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十六章逆轉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氣勢洶洶的調查組,在整整的一天談話,詢問,了解后,卻並沒有說什麼預告性的話語就離開了洋河縣。 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呢?這絕對是不可容忍,他們怎麼什麼都不說呢?他們不知道多少人在關注和期盼著嗎?

?劉書記疑惑的問:「誤會,什麼樣的誤會?」

哈縣長理直氣壯的說:「不排除當事人小題大做,或者無事生非。」

紀檢委的劉書記和張秘書長,再加上吳書記一起都瓜了,哈縣長的回答完全的出乎他們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連張秘書長心裡都「嘖嘖」稱奇,沒想到哈縣長能替季子強說話。

倒是吳書記現在開始明白了一點,看來此次事件,不是哈縣長授意的,純粹是雷副縣長的個人主張,那麼換句話說,現在市委的華書記和葉眉還未必徹底對立,剛才自己有點唐突了,他就也連忙說:「是啊,是啊,我也是這意思,對年輕幹部,我還是希望市裡領導從保護他們的角度多考慮一下。」

形勢一下子就發生了逆轉,兩個當地的主官都傾向於保護季子強,這讓張秘書長的臉色也親切起來。

而紀檢委劉書記卻鄒了下眉頭,他沉吟片刻說:「這樣吧,你們的意見我們會考慮,現在我想和當事人季子強同志談談,就不打擾你們工作了。」

哈縣長趕忙站起來說:「那我去叫季縣長過來,你們先談,談完了一起坐坐。」

劉書記沒有回答,只是揮揮手,在他們慣常的問話中,一般是不需要當地主官在場的,他算是默許了哈縣長這個提議。

哈縣長就來到了季子強辦公室,敲了一下門,也沒等裡面傳來聲音,他就推門走了進去,季子強正在辦公桌看一份什麼材料,見哈縣長進來,到有點意外,站起來招呼著,就準備給泡茶。

哈縣長伸手制止了他,說:「市紀檢委劉書記和市政府張秘書長來了,在小辦公室等你談話。」

哈縣長沒有具體說談什麼,他不必要說,既然張秘書長可以來,他是絕對相信季子強一定知道今天的談話。

他也確實沒有在季子強臉上看出什麼驚慌失措來,在季子強走到門口的時候,哈縣長就又說:

「進去以後,記得住的說,不好回答的就說忘了。」

看來這也是經驗之談,估計過去哈縣長也是被問過話的,對上級的問話,沒有的事情,那是要一口咬定,但的確有的事情,你不想說,也一定不能把它說成沒有,萬一將來查出來了,那就是欺騙組織,要想隱瞞,那就說記不清,忘了,這樣就是將來真的讓人家證實了,最多也就是說你腦子不好使,沒有原則上的問題。

季子強感激的看了眼哈縣長說:「謝謝,知道了。」

他進了小會議室,就看到了表情嚴肅的劉書記和張秘書長,對是劉書記,季子強是認識的,對張秘書長,那就更不用說了,熟的都不像啥了。

季子強一進來就笑著先招呼了他們幾句,劉書記接過了季子強的香煙說:「小季啊,好長時間沒見你了,也不經常回市裡去看看。」

季子強一面給張秘書長和其他兩個紀檢委的同志發煙,一面說:「縣上的工作很瑣碎,有時候想去市裡,走不開。」

等待季子強客氣完,坐了下來以後,劉書記剛剛緩和了一下的笑臉就開始有了秋意,他緩緩的對季子強說:「季子強同志,今天我來是遵照市委指示和你談談,所以也算是代表了組織,以下我和你的談話不再是我們之間的個人談話,它是要對組織負責的。」

季子強過去沒有涉及到紀檢委,像今天這樣的和紀檢委的正式談過話,他還沒有過,看到劉書記的表情和這氣氛,季子強心裡就有了點忐忑不安,自己要謹慎點回答。

季子強也嚴肅起來,他也很配合的點點頭答道:「我知道,我也會向組織坦白告知的,這點請劉書記放心。」

劉書記就從皮包里拿出了華書記批示過的那個材料說:「我這裡接到群眾的舉報,說你在前些天進入常委后,大肆請客,霸佔舞廳,對群眾大打出手,致使他人嚴重受傷,我想就這個問題請你做個如實的回答,不過我還要提前告訴你一聲,我們還會進一步落實的,請你最好不要隱瞞。」

對這問題,季子強是有回答預案的,但現在他表現出一種驚慌失措的樣子,他瞪大眼睛,很吃驚的發了一會楞,一副茫然不解的樣子,最後才猛然又醒了過來就說:「有這事,只是也許有兩點不實,我可以提出來嗎?」

劉書記冷冷的點點頭說:「今天是談話,什麼都可以說,只是要對自己說出來的話負責。」

季子強繼續說:「請客是有,但不是大肆請客,都是一幫縣委和政府的年輕人,他們也都比我職務低,應該談不上是腐蝕拉攏什麼的,而且也沒有送禮和收禮,飯錢也是我私人出的。在一個就是打人重傷的事,這我可以保證,這是無中生有,就算我再囂張,也不會對人民群眾動手埃」

劉書記皺皺眉頭,心裡也想,是啊,請一些職位很低的年輕人,那自然和他進常委是沒什麼關係,如果是請吳書記和哈縣長,那還說的過去,估計也就是年輕人的聚會,至於他說他沒打,這也不怕他說謊,一會見了那個舉報人張老闆,一切都很明白了。

劉書記又大概的問了一些情況,這是調查,不是雙規,而且還有張秘書長在旁邊不斷的給季子強遞話,拉托,所以劉書記也就沒有過多的涉及其他問題,對於劉書記來說,季子強的話在這個調查中,本來也是無關緊要的,關鍵就是問舉報的當事人。

很快,劉書記就讓季子強離開了,季子強在次的給每人發了一根煙,和張秘書長對視一下,彼此微微的點個頭,就出了會議室。

這面,劉書記和張秘書長也馬上讓辦公室給他們經聯繫了那個姓張的舉報人,他們都很期待,只要那個舉報人來了,一切都會水落石出的。

季子強很淡定,也很坦然的離開了劉書記和張秘書長,回到了自己那辦公室,他的嘴角始終勾起著一彎淺笑,然而,他的心情並不像外表那樣鎮定,他知道,這事情還是有好多不確定的因素在裡面,盲目的樂觀,不是季子強的個性,只是他沒有把自己的憂慮表現出來罷了。

季子強現在能夠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最後消息的明朗。除了季子強以外,在這個大院里,還有很多人在在等待,雷副縣長就是其中最迫切的一個,應該說整件事情都是他一手策劃,因為哈縣長連續兩次對季子強的寬容,在雷副縣長心裡是多少都有點不滿意的,所以這次雷副縣長連哈縣長都沒有告知,他想先把生米做成熟飯,讓事情鬧大再說。

除了他的關注,辦公樓里所有知道點消息的人,都開始關注了,大家紛紛傳言著事情的經過,也在判斷著這次季子強是不是會栽倒,這樣的猜測是很有意思也很有作用的,它可以提高自己的判斷能力,也可以看出以後的很多政治動向,想要做個合格的宦海中人,敏銳的判斷,以及持續不斷的對判斷的鍛煉,驗證相當重要。

有時候,等待也是一件讓人飽受煎熬的事情,在大家從上午,到下午的長久等待后,讓所有的人都有了一種遺憾,氣勢洶洶的調查組,在整整的一天談話,詢問,了解后,卻並沒有說什麼預告性的話語就離開了洋河縣。

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呢?這絕對是不可容忍,他們怎麼什麼都不說呢?他們不知道多少人在關注和期盼著嗎?

然而,他們就是那樣的走了,沒有留下隻言片語,更沒有人們所渴望的足以在飯後茶餘熱烈討論的結果。

很多人都是失望的,不過還是有消息靈通的人士,隱隱約約的知道了這個舉報材料和雷副縣長有關,是他對季副縣長搶奪權利的一種回擊,這就不得不讓很多人對雷副縣長心有忌諱,大家就在自己的心裡暗暗的告誡自己,以後可不敢隨便得罪雷副縣長,人家多勇敢啊,連常委副縣長都敢收拾。

方菲也很快的就知道了這個消息,她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看著季子強有點憂慮的神情,她的心裡升起了憐惜,她緩緩的走到了季子強的旁邊,帶著縷縷溫馨的幽香,輕輕的拉起了季子強的手說:「是因為我,讓你惹上了麻煩,對不起埃」

季子強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因為她,為什麼因為她?自己和雷副縣長,以及哈縣長的對決是必不可免的,這是兩大陣營之間的較量,不管你願意不願意,也不管你是否能夠理解,這樣的爭鬥也在所難免,至於什麼時候開始,用什麼方式開始,那一點都不重要。

後來季子強就突然想到了是因為那個張老闆想對方菲無禮,自己才動手打的他,季子強就強顏歡笑說:「沒聽說過什麼叫護花使者吧,我就是啊,呵呵,沒有什麼對不起的,這只是一種方式。」

方菲疑惑著,對季子強這句「這只是一種方式」的話,她是不太理解的,她就說:「劉書記他們沒有為難你吧?要不我上去找找人,給華書記打個招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