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五十九章葉市長即將到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暫時還不需要吧? 季子強啞然失笑,但他的笑容沒有持續幾秒,他的表情就僵化在了那裡,或許,自己真的可以讓葉眉幫自己一個忙。 他想到了前幾天的一個常委擴大會上,自己又一次的提出了希望在...

?小張剛要走,像是想起了什麼,對季子強說:「辦公室一早接到市政府通知,說明天市裡的葉市長路過洋河縣,有可能會做停留,但也說不準,讓下面各部門有個準備。」

季子強忙問:「怎麼我不知道這個通知?」

小張就笑笑說:「這只是市政府的一種猜測,到底葉市長在洋河做不做停留也不一定,所以我們縣辦公室只是給下面部門做了通知。」

季子強點點頭,就沒在說什麼,小張也收拾好了茶几,輕輕帶上門離開了。

季子強聽到葉眉的消息,心裡有種暖暖的感覺,他拿起電話就想問下葉眉,明天路過洋河縣的時候停不停,要是停,自己就不出去了。等她過來,好久沒見面了,心裡還是有點想葉眉的。

電話是拿起來了,但季子強看看時間,已經是午休的時候了,季子強猶豫了一下,還是放下了電話,他不願意在這個時候打擾葉眉,他知道葉眉是多麼的需要好好休息。

下午的會議也沒什麼新意,都是老生常談,季子強也講了幾句,無外乎就是要求與會人員對夏糧收購要重視啊,怎麼怎麼的保障服務,做好管理和後勤工作啊等等,他也沒按秘書寫的稿子講,就隨口的自己發揮了一下,這樣的務虛會,季子強在市裡曾今跟隨葉眉參加過多次了,不要說季子強這樣聰明的人,就是我這樣老實的人,經常開會,聽也聽會了,所以季子強的講話還是頭頭是道,條理清楚,層次分明。

這無形中又讓下面參會的人員吃驚不小,很多人也對季子強的水平有了一個新的認識,他們見慣了照本宣讀的領導講話,像季子強這樣脫稿漫談,真不多見,何況他還講的如此絲絲入扣,邏輯分明。

季子強的講話一結束,下面就響起了一片的掌聲,季子強也有點沾沾自喜,原來自己講話水平真挺不錯的。

本來會議結束農業局是要請他一起宴請一下農行的幾個行長的,季子強和那幾個行長也熟悉,感覺自己沒有必在這大熱天,去和他們練感情,就找個借口,說還要回政府參加個縣長會議。

這農業局的馬局長聽說是縣長會議,也就不敢勉強季子強了,一堆小領導們,一起把季子強送出了農業局。

回來以後,季子強悠然自得的泡上一杯好茶,看看文件,開足了那空調的涼風,想想一會馬局長他們一個個喝的臉紅耳赤,大汗淋淋的樣子,季子強就不由的呲了呲牙說:「惱火。」

他笑了一下之後,就想起了上午本來準備給葉眉打電話的事情,好長時間都沒見面了,季子強還是有點牽挂葉眉的,他拿起了電話,給葉眉撥了過去:「葉市長,你好,我季子強。」

「嗯,最近忙什麼呢?也沒來市裡。」葉眉看來心情還不錯。

「一天瞎忙啊,呵呵,對了葉市長,聽說你明天要路過洋河縣,那是不是應該也給我們縣上來點陽光和關懷啊,不會直接不停就過去了吧?」季子強也開著玩笑問葉眉。

葉眉粲然一笑:「怎麼?有什麼事情需要我給你撐個場子嗎?」葉眉一面笑,一面在那頭調侃著說。

季子強油腔滑調的說:「看領導說的,主要是我想組織了。」

葉眉在那面就沉吟了一下,她從季子強的玩笑中也聽出了他對自己的思念,她的心底也就升騰起了一種溫馨和纏綿,這感覺來的是如此迅猛,快捷,讓葉眉慣常所持的冷毅和一本正經,不可侵犯的威嚴都變成了繞指柔腸,她溫情脈脈的說:「這樣,返回的時候在你們縣上坐坐吧。」

季子強喜出望外的說:「那我就準備好晚宴,陪你喝兩杯。」

「嗯,好的,不過簡單一點。」葉眉沒有拒絕。

「那沒問題,我這人你還不知道,呵呵.」季子強高興的說。

放下了電話,季子強就給辦公室黃主任掛了個電話過去,請他幫自己晚上安排一桌飯,黃主任只是問了下酒宴的規格檔次,也沒有問具體所請何人,這種事情領導不說,作為一個老成持重的辦公室主任,他是不會去瞎打聽的。

這安排妥當以後,季子強就回憶起過去自己在柳林市工作時那點點滴滴的往事,而在回憶中出現最多,記憶最為猶新的,當屬和葉眉在一起的那些時光,他此刻再回過頭去想一想,真的應該感謝葉眉,是她讓自己明白和理解了官場的奧妙,也是她,把自己帶入了這紛繁複雜的宦海仕途。

想到仕途的艱險和叵測,季子強又嘆了一口氣,好在自己還有葉眉這棵大樹相依,而葉眉也一如既往的關懷著自己,她每次所想到的都是怎麼來幫幫自己,就像剛才一樣,電話一接通,葉眉首先就想到幫自己,假如自己需要她給自己來「撐個場子」,相信葉眉一定不會推辭。

「撐個場子」,呵呵,只怕自己暫時還不需要吧?

季子強啞然失笑,但他的笑容沒有持續幾秒,他的表情就僵化在了那裡,或許,自己真的可以讓葉眉幫自己一個忙。

他想到了前幾天的一個常委擴大會上,自己又一次的提出了希望在洋河縣展開一次專項的掃黑除惡行動,但響應者寥寥無幾,那些正襟危坐的常委們,一個個東張西望,閑目養神,精鶩八極,心游萬仞。

連吳書記和哈縣長,也稀有的形成了統一口徑,都委婉的勸阻自己:「再看看,再等等,不要操之過急,洋河縣的治安環境還是不錯的。」

因為是常委擴大會議,方菲也在會場,但季子強沒有從她那裡獲得到任何的支持,他從方菲臉上看到的是一種大惑不解的神情,似乎,她很難理解,季子強為什麼會這樣傻?為什麼要做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季子強悵然若失,他明白,在官場中,孤軍作戰式的個人奮鬥幾乎是不可能獲得成功,尋求志同道合者建立同盟,是官場制勝的不二法門,否則,縱然自己有經天緯地之才,也只能是孤掌難鳴、英雄無用,最後唏噓喟嘆,抱憾終生。

而現在,自己在洋河縣卻顯得這樣形單影隻,偌大的會議室里,竟然沒有一個人幫自己說話,這確實讓季子強黯然神傷。

不過,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季子強更加的悟透了官場的真諦,他在最近已經逐步在改變自己處世方式,他盡量的不再張揚,變得含蓄內斂。

所以在會議中,他一直笑著,對自己提案被他們否決,季子強顯得很神色自若,若無其事,雖然他的心裡是怒火中燒。

那麼,葉眉的到來會不會是自己採取行動的一次機遇呢?自己就算洞悉了所有的官場規則,但自己還是學不會他們那樣,不去作為,不去擔當,明哲保身。

季子強就又仔細的想了好一會,他拿起了電話,給公安局的郭局長撥了過去:「老郭,我季子強,嗯,好,是這樣,前段時間讓你對洋河的黑惡團伙做的調查怎麼樣了,嗯,那就好。」

那面郭局長很謹慎的問:「季縣長,是不是你想動一動,我聽說前幾天你在常委會上提過這事情……不過你怎麼說,我就會怎麼做,我聽你的。」

聽到這話,季子強的心裡有了一股暖流,在官場這個友情稀缺的險惡江湖,志同道合的人實在是彌足珍貴,誰說自己在洋河縣是單打獨鬥?誰說自己在洋河縣是孤立無援,好乾部還是有。

季子強平心靜氣的說:「你準備一下,明天晚上說不定會有什麼行動。」

「奧,太好了,也該讓我們揚眉吐氣一次了,那具體是……..」看來郭局長也早就按捺不住蠢蠢欲。

季子強打斷郭局長的話,淡定的說:「明天一早上班你過來,我們在詳細的計劃一下。」

「好,知道了。」郭局長也有了蠢蠢欲動的情緒了。

放下電話,季子強嘿嘿的笑笑,他的臉上就露出了一股怪異的表情。

第二天等到下午上班以後,季子強拿起了電話:「吳書記你好,我季子強,給你彙報個情況,下午葉眉市長路過我們這裡的時候,可能要停留一下,我已經把酒宴安排了,到時候請吳書記也能參加。」

吳書記當然要參加,就是有再大的事情,也比不上陪市長吃飯重要,他在那面就很爽快的答應了。

同時,在吳書記的心裡對季子強也有了一種敬畏,看來葉市長確實和季子強關係不錯,連自己的行動都提前告知了季子強,就憑這一點,也不能小瞧季子強。

季子強通知了吳書記以後,又離開辦公室到了哈縣長那裡,哈縣長正準備出去,見季子強進來,知道是有事情的,平常季子強也不大經常閑逛他的辦公室。

哈縣長就先問:「小季,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