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六十九章瘋狂的想法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地產商相互勾結,低價強行圈地拆房,號召所以拆遷戶,聯合起來,保衛家園。季子強向旁邊人打聽后,才知道是一個外地的開發商,不知道和縣上過去怎麼達成了協議,準備要把南大街一段的老房子拆掉,新建一個商場步行街...

?呂局長還問:「季縣長,現在的估值不大好定埃」

季子強說:「有什麼不好定的,就按過去投資總額的一半定。」

兩個局長一下就張大了嘴,一半?瘋了啊,這縣上,市上的國資局能同意啊?這不是變相貶低國有資產嗎?

兩人忙說:「季縣長,這價格……」

季子強就哼了一聲說:「我倒想把價格翻幾倍,問題是誰要?」

兩個局長有點為難的看看季子強,又說了一些困難,但季子強很決斷,也很堅持的說:「這事情就這樣定了,其他你們不用管,按我說的準備吧。」

呂局長和戴局長在深的話也就不好說了,既然季縣長不聽勸告,要折騰,那就隨便他搞吧,反正他是領導,最後辦不下來他自己就偃旗息鼓了。

兩人答應著,說會很快的拿出方案。

方案真的不難,過去為這項目都鬧騰了多少次了,回去複印一下,改改日期什麼的,價格也更簡單了,按一半寫就是了,報上去批的下來那才是個怪事情。

等他們離開以後,秘書小張也站起來收拾茶几上的水杯,他一面收拾,一面很謹慎的說:「季縣長,這價格就看市裡能不能同意。」

季子強知道他是在提醒自己,也就笑笑說:「管他同意不同意。」

小張肯定是聽不懂了,這季縣長今天怎麼說出來的話不負責任不說,還這樣飄忽,他暗暗搖搖頭,收拾好辦公室,就很鬱悶的離開了。

過了兩天,關於「洋河縣工業園」招商引資的規劃報告就送到了季子強的手中,季子強對具體的實施細則和工業園定價部分大概的看了看,他的重點就轉到了對這一項目的媒體宣傳上去了,這一塊他看的很詳細,還做了適當的修改,突出了擴大宣傳的重要性。

在小張把這文件重新列印和裝訂好以後,季子強在上面就簽上了字,讓秘書小張把這方案給哈縣長和市裡國資局,財政局都一路送達,請上級領導給予批示。

在小張回話說已經把這方案都送出后,季子強拿起了電話,他撥通了葉眉的電話:「葉市長,你好,我季子強埃」

葉眉問:「子強啊,你好,最近工作順利吧?」

「還行,今天我想給葉市長彙報一個工作,你現在不忙吧。」季子強說。

電話那頭葉眉淡淡的說:「給我彙報工作?好吧,你說什麼事情。」葉眉是有點納悶,季子強能有什麼工作給自己彙報,就算是彙報也彙報不到自己這裡,但她還是決定聽聽。

季子強就彙報說:「是這樣的,我們縣過去有一個爛尾工程,你可能也知道,就是那個工業園,我想搞一次招商,把這個項目處理掉,報告已經送到市裡了,但這涉及到一些評估國有資產的問題,想請你們確定下,看我們縣上評估的價格合不合理。」

葉眉當然知道這個項目,只是她有點擔憂起來,這季子強可能還不知道該項目的深淺,他就這樣一頭闖進去,將來麻煩很多,葉眉想想就說:「你們縣上對這個項目是怎麼評估的。」

季子強如無其事的說:「按過去造價的一半定的。」

葉眉倒吸了一口涼氣說:「季子強,你瘋了,就是那個工程永遠爛尾下去,也不能按這個價定,那叫國有資產流失,你不會不懂吧?這樣定價市裡也不可能同意的,把報告收回去,想好了在遞。」

季子強一點都沒有驚訝,他淡淡的在電話里說:「同意不同意那是你們領導的事情,但我還是想請葉市長關注一下我們這個報告,你們也可以開個會讓大家商議一下,特別是報告後面我們提出的在全省媒體擴大宣傳招商的問題。」

季子強這話說的就有點過份了,好像他是市長,葉眉是縣長一樣,他不是在請求上級領導的指示,倒像他在給下級安排工作一樣。

葉眉就算和季子強的關係特殊,但那是私下裡的關係,在工作中,葉眉是一貫認真,也是一絲不苟的,她肯定不會容忍季子強如此放肆……

不過呢,萬事都有個例外,所以才有「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這一說,葉眉沉默了38秒以後,竟然嘻嘻的笑了,還說:「知道了,你小子,我們會很重視這個問題的,明天就召開會議研究你們這個報告。」

放下了電話,葉眉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她已經完全的理解了季子強這個報告的真實意圖,季子強送給自己這個報告不是真的希望去解決個項目,他是送給了自己一件武器,而有了這個武器,就足以解決目前困擾自己最大難題,自己會用這個武器,讓韋俊海老老實實,低聲下氣的配合自己工作,直到換屆結束。

季子強輕鬆的放下了電話,後面的事情就不是自己需要關心的了,他相信,葉眉一定會把它演繹的淋漓盡致。

季子強就想到外面轉轉,今天外面還算涼爽,在這大熱天里,他已經很少散步了,他就帶上秘書小張到外面走了走,看起來像是要下雨,雲層很低,還起了風,季子強準備著在轉一會,就回去了,還沒走幾步,就見前面街上的很多人拉著橫幅在爭吵,橫幅上寫做:「還我家園,抵制官商。」

他就湊了過去,只見很多居民在散發傳單,季子強給小張示意一下,小張就上前要了一張傳單,給季子強遞了過來。

季子強接過一看,傳單上面說政府和房地產商相互勾結,低價強行圈地拆房,號召所以拆遷戶,聯合起來,保衛家園。季子強向旁邊人打聽后,才知道是一個外地的開發商,不知道和縣上過去怎麼達成了協議,準備要把南大街一段的老房子拆掉,新建一個商場步行街,只是給的拆遷費很低,拆遷戶不同意,但這開發商財大氣粗,準備強行拆遷,這些居民就和他鬧了起來。

季子強不太了解事情原委,也不好隨便發表看法,只能是先看看,旁邊圍觀的人也很多,七嘴八舌,一時也聽不太真切。季子強也只能上前幾步,站在人堆里,不過奇怪的是,他看到了10多名警察和城管,還見他們在驅趕鬧事的拆遷戶,旁邊有一輛豪華轎車,車旁一個暴發戶一樣的人,指手畫腳的正在調動警察和城管。季子強就納悶了,看他樣子肯定不是警察,可他怎麼就可以指揮警察,自己是分管公安局的,就算要指揮,也輪不到他吧。

季子強有點奇怪,就想看個究竟,一會見那人對幾個城關大喊:「今天必須把他們趕走,我的推土機不能老等著。」隨著他的手指方向,可以看到後面真的停了幾輛推土機和裝載機,一個象是負責的人對他很恭敬的說:「你放心,今天他們再不走,我們就強制執行。」

人群聽到他們這樣說更加激動,幾個歲數大點的老人就擋在了前面說:「要想拆,就從我老漢身上壓過去,反正也沒地方住了,壓死了乾淨。」

很多人就附和起來,都說,要壓就只管就來,決不退縮,大有「砍頭不要緊,只要主意真」的勇氣。

暴發戶看這情況今天又難開工,就對一個負責的那人喊到:「今天這可是哈縣長交代的,你們必須拿出措施來讓我開工,耽誤了你負責任。」

負責那人就對執行的警察和城管說:「再不讓開的,抓幾個帶頭鬧事的。」

話聲一落,下面就動起手來,幾個歲數大點的老人被他們推到了一邊,幾個拉橫幅的被帶上了手銬,橫幅也被踩在了腳下,一時間打罵聲,哭鬧聲,吆喝聲響成一片。

季子強是再也忍不住,就向前走去,秘書小張怕他有危險拉住了他的胳膊,他很威嚴的望著小張說:「怕什麼,你放手!1甩開被拉的胳膊,走到了前面。

季子強向前走著,不過吵鬧的人沒有誰在意他的存在,抓人的繼續抓人,反抗的繼續反抗,他站在那裡幾秒鐘后突然大喝了一聲:「幹什麼,都給我住手。」

場面是很亂,不過季子強這一聲怒喝還是起到了作用,也許這是他平生最大的一次聲音,所有的人都靜止了,獃滯了,發矇了,幾百雙眼睛齊刷刷的注視著他,在一陣的平靜后,那個暴發戶走了過來,圍著他轉了一圈說:「你是幹什麼的,你幾吧比我聲音還大啊,想找打還是想帶拷子。」

季子強懶的理他,就對負責那人說:「誰給你抓人的權利,你把他們全放了。」這人是公安系統的,好像是一個治安科的什麼小頭目,他見過季子強,趕忙就上前說:「季縣長,你來了。」

季子強瞅了他一眼說:「先放人,看誰給他的權利抓人。」

這負責的人就訕訕的笑笑說:「季縣長,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我們隊長讓我們過來協助,說是哈縣長發過話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