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六十一章整頓治安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是在等著季子強的,他們見了面,郭局長很曖昧的笑笑說:「那面事情沒鬧大吧。」 季子強嘿嘿一笑說:「沒事,不就是一塊玻璃嗎,又不是真的偷了什麼機密文件,對了,你手下人辦事還是蠻利落的,哈哈哈。」<...

?但問題是你小偷要長眼睛,你不能亂偷啊,偷的人不對了,最後是害人害己,就像現在,你膽敢撬了市長的車門,市長一生氣,後果很嚴重。

葉眉的臉色就有了一點溫怒,她快步走到了小車的旁邊,拉開車門,掃視了一下,還好,裡面倒是沒有毀壞,自己的包是秘書隨身攜帶的,車上倒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她臉色才稍微的緩和了下來。

季子強在這個時候也來到了葉眉的身邊,有點歉意的對葉眉小聲說:「市長,對不起。」

葉眉轉頭看看季子強,今天人多,他們也很少說幾句話,葉眉不希望這事情影響到季子強的心情,讓他感到內疚,就說:「沒什麼,但還是有點後悔,今天不該在你這停留。」

她的話里完全沒有因為車窗被砸而生氣的意思,反倒是明顯流露出季子強把所有洋河領導招來的不滿情緒。

季子強就狡詐的笑笑,仍然小聲說:「你不停留我怎麼辦,葉市長好像丟東西了。」

葉眉一愣,她對季子強這樣的表情太過熟悉了,一旦季子強有了這樣的賊賊的笑容,那他一定就是在打什麼壞主意了,她很認真的又注視了一下季子強,心裡也就開始明白今天的事情了,以季子強的謹慎和思慮周密,他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把洋河縣的領導都招來,現在他又怎麼可能說自己丟東西了,顯而易見,這小子今天要讓自己給他當一會託了。

葉眉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種無可奈何,又忍俊不止想笑的表情來,但這表情只是白駒過隙般的一閃而過,她就轉過身來,面對著吳書記和哈縣長了。

這兩位洋河縣的主管此時忐忑不安、六神無主、心神不定的還在發獃,葉眉就滿面寒霜的說:「看看你們洋河的治安情況都成什麼樣子了,我丟點東西不算什麼,但如此猖獗的竊賊,只怕在整個柳林市也只有你們洋河縣培養的出來,公安系統是誰在負責。」

吳書記和哈縣長就一起的看向了站在葉眉身邊的季子強,他們心裡也在想,好在是季子強管公安系統,以季子強和葉眉的關係來說,這個事情還不至於鬧的過大。

果然,葉眉就看了看季子強,沉默了一下,她現在已經完全的理解季子強的企圖了,季子強一定是想要在洋河縣做一次打黑除惡行動,但季子強卻不能獲得洋河縣主要領導的支持,他就想出一個這樣的損招,讓自己給他創造一起機會。

想通了這點,葉眉就對季子強說:「季縣長,這就是你管的公安,你就這樣為洋河縣的人民保駕護航。」

季子強很惶恐的說:「對不起,葉市長,我立即組織人員,採取措施,對洋河縣做一次治安清理,保證以後不會再有類似情況發生。」

葉眉也很嚴厲的說:「好,我會一直關注你們具體行動的實施。」

說完話,葉眉又看了看吳書記和哈縣長說:「一個地方的治安好壞,對經濟發展也很重要,希望你們也都重視起來。」

吳書記和哈縣長就連連的點頭,也不敢多說什麼。

葉眉就又恨恨的看了一眼季子強,看到他那裝出的可憐兮兮的樣子,葉眉真想過去踢他兩腳,臭小子,你裝什麼埃

直到大家一起把葉眉一行送走,吳書記才挺直了腰桿,他看看季子強說:「太不像話了,你上次會上不是說要搞一次行動嗎?那就抓緊實施。」

季子強也謙恭的點頭答應著,說:「我現在就到公安局去,馬上安排。」

大家就各自分手,季子強就來到了公安局,郭局長一直是在等著季子強的,他們見了面,郭局長很曖昧的笑笑說:「那面事情沒鬧大吧。」

季子強嘿嘿一笑說:「沒事,不就是一塊玻璃嗎,又不是真的偷了什麼機密文件,對了,你手下人辦事還是蠻利落的,哈哈哈。」

郭局長笑笑說:「那有多複雜啊,就是一榔頭的事情。」

季子強就收起了笑容,臉色也凝重起來說:「你準備好了嗎?今天晚上就行動,讓洋河縣的公安局也展示一下它的莊重和威嚴。」

郭局長一下子就站了起來,雖然40來歲了,肚子也有點挺了,但他依然很端莊的給季子強行了一個軍禮說:「請季縣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在這個時候,郭局長是有點興奮和激動的,他一直以來都過的很窩囊,而公安局的不作為,也早就讓洋河縣的廣大群眾有了怨氣,各種諷刺挖苦,各種蔑視,不恥都時常的傳入他的耳里,今天終於可以一展雄姿,他除了激動,還有一份對季子強的感激,是他給了自己,或者說是給了整個洋河縣公安系統一個重振雄威的機會。

季子強看到這樣的的情況,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在多說什麼,也不用再擔心什麼了,在洋河縣,有正義,嫉惡如仇的還是大有人在,於是,他就很滿意的離開了。

而在公安局的大院里,近百名全副武裝的公安民警靜靜地排列著,等待著出發的命令。

在季子強離開后不久,隨著郭局長一聲令下,車燈閃爍,引擎轟鳴,參戰民警迅速向車輛處集結,往指定地點飛速駛去。

1小時后,捷報不斷傳向公安局的指揮部--「1號,抓捕成功;2號,抓捕成功……」

這次行動,對涉黑組織、行霸市、壟斷市場,涉嫌放高利貸,暴力討債,黑惡勢力團伙集中統一收網,抓獲主要犯罪嫌疑人125名,繳獲涉案車輛16輛,五連發霰彈槍、單管獵槍支及數十把砍刀、斧頭、鐵叉等兇器,收繳了大量的賬款和兇器。

晚上,季子強就算在政府,也依然可以清晰的聽到縣城裡的那一聲聲的警笛,在過去的很長一個時間裡,他不喜歡聽警笛和救護車發出的聲響,有時候他甚至還很討厭那聲音,但在今天這個月明星繁,朗空碧藍的夜晚,他聽到那小城裡一聲聲的警笛,卻有一種很愜意,很舒暢的心情。

懷有同樣心情的人,也不止他一個,公安幹警們,還有廣大的群眾,都和季子強一樣,他們有的人或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聽到了四處響起的警笛聲,相信總會有壞人落網的,就憑這點,他們也是高興的。

小城在這個夜晚應該會是一個不眠的夜,很多人拿出了手機,彼此打聽,詢問著消息,假如在公安系統有親戚,朋友,熟人的,在得到一點模糊的消息后,總會津津樂道,不辭勞苦的給自己所有的熟人發著消息,把一份好奇和興奮傳播給別人。

季子強是好好的睡了一覺,他睡的很踏實,直到天色大亮。

剛剛起來,就見郭局長興沖沖的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給他詳細的做了彙報,告訴他昨晚的戰果,也述說了在行動中幹警們揚眉吐氣,鬥志高昂的精神。

季子強可以想象這些受盡窩囊的幹警心情,就說:「老郭啊,這只是一個階段性的勝利,以後的任務還很艱巨,我希望你們要有一個心裡準備,為洋河縣的和諧,穩定多費點心,多出點力。」

郭局長憨憨的笑笑說:「放心吧,我一定還洋河縣人民一個安定,安全的社會環境。」

「對了,老郭,老百姓對這次行動怎麼看待?」季子強饒有興緻的追問說。

「我們是為洋河的老百姓申冤,消怨,是在主持公平正義,老百姓拍手稱快」。郭局長信心滿滿的說。

季子強點點頭說:「那就好,那就好埃」

是的,整個洋河縣在這一天都沸騰了,人們奔走相告,昨晚的行動讓小城的人們看到了陽光,很多不願上街的人也走上了街頭。

社會各界廣泛讚譽,稱這是一場得民心、順民意的「民生工程」,大大提升了黨和政府在人民群眾中的公信力。

這樣一個結果是讓吳書記和哈縣長沒有想到的,在他們的印象中,洋河縣何至於如此不堪,而對這次行動老百姓的熱情和讚譽更是讓他們難以想象,他們當然是不會了解很多社會的陰暗面了,因為他們在洋河太有名氣,太有權威,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都會對他們禮讓有加,退避三舍,而更多老百姓的痛楚,他們又能知道多少?

但這還不是他們最大的驚訝之處,他們的詫異在其他方面,哈縣長冷冷的坐在自己的辦公室,他那原本就陰冷的眼睛就眯成了一條細縫,可是他並沒有實際的在看什麼,他在思索。

哈縣長的智商一點都不低,換句話說,他的智商比很多同齡,同類人還要高,所以他就有了一種疑惑,季子強在昨天面對葉眉的那種惶恐和可憐像又出現在了哈縣長的眼前,他季子強真的是害怕葉眉嗎?從理論上說不通,以季子強和葉眉的三年相伴,他是不應該有那樣驚慌失措的表情,但更可疑的還不再這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