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五十八章棘手的項目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吃個飯,季子強婉言謝絕了,他就想趕快的回去好好沖洗了一下,他對兩個局長說:「不是我客氣,你們看看我這一僧,很不舒服,大熱天的,也沒什麼胃口,等閑一點了在叨擾你們。」 兩個局長看他說的也是實情,...

?他說不清楚,他只是知道,自己還是忘不掉安子若,在省城的那個夜晚,本來自己鼓足了勇氣,想要重溫舊夢,破鏡重圓的,可惜……

季子強也就給安子若回了一個簡訊:我很好,最近有點忙,天氣熱,也請你多保重。

安子若就很快的又回了一條:時光流失,夏天終究會過去,就像人的心境一樣,在時間的長河裡,心境也會有變換,我等著夏日的離去,秋天的到來。

季子強明白安子若的意思,他知道安子若還在等待著,等待著自己摒棄前嫌,回心轉意,他自己也希望可以坦然面對安子若的過去,可以讓時間來沖刷掉自己那一點點世俗的心理,但自己能做到嗎?

季子強遲疑了一會,才回過去一條短消息:秋天是收穫和美麗的時節,我們的秋天在那裡?

從季子強的心裡來說,他不能夠確定,自己和安子若還會不會有那麼一個美好的,豐收的秋天。

他拿著手機,等了好久,恐怕安子若也不能夠準確的回答他這個問題,後來,那面還是傳來了安子若的回復:在心裡。

季子強在接下來的很長時間裡,一直默默的,自言自語的重複著「在心裡」這句話。

第二天上午,季子強沒有下鄉,他就讓秘書叫來了城建局和規劃局的兩位局長,準備一起到城區轉轉,對城建這一塊,季子強介入的時間短,也不太熟悉,很多工地和在建的項目他都摸不清底,就算自己一時插不上手,但至少要知道都是怎麼一回事情。

季子強在辦公室喝了杯水,抽了根煙,就見城建局的呂局長和規劃局的戴局長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這兩個局長在季子強剛接管城建管理的時候也是來彙報過工作,季子強對這兩人的評價是圓滑老道,世故狡詐,但這只是他初步的一個認識,到底是不是如此,只有假以時日,慢慢了解。

他站起來,相當客氣的招呼兩位局長坐下說:「今天我時間多一點,想請二位局長陪我一起轉轉,免得那天上面來的領導問起我來,我什麼都答不上來,那就麻煩了。」

兩個局長都很潰城建局的呂局長就說:「我們一直也盼望季縣長能抽出時間,給我們工作把把關,指導指導的,你說對不對,戴局長?」

那戴局長從進門到現在,笑容就沒有消失過,一聽呂局長的話,也是連連的點頭說:「就是,就是,季縣長要多給我們指導,這樣我們的工作才能少些偏差。」說著話,他就幫季子強點上了香煙,很巴結的笑笑又說:「季縣長年輕有為,今後的城建工作在你的指導和管理下,一定會在上一個台階。」

作為在洋河縣城建工作中舉足輕重的兩位局長,他們都有官場中人應有的精明和圓滑,同時也具有謹慎和小心,對季子強這樣一個在洋河縣時間不長,就展現出極大威力的副縣長,他們是懂得分寸和知道討好的。

從本能上講,他們更希望季子強的分管城建,過去雷副縣長太黑,也太過熟悉工作的流程和他們的伎倆,讓他們在實際的利益中損失了很多本來可以獨吞的好處,而季子強就不一樣。

不錯,季子強也是聰慧,他也莫測高深,難以琢磨,但到底他來洋河縣的時間短,他只怕一時還無法完全了解和看透這城建工作中的門門道道,這樣自然就會有很多機會在其中了。

應該說,這兩個局長在表面的恭順下,心裡還是滿高興的。

季子強也和他們兩個人寒暄了一會,大家一起離開政府到下面去轉了,兩個局長都有車,季子強沒有在問政府辦公室要車,他坐上了城建局呂局長的車。

呂局長和他都坐在後排,一路給季子強指點和講解著窗外的一些建築,季子強聽的很認真,不時的提出問題,請呂局長給解答,對城建工作,季子強雖說不是門外漢,但確實算不上他的很熟悉。

他們一行兩部小車,就到了好幾個工地,有代建住宅的,還有兩個商業小樓,天氣很熱,這兩個局長也強忍住酷暑,汗水是一顆顆的滾動,季子強也是汗流浹背了,看過了這幾家他們也就準備打道回府了。

就在這個時候,季子強卻看到了旁邊一個荒蕪的建築,他前段時間也聽說過,這是一個好幾年前遺留下來的爛尾工程,據說當時耗費了縣,市兩級政府的好幾千萬資金,現在到成了洋河縣一個揮之不去的難題和噩夢。

廢了它吧,很可惜,完成它吧,又不是一件簡單的工程,就目前洋河縣的財政狀況來說,也無法滿足這工程的後續資金。

每年上面領導來檢查都會說三道四的,群眾也時常的拿這個項目來諷刺和詆毀政府的無能。

季子強就隨口的問起戴局長:「這個項目當時為什麼要盲目的上?」

戴局長笑笑,這不是他當局長時候上的,他也就毫無愧疚感,就說:「在很多縣,市,都會有這樣的一些爛尾工程,原因也很簡單,每一個主要領導都想為自己創造一些宏偉的政績,也希望留下一點讓人懷念的標誌性工程,但可惜的是,他們沒有科學和嚴謹的對待這個問題。」

季子強點點頭,這也是一個難以迴避的問題,特別是前任留下的一下項目,往往都會成為一些必死無疑的項目,繼任者是不會把過多的經歷和資金拿來給別人擦屁股,幫別人掙業績的,有那些錢在手上,還不如自己搞一個項目,那多神氣。

當然,這個項目有一定的特殊性,呂局長就說:「這是當年柳林韋俊海副市長在洋河縣做書記時候搞的一個項目,本來準備做一個集中的工業品生產基地,但修到一半了才發現,就洋河這情況,根本是招不來多少企業的,在加上設計時候的許多不合理,讓這個項目沒有了繼續修建的價值,一旦上上下下都看清了這個問題,資金也就開始斷斷續續接不上了。」

季子強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項目和韋副市長有關,他就問:「那麼後來韋副市長沒在想想辦法。」

呂局長笑笑說:「這項目是韋副市長一塊心頭大疾,他督促過好多次,讓洋河想想辦法,解決或者轉讓這一項目,我們也找人談過多次,問題是修的這二不跨五的樣子,那裡有人接手,縣上過去開過專題會議,都沒什麼好辦法。」

看看那工程,季子強也感覺修的有點問題,做工廠,明顯每幢建築偏小,做市場,又感覺房子空間過大,而且還不當道,誰把自己的攤位放在這種地方。

季子強就搖下頭說:「這項目只怕讓吳書記和哈縣長頭大的很。」

戴局長就接上話說:「他們頭大還不算什麼,韋副市長才叫頭大,現在都沒人敢在他面前提這項目了,省上幾次考評幹部,都有人指責他這個項目的。」

季子強就信步往那面走了一段,看看那工程大門口還懸挂著一面生鏽的打牌字,上面寫著「洋河工業園」,季子強也感覺遺憾,他就思考起來,能不能盤活這個項目。

想了一會,也是全無頭緒,主要是資金這一塊很麻煩,洋河縣的財政收入和支出季子強是很清楚的,每年能抱住正常費用就已經很不錯了,更不要說抽出上千萬的資金來解決這個問題。

季子強搖搖頭,只好先把這事情放下,再加上也到了正午,酷熱難當,幾個人就一起上車,回去了。

兩個局長就相邀季子強中午一起吃個飯,季子強婉言謝絕了,他就想趕快的回去好好沖洗了一下,他對兩個局長說:「不是我客氣,你們看看我這一僧,很不舒服,大熱天的,也沒什麼胃口,等閑一點了在叨擾你們。」

兩個局長看他說的也是實情,見他整個襯衣都貼在了身上,就一起的笑笑說:「今天季縣長是辛苦了,那改天一定要給我們一個面子,一起坐坐埃」

季子強嘴裡答應著:「好好,沒問題,就算你們不請,我自己都要敲你們的竹杠。」

說笑著季子強上了車,讓他們先把自己送回了縣政府。

到了辦公室,他猛喝了兩杯水,這才沖洗了一遍,等他洗完澡,也過了伙食上開飯的時間,出來一看,秘書小張到很細心,幫他把飯菜打好放在了茶几上,季子強也有點餓了,對小張客氣幾句,吃了起來。

最近這些天,一直也沒有下雨,很有些酷熱難當的味道,吃過飯,在小張收拾碗筷的時候,季子強問他:「小張,下午有什麼安排?」

小張一面擦著桌子,一面說:「下午有個農業局夏糧收購的會議,會議結束可能要宴請農行領導,再就是有幾份基層上報的文件要審閱一下,他們來過幾次電話了,催的比較急。」

「嗯,那我就先睡個午覺,開完會看情況,我也不想參加宴請,讓他們陪去,這天氣喝酒真受不了。」季子強搖著頭,一副很難受的樣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