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十九章先喝一口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效果並不明顯,整個洋河縣的幹部都在心裡嘀咕著,這雷副縣長的倒台一定和季子強有直接的關係,所以嘀咕到最後,他們就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季副縣長真不是個省油的燈,誰惹他,誰倒霉。 季子強也不去管...

?季子強就快步到了吳書記的辦公室門口,輕輕的敲了兩下,房間就傳來吳書記的聲音:「進來。」

季子強推開辦公室的門,一股子空調的涼氣就迎面撲來,他趕忙走進去,順手關上房門。

房間里的空調微微的發著響聲,吳書記見是季子強,就站起來,離開了辦公桌,吳書記今天是衣冠楚楚,神采奕奕,讓人感覺親切安詳,恬靜文雅,他就笑著招呼季子強:「外面很熱吧,我也估計你在辦公室,叫你來聊聊。」

季子強客氣的回應著,坐了下來。

吳書記拿起一直茶杯,把一壺泡好的茶水到了出來,說:「來,先喝一口。」

茶水還冒著熱氣,季子強聞了一下,說聲:「真香。」就喝了一口。

吳書記呵呵笑笑說:「一個朋友給送的正宗的鐵觀音,味道不錯,對了,子強啊,我昨天專門給市委幾個朋友打了電話,問了問關於調查你的事情,好像.市紀檢委劉書記回去以後就沒在提這件事情,所以我還是有點不放心,想找你聊下,對這個調查,你自己感覺情況嚴重嗎?」

他是必須要搞清楚這件事情的,這就像是一塊試金石,可以由此推斷出季子強在葉眉心中的份量,同時也可以推斷出葉眉和華書記目前的關係,這會為自己以後的布局起到參考作用。

季子強沒有放下了茶盅,他把玩著玲瓏小巧的茶盅淡淡的一笑說:「我也正想給書記彙報一下這件事情。」

「是嗎?呵呵,看來我們兩人是想到一起去了,說說,什麼情況。」吳書記急切的追問,他從季子強的臉上看到的不是驚慌和頹廢,這也讓他奇怪,疑惑,。

按說季子強現在已經到了非常時期,市紀委不會隨便出動的,既然出動了,季子強想要輕易脫困,只怕很難,就算是葉眉保他,就算是葉眉和華書記暫時相互配合,但至少對季子強個人來說,這都不是一件好事情,可是他怎麼還能笑的出來。

難道這次的調查對季子強來說,是一個無關痛癢的行動,那是不是就意味著,季子強具有更紮實,更可靠的應對策略,自己倒要好好看看。

季子強若有所思的說:「其實調查一下也好,經一事長一智,不然還不知道別人心裡想的什麼。」

吳書記就有點臉紅了,他知道季子強說的是雷副縣長,但想想自己,要是那天對紀檢委劉書記和張秘書長說的話傳到了季子強的耳朵里,還不知道他會怎麼想自己,他就說:「是啊,沒想到這個雷縣長怎麼如此冒失。」

「雷縣長是有點冒失,有時候啊,做事情還是要多想想後果。」季子強若有所思的說。

「哎,這個人就這樣,上次不是我還說過這人不行嗎。你現在相信了吧?你也不要往心裡去。」吳書記就勸慰了幾句。

季子強臉上就帶出了寒意,他很鄭重的說:「我一直都相信吳書記的話,所以,這次我就不能讓雷縣長全身而退了。」

吳書記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來,他專註的看著滿面蕭殺的季子強,心裡如波濤般涌動的驚訝,他理解這話的含義,只是太不可思議了,一個連自己對付起來都感覺頭大的人物,他季子強說收拾,就能把人家收拾了,想到這,吳書記的身上也有了陣陣的寒意,這是一種對季子強的忌憚和恐懼。

吳書記沉默了,他本來對季子強這次是不是可以脫險,都一直在懷疑,根本就不指望他可以搬到雷副縣長,但現在看來他已經是成功擺脫危機,還順手完成了自己給他交代的任務,他是怎麼做到這絕地反擊的,這太出乎意料,吳書記需要一點時間來消化一下這個消息。

兩人都沉默了,良久,吳書記才輕聲的問:「你是怎麼做到的,可以說說嗎?」

季子強沒有猶豫,這問題他早就有準備,所以他淡淡的用手指了指上面,沒有在說什麼了。這是一個什麼含義,吳書記很快就領會,是上面有人幫忙,到底是葉眉市長在幫忙,還是華書記也在幫忙呢?那自然是不能再問了,這點規矩吳書記還是懂的。

吳書記輕輕的虛了一口氣,點頭說:「好,這就好。」

他再一次重新的認識到了季子強的價值,決定以後要緊緊的抓住季子強這把鋒利的鋼刀了,但這也許只是他一相情願的想法,季子強已經看透了他的本質,未必真的會被他利用。

過了兩天,在人們都很替季子強擔心的時候,上面市裡又下來了一次,不過這次找的是雷副縣長談話,在所有人還沒有搞清狀況的時候,一紙通知就發到了洋河縣城,雷副縣長被就地免職了,好像是因為收受賄賂,整個縣城都一片鄂然,形勢的轉換太讓人匪夷所思。

他不是最近活躍的很嘛,他不是最近正在搞季子強嘛,怎麼人家什麼事情都沒有,他到先給翻了,這事情太過蹊蹺了……

雷副縣長倒的這樣轟然,這樣快捷,這樣乾脆,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哈縣長大有兔死狐悲的感覺,他不是為雷副縣長在難過,他是在感嘆自己又少了一個幫手……

對於雷副縣長的倒台,季子強一直也沒作過什麼太多的評論,在別人說起的時候,他只是嘆息一下說:「其實雷副縣長人挺不錯的,唉,怎麼就出這事情了。」

雖然季子強是裝的挺像,也一直顯示的很低調,但似乎起到的效果並不明顯,整個洋河縣的幹部都在心裡嘀咕著,這雷副縣長的倒台一定和季子強有直接的關係,所以嘀咕到最後,他們就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季副縣長真不是個省油的燈,誰惹他,誰倒霉。

季子強也不去管它,該幹什麼幹什麼,見了哈縣長還是那樣的低眉順目,謙恭有禮。

哈縣長已經不大願意看到他了,有時候他在場的會議什麼的,哈縣長只要可以不去,那就盡量的缺席,站在哈縣長的角度也可以理解,畢竟誰都很害怕狼的。

在這種情況下,縣上一夥不很得志的幹部們,還有一夥過去沒貼上吳書記和哈縣長的幹部們,自然就慢慢的靠了過來,季子強也是開店的不怕你肚兒園,來者不拒,一個小小的山頭已經慢慢的形成了。

而更讓季子強沒有想到的是,在過後不久的一次工作會議上,吳書記力排眾議的把雷副縣長過去分管的城建工作也劃到了季子強的分管上來,應該來說,這是吳書記對季子強的一種獎勵和拉攏吧,反正季子強是這樣想的。

這對季子強來說,未必是好事情,雖然城建工作看似有很多好處,但他的危險卻遠遠大於實惠,它和農村工作不一樣,在農村,季子強面對的都是憨厚的笑容和誠實的臉譜,在這裡,季子強面對的就是一個個狡詐,姦猾的私營老闆,除了工作起來費心費力之外,很多問題的處理也極其敏感,當然了,對於一個想要斂財的領導,這是一個好位置,但季子強暫時還沒有那個想法。

季子強想的是掌控權柄,馳騁官場,他無意於偷雞摸狗,中飽私囊。

對城建這一塊,季子強還想介入遲一點,淺一點,等自己有了足夠的威信和看清很多問題以後再深入不遲,所以最近他的工作重點還是在農村,在基層。

今天白天,依然烈日當空,土地依然被烤著,空氣在灼人的陽光下依然悶熱,所有的植物都在炎熱下彎著腰,低著頭,和草葉一樣綠色的蚱蜢,四處發出微弱而嘈雜的鳴聲。

季子強抬頭眯著眼看看天空,那裡帶著那種即將變紅的橙黃色,彷彿一大片金屬接近爐火時一樣。

季子強對身邊的秘書小張說:「天是好天氣啊,對今年夏糧的豐收奠定了基礎,就是太熱,讓人難受。」

秘書小張就說:「季縣長,不如還是上車,慢慢往前走吧。」

季子強搖下頭,他看到前面小鎮不寬的街道上那熙熙攘攘的趕集市的人流說:「算了,走幾步吧,那麼擁擠的街道,我們車過去只怕要挨不少的罵。」

小張也笑笑,今天是白龍鄉的二,五,八趕集日,不很長的一條街道擠滿了來來往往的人,有買有賣的,討價還價,很是熱鬧。

今天到白龍鄉來也是臨時的決定,本來一早季子強是準備參加個縣委會議的,後來縣委通知,會議暫緩,季子強就說到下面來看看,快到夏糧收割時節了,作為分管農村工作的季子強,就越加的忙綠,也分外的謹慎,自己不很熟悉農村工作,那就只能以勤補拙,多跑,多看,多檢查。

季子強和秘書小張就繼續前行,前面是一座橋,飽經滄桑又年久失修,變的破爛不堪.橋上擠滿了人,他們兩人就從人群中躲閃著,順利的過了橋,到達集市的中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