暗自嘆口氣,自言自語道:露出半個屁股不代表你們性感只能說明你內褲買小了!

王老闆見季子強來了,趕忙發煙,招呼說:「季縣長,今天能請到了你,真是三生榮幸。」一來就趕忙上菜。

季子強也不客氣的說:「等會上菜吧,我還約了個朋友。」

王老闆一聽季子強還有朋友,就趕忙的說:「那我在叫個妹妹過來?」

季子強哈哈一笑說:「你要開群英會啊,我這朋友也是個女的。」

王老闆一聽,有點尷尬的說:「奧,奧,這樣埃」

王老闆就轉頭又對身邊的兩個妹妹說:「那今天晚上你們長點眼色,就不要騷擾季縣長了,免得季縣長過後受罪。」

兩個妹妹就一起笑了說:「看情況吧,要是萬一來個老太婆呢?」

季子強也就笑了,說:「不是老太婆,是個美女。」

他今天帶上華悅蓮也是有意迴避王老闆的其他安排,他還不想和這人過於近乎。

這兩個小妹妹一聽人家戴的也是美女,都吐吐舌頭說:「那我們就是多餘的了,要不王老闆把小費一發,我們先撤。」

王老闆眼一瞪說:「想什麼呢?不勞而獲很可恥,好好坐著,一會給我們倒酒,說笑話。」他們幾個這裡正說著閑話,包間的門就開了,華悅蓮風姿卓雅的走了進來。

季子強就忙給他們做了一個簡單的解說說:「這位是洋河縣大名鼎鼎的王老闆。」

然後指著華悅蓮對王老闆說:「這是我一個朋友,姓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