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五十二章敘舊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掉你一點的魅力?」 安子若臉上立刻飛起粉色的暈紅,這不是羞澀吧,更準確的說應該是一種幸福:「子強,你是在誇我嗎,是要對我表達一種情意嗎?」 季子強的臉也紅了,是啊,自己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季子強悠悠的說:「呵呵,不是啊,怕你沒時間接見我埃」

「接見……你在省城嗎?是不是,快說1安子若驚喜的問。

季子強就打個哈哈說:「是啊,我在省城。」

安子若就有了一種興奮,她似乎看到了季子強正壞壞的望著自己,她迫不及待的問:「你在那裡,我現在就過去。」

對於安子若來說,季子強是她一個永遠的痛,也是她一個永遠的牽挂,誠然,她在還沒有完全理解自己對季子強刻骨銘心的相思之時,因為國外的寂寞,因為虛榮和無知,離開了季子強,但這些年內心的折磨和悔恨,使她明白了,自己忘不掉季子強,抹不去季子強在她心頭留下的那一道道印記。

在每天,每時,在歡笑和傷心中,她總是可以清晰的看到季子強帶著愉快的笑臉,瀟洒的高個,那發達的頭腦還有壞壞的賊笑,她剋制不住自己的思念了,每當想到季子強,她的體內都會捲起一股熱潮,渾身發熱,血流加快。

而現在,或者自己有機會可以再和季子強重溫舊夢,再續良緣,她怎麼可能不興奮和幸福,當一個人只有愛情沒有錢財的時候,她或者會感到愛情的淺薄,一旦一個人有了財產,不再為衣食所憂,她又會強烈的追尋感情的依託,人啊,永遠都無法平衡和滿足自己的心靈。

時間不長,季子強就接到了安子若的電話,他想要邀請她上來坐坐,考慮到這裡人多嘴雜,在一個,他是知道安子若那高貴的氣質和奪目的魅力,他不想讓自己成為全省農村會議的一個附加議題,他說他馬上下去。

走出了招待所大堂,他就看到了安子若,她在停車場里,站在一輛紅色的寶馬MINI旁邊,遠遠望去,整個人都彰顯出一份高貴和典雅。

季子強就慢慢的向她走去,他要在這個過程中好好的欣賞一下安子若,用心靈,用眼光去感受安子若的美艷,去欣賞安子若那胸前的飽滿誘人。

安子若穿著一件黑色的長裙,交叉翹起的修長美腿裹著黑色絲襪,神秘的漁網狀下,豐腴和細緻的小腿濃纖合度的完美,而紅潤的雙頰,嫩的要滴出水來,眼神里充滿了異常嫵媚和對季子強突然出現的綿綿期待。

走到了近前,季子強用深沉的語音說:「很久沒有見面了,你依然是如此的美麗。」

有點羞澀的安子若臉上就泛起了一陣的紅雲,她喜歡聽這樣的讚美,特別是季子強的讚美,更能讓她心醉神迷。

安子若帶著欣慰說:「是啊,很久沒見了,你近來都還好嗎?」

季子強點下頭:「我很好,謝謝你上次到我家去看望我的父母。」

安子若閃動了一下她那漂亮的杏仁大眼,薄嗔道:「為什麼要這樣客氣?」

季子強也覺得自己有點虛偽,就笑笑說:「本來想請你上去坐坐,但我怕你會帶給他們過大的轟動,所以只好不上去了。」

安子若就有點自得的笑了,說:「我有那麼大的魅力嗎?嘻嘻,我帶你出去坐坐吧。」

季子強就坐上了安子若的寶馬MINI,這車說實話,季子強過去還沒坐過,不過他盡量的讓自己顯得從容淡定,似乎縣政府那輛他時常乘坐的老桑塔納和這是一個檔次,不,應該那個車更舒服一點,至少是可以隨便彈煙灰的,但坐在這個車上,季子強連煙都不敢點,他怕自己找不到煙灰缸的位置。

季子強一面和安子若聊著天,一面看著省城的夜色,城市的夜,是繁華的,街頭上各種燈都亮了,五彩的霓虹燈為人們枯燥的生活添上一絲色彩。

雖是繁華,但並不吵鬧。街道上的人們疏散地走著,談論著一天的見聞。人們似乎都懂得他人的勞累,說話聲很小,生怕打攪了他人閑適的心情。

城市的夜,是恬靜的,也是深沉的,樹葉颯颯地發出一絲聲音,那麼低調,那麼深沉。

他們就來到了一個街邊的酒吧,車一停下,就有酒吧的門迎把他們帶進了喧囂中的人群,閃爍的燈光,迷離的音樂,還有狂亂舞動的人。

一些悠然地坐在吧台前看bartender玩弄酒瓶的人,一些聒噪的,落寞的,興奮的,低沉的,強勢的,無助的人。

大廳里到處都散發出的誘惑的荷爾蒙氣味,陣陣起伏的熾熱呼吸恨不能迅猛穿透那遮羞的薄衣,充滿血絲的眼睛閃爍著難以捉摸的飄忽,冷冷地盯著一張張混沌難辨的軀殼,興許每個男人或女人都是彼此的獵物,興許腦子想的最多的可能是怎樣釋放酒精包裹著興緻。

他們就選定了一個角落坐下,安子若用優雅的姿態喚來了侍者,要了一瓶法國紅酒,季子強並不太喜歡這樣的地方,但他沒有選擇,也沒有說出自己的想法,他不能因為自己的喜好就去破壞安子若的熱情。倒上了紅酒,看著那暗紅的液體在玻璃杯中流動的美麗,季子強的心也多了點柔情,他舉起了酒杯,和安子若輕輕的碰了碰。

他們慢慢的品味著酒香,親切的述說著離別後彼此的生活和感受,也一起回憶那青春歲月的激情和浪漫,他們有很多話要說,而彼此也知道恰當的停下自己的話語,專註的傾聽對方的講述,如此的良辰美景,如此的情話綿綿,要不了多久,他們都忘記了那些遺憾,彷彿回到了過去的熱戀。

季子強看著眼前美女微醺的面容,有感而發:「很奇怪,子若,你比過去更漂亮了,為什麼歲月沒有消耗掉你一點的魅力?」

安子若臉上立刻飛起粉色的暈紅,這不是羞澀吧,更準確的說應該是一種幸福:「子強,你是在誇我嗎,是要對我表達一種情意嗎?」

季子強的臉也紅了,是啊,自己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看來自己又要掉進這柔美的漩渦中了,季子強就很真誠的說:「是在誇你,也是想表達我一份情意。」

一霎時,安子若像少女一般青澀的嬌羞起來,她感到幸福來的太過突然,有點眩暈起來,她怔怔的看著季子強,滿眼都是柔情。季子強也幾乎痴了,他們就這樣彼此對視著,看著對方……。

季子強的手,輕輕的,溫柔的滑移到安子若光滑的背後,輕輕摩擦著,另一隻用力握住軟嫩的小手,安子若把頭也靠在了季子強的身上,她的心也在季子強輕輕移動的掌心中,慢慢融化,慢慢的沉醉。

季子強低沉的對安子若說著話,他的唇幾乎要碰觸到安子若柔軟的耳垂,嗅著女體的幽香,深情凝視著多年夢縈的戀人,他也感到了一種很多年都沒有過的纏纏綿悸動,他輕柔地撫觸著安子若的大腿,愛不釋手。

安子若很乖巧的,她沒有的反抗,溫順地接受季子強地撫摸,季子強指尖帶的熱度,無處不到的碰觸,在安子若全身不停蔓延著……

安子若看到了季子強的眼裡閃著強烈的光芒,她靠在了季子強那結實的胸膛上,聽到了他的心臟「咚咚咚」跳得很快。季子強使勁摟著她纖細的腰部。

季子強在昏暗的燈光中,就不可抗拒的想要放任自己的情感,把自己的嘴唇向安子若靠近。

安子若馬上就屈服在季子強濃烈的男子氣息下,慢慢閉上眼睛。

安子若喘息已經急促,她無法自抑的喃喃自語:「我等你很久了,honey。」

一瞬間,猶如一個炸雷讓季子強呆住了,是的,就在安子若「honey」傳入了季子強的耳里,季子強就有了一陣的眩暈,他的動作停止了,他的肌肉也一下子變得僵硬起來,他的眼前彷彿就出現了安子若投身在一個外國人懷抱的場景,他的心開始了絞疼,雖然,他早就從安子若對他的聊天里,知道了安子若的前夫是個華裔,但季子強此刻還是把他想象成一個歐洲男人。

季子強身體就有了一種剋制不住的顫慄,他現在也算徹底的明白了,為什麼自己如此牽挂安子若,卻又在邂逅的這麼長時間裡,自己難以下定決心去爭取,去追尋往日的舊夢。

過去自己為自己找了個借口,說什麼怕自己貧困和平凡不足以般配安子若,還經常勸慰自己不要重蹈覆轍,在次經受那失戀的痛楚。

事情上,那都是很牽強的一些理由,真實的問題就在自己的心中,自己心中的那道坎,那道世俗的,根深蒂固的觀念還沒有改變。

或者,這就叫愛之深,恨之切,自己可以容忍葉眉有丈夫,自己也可以毫不計較方菲有晴人,自己可以放開心懷,無所顧忌的吻她們,一點都不會有心潰,可是,對安子若不行,因為自己愛她太久,愛她太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