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十八章藝術品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醉和激~情。 季子強一個人在辦公室坐著,他隨手的翻動著桌上的文件,讓自己努力把這點遺憾擺脫,就在這個時候,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季子強接上:「你好,我季子強,奧,是吳書記啊,怎麼今天也...

?夏天的夜色,月光也是如此的美麗,月光如水、如霧、如脂,絲絲縷縷的月光,從葉隙間篩落,呈現出迷離的斑駁。

清晨,季子強到點就醒了過來,在朦朦朧朧中,他睜眼看了看四周的環境,當他的目光落在在方菲的臉上時,季子強嘴角就勾出了一絲溫暖的笑意,他想要叫醒她,又怕驚擾了她的好夢,看著這如花似玉的人兒,季子強就又有了一陣的悸動,夏日裡單薄的毛巾被,遮擋不住方菲那滿園的春色,柔潤光華的腿,依然緊緊的纏繞在季子強那健壯的腿上。

季子強沒有起來,今天是周末,或者是昨夜的戰鬥過於激烈,他感到了睏乏,也不想過早的驚擾方菲,他閉上眼睛,希望自己可以思考點什麼,結果很快的,他有一次進入了睡眠狀態。

不知道過了多久,後來,季子強還是一陣電話的鈴聲把他驚醒,他拿起了自己的手機,掙開睡眼朦朧的眼,打開看看,卻發現電話並不是他的,方菲也醒了,她一睜開雙眼,就滿含溫柔的看了看季子強,給季子強帶來了一個春雨般詩情畫意的笑容。

方菲接上電話:「嗯,那位埃奧,是李校長,你說。」

她一面接著電話,一面對季子強微笑,用那沒有接電話的手,輕柔的撫~摸著季子強裸露的胸膛,用手指在那裡一個圈,一個圈的畫著。

對方的電話聲太小,季子強什麼都沒有聽到,就見方菲的眉頭皺了幾皺說:「你到我門外了啊,那好吧,你等等,我就起床。」

方菲掛上了電話,抱歉的對季子強說:「是一中的李副校長,我先起來了,你在睡會。」

季子強心裡就有點緊張,雖然只要他不出去,是沒人會發現他的存在,但他還是有一種做賊的惶恐,好在,方菲給了他一個吻,然後說:「乖乖的躺著,不要出去,沒人知道你在這。」

季子強苦笑了一下說:「你趕快穿,也趕快的把他打發掉。」

方菲坐起了身子,開始匆匆忙忙的找她扔的很凌亂的罩罩啊,襯衣啊,內內什麼的。

季子強用腳幫方菲把扔在床邊的小內內勾了過來,欣賞著方菲那玲瓏剔透的身材,看她一件件的穿戴整齊,季子強就在想,女人的身材真的很奇怪,總是讓人這樣的賞心悅目。

其實是因為他還年輕,他是沒有見過那滿身贅肉,腰比桶粗,乳防下垂的女人。

方菲穿戴整齊,就走出了室,季子強過了一會,就聽到外面響起了開門和關門聲,方菲招呼說:「來來,請進來坐,李校長。」

就聽李校長說:「打擾方縣長休息了,怪我,歲數大了就瞌睡少。」

方菲嘻嘻的一笑說:「我睡過頭了,現在都11點多了,讓李校長見笑了。」

「那裡,那裡,方縣長日理萬機,也很辛苦的,難得一個周末,還讓我給打擾了,不好意思。」季子強就在裡面笑了,呵呵,方縣長是日理萬機,只是這個雞不是那個機。

李副校長就又說:「昨天下午我也過來了一趟,估計方縣長不在家,敲了下門,我又等了一會,離開了,知道縣長每天忙,所以這一大早就來了。」

這話到讓季子強嚇了一跳,要是昨天他們吃飯回來的早一點,那不是就撞上這個李副校長了嗎。

想想季子強都有點后怕。

後來就聽外面方菲和李副校長又說了一會,好像這李副校長想要方菲幫忙提升正校長,一中的校長剛去了市裡一個中學,就空下了校長的位置,方菲是管教育的,對這個校長的位置是有絕對的發言權。

季子強聽聽的就搖起了頭,這個李副校長季子強也見過,平常總是一臉的正氣,滿口的理論,沒想到還會來這一手,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還好,季子強就聽到了方菲的拒絕:「李校長,這件事情你也不要亂活動了,組織上會有考慮的,」

「呵呵,我相信組織一定會認真考慮的,但心裡還是很緊張的。」

「好好回去工作,你這事情是有些爭議,不過還是有希望的。」方菲對李校長說。

「那謝謝方縣長了,這是我一點心意,請方縣長收下。」一陣的窸窸窣窣的聲音出來進來。

季子強聽出來了,那一定是李縣長在翻動皮包,拿出了送的禮品。

不過出乎季子強預料之外的是,他聽到了方菲說:「李校長,這是做什麼,我也不缺錢的,你拿回去吧,你這事情我會幫忙促成的。」

季子強眉頭皺了起來,初聽聽這話的的意思,好像是方菲在拒絕李副校長的錢,但季子強身在官場多年,也很領會官場的語言,他從方菲最後一句話中,聽出了另一種話意,這真的讓季子強有點遺憾,他不用再想,也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方菲一定會收了這個錢的。

季子強就獃獃的看著上面的天花板,他的心情有了一種莫名的低落,他靜靜的穿上衣服,坐在床沿上,剛才還想要等方菲打發了李副校長,兩人再重溫一下昨夜纏綿,現在這種心情都蕩然無存了。

他猜想的一點沒錯,方菲在客氣了幾句以後,也就不再說錢的事情了,很快的,就把李校長打發走了,方菲這才走進了室,她看到季子強已經穿戴整齊了,就問:「不是讓你多睡一會嗎?怎麼就起來了,那我給你做早點,奧,現在應該是做午飯了。」

季子強抬頭看著這依然很嫵媚的臉說:「他給你送錢了,你準備收下?」

方菲很奇怪的看這季子強說:「當然收下,難不成給他白幫忙?」

季子強沉吟片刻說:「退給他吧,或者上交了,你還年輕,不要為這種事情以後翻跟頭。」

「呵呵,看你緊張的,以後你也會習慣,我這才多少啊,你到別的地方去看看,人家那才叫收錢。」方菲說這話的時候,就想到了她過去見過的一些領導,那每次收的才叫多,自己這三五萬元的,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比。

季子強也不好深說方菲了,本來這種事情自己是可以裝著不知道的,但他認為自己既然和方菲有了這種關係和緣分,自己裝聾作啞不去勸阻也過意不去。

方菲看著季子強緊鎖的眉頭,就搖下頭,無奈的笑笑,就像是看著一個外行在和自己述說著專業知識一樣,她就開起玩笑說:「要不這樣,我們見一面分一半,給你兩萬,呵呵呵。」

季子強也很無奈的笑了笑,就在這一霎那,他有了一種悲哀,他感覺到自己和方菲之間有了一些距離,到底是因為什麼,季子強一時也說不清,道不明。

在剩下的這一段時間裡,季子強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離開了方菲的家,他一路都在想,是因為方菲的收錢嗎?但自己好像也收過農業局馬局長的兩萬元錢,自己和她有什麼區別,應該是沒有吧,但為什麼自己看到她收錢就會有一種心痛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如此的深刻,深刻的到了自己看著方菲那盪人心魂的美麗的時候,卻沒有了過去的心醉和激~情。

季子強一個人在辦公室坐著,他隨手的翻動著桌上的文件,讓自己努力把這點遺憾擺脫,就在這個時候,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季子強接上:「你好,我季子強,奧,是吳書記啊,怎麼今天也沒休息。」

「哈哈,我在家待著煩啊,就到辦公室來了,你忙什麼,要是沒事就過來坐坐。」吳書記向季子強發出了邀請。

季子強就滿口答應著,說自己馬上過去。

季子強走進了縣委,今天是休假,除了值班的幾個人,縣委顯得很是冷清,院子里的樹像得了病似的,葉子掛著層灰土在枝上打著卷;枝條一動也懶得動,無精打采地低垂著,蟬兒齊聲歌唱,它們好像在誇耀自己的季節。

夏天那種讓人無法躲避的酷熱,真使人頭痛,不論你走在烈日炎炎下的大路,或是已進入樹木、房屋的陰影;不論是在早晨還是在傍晚,那暑日的熱總是伴隨著你,纏繞著你,真讓人心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