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十七章乖巧的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源泉,卷弄著那溫軟的舌根。 「噢--」他的喉間不自覺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加深了這個吻,季子強的動作一氣呵成,方菲剎那間竟無法動彈,感覺神經陷入一片混亂,但此時此刻,她的心在狂跳,沒等她反應過來...

?季子強溫厚的拍拍方菲的手背說:「感謝你的關愛,再等等,大幕還沒有拉開,下面到底會演出什麼節目現在還不知道呢。」

方菲看著季子強拿出了一根香煙,就主動的從桌子上拿起了打火機,幫季子強點上,過去他們兩人在一起的時候,見到季子強吸煙,方菲總是要說他兩句的,今天季子強心情不好,方菲也盡量的讓自己乖巧,溫馴,用自己一腔的柔情來化解季子強那心中的不快和憂慮。

季子強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看著眼前這氣質高雅,風韻萬千的美女,他的心動了一下,他看著方菲,卻突然的想到了安子若,想到了那次自己也是在憂慮中,安子若前來看望自己的情景。

季子強的心就有了一點點的痛楚,為什麼自己的仕途會如此艱難?是自己不夠聰明,還是自己對權利過於的奢望?應該都不是,是因為自己和他們很多人不一樣,自己攝取權利的目的和出發點和他們都截然不同,自己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自己想更好的讓權利去為別人服務,這或者就是問題所在。

看著沉思中的季子強,方菲嘆口氣說:「這個老雷啊,真是小肚雞腸的。」

季子強中沉思中抬起了頭。他苦笑一下,沒有說話。

方菲繼續說:「上次讓你接管公安局,我就知道,他不會善罷甘休的,只是沒想到這人也太過陰狠了,下手如此無情。」

季子強淡淡的說:「他又怎麼會對我講情面啊,是怪我,奪了人家的權利。」

方菲恨恨的說:「權利也不是他的私有財產,這怎麼算的上奪。」

「但不得不承認,現在很多領導,他們已經把手裡的權利當作自己的個人所有了,他們沒有想過,權利其實我們誰都沒權去擁有,我們不過是借用。」季子強悠悠的說出了自己所想。

方菲對這樣深刻的一些哲理是不願意勞心費力的探究和專研,她的想法很簡單,做好自己,對得起良心,對得起自己就可以了,聽季子強說的如此深沉,她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後來他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句季子強:「對了,子強,張秘書長應該是來保駕的吧?」

季子強就呵呵的笑笑,用手指點了一下方菲的鼻尖說:「組織原則,不要隨便亂打聽上級領導的意圖。」

方菲見季子強心情好了許多,就也開玩笑說:「下級領會和猜摸上級的意圖,是我們每一個革命幹部應盡的責任。」

季子強和方菲都笑了起來。

挨到了下班以後,季子強總算是收到了王隊長的消息,王隊長告訴了季子強:「領導,今天張老闆讓叫去問話了,談話已經按既定方針執行了,他說一個姓魏的領導,對這些事情問的很仔細,還做了記錄,最後還鼓勵他了幾句,說不怪他,要怪就怪我們自己的一些領導。」

季子強就笑了,他知道,張秘書長一定會用這個信息給葉眉獻上一份厚禮,而葉眉也一定可以用這件事情做點文章,展開一次有效的反擊。

現在季子強沒有了顧慮,這樣的結果他很滿意,接下來會怎麼樣,季子強其實不需要再去費心的探究了,一切會很快明了,季子強到底還是忍不住的嘿嘿的笑了,他似乎已經看到雷副縣長那張難以置信,驚慌失措的臉。

季子強剛要下去到伙食上吃飯,就接到了方菲的電話,方菲在電話中說,因為一切都是她的美麗惹的禍,她也就特意的要表示下感謝,請季子強晚上一起吃飯,季子強沒有猶豫的就答應了,他也希望調節下自己緊張的神經。

季子強按捺住心中的激動,趕到了她說的飯店,今天方菲收拾的更加飄逸,她清爽的黑色長發披下來,完美地襯托著她白皙的臉頰,儼然是從水墨畫中走出的古典美女,包間里瀰漫著清新的檸檬味她的香水很甜,像她的人一樣。包間也被打掃得很乾凈,裝修和裝飾也很浪漫,很溫馨。

「你還好嗎?在辦公室也沒時間多勸你,希望你不要有太大的壓力。」方菲抬眸,巧笑嫣然,看著對面的季子強,手中就給季子強送來了一杯香茶。

那淡淡的茶香飄出來,融進溫馨的氣氛中。

季子強笑笑,不要說自己不會有什麼事情,就是有,自己也不會在一個美女面前表現出自己的懦弱:「我很好,應該不會有什麼關係的。你放心。」

方菲還是多少有點迷惑,今天她一直都有一種感覺,感覺季子強的情緒很奇怪,他有憂慮,但卻又不像是為這件事情,在辦公室兩人在一起的時候,方菲就感受到了,這或者就是女人敏銳的第六感覺。

她很奇怪,季子強作為一個官場中人,在上級對他進行調查的時候,他還可以這樣淡定自如,這是一個不可想象的事情,方菲對季子強就更多了一些敬佩,欣賞和不解。

方菲疑惑中,心不在焉的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水,一不小心,未冷卻的茶水濺出來,燙了她的手,她忍不裝哎呦」了一聲。

季子強連忙低下頭,細心地吹著,不時地揉揉,方菲有點幸福,還有點難為情,她想躲,大腦卻截斷了縮回手的信號,季子強讓她感到是如此的浪漫。

方菲悄聲的,羞澀的說:「我……我沒事了。謝謝你。」

季子強一下有有點玩世不恭的,壞壞的說:「謝什麼,怎麼謝?」

方菲的臉就紅了,他們兩人固然有激情瘋狂的時候,但那都有一個特定的環境和氛圍,要讓方菲像一個號色的那人那樣,隨時的提起那樣的話題,她還是會臉紅心跳。

季子強看著她紅彤彤的嬌面,心裡不免又開始了蕩漾。一會,就上來幾個簡擔兩人很溫馨的吃著,儼然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人……

他們吃的很慢,特別是方菲,更希望和季子強在一起的時間長一點,也希望時間可以走的慢一點。

喝了一陣的酒後,方菲腮邊紅紅的,彷彿剛剛成熟的鮮果一般嫵媚動人。

季子強也很明顯的感到方菲輕顫了一下,他悄悄的把自己的腿收了收,不想讓自己過早的就激情四射。

他們兩人吃完飯,外面的天色已經很晚了,街邊的路燈已經亮起,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妙和浪漫,他們兩人一路相攜著,低著頭走著,彷彿都有很多的話語,一時不知道從那說起。送到了方菲住的地方,基本是看不到一個閑人了,小城的夜晚就是如此,沒有多少流動人口,所有的居民在晚上最大的樂趣不是逛街,而是找幾個好友,要麼喝酒,要麼就是打麻將。

季子強在夜色中有點遲疑著,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主動的提出自己的要求,這時候他也看到了方菲那留戀的眼神,她似乎也在期盼著。

季子強就厚起了臉皮鼓說:「我送你上樓吧?」

方菲沒說什麼,她拉了拉季子強的手,然後一起進了樓道。

到了方菲的房裡,還沒等她打開燈光,季子強就情不自禁吻上那櫻紅的嘴唇,跟想象的滋味一樣,甜甜的,很柔軟。

同時,季子強也感覺到一股久違的衝動,沿著中樞神經直衝上來。

伸出長臂,攬過她的細腰,將那柔軟的身體緊緊地貼向自己,這使得她的幽香鑽進他的鼻孔,一下子模糊了他的神智。

撬開貝齒,伸舌探入,是一股清新涼爽的味道,吸著那甜蜜的源泉,卷弄著那溫軟的舌根。

「噢--」他的喉間不自覺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加深了這個吻,季子強的動作一氣呵成,方菲剎那間竟無法動彈,感覺神經陷入一片混亂,但此時此刻,她的心在狂跳,沒等她反應過來,身體已經被緊緊摟住,方菲頭暈目眩,毫無反抗的力氣,她也根本就沒有試圖去反抗,她的身體變得軟綿綿的。

季子強順勢將她壓向沙發,她頓時深陷進去,一股濃郁的男性氣息撲面而來,好聞的潤膚水味道充斥在鼻端,使她一陣暈眩,她明顯感覺到他堅硬的胸膛正擠壓著她的柔軟,結實的大腿抵在她的恥骨上,不斷地觸碰著……。

她溫軟馨柔的身子倒在季子強的懷中,這讓季子強忽然覺得像做夢一樣,可是,又異常地清醒。

她在輕輕地吻著他,吻他的脖頸和喉結。方菲發出喘息,她抱緊他,在他的胳膊上輕咬了一口。季子強就把她抱到了床上,明亮的燈光灑下來,方菲肌膚如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