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章湊熱鬧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6612字

?打眼一看,還是很繁華昌盛,雖沒有城市的高樓大廈,也沒有一排排商店,但街道的兩邊都蹲的有賣貨的人,什麼土特產啊,從蔬菜到香料,還有豬,羊,雞,鴨,魚,還有花衣服,大褲頭,掛得高高的長筒襪,鐮刀,鋤頭等等不一而足,琳琅滿目,五花八門,什麼都有,買貨的,看熱鬧的人就更多,反正就是一句話,到處都擠滿了人!

季子強到也很是歡喜,他小時候,柳林市還沒有發展到現在的城區規模,他家住的那地方也很農村化,到了一,四,七逢集日,季子強都是要去看個熱鬧的,那時候,自己身上一分錢都沒有,什麼也不可能買,但還是孜孜不倦的次次都去。

現在看到這情景,季子強就露出了會心的微笑,他感到親切,也感到熟悉,就像是一隻被動物園圈養起來的野狼,一旦回到了自己的大山,它的心情就格外的歡欣。

但走了沒幾步,季子強就看到幾個人在那爭吵著,季子強起初還沒大注意,但他聽到了身旁一個人嘆口氣說:「這伙挨天殺的,又來了。」

季子強循聲轉頭一看,自己旁邊站著一個老頭,這是一位精瘦的老頭,長著一副古銅色的臉孔尖尖的下巴上,飄著一縷山羊鬍須,長滿白色老繭的枯枝一樣的腳上,套著一雙鵝黃色草鞋。

那草鞋雖有些舊了,線條有些凌亂,卻是非常乾淨,似乎能映出斑斑駁駁的陽光的影子。

季子強對他剛才的話有點預感,應該是話有所指,季子強停住了腳,順著老頭的眼光就看到那幾個爭吵的人了。

兩個年輕人,正在和一個賣天麻的農戶發著脾氣,就聽一個說:「你怎麼騙人,上面都是好天麻,下面怎麼都是帶傷的,這價錢就要每斤降五元。」

賣貨的農戶爭辯說:「你仔細的看看,都是一樣的,你都裝你麻袋了,現在又扯什麼價格啊,這貨價格已經很優惠了。」

那買貨的兩個年輕人,就看著地下的麻袋,遲疑了一下,最後說:「再問你一遍,每斤少五元行不,不行我們就不要了。」

賣貨的農戶把頭搖的撥浪鼓一樣說:「真不能少了,再少我也不會賣的。」

這兩個年輕人一聽,也就很生氣的提起了麻袋,把裡面的天麻又全部的到回了農戶的籮筐中,說道:「那見過你這樣的人,不講信用。」

說著話,使勁的抖了抖麻袋,把麻袋搭在肩頭,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那賣貨的農戶也是搖搖頭,有點遺憾的說:「都是一樣的貨,什麼眼睛啊。」

季子強看看沒有什麼異常啊,公平買賣,自由市場,就是這樣,看好了買,不喜歡不買就是了,他就準備離開,這時候,季子強就有聽到了旁邊那老頭的一聲嘆息:「唉,這伙騙子,要遭雷抓啊。」

季子強就不得不奇怪了,他轉過頭,很親切的問老頭:「大爺,好像你很不滿意剛才那兩個買東西的,呵呵。」

老頭轉過頭,就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季子強,估計看出來季子強是外地人,長得也還周正,不像壞人,就說:「你以為那是兩個買東西的人?」

「是啊,怎麼了,我看很正常,現在不能強買強賣。」季子強笑呵呵的說。

老頭看看季子強搖下頭說:「你小子太嫩,屁事不懂。」

季子強愕然,旁邊的秘書小張就來氣了,說道:「大爺,你怎麼這樣說話。」

季子強心裡就有點蹊蹺,他用手勢制止住了小張,對老頭說:「那我倒要請教一下老大爺,我那裡不懂了。」

老頭扭頭翻翻怪眼,看著季子強說:「真想知道?」

「想。」季子強簡潔的回答。

「想知道也成,到旁邊那賣黃酒的地方,給我買一碗,我給你講講。」老頭狡默的笑笑說。

季子強就更好奇了,心想,一碗黃酒也不值幾個錢,就說:「好,我陪大爺喝一碗。」

三個人就走到前面一處搭著個涼棚的買黃酒的地方,季子強讓酒保給端了三碗黃酒,要了一盤花生米,對老頭說:「先喝一口。」

老頭的眼中就閃出了亮光,連忙端起,一口就喝掉了半碗。

這是當地自釀的黃酒,是用穀物作原料,用麥曲或小曲做糖化發酵劑製成的釀造酒,黃酒要比有「液體麵包」之稱的啤酒營養價值高得多,是我們東方釀造界的典型代表和楷模。

季子強先是稍微的喝了一口,頓時感到暢快與豪爽,他也就禁不住學那老頭,大口的喝掉了半碗,一下子,彷彿是四體融洽,悠然自得,飄飄欲仙,忘卻憂愁。

不得不說,酒是一個變化多端的精靈,它熾熱似火,冷酷象冰;它纏綿如夢縈,狠毒似惡魔,它柔軟如錦緞,鋒利似鋼刀;它無所不在,它可敬可泣,該殺該戮。它能叫人超脫曠達,才華橫溢,放蕩無常;它能叫人忘卻人世的痛苦憂愁和煩惱到絕對自由的時空中盡情翱翔;它也能叫人肆行無忌,勇敢地沉淪到深淵的最底處,叫人丟掉面具,原形畢露,口吐真言。

放下了酒碗,老頭又直接用手抓了幾顆花生米放入口中,品一品味道後說:「剛才那兩個買貨的年輕人,你要真以為他們是在買貨,那你就錯了,他是在坑騙。」

季子強有點驚訝,整個過程自己看的清清楚楚的,人家哪有什麼坑騙,最後不要貨了,人家也是把麻袋裡面的天麻全部到了出來,自己分明是看著人家到的乾乾淨淨,還抖了好幾下麻袋的,這有什麼不對。

老頭看著季子強茫然不解的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