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七十章囂張的開發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更沒有什麼流動人口,經濟不發達,修了也沒多大價值,要是把洋河的古城打造成一個旅遊勝地,我想以後效益更好。」 季子強這個他的計劃確實有點大,戴局長和呂局長兩人是聽的目瞪口呆,半天沒緩過來。...

?季子強心想,上面已經有過通知,政府不得參與房地產拆遷,他們還敢如此囂張,原來和哈縣長有了聯繫,自己還是小心一點,他就說:「哈縣長讓你們協助,但沒有讓你們抓人吧,瞎胡鬧,抓起來簡單,以後放起來就麻煩了。」

那個負責的人,就唯唯諾諾的說:「是,是,季縣長批評的對,我馬上放人。」

他們這話還沒說完,就聽遠處警笛長鳴。現場的人都不知道怎麼了,為什麼又來了好多警車。秘書小張擠了進來小聲說:「我怕你有危險,打電話叫了郭局長。」季子強讚賞的看了一眼小張說:「有進步。」

在警笛聲中,幾部警車開到近前,車門剛開就見郭局長跳了下來,大家認的他是局長,都讓出了道。

郭局長快步走到季子強面前,有點緊張的說:「季縣長,你沒傷到吧?」

季子強搖下頭,就走到了剛才很猖狂的那個暴發戶面前說:「你就是開發商,我看你怎麼象公安局局長。」

此言一出,四下里是全無了聲息,那個暴發戶剛才也聽出了季子強是個縣長,這時候有點顫顫糠糠了,季子強滿面笑容的望著他說:「看來今天我是不會挨打,也不會戴銬子了吧?」

那個暴發戶趕忙拿出了香煙說:「早就聽說過季縣長,今天實在是誤會,我馬上把人撤回去,有什麼事我到政府和你商量。」

季子強輕蔑的看看他:「不要以為有點錢,就可以在這裡耀武揚威,指揮抓人。」

那個暴發戶緊張的說:「我沒指揮,我那敢啊,季縣長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次的冒犯。」

季子強冷峻的看著他,直到他被看的臉上流下了冷汗才說:「你記好了,這裡是洋河縣,誰也別想仗勢欺人,動手抓人。」

他的話音剛落,就被長久的掌聲淹沒了,街道上群眾一遍遍的鼓起了掌來,對這個季縣長,洋河縣的居民還是多少聽到過他一些事情,都認為他還算的上一個好官。剛才被帶上手銬的群眾一個個都給放了,那幾台推土機和裝載機也悄悄的開走了,季子強在滿街人的注視下轉身離開了現場,也沒讓郭局長用車送,走路回到了政府的辦公室。

踏進縣政府這個老舊的大院,季子強就感覺像個大冰櫃,人分冷凍的和保鮮的。一般的工作人員,被分在冷凍區,思想僵化,辦事拖沓,渾身無力。而分在保鮮區的領導們,卻是滋潤的很,油頭粉面,光彩照人,很有官樣氣派。

回來以後,季子強想想剛才的事情,感覺不太對勁,既然哈縣長已經參與其中,自己無意間的出頭,會不會引起哈縣長的怪罪,看來還是過去說明一下的好。

季子強就起身到了哈縣長辦公室,敲門進去以後,哈縣長也站了起來,招呼季子強說:「來了,有什麼事情吧?」

季子強給哈縣長把煙縣發上,然後坐了下來說:「縣長,是這樣的,我剛才在街上看到一個開發商和拆遷戶在鬧,擔心事情鬧大了影響不好,就去制止了,我來的晚,有的事情也不很了解,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

哈縣長看看季子強,說:「這事情啊,我知道,也很頭大呢?是我讓公安局和城管配合一下,不過也就是配合協調一下。」

季子強點點頭說:「奧,那可能他們理解錯你的意思了,剛才他們正準備抓人呢?」

哈縣長也有點驚訝的說:「抓人?真是瞎胡鬧,有這樣配合工作的嗎?」

季子強也看不透哈縣長到底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現在也只能姑且相信他不知情。

季子強就說:「是啊,一旦抓人,問題就鬧大了,這個開發商到底和拆遷戶是怎麼回事?」

哈縣長就眉頭皺了皺說:「季縣長,這事原來一直是雷副縣長經手的,當時開發商和政府是簽了協議,拆遷費確實是低了點,居民一直不同意,但協議都簽了,縣上把開發商的錢都收了,現在很是被動。」

季子強一聽這事情還真是複雜,就說:「要不我們把錢給他先退了,等他和住戶協商好了在說這事情。」

哈縣長搖下頭說:「縣上也這樣想過,但協議是政府簽的,這人好像上面也有點關係,他是死活把政府賴上了,更重要的是,現在就是想退錢,錢在哪裡,錢該交的交了,該化的化了,哪有退的,這樣把,你在好好想下,現在城建規劃這塊歸你管,你就拿出個好點的方案來,我真有點顧不過來。」

奧,季子強知道,麻煩來了,這個爛苕現在壓在自己頭上了,想要決絕,不接手,可也說不過去,這雖然是遺留問題,但不管怎麼說,還在自己分管的口上。

季子強遲疑了一下,看看哈縣長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牙一咬說:「行,我想想辦法。」

哈縣長也鬆了口氣,當時這項目自己也是得了點好處,現在面對這開發商是深不得,淺不得,左右為難,乾脆就讓季子強去頭大好了。

季子強回到了辦公室,對這問題就認真的做了思考,他給秘書小張去了個電話,讓他把洋河縣的城區規劃圖找了,自己要看一看,小張放下電話,沒3分鐘,就給他送來了規劃圖,這到讓季子強有點意外了,他問小張:「哎,你怎麼這麼快就把規劃圖找來了。」

小張靦腆的笑笑說:「這幾天看你開始關注城建工作了,我就提前也做了一些準備。」

季子強哈哈大笑著說:「不錯,不錯,進步很快嗎。」

季子強拿起了城區圖,詳細的看起來,這一看就是一兩個小時。

小張也自己把握著時間,不時的過來給他添上茶水,然後又悄無聲息的離開通知的辦公室,一點聲響都不敢發出,知道季子強正在研究圖紙。

又過了一會,季子強就自己打電話通知了城建局,規劃局的兩位局長過來,說有事情想和他們商量一下,這兩個局長都心想,一定還是那「洋河工業園」的問題了,昨天已經報上去了,只怕沒這麼快就有消息吧,不過兩人想想,能有什麼消息,那報上去也是空事情,市上能批才怪。

但不管他們心裡想什麼,這主管的縣長叫,那也是必須過去,更何況這個季縣長今非昔比,還是個縣委常委,手上是捏著自己的命脈的,馬虎不得,時間不長,兩個局長就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季子強也是顧不得和他們寒暄,直接就進入了主題,說:「兩位局長都來了,我有點想法要和兩位局長交流一下。」

這兩個局長一聽季縣長又有想法了,就都有點頭大,但面子上還要裝出很認真的樣子說:「好好,請季縣長說來聽聽。」季子強拿出那城區圖讓他們看。

兩人大惑不解的相互看看,一起問:「什麼情況?」

季子強指著城區圖說:「這是那個南大街房地產商要搬遷的路段吧?對了,這人叫什麼名字。」

戴局長莫名其妙,他們是不知道今天季子強遇見那個開發商的事情,他就順著季子強手指點中的位置在看了看,才恍然大悟的說:「奧,你說他啊,他叫王培貴,去年就來洋河了,一直為這搬遷扯皮呢。」

季子強就說:「過去我們和這個王培貴簽定的投資協議,我想終止他,你們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兩個局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感到為難的,他們也想不通,這季子強怎麼一天一個想法,工業園的事情還沒個頭緒,這就有惦記上搬遷的事情了,搬遷的事情扯了多久了,大家都在躲呢,他還傻不岌岌的往裡鑽。

呂局長就說:「季縣長,這事情不大好辦啊,我認為,雖然拆遷費是低了點,但我們現在要是毀約,一個是哈縣長那頭不好交代,再一個人家只怕也不答應埃」季子強就告訴他們,這是哈縣長交代的任務,要自己全權處理,季子強說:「我認為這地方修商城不太合算,洋河城小,人少,更沒有什麼流動人口,經濟不發達,修了也沒多大價值,要是把洋河的古城打造成一個旅遊勝地,我想以後效益更好。」

季子強這個他的計劃確實有點大,戴局長和呂局長兩人是聽的目瞪口呆,半天沒緩過來。

季子強就又問了一遍:「怎麼,你們感覺有可行性嗎?」

戴局長猶豫了一會才說:「季縣長,我說個不該說的話,你不要生氣,我也不是給你這計劃潑涼水。」

季子強若無其事的說:「請你們過來就是要聽你們的建議,你隨便說,我不會生氣。」

戴局長沉吟著說:「你的規劃真不錯,綠色,環保,還有那個什麼原生態,國內也有很模像吳橋鎮,還有麗江古城,但是……」

季子強就笑笑的問:「但是什麼?老戴啊,你只管說,不要有什麼忌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