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六十七章對策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是沒有一個恰到好處的方案。一點都不錯,事情果然如葉眉想象的一樣,在這次自己和韋俊海激烈碰撞后,整個柳林市的官場都開始有了傳聞,許許多多的人都開始冷眼旁觀,他們猜測著局勢的發展,也等待著韋俊海所代表的華...

?因為他的資格,他的水平,他的關係,都可以在柳林市有了空位置的時候,獲得一次機遇。

這想法不可謂不歹毒。

葉眉冷冷一笑,哼,你想的好,你也太小看我葉眉了,這個陷阱既然我看出來了,我還會跳進去嗎?

少時,葉眉的眉頭喲緊皺起來,自己看出了這個陷阱,但自己看出了又怎麼樣,不跳進去只怕也不成,葉眉又遇上了一個新的問題。

就算可以躲避韋俊海這個陷阱,可是日常工作怎麼躲避?

韋俊海在自己沒有落入陷阱前,他會一直的挑釁,他會一直的攻擊,而自己的忍氣吞聲會讓自己失去很多威信,失去很多人氣,這同樣不是一個自己想要的有利局面。

省委的摸底調查工作也快要開始了,在人氣上自己如果大受損失,會不會形成很多敏感政客們的倒戈,本來自己在柳林市就人脈單薄,自己壓不住韋俊海,再讓韋俊海這樣鬧騰下去,也是一件同樣危險的事情。

葉眉那剛剛好轉的一點心情,現在又蕩然無存了,她有點氣餒的在辦公室沉默了很長時間,但最終還是沒有一個恰到好處的方案。一點都不錯,事情果然如葉眉想象的一樣,在這次自己和韋俊海激烈碰撞后,整個柳林市的官場都開始有了傳聞,許許多多的人都開始冷眼旁觀,他們猜測著局勢的發展,也等待著韋俊海所代表的華派集團和葉眉的更大對決,他們身在柳林官場,局面的發展和走向,對他們來說異常關鍵,他們的未來和前途,都會在這一場場的廝殺中起伏不定。

這樣的傳聞也當然的傳到了洋河縣,身在其中,具有利害關係的哈縣長,季子強,包括吳書記,都開始極度的關注起來,也都在積極的研判後期的走勢,這場爭鬥已不可避免,除非葉眉可以忍耐,但她忍的住嗎?韋俊海是不會給她機會?

季子強在聽到傳聞后,也感到了壓力,他就給葉眉去了個電話:「葉市長,聽說最近市裡情況複雜了。」

葉眉毫不隱諱的說:「是啊,看來很多人都有點忍耐不住了。」

季子強憂心忡忡的說:「那麼,葉市長有什麼應對之策呢?」

葉眉在那面緩慢的說:「我還沒想好,你呢?對這件事情怎麼看?」

季子強沉吟片刻說:「我的愚見是,就目前形勢看,葉市長不應該開戰,而是要想辦法穩定住局面,以度過剩下不多的幾個月時間。」

葉眉在那面喝了一口水,季子強可以清晰的聽到葉眉喉嚨中咽下水的咕嚕聲。

喝過水,葉眉讚賞的說:「子強,你成熟了很多,不錯,現在我是力求穩定最為有利,但樹欲靜而風不止,對韋俊海來說,他目前的首要任務就是讓我無法忍耐他的放肆。」

這點,季子強也已經看出來了,他就說:「那麼葉市長既然知道他的企圖,自然就不會讓他得逞了。」

「這也未必,子強啊,如果我一直忍耐,一直退讓,後果你應該也知道。」葉眉一針見血的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季子強當然也知道那會是一個什麼後果,但現在的問題是兩害相權,取其輕,忍耐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季子強就說:「市長,你有什麼辦法讓他停止挑釁,老老實實嗎?」

葉眉估計是想了一會,才從話筒中傳來她略帶疲憊的聲音:「暫時還沒有什麼好的辦法,既要讓他閉嘴,還不能挑起局面的混亂,這有點難度。」

季子強也一時無言以對,像韋俊海這樣的老狐狸,對付起來確實很難,因為他有閱歷,有經驗,也有勢力,也有膽略,他看的懂你所有的套路,也知道怎麼防禦和進攻。

沉默了一小會,葉眉就寬慰的笑笑說:「你也不要瞎想了,好好乾你的工作,洋河縣的形勢看起來也不容樂觀,你也要萬事小心,步步留意。」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再見了。」季子強悶悶不樂的掛上電話。

在對事態有了更多的了解以後,季子強明白自己和葉眉都將接受一場大的挑戰,似乎這件事情和季子強一點關係都沒有,但現在官場這種「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和「樹倒猢猻散」的現狀,已經不可能單獨的讓季子強置身事外了。

有時候,人的命運很微妙,假如葉眉可以留在柳林市,假如葉眉還可以再上一層樓,那麼季子強的前途就會充滿了光明和絢麗,或者,一顆政治新星就會在洋河縣冉冉升起。

再假如,葉眉下台,或調離柳林市,那麼季子強的結果也是可以想象,他會很快的被柳林市政治邊緣化,不要說有什麼未來,能不能保住現有的位置都難說。

季子強沒有聽葉眉的勸告,他沒有停止自己的瞎想,他就算是遠離葉眉,有點鞭長莫及,但他依然在思考,他不能就這樣和葉眉一道,被韋俊海擠下懸崖。

想歸想,季子強手上的工作還很多,夏糧收購已經接近完成,他一會還要跑幾個地方,去檢查和督促一下,特別是在這個期間各鄉的一些要徵收提留,統籌款,這也是重中之重,不管是對鄉鎮工作的考評,還是對分管的副縣長來說,能不能完成這一工作,完成的好壞,對他們都很關鍵。

季子強站起來,伸個懶腰,他就不再去想剛才和葉眉電話里說的事情了,他給秘書小張打了個電話,對他說:「小張,辦公室的車要了嗎?我們現在就下鄉。」

小張在電話里說:「季縣長,都安排好了,車已經在履。」

「奧,那就好,我馬上下去;。」放下電話,季子強帶上隨身必備的公文包,關上辦公室的門,走下了辦公樓,天氣還是很熱的,一出辦公室,季子強就感覺一股子熱浪迎面而來,他鄒了鄒眉頭,快步下樓去了。

上車以後,感覺涼爽了很多,雖然就是個破桑塔納,但空調還湊合,司機老王早就提前打開了空調,車裡溫度和外面的反差就很大。

季子強坐車有自己的習慣,他喜歡坐在後面,前面小張轉頭問道:「縣長,今天的行程計劃你有沒有需要調整的,仍然按預定的鄉鎮順序走嗎?」

季子強點下頭,有點心不在焉的說:「嗯,你安排就是了。」

小張和司機小聲說了句什麼,車子就輕緩的移動了。

很快的,桑塔納就離開了縣城,到了郊區的公路上,季子強從車窗向外看著,透藍的天空,懸著火球般的太陽,瓦藍瓦藍的天空沒有一絲雲彩,火熱的太陽炙烤著大地,河裡的水燙手,地里的土冒煙。

一陣南風刮來,從地上捲起一股熱浪,火燒火燎地使人感到窒息。雜草抵不住太陽的曝晒,葉子都捲成細條了。

每當午後,人們總是特別感到容易疲倦,就像剛睡醒似的,昏昏沉沉不想動彈。連林子里的鳥,也都張著嘴巴歇在樹上,懶得再飛出去覓食了。

季子強坐在車裡還好點,但也有點憋悶,他抬眼懶散的看著外面,那郊區七零八落的建築一一從眼前晃過,季子強就在想,什麼時候洋河縣可以變得和柳林市一樣漂亮啊,在夏糧收購結束以後,自己的工作重點是應該轉到城建上來了。

這個時候,他就看到了路邊的一個體量較大的建築群,季子強記起來了,這是當年韋副市長在洋河搞的那個「洋河工業園」的半拉子工程,最近季子強也大概的想過幾套解決方案,但一直也沒有經過論證和詳細研究,都還算不上很成熟,不過季子強是下定決心,要在自己手上把這個爛尾工程解決掉。

在這樣想的時候,季子強突然心裡一動,一個想法萌生出來,他抬手拍拍司機的肩膀說:「在這停一下,嗯,靠邊,就洋河工業園門口停。」

司機就鬆開了油門,讓車滑行到了路邊,穩穩的停在了破爛不堪的洋河工業園門口,季子強打開車門,走了下去,秘書小張不知道季子強要做什麼,趕忙下車,還是晚了一步,季子強已經自己打開車門站在外面了。

季子強眯起眼,躲閃著刺目的陽光,對小張說:「我進去看看。」說完也不等小張回話,自己走進了洋河工業園院內,這裡已經很久沒有人管理了,殘垣斷壁,雜草叢生,院子里還有附近住戶堆積的垃圾,速食麵袋子,殘破的紙片散亂的滿地都是。

季子強踮起腳跟,挑乾淨一點的地面慢慢的走著,看著,沉思著,小張也跟在他的身後,知道季子強是為這個爛尾工程在操心,不過到現在為止,小張是對這工程不報什麼想法的。

他是老洋河人了,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這個爛尾工程都是縣上議論和關注的焦點,但物轉星移,隨著人們一次次的嘗試,一次次的失敗,一次次希望的破滅,逐漸的,不管是群眾,還是縣上的領導們,都開始淡化和迴避提起這個工程了,到今年,縣上在工作規劃中,連提都沒提一句「洋河工業園」這五個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