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五十五章再遇佳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頰笑渦蕩漾了勾魂的魅力,季子強有點看傻了,他也不是個沒見過市面的人,但這樣高雅的女人,這樣醉人的笑容,讓他不得不陶醉。 在這笑容的牽引下,他不由的就想好好的看看她,這一看,他算是明白了,呵呵原...

?他就放下這事,繼續的陪兩個行長喝起了酒,這兩個行長也是好量,倒是郭局長剛喝過一台,現在有點力不從心了,就這,他們加上黃主任,很快就喝掉了兩瓶五糧液,楊行長還再吵吵著繼續要酒,就在這個時候,包間的門開了,一個漂亮的服務員打開了房門,在她身後,出現了一個女孩,一個美輪美奐的女孩。

她的出現就讓包間一下子沉寂了下來,幾雙眼光都不由自主的注視著她,彎彎的柳眉,淡淡的容妝,那嫣紅的櫻唇,更帶著欲說還語的嬌羞,一雙精亮的明眸,幾乎包容了天地間最柔蜜的情懷,光是這不經意間的目光相碰,就給人帶來了驚艷的氣息,這個女孩真的很美。

在人們的腦海里,通常是很難把漂亮、浪漫的美女同嚴肅、威武的警察聯繫在一起的。然而

在她身上,這兩者卻偏偏完美地結合在一起。亮麗的警服,讓她更充滿青春魅力,靚麗、苗條,且風度翩翩,她實在是漂亮得令人目眩,或者在讚歎之餘,難免也有人會感到憤憤不平:造物主實在是不公平,怎麼把所有的「美」、「理想的美」都集中到了她一個人的身上?

很快的,她就走了進來,她的眼光就大方的看向了季子強,那一抹如水的柔情,就從她眼中溢出,季子強不得不收回眼光,來平定一下自己加速的心跳,雖然他沒有什麼邪念和想法,但對美麗的震撼,他卻無法迴避。這個叫華悅蓮的女子就被郭局長安排到了季子強的旁邊坐下,一陣催人陶醉的幽香,恰如清風,讓季子強通體舒泰,他點頭,頷首,笑笑,說道:「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但這個叫華悅蓮的女子卻笑了,笑的很燦爛,她說:「我們其實早就認識,或者季縣長忘了,但我是記得。」

不要說季子強有點意外,就連郭局長都很吃驚的問:「小季,你們過去見過?」

華悅蓮微微的仰起一點頭,帶著回憶的神情說:「好幾個月以前,在河邊……..那時候的天氣真好。」

季子強就一下子想了起來,不錯,那是自己剛來的時候,一個周末陽光很美上午,他來到了河邊,柳條獃獃地凝望著水面,季子強獨自站在河邊,靜靜的朝遠方向望去。

這個時候,季子強就看到了不遠處還站著一個女孩,她身材修長挺拔,玲瓏的曲線完完全全的勾勒了出來,那精緻白皙的雙腿,如玉石般的潔潤,她的目光彷彿秋日橫波,款款深情,一顰一笑,風姿綽約,少女的楚楚動人,少婦的素雅風韻,在她身上似是天成。

但這樣美麗的女人現在似乎有了什麼難事,季子強就感覺她那泰然自若的神情后,有些尷尬和窘迫,季子強的眼睛是很毒的,特別是在看女孩方面。

他就又站了一會,用自己的餘光關注著這絕美的女孩,那女孩也看出了他關注的眼光,有點無奈的就對他笑了一笑。世間還有如此的笑,這淡淡的嫣然一笑,讓她的兩頰笑渦蕩漾了勾魂的魅力,季子強有點看傻了,他也不是個沒見過市面的人,但這樣高雅的女人,這樣醉人的笑容,讓他不得不陶醉。

在這笑容的牽引下,他不由的就想好好的看看她,這一看,他算是明白了,呵呵原來這女孩確實遇到了難題。季子強就走過去,笑著問:「我可以幫你嗎?」這典型的就是搭訕。

美女感激的看看他,有了些溫暖的感覺,自己已經在這站了一會,一直都沒一個人想要幫助自己,也好,現在不是給自己留下了一個認識帥哥的機會了嗎?她看看腳下那一支斷掉高跟的鞋,優雅的笑著問:「你有什麼辦法嗎,不會是準備幫我去買一雙鞋吧?」

季子強就有點好笑的走的更近點,這女人都是,好好的穿鞋嘛,偏要穿什麼高跟的,一不小心這跟一斷,立馬就瓜了,路都不會走了。

季子強輕鬆的調侃說:「買鞋那太遠了,讓你還要等好久,我來背你回去吧?」

說完就真的彎下了腰。

美女就臉上一陣的驚慌和羞澀,這到處都是人,要是把自己背回去,那才叫搞笑,不過看他這樣,心裡還是有了點「砰砰」的激動,一種奇特的感覺,在這春天的浪漫中就蕩漾起來。激動是真的,但說什麼也不能讓他背自己,她就忙說:「想想其他辦法啊,帥哥,背上多丟人。」

季子強也不搭話,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另一隻沒有斷高跟的鞋,說了聲:「你把腳抬一下。」

她在疑惑中抬起了腳,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啪」的一聲,那個沒有斷掉的鞋跟竟然讓他給一把折斷了。

季子強站直了身體,裝著很瀟洒的拍拍手說:「好了,現在你走到省城都沒問題。」

這美女一下就明白了,她自己都笑了,原來就這樣簡單啊,自己還傻乎乎的發了這麼長時間的愁,她就來回的走了兩步,雖然沒有高跟鞋那麼舒服,但也不會像瘸子一樣,一個腿短,一個腿長了。她有點崇拜的看看他說:「嗨,你怎麼可以想的出來這麼好的一個辦法。」

季子強本來是想順口說:「女人嘛,十個裡面九個笨。」

但一想有點傷人家自尊心了,到底不熟,玩笑要有分寸,他就如實的回答:「我過去女朋友有一次……」

季子強打住了話頭,這一下勾起了他那難以忘記的回憶,他想到了安子若,想到了自己的初戀。那刻個銘心的傷痛,讓他充滿陽剛之美的臉上侵透出一抹淡淡的哀傷,憂鬱的眼神,蔓延出迷離的惆悵。

這神情讓那美麗的女孩震驚了,她無法想象,一個這樣的帥哥會有這樣一種憂傷的眼神。兩個人都沉默了,季子強沒有再去抬頭看那個絕美的女孩,他低下頭慢慢的離開了。

那女孩應該是想說點什麼,但她也知道,現在說什麼都顯得那樣微不足道,看著季子強緩慢又沉重的離開,她的眼前也點模糊,她知道,自己也有淚水了。後來,季子強工作很忙,就把這件事情淡忘了,不過,這個女孩卻一直沒有忘記他,很快的,女孩就知道了他是誰,華悅蓮甚至想過直接來找找季子強,就說是感謝,或者就說自己想認識他,但女孩的矜持,讓她一直這樣克制著自己。

克制是具有彈性和壓力的,每一次的剋制都會給人帶來更為強勁的反彈,於是,這傻傻的女孩就變得多愁善感和惆悵萬千了。

今天本來華悅蓮是不準備過來,當聽到季縣長這三個字的時候,她知道,自己是非來不可了。

現在季子強和她都回憶著,回憶著那天的春光明媚。

他們在回憶什麼,郭局長,楊行長,蔣行長還有黃主任是不知道的,這幾個人都張大了嘴,很好奇的看著季子強和華悅蓮,他們怎麼都出現了一種神態。

楊行長就打破了他們的回憶,說道:「急死人了,你們說話啊,怎麼一下子出來了兩個傻子。」季子強驚醒過來,他呵呵呵的笑了一聲說:「我和華警官的相遇是很偶然的。沒想到今天還能見到她,有點小意外。」

蔣行長就敲邊鼓,學著趙本山的語調說:「這就是緣分埃」

楊行長說:「就這麼屁大個洋河縣,見不到才是意外。」幾個人就都笑了起來,服務員也給華悅蓮加了套餐具,這讓楊行長又找到了一個繼續要酒的理由,他說:「難得你們有緣人再相見,一定要慶祝一下,服務員,再來一瓶酒。」

季子強也不好阻攔了,那服務員喜笑顏開的很快拿來一瓶酒,問都不問,「啪」的一下打開了蓋子,小心的把那帶著商標的酒蓋裝入自己的兜里,這一,二十元的酒水提成又到手了。

倒上了酒,這華悅蓮就情意款款端起酒杯說:「今天我很高興,本來我酒量不行,但不管怎麼說,也要和季縣長碰上兩杯。」

這楊行長和郭局長就大呼小叫的說:「應該,應該的,今天不碰幾杯說不過去。」

季子強也自然是要接這幾杯了,一個大男人,總不可能扭扭捏捏,他也大方的端起了酒杯,碰了兩下,在華悅蓮給他斟酒的時候,那柔若無骨的小手就觸碰到了季子強的手,還有那一縷暗香侵蝕而來,季子強禁不住的全身顫慄一下,一種莫名的衝動和渴望像烈火般,在他心頭燃燒起來,他連忙收攏心神,因為他知道,自己也是個很難抗拒美女誘惑的人。

華悅蓮是善解人意,也是聰慧的女孩,她感受到了季子強那強力抗拒的情緒,她就有了一份驕傲,自豪和希望,自己的魅力已經讓這個朝思暮想的男人有了反應,那麼,或許有一天,他也會像自己思念他一樣的來眷戀自己。

想到這,華悅蓮的眼中就更多了一些柔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