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六十二章表彰大會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默無聞,因為他這次的行動不是為了自己的名譽,更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倘如一定要找一找他到底是為了什麼,可以明確的說,他是為了一種還沒有被官場磨滅的良知,一種與生具有的正義,不可否認,還有一點點...

?讓哈縣長對此產生疑慮的關鍵點是季子強怎麼可能在事情發生后的幾個小時時間裡,就完成了一次規模較大,成果顯著的行動,這如果不是提前有所準備,誰又能如此快捷和準確完美的執行這一行動。

毫無疑問,這是季子強提前構思好的布局,那麼在酒店葉眉市長車輛玻璃被砸呢?似乎也是這個局中的一個環節了。

除了這個環節以外,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公安局的郭局長,毋庸置疑的,他在季子強這個局裡,也必不可少的身在其中,沒有他全力的配合季子強,那麼季子強也就無法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完成這一計劃。

這是很出人意料的一件事情,郭局長唯唯諾諾,小心翼翼的一個人,卻也跟上了季子強的步點,這是不是更可以說明季子強異於常人的誘~惑力和難以防範的滲透力,對這個問題,的確是不能大意。

那麼季子強呢?他完全沉浸在這一輝煌的戰果中,不得不說,在整個這次行動中,他並沒有成為一個老百姓讚譽的焦點,因為他似乎是因為失職,不得已而採取了這次措施。

但這一切一點都沒有影響到季子強的情緒,他願意自己像一個無名英雄一樣默默無聞,因為他這次的行動不是為了自己的名譽,更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倘如一定要找一找他到底是為了什麼,可以明確的說,他是為了一種還沒有被官場磨滅的良知,一種與生具有的正義,不可否認,還有一點點他要抗擊那些麻木同僚的潛意思。

季子強在今天一早參加了一個為公安系統舉行的慶功會,會議是由政法委的書記張永濤主持,吳書記和哈縣長都參加了會議,也都做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吳書記說:「今天,我們在這裡隆重舉行表彰大會,大張旗鼓地表彰獎勵在前幾天的掃黑除惡行動中的有功集體和個人。我代表縣委、縣政府,向受到表彰獎勵的有功集體和個人,表示熱烈的祝賀和崇高的敬意,向廣大公安幹警、武警官兵表示衷心的感謝和親切的慰問-…弘揚成績,再接再勵,立警為公,執法為民……」

季子強始終微笑這,這是他真心的笑容,他一點都沒有因為整個會議沒有讓他講話而有一點點的失落,他甚至在吳書記和哈縣長講話結束的時候還帶頭鼓起了掌,面對他們這種厚顏無恥攬功奪名的舉止,季子強毫不在意,不管是吳書記,或者是哈縣長,再或者是其他的縣上主要領導們,假如這次的行動能對他們有所觸動,讓他們真正的重視起這項工作,自己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他們的講話是沉長且毫無新意的,這個時候,季子強坐在主席台上是心情舒暢,怡然自得,他幾乎就要用起過去開會時慣常的招數,去海闊天空,心神無羈的想一些自己願意想的問題,可是,今天他做不到,一雙明亮又嫵媚的眼睛不時的向他放射出一縷縷動人魂魄的幽光。

那是華悅蓮,一個讓季子強時有心動的美女,她坐在靠近前排的位置,她在整個會議中把自己所有的關注都投放給了坐在主席台上的季子強。

華悅蓮的表情完全可以用跌宕起伏來形容,斂眉、凝思、莞爾,不一而足,她時而在思考著什麼,好像有點鬱鬱寡歡,時而又張大那忽閃忽閃的大眼睛,一動不動的異常熱烈的望著季子強,再有的時候,她會恬靜,文雅又嫵媚,羞澀的游移不定的躲閃著季子強看向她的目光。

季子強努力的讓自己從容不迫,泰然自若,他刻意的迴避著自己的眼光,讓自己儘可能的想點別的問題,不過很難做到,越是他心裡有這個打算,他的目光就愈加的無意間投向了華悅蓮,這讓季子強很是啜氣,他發現,自己的意志在好些時候,是達不到對自己有效的控制。

就如對這個華悅蓮一樣,自己沒有想過和她去發生點什麼,因為自己心裡還裝著一個安子若,但看到華悅蓮,看到她熱切而又多情的目光,自己就難免的在心裡有一種蠢蠢欲動,滿足自豪的感覺,這樣的感覺分明是淺薄和不成熟的。

在今天這個五彩繽紛的社會,有許多許多的美女們脫穎而出,成為魅力十足、風情萬種的尤物,她們有極好的教養,廣博的學識,她們也趣味高雅,談吐斯文。

所有的男人都被她們撩撥得如痴如醉,意亂情迷,哪怕領導、長輩、成家的男人、懼內的丈夫,都趨之若鶩,概莫能外。

所以想要自己如聖人一樣的清心寡欲,季子強顯然是難以做到的,他也知道自己的缺點,他也明白就算自己再怎麼堅強,最後還是會經受不住那樣勾~魂的目光。

於是,季子強沒有急忙收攝心神,驚慌失措的躲避,與其這樣躲閃,不如大方,正常一些,他就也看向了華悅蓮,不錯,效果很好,季子強很快就發現華悅蓮原來是那樣的不堪一擊,在自己平和,若無其事的目光中,華悅蓮敗了,她猶如驚惶失措的一隻小兔,剛剛把頭伸出了洞外,就發現了翱翔在藍天白雲間的蒼鷹,她開始局促不安,不知所措了,她的臉也開始有了駝紅,她的眼光低垂下去,再也不敢如剛才那樣的囂張。

季子強就心裡暗暗的笑了,他在這枯燥乏味的會場,發現了一種有趣的活動,他就滿懷壞水的欣賞著華悅蓮的窘態,感覺很快樂。

華悅蓮很被動的躲閃著季子強的目光,她想大膽些,輕鬆些,但她做不到,在很久以前的那個春光明媚的時候,她和季子強意外的邂逅,從那天起,季子強的笑容,季子強的眼光,季子強的憂傷就觸動了她心裡的某個東西,就像一把鋤頭,輕而易舉的掘開了她原來築起的那道堤壩,她已經很難回到以前那種心如止水的境地了。

在很多時候,季子強笑起來很燦爛,走在大街的人群中很顯眼,華悅蓮在好幾次看著他,遠遠的就琢磨他那種氣質,他的面孔好看而不張揚,沉穩又含蓄,她始終在遠方凝視著他,卻不敢朝前走一步。

華悅蓮有些迷惘,有些嚮往,她的命運已然徹底生了轉變,有種鳳凰涅磐般的燦爛。

同時,她又很理智,很自律,她所受的教育不許她輕浮,她從小就有的矜持,讓她一直沒有勇氣直接找到季子強,去述說自己的感受,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華悅蓮也僅僅就是暗戀,沒有任何奢望,甚至要想剋制自己。

直到那個宴會中她再一次面對了季子強,她的心裡就又升起了一鍾希望。

對華悅蓮這些情感的變化,季子強是全然不知的,他起初是因為受不了華悅蓮的眼光,所以決定坦然面對,後來他感到了華悅蓮的退縮,他獲得了勝利,他也就不再去考慮這個問題,認真的繼續聽哈縣長在那自我表揚了,說什麼政府早就有決心,有計劃對洋河的黑惡勢力進行打擊,說什麼整個行動是巧計劃,多構想,還說什麼在那個重拳出擊的夜晚,他們是夜不能寐,他們是多麼的焦急和擔心,生怕有犯罪分子逃脫漏網。

季子強不得不佩服他的膽大臉厚,也對官場的這一現象有了更深刻的體會。

開完會,自然是要慶祝一下了,公安局的招待很隆重,在公安局的餐廳里,所有的人都洋溢著笑容,吳書記,哈縣長,還有季子強等縣上的主要領導都被安排在了餐廳裡面的一個包間里,這是公安局的內部餐廳,裝修很普通,但酒菜很不錯,

公安局的郭局長就坐在季子強的旁邊,在大家不注意的時候,郭局長就小聲的問季子強:「季縣長,怎麼我感覺今天的慶功會是給書記和縣長開的。」

季子強呵呵呵的就笑了,也低聲的對他說:「不想混了是吧?」

那郭局長也就揶揄的笑笑說:「想混啊,我還想不斷進步呢。」

那坐在對面的吳書記手裡端著一個酒杯說:「季縣長,郭局長,你們在嘀咕什麼,趕快給我端起來,我陪你們兩位干一杯。」

季子強就連忙端起了面前的酒杯說:「郭局長在心疼他的酒呢,他讓我少喝點。」

吳書記哈哈哈的大笑說:「你老郭啊,一天就知道算小帳,這次縣上和市局給你們獎勵了十多萬元,我們不幫你花點,你忍心嗎?」

一桌子的人都笑了起來,哈縣長也說:「就這個老郭最小氣,不過今天算是有進步,還給上五糧液了,過去就沒見他拿過好酒出來。」

郭局長很委屈的說:「我到想每次拿好酒招待,哪有錢啊?」

其他就有人開始批判起他來了,說他成天到晚的哭窮,一看就知道是個做小買賣的。中午天也熱,大家就適可而止,喝了幾瓶都打住了,就這,季子強也沒少喝,在這桌子上,誰都知道這次行動是怎麼回事,吳書記和哈縣長也真人面前不說假話,不用再搶功了,他們還是多多少少的誇獎了季子強幾句,為彌補他們在剛才大會中的對季子強不公正待遇,所以吳書記和哈縣長就發動桌子上的其他領導,沒少給季子強敬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