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六十五章一起吃飯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來,腦中頓覺一陣清爽。 抬眼向池塘中望去,近觀之下的這裡更是迷人。荷塘中泛起一層薄薄的青霧,一支支綠荷如浴后的美人在水霧裡翩躚起舞,又如一襲輕紗的女子在呼喚自己的夫家。 那些蔥綠的荷葉...

?服務生馬上說:「先生,對不起,我們這最多只能做到十成熟的」。

十成熟的也行,反正吃飯不能吃不熟的,否則吃壞了肚子怎麼幹革命工作。當時是沒覺得什麼,後來對西餐接觸多了一點,季子強才真正的為那是要十二分的牛排很汗顏了一陣,再後來閑暇之餘,於機會的時候,季子強也裝模作樣地跟人一起去喝咖啡。

有次陪一個美女去,那是一個淑女型的,說話和聲細語,有點「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的感覺。

服務生讓他們點餐,她點「榛果拿鐵」。

服務生沒聽清,季子強就大聲重複「榛果打鐵」。

說完,季子強仔細一想不對,「打鐵」都是打鐵爐那邊才幹的活,西餐廳怎麼也有「打鐵」的事。

後來看看點餐的單子才知道,是「拿鐵」,不是「打鐵」。

每人一小杯「拿鐵」咖啡端上來,碗下面還放個小勺子,他知道小勺子是用來均勻攪拌咖啡的,不是用來喝咖啡的,就順手拿起勺子在杯子里攪拌,順便把杯子上面的沫子撇了撇,西餐廳里的廚師就是「懶」,咖啡上面恁些沫子就不知道撇掉,他剛撇了幾勺,旁邊的美女就說那是牛奶,可以喝滴!

季子強就有一次的汗顏了,為啥不早說啊?要知道那是牛奶了,說啥也捨得撇掉了,在家燉排骨時,還專門撇撇沫子,已經習慣了這個動作,看來無論從形式還是到內容,中西餐就是有別。

說到底,對季子強來講,吃完牛排后,還是想再去吃碗燴面,放點辣椒,添點醋,抿口二鍋頭,那才叫爽!

今天的就餐的過程中,季子強已經能夠恰到好處的表現出自己的紳士風度,他迎合著華悅蓮的話題聊著,但顧忌到環境和氣氛,他的聲音是醇厚又小聲的,他不希望把今天這樣的浪漫氣氛破壞殆荊

華悅蓮也完全的在這浪漫優雅的氛圍中陶醉了,她吃的很慢,話不多,但卻決不會造成冷場的局面,每每在季子強吃上幾口的時候,她都會找出一個合適的話頭,讓季子強說,她專註又熱誠的聽,看起來,她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就這樣,痴痴的看著季子強,欣賞著他的笑容,傾聽著他的述說。

看起來,暗戀也會成癮,默默的把季子強放在心裡,不打破那份神秘的寧靜,就象每個人心裡都珍藏著一幅畫面,誰也不知道畫里有著怎麼樣的景色,除了自己。

吃完了飯,天色已暗,華悅蓮就提議一起走走,季子強沒有做作的刻意去推辭,今天這祥和,浪漫也感染了他,季子強突然的發現,自己和華悅蓮在一起的時候,沒有一點點壓力,完全像是一對老朋友的相聚,而心中,更沒有一點點的心理障礙,這不同於自己和葉眉,方菲,甚至也不同於安子若,這完全是一种放松。

在華悅蓮那帶點虔誠的眼光中,季子強有了一份驕傲和自信,這個時候,他什麼都不再想,就是說自己想說的話,也不管自己說的是否正確,是否有點牽強,也總是可以獲得華悅蓮崇拜的點頭和理解。

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好。

兩人在昏黃的路燈下漫步著,小城本來也就不大,走不了多遠,他們就走到了城郊的一個池塘邊,迎來一股細微的清風夾雜著淡淡的荷香撲鼻而來,腦中頓覺一陣清爽。

抬眼向池塘中望去,近觀之下的這裡更是迷人。荷塘中泛起一層薄薄的青霧,一支支綠荷如浴后的美人在水霧裡翩躚起舞,又如一襲輕紗的女子在呼喚自己的夫家。

那些蔥綠的荷葉,如同少女美麗的面頰,彼此間緊緊依偎在一起,像一個個披著輕沙在湖上沐浴的仙女,含笑佇立,嬌羞欲語;嫩蕊凝珠,盈盈欲滴,清香陣陣,沁人心脾。

季子強面對這樣的美景,心胸一陣舒暢,空中清碧到如一片海,略有些浮雲,月亮注下寒冷的光波來,照亮了季子強前面的水面,水面是一層沁涼的月光,團團的圓月在水上沉浮,時而被微微在動蕩的水波弄成橢圓形……。

華悅蓮也被這樣美麗的夜色感染了,她幾乎就像挽起季子強的胳膊,對於季子強在自己人生旅途的突然出現,就像冬日裡突射進華悅蓮眼睛里的一條光線,沒有任何徵兆,卻輕易的叩開了華悅蓮那心裡那扇禁閉的門,他不比今夜委婉月光來的柔美,他刺中的不但是華悅蓮的眼,還有她的心。

她有點恨起了季子強身上那種無法抗拒的魅力,她也恨自己在季子強面前的膽小,不過,聰明的華悅蓮還是很快就想到了一個辦法,她嬌呼一聲,身體就有點傾斜:「哎呀。」

季子強趕忙扶她一把說:「天黑,路滑,走慢點。」

華悅蓮在黑夜裡狡默的眨眨眼,心裡暗笑,嘴上說道:「過去我很怕走夜路,你怕嗎?」

季子強就在夜色里露出了潔白的牙齒,笑笑說:「你這警察當的,真是,我還指望你保護我呢,說了半天,你比我還膽小埃」

華悅蓮就有點撒嬌的說:「人家是女孩嗎。」

這樣說著話,她的放開膽子,用自己的手挽住了季子強的胳膊,一切都是如此自然。

季子強也心裡一盪,他沒有辦法在這樣美麗的月色中摔開華悅蓮的手,同時,他似乎也不想那樣做,聞著身邊華悅蓮那幽幽的暗香,感受著華悅蓮小手的溫暖,季子強有點暈暈然了。

他沒有說話,他們靠在一起繼續的漫步。

華悅蓮就問:「為什麼今晚的夜空如此明亮?」

季子強就告訴她:「因為今晚的月亮很大。」

華悅蓮又問:「為什麼今夜的月亮很大?」

季子強就說:「因為今晚有你。」

靠!!!這兩人太智殘了,說的都是常人聽不懂的水湯呱唧的話。

其實,也說不上他們腦殘,因為兩人都有點心不在焉,月亮只不過是他們一個話題罷了,他們的心思根本不再這裡,特別是季子強,他就算現在對華悅蓮只有欣賞,沒有多少感情和愛意,但華悅蓮那單薄上衣里的柔軟,還是給季子強帶來了極大的衝擊。

他真切的感受著,而華悅蓮的體溫,也通過靠近他胳膊的胸膛,迅速傳遞給了季子強,季子強開始有了反應,眼光也開始迷離起來。

季子強就有了一點惶恐,他怕,怕自己忘乎所以,更怕自己難以抗拒,他就說:「我送你回去吧?」

「為什麼不多走一會?」華悅蓮眨著眼睛問。

「外面還是熱,我都大汗淋漓,呵呵。」季子強很牽強的說,原本今天還算涼爽。

華悅蓮就扭過臉來,深深的看了一眼季子強,她是一個很溫馴,很乖巧的女孩,她沒有辦法去抗拒自己心儀男子的任何提議,她就說:「那,謝謝你今天請我,還陪我散步,走吧,我們回去。」

季子強幾乎有點後悔剛才的決定,但事已至此,他就說:「不客氣,我先送你回去。」

他們轉身往回走,快到城區的時候,華悅蓮才放開了挽著季子強胳膊的手,帶點羞澀的說:「以後我還可以找你嗎?」

季子強沉吟片刻,他看到了華悅蓮那緊張和急切的目光,他就心裡嘆息一聲,說道:「可以啊,就是我有時候很忙,怕沒有時間陪你。」

華悅蓮說:「謝謝你,我不會影響到你工作。」

季子強笑笑再沒有說什麼,華悅蓮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們就默不作聲的一直到華悅蓮住的地方,在小區門口,季子強停住腳步,這才說:「好了,你快回去吧,小心家裡審問你這麼晚才回去。」

華悅蓮搖下頭說:「放心吧,都什麼時代了,沒人會問。」

季子強點點頭說:「那就好,祝你晚安。」

華悅蓮深情的看著季子強,她真想邀請他進去坐坐,但女孩自尊,矜持,害羞的本質是不可能讓她說出這話。

她就款款的說:「再次表示感謝。」

兩人微笑著,招招手,各自離開。

彎月細如鉤,整個小城像是忙碌了一天睡去一般,恢復了自然的寧靜,寂寥的天空布滿閃爍的群星,像是無邊黑幕上鑲嵌了無數只亮晶晶的眼睛,正注視著在黑暗中遊動的人們,那活動著的軀體,那已靜止的思維,而它們,是這黑夜裡一切事情發生最有力的見證。

這個夜裡,季子強很奇怪的做了一個夢,他夢到了自己和華悅蓮手牽著手漂浮的雲海間,兩人在雲海中時隱時現,似真似幻,奇妙縹緲的仙境般的美。

雲海中的景物往往若隱若現,模模糊糊,虛虛實實,捉摸不定,夢裡的季子強有了幽邃、神秘、玄妙之感,那一片煙水迷離之景,是詩情,是畫意,是含而不露的含蓄之美。

再後來,季子強好像和華悅蓮想吻了,到底是誰先吻的誰,已經不大清楚,但接吻確實一定的,不然為什麼在季子強第二天醒來的時候,那枕頭上會有很多斑斑片片的哈喇子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