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六十八章賣地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縣長,這事情要慎重埃」 戴局長也點頭聲援說:「是啊是啊,季縣長不知道,當年這事情鬧的大呢、連省人大都曾今過問過這個項目,我們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季子強也嘆口氣說:「我也知道這...

?所以小張也就是跟著後面慢慢的走,他不相信季子強會有更好的辦法來解決這個難題,徹底放棄,賤賣這塊土地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但前期縣上和市裡的那幾千萬資金誰來承擔,與其如此,還不如先放著,留給下任來解決。

那麼重新的開發,又顯然得不償失,誰來接手,接手以後又能做什麼,這都是困擾洋河先管濫問題了。

小張於是就想不通,季子強要幹什麼?

誰又能猜的到別人的想法呢?現在也許只有季子強知道自己想要幹什麼。

但小張也有個秘書職業特有的心理,似乎要摸清領導的最終意圖才好行事,所以他沒問什麼,而是拉開點距離,默默跟在後面,一邊走,一邊想著。

季子強轉了一會,就沒在繼續的轉下去了,轉身對小張說:「不看了,我們回政府去。」

小張有點驚訝,怎麼縣長又改變主意不去鄉下了,他張了張嘴,想問,但吐出來的話還是一句:「好的,我給下面通知一下。」

說完,小張就拿起手機,給下面幾個鄉掛了點話,說季縣長臨時有事,今天暫時不去了。

司機莫名其妙的,也不敢問,就調轉了車頭,送他們一路回到政府辦公樓下。

季子強和小張倆人一前一後下車並通過辦公樓大廳,踏上樓梯上了三樓。

季子強對秘書微笑一下,也沒說話,他們就各自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小張辦公室在季子強辦公室的旁邊,兩人雖說一個為縣長,一個為隨從,不過他們的「主僕」關係有很多二人規律。

他們很少在一起交流,更不隨便串門,季子強就算是找小張有事,也是電話,或者最琶趴諭潑藕耙簧,這或許跟城市人的生活習性和生活心理有關,不到萬不得已,誰都不想輕易的侵入對方的領地。

季子強回到辦公室,坐在他那雕花的真皮座椅上,沉思良久后,他拿起了內線電話,給小張撥了過去:「小張,你問一下城建局的呂局長和規劃局戴局長,看他們都忙不忙,要是不忙請他們過來一趟。」

小張在那面答應后,季子強就掛斷了電話,而在旁邊房間的秘書小張心裡就愈加的納悶,難道季縣長真的要啃「洋河工業園」那塊硬骨頭嗎?自己應該不應該提醒他一下,那個項目啟動容易,收尾難?

小張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沒有勇氣走過來給季子強指出其中的利害關係,按說,秘書是有責任給領導做必要的參謀,但小張毫無疑問的,他對季子強還是有太多的懼怕,他自問自己也比不上季子強的聰慧,所以他還是按季子強的指示,聯繫了兩位局長。

季子強在辦公室抽了半支煙的功夫,小張就過來敲門說:「季縣長,我已經都聯繫好了,呂局長和戴局長都可以馬上趕過來,請問,還有什麼指示?」

季子強要下頭說:「就這樣吧,他們來了你帶他們過來。」

點點頭,秘書悄無聲息的關上門,回到自己辦公室等待兩位局長去了。

季子強在回來的這段時間裡,一直都是若有所思,他時而站起來,在辦公室走上幾步,時而又坐回他那高背轉椅上,臉上的神態也是不斷的變換,凝重和思慮的表情異常明顯。

過了大概10多分鐘的樣子,規劃局戴局長先到了,小張領他進來后,就趕忙幫他泡上了茶水,戴局長就對季子強說:「季縣長,最近看你挺忙的,都沒敢過來打擾你。」

季子強也說:「本來今天也沒時間,要下鄉去檢查,後來我路過洋河工業園的時候,有了點想法,所以找你和老呂過來探討一下。」

戴局長心裡就有點緊張,他對這項目太熟悉了,過去為這項目攪的他頭疼,現在一看季子強又來箇舊話重提,戴局長那顆脆弱的心就揪到了嗓子眼上,可是他還不能表現出來,只能很專註的看著季子強,不斷的點頭配合著季子強說:「季縣長客氣了,有什麼指示只管說,哪用的著探討這兩個字。」

小張也是有點緊張的,他獃獃的看著季子強,連手中的水都忘了給戴局長遞過去,季子強一眼就看到了小張的傻樣,說:「小張,你不怕手燙嗎?」

小張這才恍然大悟,就感覺真的手很燙,連忙放在戴局長前面的茶几上,面紅耳赤的說:「戴局長請用茶。」

戴局長也很客氣的對他點頭示意感謝,不過戴局長沒有像往常那樣說出感謝的話,他現在根本顧不得對小張過於客氣,他需要好好的準備一下,以便一會用什麼方式,語言和借口來對付季子強異想天開的計劃。

這面剛聊上了兩句,就見呂局長風風火火的敲門走了進來,呂局長是有點胖的,進來就讓人感覺帶來了一股熱浪,他自己也是滿頭的汗水,呲著牙說:「這天氣,還讓不讓人活了。」

季子強就笑笑的對小張說:「先不要倒水,給呂局長拿條毛巾,把汗水擦下。」

呂局長想要客氣,但小張已經開門出去了,很快的小張就轉了回來,遞上了一條幹凈的白毛巾說:「呂局長,給你再打點水。」

呂局長忙說:「不用,不用,謝謝縣長,也謝謝小張啊,就這擦一下就可以了。」說完,呂局長就用毛巾把臉上,頭上,脖子上的汗水擦了一圈,這才長出一口氣說:「我就怕熱天。」

季子強和戴局長就拿他那一身肉又開了兩句玩笑。

等呂局長坐定以後,季子強放下手中的茶杯說:「小張也不用走,做個記錄,到時候可能還要寫材料。」他看小張也在沙發旁邊坐定后又說:「今天請兩位局長來,就是想探討下這洋河工業園的問題,不知道你們二位有什麼想法。」

這兩個人能有什麼想法,要有想法也等不到今天了,呂局長是剛來,屁股還沒坐熱,一聽這話,也是心裡一陣的悸動,有點驚詫的看看季子強說:「縣長,這事情要慎重埃」

戴局長也點頭聲援說:「是啊是啊,季縣長不知道,當年這事情鬧的大呢、連省人大都曾今過問過這個項目,我們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季子強也嘆口氣說:「我也知道這事情很難纏,但長此以往下去,也總不是個辦法,今天路過那裡,我看旁邊都已經有建築在施工了,最後就剩下那一塊,不管從城區環境,還是城市規劃上看,都成了一個腫瘤。」

呂局長就「咳,咳」的咳了兩聲說:「縣長啊,這確實看起來不大好,但不是沒有辦法嗎,現在縣上的領導都在刻意的迴避這個問題,我們在舊事重提,怕不好收常」

季子強可以理解他們的心態,誰都怕這事情爛自己手上,好好的拖下去,混一天算一天,攬這破事做什麼。

不過,季子強和他們的想法不一樣,他是決心要捅一捅這個馬蜂窩了,他就說:「也不是全無辦法,就看我們想不想動。」

呂局長和戴局長都詫異不已的看著季子強,心裡想,難道季縣長有辦法解決這問題?

戴局長就憂心忡忡的問了一句:「季縣長,那你是怎麼想的?」

季子強鄭重其事的說了一句:「賣掉。」

不要看季子強臉色凝重,說的嚴嚴肅肅,認認真真的,但呂局長和戴局長都實在是忍不住的想笑了,大熱天的,你季縣長有病啊,把我們急急忙忙的叫來,想了這樣一個好主意出來,要是賣的掉,那還用你說啊,過去洋河來個稍微有點錢的老闆,不管他到底有多錢,哪怕就是個炒核桃賣的主戶,縣上都會把人家拉到「洋河工業園」去看看,希望人家突然頭髮暈,犯點病,稀里糊塗的買上工業園裡面一幢爛尾樓去,但最後實在是沒有人犯病,縣上也就逐漸的清醒了,知道這玩意就是個爛貨,已經砸在手上了。

現在季縣長倒好,想了很久才想出這麼個辦法來,實在是有點……

呂局長就笑了,說到:「季縣長,不是我打破嘴啊,這個辦法縣上試過多次了,你來的晚,不知道,真不管用的。」

季子強就嘿嘿的笑著說:「我也聽說縣上過去做過的工作,但還是想試一下,我們這次可以把聲勢搞大一點,市裡,省上的媒體都可以做做廣告,我就不相信引不來人。」

戴局長連忙說:「縣長啊,這事情還是從長計議吧,根本通不過,過去我們也想在媒體上招商,但最後都讓縣上找借口卡住了。」

季子強就不明白了,問:「為什麼啊,這能化多錢?」

戴局長曖昧的笑笑說:「不是錢的問題,這項目涉及到一些關鍵人物,現在都不想讓它引人注目。」

季子強就搖頭說:「那也不能爛在我們手上啊,這樣,你們聽我的,先做一個招商規劃和媒體宣傳的預案出來,要快,就這一兩天,做好了我來做上面領導的工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