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六十六章陰險用心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候,自己也是華書記勢力派別的一種體現。 葉眉現在沒有猜出韋俊海的心思,她準備繼續用自己的強硬來壓制和打擊韋俊海,她就說:「韋市長,以你的看法,我是對你分管的事情不能督促和發言了。」 韋...

?哈哈哈,真噁心,也不知道枕頭乾淨不幹凈。

早上醒來,季子強又美美的回味了一下昨夜的夢境,想想自己都感覺好笑,自己和華悅蓮是什麼關係啊,就是認識而已,怎麼就會夢到她了呢?這真有點不可思議。

趕快洗漱一下,就下樓到飯堂吃了早點,回來在走廊上,季子強見到了方菲,他就很客氣的向方菲打個招呼,方菲臉上有點不大自然,笑笑,也沒說話,就從季子強旁邊走過了。

季子強發現這方菲今天怎麼神情有點不對,在一想,就想起了葉眉上次的電話,自己和方菲的傳言也不知道傳的怎麼樣了,自己是肯定聽不到的,誰有那麼傻啊,會來給自己講述。

但或者方菲是聽到點什麼了,不然她怎麼會有那樣的表情。

不過最近季子強也想通了這個問題,傳言應該沒有影響到季子強的心態,人生在世,總要有這樣那樣的流言蜚語。上帝給予人類一張嘴,除了吃飯,還賦予人類說話的能力,是以,旁人背後的言論是誰也阻擋不了的,俗話說,人前三分笑,背後一把刀,流言就如從背後而來的飛箭流矢讓人防不勝防。

但自己和方菲,一個未婚,一個未嫁,不要說別人沒有什麼真憑實據,就算有,那有如何,還能把自己怎麼得,他們不過是好奇,過個嘴癮罷了。

就在季子強走進辦公室,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在柳林市政府的會議室里,葉眉和常務副市長韋俊海冷冷的對視著,會議室的其他幾個副市長和相關部局的領導,都有點詫異和為難,他們眼看著市政府的兩位老大對壘,卻不知該幫誰。

事情本來不大,在韋俊海分管的招商局最近出了點問題,還長時間沒有什麼動靜了,而招商局的費用開支卻超過了年初的預算,葉眉作為一個主管全市的第一政府領導,自然是要過問和督促一下。

但沒說幾句,韋俊海就有點不大高興的,在言辭中捎帶這不滿,說:「葉市長,招商局本來就是因為費用緊張才出不了成績,現在還要糾纏在費用問題上,那這工作就沒辦法在搞了。」

葉眉聽出了韋俊海的不滿,就說:「韋市長,不要把很多事情牽強的聯繫在一起,費用方面,招商局一直都沒虧過他們,但他們的工作,還是有很多敷衍,有客商都反映到我這了,說他們工作不夠細緻,很多東西一問三不知,這難道和費用有關係嗎?」

韋俊海面無表情的說:「他們是公職人員,不是萬事通。」

這就明顯的具有抬杠的味道了,葉眉脾氣再好,也不能讓他在大庭廣眾之下蔑視自己的權威了,兩人就唇槍舌戰起來。

葉眉在最近也很窩火,韋俊海不是單獨的出現這一次對自己的挑戰了,近期兩人碰撞頻繁,葉眉也明白,這個下半年對自己,對華書記,包括對韋俊海都很關鍵,換屆工作成了每一個要害部門領導的關心重點。

而韋俊海在這個時候跳出來不斷的和自己發難,未必不是故意,這樣的苗頭自己是一定要把他打壓下去。

韋俊海的內心也確是如此,他最擔心的就是葉眉繼續擔華市長,葉眉不挪窩,自己就永遠只能是個副的,但從目前省,市的各種傳聞和很多跡象表明,葉眉是極有可能再挽一庄,繼續做一屆市長的,這對韋俊海就是最為痛苦的一件事情,論資格,論水品,自己是一點都不比葉眉差,自己要是在原地踏上幾年,後果實難預料。

本來韋俊海是希望藉助華書記一舉推翻葉眉的,可是近期也沒見華書記有什麼大的動作出來,柳林市很有點和諧穩定的味道,雖然和諧就是平衡,和諧才能謀發展,雖說這種格局是地方權力架構上最好的結構!

但這種權力架構相互牽制的和諧無疑限制了韋俊海的未來,華書記和葉眉無疑都會在這中和諧和平衡中獲得最大的利益。

他們會心想事成的繼續佔有著這兩個位置,而且自己呢?誰來考慮自己?

他不甘心繼續這樣唯唯諾諾的等待,自己一直恪守著底線,對許多事情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是在等待時機。現在韋俊海只能制定自己的一套戰略思想,一套完整的戰術組合,更多的後續手段來打破柳林市這一和諧,把華書記也拖入到這場角力中來,燃起戰火,以達到讓葉眉和華書記矛盾最大化,讓葉眉離開柳林市為最終目的。

抱著這個想法,韋俊海就在最近不斷的和葉眉發生著摩擦,他相信,葉眉會有忍不住的時候,他更相信,只要他和葉眉有了激烈的衝突,勢必會把華書記也拉下水來,因為自己是華書記的鐵杆,因為在很多時候,自己也是華書記勢力派別的一種體現。

葉眉現在沒有猜出韋俊海的心思,她準備繼續用自己的強硬來壓制和打擊韋俊海,她就說:「韋市長,以你的看法,我是對你分管的事情不能督促和發言了。」

韋俊海淡然的笑笑說:「這話我可沒說過,但我也有權利做出申辯和解釋,對不對,葉市長,除非我不管這方面的工作,管一天,我就有必要說一些話。」

葉眉就冷冷一笑說:「這樣說來,我們是有必要重新考慮一下彼此的分工了。」

葉眉拿出了自己的殺手,我既然不能透過你韋俊海去管理下面的部局,那我就讓你交出他們,給一個能讓我插手的副市長管理。

這樣的威脅對葉眉來說,她是很少運用的,因為她一直都是以寬厚,隨和著稱,那麼現在她這話一出,整個會議室的氣氛就馬上有了變化,許多剛才一直左右為難的人都睜大了眼睛,各自打起了算盤,在他們的心裡,柳林市的權利配置也許馬上就會發生一些微妙的變化。

韋俊海心裡就笑了,要的就是你葉眉把事情搞大,在你準備剝奪我權利的同時,華書記以及整個華派勢力難道能聽之任之,無動於衷嗎?呵呵,那麼這趟水就會渾起來,戰鬥也會隨之展開。

韋俊海無所畏忌的看看葉眉,說道:「葉市長,毛偉人就曾今說過,流水不腐,戶樞不堵,或者那樣對以後的工作會有好處。」

葉眉也就接上話說:「沒想到韋市長如此豁達,好謝謝你對我工作的支持,今天就先開到這裡吧,韋市長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

韋俊海笑笑說:「支持市長工作是應該的,呵呵,我沒什麼問題了。」

葉眉不等其他人站起來,就先離開了會議室,一路上,她強壓住心中的憤怒,還要和樓道里相遇的人點頭微笑,這樣讓她壓抑的心,更為難受。

回到辦公室,葉眉沒有坐下,她雙手交差胸前,有點憤恨的在辦公室來回的度步,她幾乎已經決定,自己不能在做忍讓,那將會在今年不多的一段時間裡,嚴重的影響到自己的威望,對下一步的角逐,帶來難以估量的威脅。

主意拿定,葉眉反倒感覺心情好了許多,氣也順暢了,她就收住了腳步,緩緩的坐了下來,冷笑一聲,自言自語的說:你韋俊海真是不識時務,連華書記最近一段時間都偃旗息鼓了,你鬧騰什麼?

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葉眉確實倏然一驚,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剛才韋俊海在自己說出那嚴厲的威脅以後,他臉上閃現出莫測高深,韻味悠長的表情,雖然那表情猶如白駒過隙,是很短暫的,但葉眉那時候還是捕捉到了。

葉眉回味著當時的情景,她心中的疑惑和緊張也愈加濃烈,韋俊海不怕自己的威脅?他為什麼不怕?

這個問題讓葉眉很快的平靜了下來,「每臨大事有靜氣」,這也是葉眉走到今天這個地位的關鍵所在,多年的宦海征途,讓原本單純的葉眉早就脫胎換骨,每每在她人生中重大的事變時,她都可以不慌張,處變不驚,保持心理的鎮靜,心靜如水,沉著應對。

她端起了茶杯,自己到上水,緊鎖著眉頭,慢慢的喝了兩口水,細細的分析起韋俊海的心態,設身處地的為韋俊海想一想,他這樣激怒自己,會給他帶來什麼好處?

這個世界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韋俊海不是笨蛋,相反,他具有超過常人的精密思維,也有老道圓滑的宦海經驗,他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所謂何來?

很久,幾乎用了很長時間,葉眉逐漸的探索到了韋俊海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葉眉開始笑了,就像是一個學生,破解了一道本來很難的奧數題,這確實值得高興一下。

看來韋俊海是想攪局,讓柳林市在一次風起雲湧,在自己和華書記力拚對斗的時候,他卻可以獲得最大的利益,不管是華書記離開柳林市,還是自己離開柳林市,最終他韋俊海都可以得到實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