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五十一章前往省城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的身影,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季子強依然希望,也準備去嘗試著延續那斷裂已久的情感。 但同時,他還是害怕,恐懼著,怕安子若的愛會不會再次把自己帶入那萬劫不復的傷心之中,他怕自己經受不住...

?在到了鄉政府以後的聽取彙報和經常工作中,季子強一直都是心不在焉,他就決定,一定要爭取一下,來點實際的行動,還洋河縣老百姓一個安全生活的環境。

在他還沒有想好如何在會議中說服書記和哈縣長,讓他們同意自己採取一次行動的時候,季子強就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要求各縣分管農業的副縣長到省城參加一個夏糧收購的農業工作會議。

季子強也就只好先放下治安這事情,把各類相關的資料,數據,報表,他都整理在一起,自己認真的看了一遍,能記下的都記了記,這些開會未必用的上,但提前有個準備也是好的,以防萬一領導問起來,自己無言以對。

政府辦公室給他安排了小車,他沒有帶秘書,一個人就去了省城。

路過柳林市的時候,季子強本來是想去看看葉眉的,電話打過去,葉眉正在開會,估計短時間結束不了,季子強就讓小車拐回了家裡,,由於季子強沒有提前打電話回家,老爹老爸很乾驚喜,連忙是殺雞殺魚的,給季子強和司機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餐,季子強就感覺是好久沒有吃過這樣香美可口的飯菜了,使勁的整了兩碗米飯,連司機都有點驚訝於季縣長的飯量了。

老媽沒吃,就坐在旁邊,滿眼欣慰的看著季子強大口的咀嚼,看季子強吃的差不多了,才笑咪咪的說:「子強啊,這次上省城開會有沒有給子若帶點禮品啊?」

季子強突然一口飯就噎住了,他睜大了驚恐的眼睛,吊呆的看這老媽,半天說出不出話來。

老媽怎麼知道安子若,自己從來沒有說過啊,知道也還罷了,你看老媽那一個「子若」叫的,好像親熱的不得了。

老媽看著季子強的詫異表情,就帶點揶揄的說:「怎麼了?秘密暴露了吧,還不給老媽說,還是人家子若好。」

季子強就停住了吃飯,問道:「你怎麼知道安子若的,你還見過她。」

「是啊,前幾天,子若到柳林來辦什麼事情,時間很緊,但人家閨女還是到了咱家來,還給你爹和我買了很多禮品,最後飯沒吃都急急忙忙的走了。」老媽很是心滿意足的說著安子若。

季子強有點頭大了,上次自己給安子若說起了家裡的事情,沒想到她還記住了,專門來看了老媽,老爹,這是不是想從自己的內部來分化瓦解自己,他就忙問:「她給你們說什麼了?」

「說你們是同學,現在是朋友,不過老媽是很喜歡這閨女的,禮貌,漂亮,還很懂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我看就不要在挑了,這子若媽就很喜歡。」

季子強心裡暗道:「安子若啊安子若,沒想到你還有這手啊,這麼快就俘虜了我的家人,等我到了省城再找你算賬。」

不過呢,季子強的心裡就有了一份說不上來的甜蜜和自豪,能讓安子若這樣高傲,冷艷的美女來給自己父母大顯殷勤,似乎是可以叫季子強小有滿足的,關鍵是,季子強的心裡還是有著那揮之不去的安子若的身影,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季子強依然希望,也準備去嘗試著延續那斷裂已久的情感。

但同時,他還是害怕,恐懼著,怕安子若的愛會不會再次把自己帶入那萬劫不復的傷心之中,他怕自己經受不住再次的離別和傷感,他矛盾,彷徨,一個想法總是會很快的推翻另一個想法,就這樣,季子強在離開柳林市,坐車到省城的幾個小時里,一直都這樣折磨著自己。

下午五點左右,他們的車開進了省城,這是一座漂亮的城市,季子強感嘆這裡綠化率之高,建築物之新,街道與廣場之乾淨。

季子強也不得不讚歎,這裡春有春光,秋有秋韻,晝有晝的熱鬧,夜有夜的迷幻,把「漂亮」、「美麗」之類的形容詞置於省城之前,恐怕沒有人有疑義,只是它的複雜和豐富,也不是區區三五個詞語可以形容殆盡的。

他們就直接的把車開到了省政府的招待所,這招待所就在省政府的旁邊,說是招待所,實際的規格很高的,不亞於外面三星,四星酒店,裝修華麗的大堂里有會議籌備人員在做會議簽到登記,季子強也登記了一下,會議組發給他了會議材料和房間的鑰匙,他和司機就上去放下東西,洗個臉。

司機年紀很輕,姓徐,是個退伍回來的小夥子,剛來政府沒多久,但吃得飽不一定吃的好,起得早不一定身體好,這小伙來的時間短,可是眼明手快,頭腦靈活,在季子強洗臉的時候,已經幫季子強把一杯茶水泡上,還把季子強剛剛脫下來的白色襯衣收拾好了,準備一會給季子強洗一洗。

季子強出來就有點難為情,他還不大習慣如此照顧,忙說:「小徐,你不用管,你也辛苦一天了,襯衣我自己洗就是了。」

小徐端過來茶水說:「我也不累,實際上開車還在活動的,倒是你們坐車的更辛苦一點。」

看看人家多會說話,這說話間,小夥子就把季子強的衣服拿進了衛生間里洗去了。

季子強也不能過於做作,洗就洗吧,自己好歹也算他一個大哥。

季子強就從包中翻出了乾淨的襯衣換上,端起茶水,喝了起來。

過去喝茶也沒覺得怎麼個好,現在季子強伸直了圈縮了好多個小時的兩隻腿,再喝上一口濃濃的茶水,真是感覺幸福莫過於此。

季子強等小徐洗完了衣服,在稍微的休息了一會,會議籌辦組就招呼大家到餐廳吃飯了,每個人都發的有就餐,自己找個位置隨便坐,季子強就自然的找到了柳林市所轄的幾個副縣長了,大家認識的就很親熱的招呼著,不認識的就客氣的介紹自己。

飯菜還行,就是沒有酒,不過這些人都是每天喝酒喝的太多的人,沒酒反倒很舒服,飯也可以多吃一點,彼此客氣的時候,也就以茶代酒,遙碰兩下。

季子強吃飯的時候話就相對的少一點,不是他不能相融於大家,他在想著安子若,他也準備一會吃完飯和安子若聯繫一下,見個面。

這樣的便飯吃起來時間不長,一會,就有人客氣的站起來,說著大家慢用,先走一步的話,陸續的離開了餐廳,季子強也是一樣,吃飽了,就打個招呼也離開了。

回到房間,他還沒有來得及給安子若打電話,就先接到了葉眉的電話:「子強,你到省城了吧。」

季子強以為葉眉也來了省城,就忙問:「我已經到了,住下了,葉市長,你也在省城嗎?」

那面葉眉就嘻嘻的笑笑說:「沒有,我在柳林呢,知道你要到省城開會,就是問下,都還好吧。」

季子強心裡有點失望,這種失望他也說不上因為什麼,就算葉眉在省城,人家也是要回家住的,季子強就說:「我這還好,對了,葉市長,你那面最近怎麼樣,柳溝的修路工程定下來了嗎?」

葉眉有點遲疑的一下,才說:「定下來了,是胡輝中標了,我想阻止,但華書記和韋俊海副市長很堅持用他,所以……」

季子強也估計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以葉眉一己之力,是抵擋不住對方上下聯合的進攻,他嘆口氣說:「定他就定他吧,只要修好路就成。」

葉眉也說:「是啊,我也不想為這事和華書記他們過於抵觸,穩定更有利於柳林的發展,可惜,你上次說的讓柳溝的村民參與到修路工程之中的設想,只怕也要泡湯了。」

季子強有點慚愧,這件事情自己當時還給人家省人大程南熙主任彙報過,現在事情黃了,看來應該抽時間過去給解釋一下。

葉眉又對季子強說了很過關懷的話,兩人才掛斷了電話。

季子強手拿電話,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會,從這件事情上,季子強推斷出了葉眉近期在市裡一定受到很多打壓,只是葉眉不願意給自己說,怕自己徒增煩惱,是啊,自己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假如自己還在她身邊,或許還能幫她分擔一二,但現在真的無能為力。

季子強這樣嘆息了很長時間,他真替葉眉擔心。

一會,司機小徐回到了房間,季子強才放下了心思,和小徐聊了一會家常,看看天色有點暗了下來,季子強就拿起了電話,準備和安子若聯繫一下,司機小徐一見季子強撥起電話,也就趕忙離開了房間迴避,季子強就接通了電話:「子若,你好啊,我季子強。」

安子若在那頭明顯的帶著欣喜的語氣說:「子強,我很好,這時候給我來電話,看來你今天沒有應酬,難得啊難得。」

季子強就呵呵的笑了說:「我今天是沒應酬,但你不要告訴我,你現在有應酬啊,那我就太慘了。」

安子若有點好奇,也有點好笑的問:「我有應酬你怎麼就慘了,怕我喝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