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六十章迎接葉市長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在搞什麼名堂,怎麼把所有人都叫上了。」 本來在她的想象中,今天就是和季子強見個面,一起吃頓便飯,兩人清清靜靜的聊會天,沒料想季子強把場面搞的如此正規和宏大,自己想輕鬆一點都做不到了。 ...

?季子強忙上前先給哈縣長發了一根煙,再幫他點上后說:「下午可能葉市長要在洋河吃頓飯,不知道哈縣長忙不忙。」

哈縣長有點詫異,他很專註的看看季子強說:「這麼重要的事情,辦公室怎麼沒通知啊?」

季子強輕描淡寫的說:「是葉市長臨時決定的,別人都沒說。」

「哦,哦,這樣啊,看來季老弟是深得葉市長厚愛啊,飯店那面要提前準備下,我給辦公室去個電話。」哈縣長思考著說。

「不用了,哈縣長,我已經通知黃主任安排了。」

「那就好,那就好,檔次要高一點,我今天也不出去了,你也不要亂跑,晚上好好接待葉市長。」哈縣長叮囑著季子強。

季子強點頭答應,心裡想,這還用你說,葉眉來了我怎麼能不在。

時間過的很快,快下班的時候,季子強就接到了葉眉的電話,說已經到洋河境內了,在過一會就可以到縣城。

季子強連忙聯繫吳書記和哈縣長,他們三人加上其他幾個在家的副縣長,還有縣委副書記齊陽良一起坐上好幾輛車,就到城外國道上等候迎接了。

到了城外,所有的領導都走出小車來,天很熱,一但從小車的空調涼爽中出來,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過不了五分鐘,一個個都是虛汗淋漓,但誰也不敢坐在車裡等,生怕市長來了沒能第一眼看到自己。

堅持一會,遠遠的就見到柳林市政府的幾輛小車開了過來,所有洋河縣的領導都上前一步,用崇敬和仰慕的眼光注視著徐徐開近的小車。

在第二輛車上坐著葉眉,她也在很遠的地方就看到了停在路邊的那好幾輛小車,葉眉眉頭鎖了幾鎖,自言自語的說:「季子強在搞什麼名堂,怎麼把所有人都叫上了。」

本來在她的想象中,今天就是和季子強見個面,一起吃頓便飯,兩人清清靜靜的聊會天,沒料想季子強把場面搞的如此正規和宏大,自己想輕鬆一點都做不到了。

葉眉只好調整了臉上的表情,在車停穩,在哈縣長幫她把車門打開以後,葉眉帶著職業話的微笑,鑽出了02號小車。

握手,寒暄,誇獎,詢問等等,這一場儀式完畢,葉眉才看到季子強微笑的走上前來,葉眉剛才對季子強那一點小小的不瞞,也在看到季子強的一瞬間煙消雲散了,她感覺季子強又瘦了許多,她眼光深沉的看了看季子強,不露聲色的說:「你準備的很周到。」

季子強就臉一紅,他明白葉眉指的是什麼,他也知道自己今天破壞了葉眉本來輕鬆愉快的心情,季子強忐忑不安說:「我是不得已。」

葉眉橫了他一眼,也就沒再說什麼,今天的這個場面有點出乎葉眉的意外,她本以為季子強是思念自己,想見見自己,沒想到他招來了這麼一大幫子人,但葉眉也理解季子強,她知道季子強在洋河縣的強敵環繞的處境,或者是自己在這一路過多的臆想著與季子強的見面,把很多應該考慮的因素都給忽略了。

葉眉也就沒有了責怪季子強的意思,大家重新上車,開往了酒店。

辦公室黃主任給選定的是一家位於城郊的酒店,環境僻靜而安靜,他們這好多輛車開到了這裡,一點都沒有引起過多的關注,小車依次停在了酒店門外的空曠之處。

葉眉在大家的擁簇中走進了酒店,

黃主任早就帶著縣政府辦公室的幾個幹事在候著了,等把葉眉這些主要領導引進包房,安排妥當后,黃主任又帶上這好多司機,給他們專開了一席,酒是沒有,但菜肴很豐盛,每人還發了一包好煙。

這麵包間里,吳書記招呼大家落座,排座次時,在葉眉的右手旁邊是哈縣長,本來哈縣長旁邊應該是常務副縣長冷旭輝坐的,但冷副縣長說什麼不坐,他跑到對面副書記齊陽良手下坐定,把本來自己坐的位置讓給了季子強。

季子強再三推讓,但今天吳書記和哈縣長卻對季子強流露出無比的真誠和親切,他們一起勸季子強坐下,哈縣長更是異常隨和的一把拉住了季子強的胳膊說:「這又不是評選先進,你小季客氣的有點過份,坐坐。」

季子強也只好歉意的對冷副縣長笑笑,坐了下來,但心裡是很明白的,大家今天都是在給葉眉的面子,這笑臉自己可要好好的感受一下,到明天就享受不到了。

洋河縣這塊地方酒風極盛,自古至今,洋河人熱情好客的習慣總也不減,還總怕客人喝的少,所有客人只要上了桌子都少喝不了,葉眉也了解這情況,開宴后首先聲明:「各位領導,今天酒適可而止,本來我們就怕到洋河來喝酒,不準備停車的,可是又想和大家見個面,但酒要適量,否則,不要怪我以權壓人。」

她這話可不是危言聳聽,官場中的酒場是有規矩的,一切的行動,包括喝多少酒,說什麼話,能不能放開喝,都要取決於現場的最高權利人物的喜好和心情,遇到好酒的領導,你放開喝,說點出格的話,喝醉了也沒關係,他反倒覺得你這人直爽,夠義氣,很多好酒的領導口頭禪就是:喝酒看人品。

但遇上不喜歡喝酒的領導,那就要小心的控制住自己的酒量,要隨時準備清醒的回答一些提問,表現出自己對喝酒也是一種無奈的舉動。

在這樣的情況下,今天的酒宴就不是很熱烈,所有的人都異常的清醒,說一些禮貌,客氣,討好,獻媚的話來。

葉眉不時的瞅瞅季子強,好像在告訴他:看你搞的是什麼事情,這樣的應酬有意思嗎?

季子強也是微笑著,毫不在乎葉眉的眼光,還不時要接受著坐在旁邊的哈縣長親熱問話,一點都沒有負疚和慚愧的表情。

葉眉看了幾次他,見他這個吊樣,也只好自嘲的笑笑,心裡想:這個小沒良心的,看來想說幾句貼心話是不可能了。

葉眉還是有點酒量的,雖然每杯酒下去,都很迷人地皺一皺眉,但那酒到她肚裡卻像水一樣,臉色一點不變。每次大家敬她,她都說:「我不喝了,再不能喝了。」

季子強也是見多識廣,酒精殺場,他早就煉就了一個絕招,你看他很豪爽的把那杯酒仰頭一口乾了,實際在喝的時候,他是用舌頭壓住了酒杯口,一點都沒喝,倒酒的小姐也很乖巧的,知道這裡都是領導,每次給他倒酒也不敢聲張,也就做個姿勢滴上兩滴。

酒過了不知道多少巡,這菜也是吃了不知道多少盤,葉眉感覺差不多了,她就放下了筷子,說:「我有幾句話要說。」

這包間裡面的人,表面上看,似乎誰不管誰,都喝的二嘛二嘛了,實際上這都是個表像,所有人的眼光都隨時的瞄著葉眉的。

那吳書記在和坐在旁面的副書記齊陽良正在算著今年的一些黨政工作,算的那樣投入,那樣認真,但一看到葉眉的眼光飄向了餐巾紙,他就可以馬上打住話頭,很敏捷的遞上了餐巾紙

那哈縣長和冷副縣長也是一樣的,你看他們正在碰杯,但葉眉一放下筷子,他們也就立即的停住了正在進行中的動作,很認真的注視起葉眉了。

葉眉就說:「今年看看這已經過了半年,洋河縣的工作還是要加把勁,不說衝到全市前一兩位,但也不能落下太多,在這裡我就希望你們縣上的領導要精誠團結,抓好下半年的工作。」

所有人都連連的點頭,他們也聽出了一點味道,洋河縣的黨政一把手有分歧,看來上面已經開始關注了,這不得不讓他們各自反省一下。

葉眉說完這段話,就站了起來,大家都知道葉市長要離開了,不管吃好沒吃好,喝的怎麼樣,都一起站起,各種挽留聲響起一片,葉眉客氣的道謝說:「本來今天就是路過,還打擾大家一起相陪幾個小時,感謝,感謝,今天就到此為止,改天再來討饒。」

吳書記和哈縣長就說著那裡那裡,不敢不敢的話,一起陪著葉眉走出了包間。

外面那個包間的司機,隨從,一見大家出來,也都趕忙跟上,一大堆人,浩浩蕩蕩的出了酒店,來到小車旁邊,大家嘴裡說著虛假的客氣話,眼中流露偽裝的不舍情。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大聲驚訝的喊了一聲:「哎呀,這怎麼回事?」

所有的人都循聲望了過去,這一看不打緊,吳書記和哈縣長的臉色都一下子變了,就見那停在空地上的,葉眉的零二號奧迪車的後車窗玻璃被砸爛了,那後面的車門也虛掩著,所有人心裡「咯」的一下,知道遇見盜賊了。

在中國,本來有個把盜賊也屬正常,撬個門,開個鎖,搞兩部自行車,提幾個電瓶車的電瓶,不值得大驚小怪,有時候當事人都習慣了,連案都不用報,也知道報了還是查不出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