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六十三章傳聞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子強,你們縣上打黑除惡的報告我看了,做的不錯,很成功,在此我表示祝賀。」 季子強聽到表揚,一下子有些個眉飛色舞了,在葉眉這裡,他是用不著偽裝自己的,他就說:「感謝領導的支持,沒有你的支持,也...

?回到政府,已經是下午上班時間了,季子強看自己這樣子,知道今天哪都去不了,他就對秘書小張說:「小張,下午三點那個城建局的會議我就不參加了,你給呂局長說一聲,上次開會說的調整城區規劃方案請他們早點動手,這是下一步城建局的重點工作,早規劃,早準備。」

小張有點遲疑的看看季子強說:「季縣長,這話我說……感覺不大好。」

季子強想想也是,呂局長那是誰,可以算是洋河鄉的幾朝元老了,只怕小張的話他聽不進去,就說:「那你就說我有事參加不了會議,開完會把會議紀要給我送一份。」

小張答應著,又幫季子強重新換上茶葉,泡好茶,這才離開辦公室。

休息了一會,桌上電話就響了起來,季子強提起話筒,就聽到葉眉那悅耳輕靈的話聲傳了過來:「子強,你們縣上打黑除惡的報告我看了,做的不錯,很成功,在此我表示祝賀。」

季子強聽到表揚,一下子有些個眉飛色舞了,在葉眉這裡,他是用不著偽裝自己的,他就說:「感謝領導的支持,沒有你的支持,也不會有這次行動的實施。」

葉眉在那面就笑了笑說:「沒想到我們季縣長還懂得謙虛了,為配合你這行動,你知道我那天回來是個什麼情況嗎?」

「什麼情況?」季子強不解的問。

「什麼情況?車沒窗戶,你說會怎麼樣,空調用不成不說,我還吃了一路的灰,回來從頭到腳洗了個遍,這不是你害的埃」葉眉在那面憤憤的說。

「奧,這樣啊,可惜了。」季子強不無遺憾的回答。

「可惜什麼?」葉眉有點奇怪的問。

季子強就賊壞賊壞的說:「可惜我沒跟你上市裡去,不然我就可以幫你搓背了。」

那面葉眉就一下子不說話了,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葉眉的沉默無語讓他冷靜了下來,是不是自己過於得意,忘記了應有的恭順,他在躊躇中說:「葉市長,我有點口不擇言,你沒生氣吧?」

那面葉眉幽幽的說:「沒有,我在想,你確實應該談一個女朋友了,你們洋河縣的方菲我看也不錯。」

季子強突然的,有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難道自己和方菲的事情已經傳到了市裡,這是季子強難以想象的,他有點慌亂的問:「葉市長,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

葉眉猶豫了一下說:「有點傳聞,但應該是捕風捉影之說,可不管這事情的真假吧,上次我在洋河縣看到了副縣長望著你的眼神,不是我過於敏感,我是過來人,你對她感覺怎麼樣,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們撮合一下。」

葉眉的話對季子強來說就像是一個警鐘,看來自己和方菲的事情已經在洋河縣有了傳言,連柳林市的葉眉都等聽到,這傳言的猛烈的可想而知,這也應驗了紙里保不住火的這個古話。

但自己能和方菲更進一步嗎?顯然是很難了,就算自己大度,可以不計較方菲的一些緋聞,但方菲所表現出來的處事理念,以及她那種不同於自己的工作作風,這都是自己難以接受,也難以和她調和的。

這是一種世界觀和人生觀的差別,而這種差別最難轉變。

葉眉見季子強沒有說話,就充滿了憂傷的又說:「子強,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這點不錯,但我們又能怎麼樣呢?我們何必做那沒有結果的爭扎,放手吧,去追尋你自己的幸福。」

這樣的結果季子強在最初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那時候,他什麼都沒有想,他只是渴望著獲得葉眉的身體,他有心理和生理的需要,他也重來沒有把葉眉當成自己最終的歸宿。

但這樣的感情在離開了市政府,在和葉眉分離以後,卻有了一種變化,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對葉眉除了欲~望以外,還有牽挂和思念,這一變化在有的時候也會困擾季子強,他爭扎和徘徊在情感與理智的分割線上。

此刻聽到了葉眉話,他就有了濃濃的悲哀,他的情緒也一下跌落到了谷底,他們兩人都沉默了,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一根細細的電話線,把那濃厚的憂傷傳遞給了雙方。

好久,聽筒中只有絲絲的電流,還是葉眉最先擺脫這中沉悶的氛圍,她無限憐惜的對季子強說:「子強,聽我一句話,放手吧,你還年輕,你的未來和幸福不用,也不應該維繫在我的身上,找個機會我和方菲談談,好嗎?」

季子強也平靜了下來,他很真誠的對葉眉說:「葉眉,謝謝你這樣關懷,一切都順其自然好嗎?至於方副縣長,我和她也不會有什麼結果,不錯,我也曾今有過想法,但我們有太多的不同,勉強在一起,最終會讓兩個人都更痛苦的。」

「為什麼會這樣,她也很優秀埃」葉眉是這樣認為的。

「是的,她是很優秀,但倘如沒有相同的人生理念,你認為兩個人會幸福嗎?」季子強不得不說出問題的關鍵點來。

「人生理念?或許吧,志同道合是最完美的境界,不過在這個世界上,又有多少夫妻能夠真的達到那一步,唉,婚姻有時候其實是一種彼此的妥協和遷就。」葉眉還在勸說季子強。

但季子強是知道自己的感情,自己要的是一種完美,也許,這樣的情況永遠不會到來,但追求這一目標的想法他不會改變,縱然他也會有玩世不恭的時候,縱然他也有風花雪月的經歷,但心中的那塊凈土卻一直在固守著,他想要用一生的時光去追尋那炫麗彩虹。

後來葉眉放棄了勸說,對季子強的個性,她還是了解,她需要給季子強一段時間,時間會讓一個人改變,也會讓很多情感淡漠。

放下電話,季子強再一次認真的思考了一會葉眉的話,看來是應該放手了,不為自己。

應該為葉眉著想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帶給她快樂的同時,也帶給她了困擾和壓力。

後來,季子強又想到了安子若,好長時間了,自己都不敢去正視自己和安子若的未來,難道自己真的就過不了那道心坎嗎?

自己這些年對她的懷念為什麼在將要變為現實的時候又惶惶不安,無法決斷,是愛至深,情至怯?還是因為她拋棄過自己?還是因為腦海里總有那些翻滾的畫面?還是自己完美主義理想的再一次體現。

搖搖頭,季子強放棄了這一直糾葛在心裡的疑問,很多時候,很多問題,季子強自己也說不出答案。

他悶悶的一個人在辦公室喝著茶,下午他也不想做什麼,情緒不好,就休息一下午吧,等到明天,又是一個新的陽光燦爛。

這樣的清靜對季子強來說很是難得,他就舒展開四肢,仰靠在沙發上,用雙手扶著沙發的靠背,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感受著發獃的樂趣。

過了多長時間,誰也說不不清楚,幾聲輕脆的敲門聲,還是打破了這寧靜,季子強收攏了四肢,他沒有抬起身開門,只是提高了一點聲音說:「請進。」

門輕輕的就給推開,來人卻讓季子強有些意外。

華悅蓮微笑著走了進來,帶來了一陣的幽香來到了季子強的面前,這香味瀰漫出來的還有一片陽光的味道,季子強剛忙站了起來,招呼著她說:「我以為是其他人,沒想到是你,請坐。」

說著話,季子強就細細的打量華悅蓮。

這確實算的上一個很完美的女人,她所表現出來的女人味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從華悅蓮一身警服的戎裝下,那股嫵媚清爽就已經不經意的流露出來,讓她除了英姿颯爽以外,還有一份嬌美婀娜。

華悅蓮臉很快就紅了,她有點受不了季子強那巡視的目光,她怕自己會舉止失措,就趕忙說:「季縣長,我們郭局長派我來給你送點東西。」

季子強看出了華悅蓮的慌亂,就收回了眼光,說:「你先坐下,我給你到杯水。」

華悅蓮忙說:「不用了,不用了。我不渴。」

季子強笑笑,說:「坐吧,不要太客氣了,我們算的上是朋友埃」

華悅蓮聽他這樣一說,有點欣慰,也逐漸的鎮定了下來,說:「那謝謝季縣長。」

「還在客氣,呵呵,郭局長派你來送什麼?」季子強有點好奇,他的確是不知道郭局長有什麼東西要派華悅蓮來送。

華悅蓮就從自己的包中拿出一個信封說:「這次縣上和市局為表彰公安局,獎勵了一點錢,局黨組研究決定,拿出了一部分作為獎金給大家發放了,郭局說你也有份,讓我送來兩千元獎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