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五十四章心裡有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你說我權利大,我說你實惠多。 對這一門最高深,也最有威力的藝術,他們彼此都掌握的爐火純青,在看似簡單的拍馬中,又包涵了多少年的酸甜苦辣和經驗的積累,這完全不是有的人想象的那樣,感覺拍馬很簡單...

?現在季子強一個人無聊的坐在房間,他又想起了安子若,他還想約她出來再聊聊,再見見,他還想對她再說點什麼,拿出了手機,季子強又一下子猶豫起來,他不能保證自己就可以忘記安子若的往事,他也不能保證自己可以馬上就接納安子若的愛情,換句話說,季子強感覺自己還沒準備好,他還要在想想,這不完全是為了自己,在另一個層面來說,他也是不想讓自己去傷害安子若。

他在猶豫中,又渴望著安子若會給他來電話,這樣自己就沒有借口去猶豫,他就這樣獃獃的看著電話,想著安子若,回憶著他們的過去。

第二天一早,季子強就踏上了返回的路,昨天晚上他一直也沒有等到安子若的電話,這讓季子強心裡空落落的,也沒有休息好,一路上他很少說話,一直在望著窗外那鬱鬱蔥蔥的田野,車子在路上飛快的賓士,只能聽到輪胎在水泥路上的沙沙聲。

季子強滿是疲憊的臉,有點傷感,一種莫名的惆悵籠罩著他,他心裡放不下安子若,他拿出手機給安子若發了一個簡訊:我已經在回去的路上,本來是要和你告別的,事情多,耽誤了。

很快安子若就回了一個簡訊:以為你要在省城多待幾天,本來昨晚上想約你出來,事情多,耽誤了。

季子強就一下子理解了昨晚上安子若沒有給自己打電話的心情,她和自己一樣,也在掙扎和傷心,也在彷徨和猶豫。

季子強又寫道:我理解你,也請你理解我。

安子若就回道:我理解你,一直都理解,而且我還會等待,等待你完全的理解。

季子強就收起了手機,是啊,自己什麼時候能夠完全的理解安子若的過去呢?有時候理解一個人,也是需要極大的勇氣和決心。

回到洋河縣的第二天,季子強就給哈縣長做了會議精神的彙報,在獲得哈縣長許可后,季子強就很快的投入到了夏糧收購的準備工作中。

對傳達精神和督促實施,季子強都在認真的執行,他還要分出一部分精力去協調農行,信用聯社等金融部門,這才是夏糧收購的關鍵保證,現在的農民不是過去那樣,隨便的找張紙,在上面寫幾個字,就可以把他們半年的糧食騙過來了,現在你糧站不給錢,人家轉身就把糧便宜點,賣到了私營的糧販子那裡。

等你準備好了錢,在從糧販子手裡回收的時候,價格,質量都成問題了。

為什麼同樣的糧食質量會大不相同,道理很簡單,中國人民太有才了,他們科學和實際的針對點滴漏洞,制定出不同的,讓人嘆為觀止的策略,很多糧販子會採取各種攻關手段,讓收糧的公職人員為其所用,三級的當兩級,兩級的當一級收。

這是客氣的,還有小麥裡面摻沙子的,菜籽裡面倒開水的,一袋糧食反覆,循環過秤的,手段不一而足,變化莫測,日新月異,防不勝防。

於是,保證從農民手中直接的收到糧食,就成了縣,鄉,村各級政府的要務,這樣對國家,對農民個人都是最為有利的,但充足的資金保證,就是一個關鍵點了。

為保證資金的到位,季子強連續開了好幾個協調會,也請示了哈縣長,專門請幾個行長好好的瀟洒了幾次,這天季子強讓辦公室幫忙安排了一桌,專門請縣農行楊行長,和縣信用社的蔣行長。

地點自然是洋河縣最好的翔龍酒店,寬敞,豪華的包間里,響著輕柔的音樂,季子強沒有像往常那樣按官職級別計算到場的時間,他和這兩位行長几乎是一起到了酒店。

一進包間,政府辦公室黃主任一招手,酒菜很快端了進來,酒是好酒,菜是好菜。

幾個人就客氣一陣,在互相的吹捧一陣,你說我英俊年輕,我說你能力出眾,你說我權利大,我說你實惠多。

對這一門最高深,也最有威力的藝術,他們彼此都掌握的爐火純青,在看似簡單的拍馬中,又包涵了多少年的酸甜苦辣和經驗的積累,這完全不是有的人想象的那樣,感覺拍馬很簡單,臉厚點,無恥點,說假話就可以完成這每個人都知道的辭彙。

那你就錯了,拍馬的深奧和淵博豈是等閑之輩隨便就可以掌握和領會,在全民拍馬,在拍手雲集的的官場,怎麼樣才能脫穎而出,拍出水平,拍出新意,拍出成績,那也非簡單之事。

拍重了,會讓人生氣,拍輕了,別人沒有感受,拍反了,以為你在諷刺,拍假了,感覺你是應付,這種種手法上的錯誤,都足以葬送你大好的前程。

只有那些對官場具有先天天賦,還要深諳人性,洞悉所拍對方心理,並且經歷過風雨的人,才能拍出境界,拍出彩虹,把自己拍到那幸福的彼岸。

季子強應該說是完全的掌握著這門科學,今天他也適當的展示了一下,一陣的高山流水,一陣的雲山霧海,很快就拉近了彼此的距離,楊行長就不斷給季子強發著煙說:「季老弟啊,過去我們接觸的少,今天一見老弟真是爽快人,放心,我會全力配合這次收糧。」

那蔣行長也對季子強有了相見恨晚的情緒,他對季子強也說:「季老弟,哥哥別的不敢保證,但這次資金你放心好了,我安派專人專車負責此事,那裡需要,一個電話,不管早晚,隨叫隨到。」

季子強就端起了酒杯說:「感謝兩位老哥的支持,我感謝的話也就不多說了,我先干兩杯,算是一個敬意。」

季子強的酒量在這裡就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他一口氣喝掉了兩杯酒,這讓兩個行長大感欣喜,他們也喝掉了門前的酒,剛剛把酒添上,包間的門就打開了。

縣公安局的郭局長就走了進來,這倒讓包間的幾個人感到意外。

季子強就問:「老郭,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

郭局長笑著說:「我那面接待市公安處的一個領導,剛結束,準備走的時候看政府車在我車旁邊停著,就問了下,不來給領導斟杯酒怕以後給我小鞋穿。」

季子強就哈哈哈的笑了說:「我來的時候就看到你車了,估計你忙,也沒招呼你,來,一起坐下。」

這幾個行長也和郭局長很熟悉的,哪能讓他到杯酒就離開,一起把他留了下來。

多個人,這酒宴就更熱鬧了,開著玩笑喝著酒,一會話題就轉到了季子強的身上。

郭局長就說:「對了,季縣長,聽說你還是單身,我幫你介紹個女朋友怎麼樣,我們局剛分來一個女孩,很漂亮,還是個研究生。」

季子強就呵呵呵的笑了說:「算了,我暫時還不想談。」

郭局長就很奇怪的問:「為什麼,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這話一問,就讓季子強想到了安子若,一種惆悵就湧上了心頭,季子強說:「在我心裡是有一個,只是不知道以後是什麼樣的一個結果。」

楊行長和蔣行長都一起沉默了,雖然他們過去和季子強的關係並不很親密,但今天的相聚讓他們對季子強有了一個嶄新的感覺,他們希望交結季子強。

現在他們從季子強的表情上看出了季子強的傷感,楊行長就說了:「季老弟,你也不要這樣傻,天涯何處無芳草,我看就讓郭局長把那女孩叫來。」

郭局長也說:「就是啊,見個面,認識下,對了,告訴你啊季縣長,這女孩有次還專門的問過你呢。」

季子強估計他是瞎掰,就說:「我們又不認識,人家問我做什麼。」

郭局長很認真的說:「不騙你,感覺這女孩很關注你的,局裡有的女同志都在開她玩笑的,說她聽到你名字就來電。」

說話中,郭局長就拿出了電話,季子強連忙說:「不用叫了,我現在真的沒心思談,等以後需要了再找你給牽線搭橋。」

季子強這是推脫的話,以他現在的心境,是很難容的下其他女人的。

但郭局長卻不管季子強怎麼推辭,他依然撥通了電話:「喂,華悅蓮啊,我們在翔龍酒店吃飯呢,你來一趟……不是公務,但你一定要來。」

也不知道那面說著什麼,到讓郭局長有點焦急了,他脫口說道:「你放心啊,我能隨便給你亂介紹嗎,這可是季縣長呦,你應該知道吧,奧,呵呵,好,我們等你。」

那郭局長放下電話笑笑說:「女孩叫華悅蓮,來洋河的時間不長,很多人都托我介紹呢,我都沒同意,至少我這當局長的要先看的上眼,你說是吧?哈哈哈。」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

季子強聽他這樣一說,有點頭大了,他真不知道一會人家小姑娘來了自己應該用什麼態度應對,但季子強也算的上是個豁達之人,已經叫來了,也不用緊緊張張的,就算自己不能接納對方,做個普通朋友也未嘗不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