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六十四章華悅蓮的心思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的胡思亂想,這也更堅定了華悅蓮的信心,覺得是不是該由自己先表白呢?也許他是個羞澀的人。 華悅蓮就說:「不如這樣把季縣長,你把這獎金收下,然後下午請我吃頓好的,怎麼樣?」 奧,這到出...

?季子強一愣,還有自己的?而且還讓華悅蓮來送?看來這郭局長還在想著給自己拉郎配呢,專門製造個機會讓華悅蓮來自己這裡。

他想了下說:「華悅蓮同志,這個獎金我是不能收的,你們局領導的好意我是心領了,你還是把它帶回去,給一線的同志吧。」

華悅蓮扭過頭來,很認真的看了一眼季子強,看的出來,他不是做作,他的臉上沒有自己見慣的虛假和客套的表情。

華悅蓮遲疑了一下,也很鄭重的說:「季縣長,這獎金是局黨組定的,臨走的時候,郭局還專門的給我強調說,這是給我下達的作戰任務,季縣長如果不收下,我就不能離開縣長的辦公室。」

季子強現在知道郭局長派她來的威力了,看來這錢自己還真的收下,他哈哈哈的一陣充滿磁性的爽朗大笑,然後說:「郭局是不是還說,你要完不成任務,把你那獎金也要扣掉。」

華悅蓮「呀」了一聲說:「是啊,這你都知道啊,你要不收,我至少一件時裝是肯定沒了。」

季子強在繼續的笑著開玩笑說:「要不你把這錢帶回去,我給你買件時裝。」

季子強也是一時高興,直到說完這話,才感覺有點不妥,這話很容易讓別人產生誤會的,他臉上也就有了一點不大好意思,訕訕的補充說:「我把扣你的獎金給你補上。」

華悅蓮更是有了一陣的羞澀,她也知道這事季子強在開玩笑的話,也看出了季子強此刻的尷尬,但還是抑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亂想,這也更堅定了華悅蓮的信心,覺得是不是該由自己先表白呢?也許他是個羞澀的人。

華悅蓮就說:「不如這樣把季縣長,你把這獎金收下,然後下午請我吃頓好的,怎麼樣?」

奧,這到出乎季子強之預料,他看看面前這張精美絕倫的臉,心裡就有了點激蕩,少頃,他笑笑說:「吃好的啊,你也不怕長胖?」

華悅蓮就嫵媚的一笑說:「我是寧可胖的精緻,也不要瘦的雷同。」

季子強搖搖頭說:「年輕人啊,怎麼想法和我們老年人差異這樣大呢?」

華悅蓮說:「你也算老年人?那我就是老……」

說到這裡,她臉一紅,就轉過話題說:「季縣長不會是不想請客吧?」

季子強估計今天下午也沒有什麼應酬,就答應了,說:「行,那晚上就請你好好吃一頓。」

華悅蓮的心裡是那樣的歡愉,認識季子強,是一個偶然,但是這也可能是一個必然,無數個偶然成就一個必然,這或是佛家所說的「宿命」。

有些人或有些事總歸會出現在彼此的生命里,在他們不經意的時候,毫無準備的時候,等候在他們生命的某個路口,遠遠的眼神,會心的一笑,皆如前生一樣回首,一樣的婉爾,一樣的怦然心動。

就像大多數來來往往的故事,這其中的細節乏善可陳,但是對於華悅蓮而言,卻是無比奇妙。

「好,一言為定,那下午六點半,在亞泰來西餐店見。」華悅蓮緊追不放的強調,這應該是自己和季子強的初次約會,當然是要講點氣氛,找個環境好點的地方,又不是學生談戀愛,難道還去肯德基不成?

季子強詫異的問:「我們洋河縣還有西餐店?我怎麼不知道。」

「官僚了吧,新開了,我也沒去過,就想著讓人請呢,嘻嘻。」

季子強是推不掉了,因為他看到了華悅蓮不知何時,臉上飛起兩朵紅霞,如玫瑰花瓣般鮮艷嬌嫩的臉蛋上,泛起一片桃花紅。

他就只好答應了,兩人就約好了時間,華悅蓮留下那個信封,懷著莫名的激動,離開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這個時候,季子強是沒有什麼想入非非的,不錯,他喜歡欣賞美女,何況是這樣一個有緣分的美女,似乎這更能夠激發季子強多情的本性,但這只是個表面現象,在季子強內心深處,他還有一個對安子若的幻想,這個幻想足以抵消很多其他的渴望,他還沒能夠真實的分辨出自己對安子若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

他拿出了手機,給安子若發過去一條簡訊:你忙嗎?子若,我這會閑了點,就想到了你。

很快那面就傳來了安子若的回信:不忙,快下班了,你都還好嗎?謝謝你還記得我。

季子強苦笑一下,就回復道:我怎麼能夠忘記你。

過了一會,安子若回到:那我去看望你好嗎?

季子強猶豫了,他痴痴的看著手機,良久才回道:我害怕,害怕會傷害到你,讓我在整理一下自己的感情,也許很快。

是啊,季子強真的無法肯定自己是不是能夠敞開心扉的接納安子若,這不是單純的接受安子若一個人的問題,還必須坦然的面對安子若的過去,面對自己最難以接受的那段歷史,在很多時候,自己對安子若的思念和回憶都只是停留在那天真無邪,兩情相悅,卿卿我我的初戀時光。

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季子強很長時間,他嘗試過多種可能,但最後還是無法確定下來。

他點上一支香煙,看著眼前裊裊升騰的那縷藍色煙霧,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下班以後,季子強換上一件乾淨的襯衫,離開政府,到華悅蓮說的那個西餐店去了,這個店看起來真是最近剛開的,它的裝修很新意,也很曖昧,音樂在舒緩的流淌,情調相當的獨特,進來就有一種讓季子強久違的談情說愛的心情和氛圍。

進進出出的大都是青年男女,勾肩搭背,卿卿我我,季子強呲了呲牙,自言自語的說:惱火,這情況有點不適應了。

他真要找個位置先坐下來,就見門外走進了華悅蓮,現在華悅蓮不再是一身的警服,她已經換成了一套白色的連衣裙,領口寬鬆,頎長的脖子像一隻美麗的白天鵝,下擺到腿彎處,露出一段修長的美腿,把她的身材襯托得更加美好。

在熙熙攘攘的西餐店裡,她又象一枝傲雪的寒梅,佇立在幽靜的山谷中,恬靜優雅的徑自綻放,無論身周左右有多少人注視著她,華悅蓮都象獨自置身在空無一人的原野中一樣,眼角眉梢,無不洋溢著自由浪漫的氣息。

他們都看到了對方,華悅蓮輕移腳步,來到了季子強的身邊說:「讓你等了很久嗎?」

季子強搖搖頭,他沒有收回自己欣賞的目光,悠悠的說:「沒有,我也剛到。」

華悅蓮莞爾一笑,兩人走到了餐廳的一個角落,一個有點隱蔽不易讓人發覺的地方,高檔沙發,可以埋進去半個人,牆壁四周掛的都是一些耳熟能詳的爵士藍調音樂的開山鼻祖,讓季子強對之更增加了些許興趣,

兩個人並排坐下,但卻保持一定的距離,準確地說是季子強有意和華悅蓮保持距離,他怕自己受不了華悅蓮那身上散發出來的處子幽香。

服務員來到了他們身邊,他們點了兩份鐵板牛排套餐,在這樣浪漫的地方,似乎不喝點酒說不過去,沒等季子強開口,華悅蓮就對服務員說:「來瓶紅酒。」

然後有轉頭眨眨眼,對季子強說:「不要想就拿一個牛排就打發我,那太便宜了點。」

季子強裝出很心疼的樣子說:「老大啊,這把我一周的生活費又喝掉了。」

華悅蓮在這種地方,也顯得大方了許多,比起今天單獨面對季子強她更加從容,她的笑也就愈加的甜美:「嘻嘻,沒錢買飯票了告訴我啊,我今天也拿了點獎金呢。」

季子強就很好奇的問:「你發了多少。」

華悅蓮厥了下嘴說:「不要打擊我,比起你那就很少了,所以你說是不是應該好好讓你破費一點。」

季子強很嚴肅的說:「應該的,要不我們一人在要一份牛排?」

華悅蓮就笑意更濃郁了,她說:「你真想害我,讓我長胖,你安的是什麼心嗎。」

季子強也就嘿嘿的笑了起來。

華悅蓮喜歡看到季子強的這種笑容,它象酒一樣醇厚甘甜,回味無窮,而不是像有的男孩,白開水一樣的淡而無味,他們應該只能用來解解渴,而季子強卻是可以讓自己醉的。

一會,兩份牛排套餐就端了上來,對西餐季子強有過幾次接觸,華悅蓮看起來也很熟練,都知道用什麼手法來消滅那一大的一塊牛肉。

季子強記得第一次在省城吃牛排,那是給省廳的一個小科員送紅包,最後人家好歹要請自己吃頓飯,季子強是不敢亂點東西的,一個怕不懂,鬧笑話,一個也想為對方省點錢,見他吃啥自己就吃啥,兩人都點了黑胡椒牛排。

服務生問自己要幾成熟的,季子強就隨口就說:「要十二成熟的」。

當時他心裡想著:干工作都賣十二分的勁,吃飯還能不吃十二成熟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