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五十七章將就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吧?這後面大家多尷尬埃 她還在猶豫中,季子強倒是大方的招呼起來:「方縣長來了,請坐,請坐,我給你到杯水。」說著話,就很隨意的走到了辦公桌旁,打開抽屜,把那包錢放了進去,在過去幫方菲到了一杯水。...

?季子強連連的擺手說:「談不上感謝,你這企業有了困難,我們政府也應該幫助,都是份內的事情。」

許老闆又客氣了幾句,他說道:「我是真心來感謝的,以後還請季縣長多支持。」

說完,他就從包里取出一大疊報紙包著的東西。季子強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幾萬元錢,這許老闆就把它放在茶几上,用手輕輕的推到了季子強面前說:「一點小意思,請季縣長一定笑納,給個面子。」

季子強看著眼前的這幾萬元錢,眼中就有了一種奇怪的表情了。

他知道自己是不能隨便收的,收下了這錢,就意味著以後自己要為許老闆付出更多的東西,他本能的就要拒絕:「許老闆,支持你搞企業,那也是我們縣上領導應該盡到的責任,你這錢我是不能收的。」

說完這話,季子強就想把錢推過去,就在手要接觸到錢的那一霎那,他腦中就有了新的想法,季子強的手沒有把錢推出去,而是拿住了錢,在手上掂了掂,又說:「錢是好東西啊,可惜……..」

許老闆就接上話說:「可惜什麼?季縣長還信不過我埃」

對許老闆來說,靠上一個專管畜牧口的副縣長,對自己以後會有很多幫助的,他也是真心誠意的想要拉上這根線,他唯一擔心的就是季子強和上次一樣,不要自己的錢,對季子強的這種反應他也是可以理解的,自己和人家季縣長也沒太深的交情,人家擔心以後出事很正常,不過還有一點是錯不了的,那就是沒有不吃腥的貓,這樣的領導自己見得太多太多,都是又想拿好處,還一點風險不願承擔。

季子強笑笑說:「到不是信不過許老闆,無功不受祿,只是怕以後幫不上許老闆什麼忙埃」

許老闆哈哈大笑說:「季縣長,你小看我了,我就是想結交你這樣一個朋友,並不是想要你以後給什麼回報,請季縣長放心收下吧。」

季子強掂了掂錢說:「那我就真的收了。」

許老闆就獻媚的笑笑說:「感謝季縣長給我這個面子啊,謝謝。」

季子強的心裡就想,自己收了他的錢,他還要感謝自己,這都成什麼世道了。

就在這時候,辦公室的門外響起了幾下敲門聲,還沒等季子強說話,門一下子開了,就見方菲一頭闖了進來。

她是剛才看到季子強回來的,想了想現在天這麼熱,季子強估計也不會出去了,自己剛好現在也不忙,就過來看看,以她和季子強的關係,她也就沒代客氣,敲了下門,就直接進來了。

這一進來,方菲倒是一愣,她顯然是看到了目前的狀況,這個許老闆方菲也是認識,知道是幹什麼的,現在見季子強手裡有拿著那一包的東西,方菲也是行家裡手,再一看許老闆臉上尷尬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撞破了人家的好事。

方菲也是進退維谷,退出去就更說明自己看懂了,不退吧?這後面大家多尷尬埃

她還在猶豫中,季子強倒是大方的招呼起來:「方縣長來了,請坐,請坐,我給你到杯水。」說著話,就很隨意的走到了辦公桌旁,打開抽屜,把那包錢放了進去,在過去幫方菲到了一杯水。

方菲也恢復了淡定,很若無其事的說:「以為你閑著,還在談工作啊,我來的有點不巧了。」

季子強說:「也沒什麼事情,許老闆過來坐坐,說了下他們飼料廠的下一步規劃。」

許老闆也忙說:「簡單的彙報,已經完了,那我就先告辭了,季縣長和方縣長你們慢慢聊。」說完許老闆就站了起來。

季子強也不留他,跟著站起來送到了門口,客氣兩句,這才關上門。

方菲就望著季子強笑笑說:「怎麼?拉贊助了。」

在方菲的想法中,也是有點好笑的,上次季子強在自己家裡,見到自己收了李副校長

幾萬元錢,當時季子強一臉的正氣,還勸告自己不要那樣做,這才過了多久啊,他自己不是也習慣了嗎,看他剛才那坦然的樣子,學的很快呀。

季子強理解方菲話中的意思,就說:「算是拉點贊助吧,你可不要笑話我。」

方菲瞅了一眼季子強說:「我笑話你做什麼,我們收這芝麻點的好處,算的了什麼埃」

季子強一聽,忙辯解說:「我不是為自己,我……」

方菲就一口截住他的話說:「算了算了,我們談點別的,剛才還感覺你懂事了,怎麼又緊緊張張,婆婆媽媽的,對了,晚上一起吃個飯吧。」

季子強站起來走到了辦公桌旁邊,看了看桌上台曆的記事,說:「今天晚上陪不了你吃飯,下班要陪一個外地土產公司的老總吃飯。」

方菲的臉上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說道:「看你最近忙的,不過身體也要注意,不要喝的太多。」

話是說的很關心,不過方菲的心裡就不是個滋味,她總是隱約的感覺,季子強對她沒有過去那樣渴望了,她也說不清到底是什麼,就是女人的一種直覺,固然,季子強最近是忙,要準備夏糧收購,但也不至於忙的連約會時間都沒有吧,那麼到底是為什麼呢?

方菲是想不通的,她一直以來就很自信於自己奪人的魅力,更何況季子強這樣一個年輕旺盛的人。

應該說方菲直覺是不錯的,季子強確實在心裡對她有了一種隔閡,就從那天見到她收李副校長的錢開始,到前些天一個會議上方菲不顧原則,為李副校長據理力爭拿下了校長的位置。

在會議中方菲說了很多冠冕堂皇和義正言辭的話,就在那個時候,季子強突然的看到了這張美麗的臉龐中參雜的虛偽。

與會的領導們,包括吳書記和哈縣長,都礙於方菲特殊的背景,同意了她的提議,可是季子強是明白其中的貓膩的,而他又沒有辦法來抵制方菲的提議,更不能揭穿事情的真想,最後還得勉強自己,委屈的舉手同意,這對季子強來說真是一種對自己的褻瀆。

季子強骨子裡的正義,正直和原則,就在那舉手表示同意的一霎那間,被殘忍的摧毀了,他不情願這樣,但他又能怎麼做?

會議后的好幾天里,季子強都是抑鬱寡歡又充滿了惋惜。

他真的希望方菲不要在自己心裡留下點滴的陰暗,他希望方菲展現在自己面前的是永遠美麗,永遠完美,因為自己擁有過她,因為自己也迷戀過她,不管自己對方菲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但顯而易見,自己的感情受到了傷害。

季子強聽到了方菲的關心,就笑著說:「謝謝你,我盡量少喝點。」

「嗯,那就好,等你閑了我們聚聚,今天你閑忙吧。」方菲悵然若失的說。

「好的,最近實在太忙,你也注意身體,天氣太熱了。」

「謝謝你,那我先過去了。」

送走了方菲,季子強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久久沒有動一下,他有點愧疚,剛才他撒了個謊,那個外地土產公司的老闆其實不需要他親自去陪的。

季子強聽到了方菲的關心,就笑著說:「謝謝你,我盡量少喝點。」

「嗯,那就好,等你閑了我們聚聚,今天你閑忙吧。」方菲悵然若失的說。

季子強也客氣的關心了一句:「好的,最近實在太忙,你也注意身體,天氣太熱了。」

「謝謝你,那我先過去了。」

送走了方菲,季子強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久久沒有動一下,他有點愧疚,剛才他撒了個謊,那個外地土產公司的老闆其實不需要他親自去陪的。

季子強獃獃的看著手中茶杯里浮動的茶葉,他感到了一種孤單,在官場,想找一個志同道合的知己真的很難,在物慾橫流的今天,有時候茶應該和自己一樣,是非常寂寞的,寂寞地等待一個人的欣賞。

茶離開了生命之樹,經歷了諸多磨難之後,茶沒有了昔日嬌嫩清純的模樣,然而,當她來到一個精緻的玻璃杯中,與自然之水相遇,一個新的她又誕生了,與清水的融合,與清水的共舞,讓她散發出淡雅的氣息,那是一種夢想與現實結合的境地,恰如自己一樣,多想在這個大舞台上,精彩的釋放全部生命的悲壯之美,但觀眾是誰?知音是誰?

是葉眉,還是方菲,還是其他的什麼人呢?

季子強陷入了沉思之中,在他還沒有想清楚這個問題的時候,就接到了安子若的一個簡訊,自從兩人省城分手后,他們還沒有電話聯繫過,除了彼此心中有的那種隔閡以外,季子強最近也實在是忙。

安子若發來的是一個問候的簡訊:你好嗎?一定很忙,注意身體。

這再普通不過的簡訊,卻讓季子強有了一種深深的憂傷,最近,每當自己在孤單落寞的時候,總是會想到安子若,總是會想到她那柔情深邃的目光,有時候,季子強也奇怪自己,為什麼自己對安子若有如此刻個銘心的留戀,是因為自己對初戀念念不忘的回憶,還是因為安子若拋棄過自己,由此激發了自己更強烈的渴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