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五十三章參加會議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近一點說:「我沒在市裡了,現在下基層縣上了。」 程南熙有點意外的說:「奧,葉市長還真捨得放你下去,對了,聽說柳溝的修路已經開始啟動了,謝謝你們啊,為我老家做的貢獻。」 季子強就陪著程南...

?安子若閉上眼,等待著幸福的降臨,卻沒有感受到季子強的親吻,她睜開了眼睛。

安子若就看到了一張憂傷的面容,那樣痛楚,那樣心碎,她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換震撼了,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會讓季子強這樣的傷心。

而後,她明白了,她從季子強的眼中明白了一切,她也就有了一種難以抑制的哀傷,她的心也在陣陣的撕裂,一種從未有過的心悸,猶如冬日的寒冷,很快銷蝕了他們彼此的熱情。

坐正了身體,季子強也放開了擁抱住安子若的雙手,他喃喃自語:「對不起,子若,我有點頭暈。」

安子若的眼中噙滿了淚水,她努力的做出一點笑容說:「我理解,我會等。」

季子強搖搖頭說:「和你沒有關係,是我的問題。」

「不,怎麼能和我沒有關係呢?是我,是我的苦果我自己來嘗。」安子若憂傷的說著。

季子強想要安慰她,他痛恨起自己的殘忍:「真的不怪你,你有權利,也有理由做什麼想做的一切,是我,我太苛刻了,給我時間吧,我依然愛你。」

安子若痛惜的看著季子強,她把自己的手,輕輕的放到了季子強的掌心,她感受到季子強手心冰涼的溫度,她還是毅然緊緊的貼近季子強的手說:「不管多長時間,我都會等,哪怕這樣的等待最後是徒勞。」

季子強還能說什麼呢,他只有對自己的憎恨,他也緊緊的握住安子若膚如凝脂的小手,直到他們離開的時候,他一直這樣握著。

躺在招待所的客床上,季子強在黑暗中睜大雙眼,他在想,自己原來是如此的世俗和卑劣,自己獲得過她最初的貞操,自己也送給她完美的童真,自己多少次魂牽夢縈著要和她長相廝守,白頭到老,青山綠水,長久相依,然而,僅僅是那一點點的暇絲,就讓自己如此的耿耿於懷,自己曾多次在自我標榜著,自認是那麼的心胸開闊,超凡脫俗,可是到了最後,自己還是和常人一樣,看來脫俗也是需要勇氣。季子強一直這樣想著,在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又牽著安子若的手,低頭,親吻住了安子若朱唇榴齒的雙唇。

第二天的會議在省政府招待所最大的一個會議室召開,參會的有專管農業的副省長蘇良世,還有幾個相關的廳長,副廳長,省農發行、信用聯社、工商局、物價局、質監局、公安廳、交通廳、省糧食總局機關全體人員及全省國有糧食購銷企業負責人、委派會計等等。

季子強是坐在靠後的一個地方,桌上有兩瓶礦泉水,只是沒有煙灰缸,看來煙今天是不能抽了,這樣的會議季子強也不敢像過去一樣胡亂的想一些其他東西,作為洋河縣分管農業的副縣長,他必須要領會和全面理解今年的夏糧收購政策,回去還要傳達落實,付諸行動。

不可避免的,會議中陳詞濫調,老生常談不在少數,個別領導那廢話簡直是比某個電視台的廣告還多埃

季子強就靜下心,認真的聽,詳細的記,有些口后自己回去也是要喊喊的,光說實話,只怕也行不通。

這樣一個上午很快就過去了,下午就安排了分組討論,以相鄰的幾個市為單位,這幾個市所轄的各縣副縣長就聚在了一起,組長自然是分管農業的幾個副市長了,柳林市分管農業的是平智容副市長,此人混跡官場許多年,可謂是真正的官油子,人長的很有派頭,但說出來的話十句裡面九句是虛的,還有一句是沒人聽得懂。

他也是常務副市長韋俊海的嫡系,按說對季子強應該不會假以顏色的,但其實不然,他見了季子強很客氣,一坐下就對季子強說:「小季,很不錯嗎,聽說你進洋河常委了,進步不小,好好努力。」

季子強也很客氣:「這都是領導帶的好,以後還請平市長繼續教誨。」

平智容就哈哈的笑笑說:「那用的著我來教誨,葉市長身邊的人,水品,能力那是不錯的。」

兩人就寒暄了一會,人都到齊了,就開始了討論。

季子強也想多聽聽大家的經驗,對夏糧收購中存在的很多解決問題的方法,他都在認真的學習和牢記,特別是一個容易引發突發事故的問題,像給農民打白條啊,收糧中徵收統籌款啊,糧站的服務態度等等。

這兩個小時的討論結束后,大家又是到大會議室繼續聽報告,但下午的會場氣氛就不比早上那麼散漫了,因為來了個更大的人物江北省的省長樂世祥。

省長樂世祥穿著合體而高檔的休閑服,他沒有大部分領導那樣的肥胖臃腫,有些消瘦文弱,身上散發出強烈的學究氣息,講話也很少低頭看稿子,但說出來的話是洋洋洒洒,滔滔不絕,時而妙語連珠,時而凝重深沉。

前排的各市領導都很專註的記著筆記,不時的點頭頷首,配合著樂省長的語音頓挫,穿著漂亮的服務員小妹妹,輕腳輕手的穿梭於會場,給大家添加茶水,就算再號色的老大也不敢多去看上兩眼,整個大廳鴉雀無聲。

最後省長樂世祥總結道:「同志們,做好今年小麥收購工作,對於確保我省糧食市場供應和價格穩定,保證糧食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各級糧食部門一定要加強領導,高度重視,把做好小麥收購作為當前糧食工作的一項重要任務來抓,要認真分析小麥購銷形勢,精心組織安排,全力以赴做好今年的小麥收購工作,為促進糧食增產和農民增收,確保全省糧食安全做出新的貢獻!謝謝大家1

掌聲持久的響起,特別是坐在前排的市級領導們,更是甩開了自己那肥厚的油手,玩命的拍著,到後來那手掌就變成了一雙雙通紅的臘肉。

晚上就是一個簡單的會餐,各市縣認識的,不認識的人都互相的敬著酒,說著一些官場中不咸不淡的恭維客氣話,所有人的耳朵都成了垃圾桶什麼話都可以往裡面扔的。

季子強在這局宴會中起初很是低調,客氣的應付著別人的虛假,你看他貌似漫不驚心,實則察言觀色,用自己手中的酒杯控制著整個飯桌的局面,他看到火候已到,以橫掃千軍的氣勢,輕輕舉起酒杯,大氣的向每一個人發出了邀請和挑戰,把這局面推向了高巢。喝酒其實就是喝最後那幾杯。

本來喝得差不多了,但大多數人心裡總像還空著半斤的酒量。季子強抓住了這個火候,撩拔得大家欲罷不能,心裡嘴裡極其暢快。

高高興興的吃完飯,就在季子強離開餐廳的時候,卻意外的看到了人大主任程南熙,程主任也剛從招待所一個包間里出來,兩人就面對面的撞見了。

季子強連忙招呼一聲:「程主任好,你也在這開會。」

程南熙主任馬上就認出了季子強,就站住了腳步,含笑說到:「呵呵,是柳林市的小季啊,好久不見,你陪葉市長來開會嗎?」

季子強走近一點說:「我沒在市裡了,現在下基層縣上了。」

程南熙有點意外的說:「奧,葉市長還真捨得放你下去,對了,聽說柳溝的修路已經開始啟動了,謝謝你們啊,為我老家做的貢獻。」

季子強就陪著程南熙往外面走,這時候就有很多其他市縣的領導不斷的和程南熙打著招呼,並且很是羨慕的看看季子強,沒想到這人和程主任還如此的熟悉。

說道了柳溝的修路,季子強就不得不道歉了:「程主任,這事情我還想給你道歉一下。」

「道歉什麼?」程南熙轉過頭看了一眼季子強說。

「本來我是計劃在施工中用柳溝的村民的,但我這一調走,後面的事情就插不上手了,葉市長也提議過這個方案,但結果……」季子強在說話時候就想到了葉眉打電話過來時候的無奈,他就把這個問題做出了延伸的解釋。

程南熙已經從季子強的話里聽出了問題,本來這事情已經過了,他就沒有多想,現在季子強一說,就讓他再一次的關注起這個問題了,看來葉市長受到的打壓不小啊,這葛華書記也有點過份,一個小小的工程他都不放過,人太貪了遲早是要吃虧,走著瞧吧。

程南熙就很淡然的笑笑說:「呵呵,這怎麼談的上道歉的話,你當初的想法是好的,但現在具體實施中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在裡面,不怪你。」

解釋了這個問題,季子強也就沒有其他事情和程南熙多談了,他膠么Γ因為在他們的身後還有好幾個和程南熙一個包間的人,季子強是不能過份的搶人家的風頭和機會,那會引起公憤的,他就適可而止的告別了程南熙,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司機小徐估計是到其他房間找同行打牌去了,最近流行一種叫挖坑的撲克牌打法,很多人都樂此不疲的專研著,季子強也會,但每天工作忙,很少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