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十五章問題不大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一陣。 紀檢委的劉書記就問吳書記:「這個季子強同志來洋河也好幾個月了,你們對他的印象如何埃」 吳書記在遲疑著,他需要一個短暫的時間來判斷出事情背後的含義,這個舉報信既然涉及到雷副縣長,...

?季子強知道葉眉說的怎麼樣,是指自己有沒有脫身之術,他很謹慎的說:「問題不大。」

葉眉「哦」了一聲說:「你再想想,需要的話我可以想辦法拖上幾天。」

季子強很穩定的說:「謝謝你,葉市長,本來我就沒有什麼的,應該都是誣告,我不怕調查的。」

葉眉就長吁了一口氣,她感到一陣的輕鬆,是啊,自己選定的千里馬,怎麼就能夠隨便的毀在一些宵小之輩的手上,對季子強她還是很了解的,她相信他的智慧,也相信他的應變能力,看來自己是多慮了。

葉眉就輕輕一笑說:「那就好,對了,在那裡多注意身體啊,要學會照顧自己,不要光想著工作。」

季子強幸福的聽著葉眉絮絮叨叨的叮囑,他的心又開始遊盪在往昔兩人那浪漫溫柔和纏綿之中……..

自己真的很幸運,自己在冷酷無情的仕途,能遇到這樣一位疼愛自己的紅顏知己,這事多麼的難得,就算有一天,自己在宦海沉浮中會有傷心和絕望,但因為曾今擁有過她,擁有過葉眉,一切都不會完全的灰暗,那點點的過去,都會燦爛著自己的心田。

有時候,這政府的效率還是很高的,主要看什麼事,誰安排的。

第二天一大早,市委的兩輛小車就開進了洋河縣政府大院,門衛老頭也精明的很,對市裡幾大院的車牌號碼專門在傳達室牆上貼著的,閑來無事也時常的背誦幾遍。

這一抬頭,就看到市上的小牌照汽車開進了政府,自己這裡還沒有領導下來迎接,心知不妙,是突然襲擊,老頭的嘴裡就抱怨著,來也不說聲,老是喜歡搞偷襲,又不是戰爭年代,日本鬼子進村掃蕩。

門衛老頭就趕忙抓起電話給辦公室報了警:「黃主任,黃主任,市裡來人了,快下來。」

辦公室那敢馬虎啊,不管是誰來,也不用管他是公事,還是路過,就算他是憋不住進來尿一泡,你也不敢隨便對待。

黃主任帶上辦公室的幾個幹事,火速的沖了過來,當然了,這也是要兵分兩路的,還有人就給沒出去的縣上領導打起了電話。

黃主任衝下了辦公樓,就徑直的來到了小車旁邊,黃主任對市上的一些主要領導那是記得很清楚的,不管是長相,歲數,還是職務,做辦公室主任要沒這點功夫,那你就不要混了,小車也剛剛是停穩一下,市紀檢委書記劉永東正在從車上走下來。

黃主任就連忙上前,滿面含笑的招呼起來:「劉書記你好,什麼風把你吹到了,也沒提前說下,我們好做點準備。」他認識市上的幾個主要領導,特別是很有特點的領導,這市紀檢委書記劉永東就是很有特色的一個領導,好記,因為他的肚子是很大的,這就很符合肚子越大,權位越大,官腔越重,職務越高的原則。

黃主任一面在招呼,心裡也就打了個鼓,這個閻王來了,而且還是搞的突然襲擊,只怕沒什麼好事,不知道那個幹部又要倒霉。

劉書記哈哈的笑著,簡蝶握了個手說:「準備什麼啊,就是來談點小事情,老哈在嗎?」。黃主任點著頭說:「哈縣長在呢,哎呦,張秘書長也來了,歡迎歡迎埃」

他剛說了一半,就一眼看到了張秘書長也從後面的一輛車上走了出來。

張秘書長就笑笑,說:「好久沒來洋河縣了,今天陪劉書記一起來看看。」

黃主任的心裡就更沉重了,這市委,市政府兩個重量級的人物都來了,顯而易見,會有重大事情要發生。

這時候,哈縣長也下樓迎了出來,他和這兩個都很熟悉,問過好,開了兩句玩笑,就一起的上樓,到了會議室里。

幾個人客氣一下,各自坐定,哈縣長就問來道:「大書記和秘書長來也不先招呼下,好在我還沒出去,不然就罪過大了。」

劉書記也是哈哈大笑說:「我就知道你在家,我們心靈有溝通的。」

他這玩笑讓旁邊的幾個人都一起笑了起來。

紀檢委劉書記就對哈縣長說:「你給你們吳書記打個電話,請他過來一趟。」

哈縣長答應著,就掏出手機撥了過去:「吳書記,你好,市委劉書記和市政府張秘書長過來了,請你來一下。」

放下了電話,他們就東拉西扯的聊了一陣,等著吳書記過來。

辦公室也是沒閑著,泡茶,上水果,發煙,一陣的凌亂,這面準備好了,吳書記也就氣喘吁吁的趕了過來。

一見面,紀檢委劉書記就開玩笑說:「老吳啊,你是不是一定要在體重上超過我才罷休埃」

吳書記也喘著氣,說:「向領導靠攏是我革命的宗旨。」

幾個人都哈哈哈的笑著,但可以看的出來,市紀檢委書記劉永東和張秘書長的笑是坦然的,吳書記和哈縣長的笑是有那麼一絲不自然的,他們都在心裡暗暗猜測著,今天這個襲擊所謂何來,他們的目標會是誰呢?

玩笑幾句過後,劉書記就收斂起了笑容,把此次自己過來調查舉報信的事情,給吳書記和哈縣長做一個簡單的說明,在話意中,還隱隱約約的涉及到了季子強進常委的疑惑,這吳書記和哈縣長也是心裡暗暗驚訝。

只是在沒有看清事情演變之前,兩人也沒有隨便的發表什麼議論,只是唯唯諾諾的應付了一陣。

紀檢委的劉書記就問吳書記:「這個季子強同志來洋河也好幾個月了,你們對他的印象如何埃」

吳書記在遲疑著,他需要一個短暫的時間來判斷出事情背後的含義,這個舉報信既然涉及到雷副縣長,那麼,毫無疑問的,是哈縣長的指使,而哈縣長背後就當然是市委的華書記了,但現在矛盾的地方在於,當初讓季子強進常委是哈縣長提出的,難道形勢又發生了轉變,他們又準備拿這個季子強來試刀了。

要是這樣的話,自己是不能再袒護季子強的,今天這紀檢委的劉書記,本身就是市委華書記親信,還是和季子強保持一定的距離為好,急切中,吳書記就說:「季子強同志啊,人的本質應該還是不錯的,但年輕人嘛,有時候難免把握不好自己,誰又能保證他們不犯點錯誤。」

紀檢委的劉書記就點點頭,雖然吳書記的回答沒有多少實質,但至少是表明了他對季子強很普通的關係,他不會為季子強抱打不平,出頭強護的。

而張秘書長的臉色就陰冷了很多,他這次來就是授意於葉眉的,目的也是在必要的時候為季子強洗刷一下。

過去張秘書長沒少對季子強防範,但時過境遷,兩人現在沒有了根本利益的衝突,這次能不能讓季子強過關,也是代表著自己是不是很好的完成了葉眉的重託,但從職位上來說,紀檢委的劉書記是市常委,張秘書長不能完全來主導這次調查,他註定只能是見機行事了。

現在張秘書長是不能容忍吳書記這樣的回答的,這樣的回答,無疑會把季子強推上任人宰割的境地,他就冷淡的說了一句:「吳書記這話就不對了,季子強同志是交到你們洋河縣來的,你們作為洋河縣的主要領導是有必要對他負責的。」

吳書記心中一陣的悸動,原來張秘書長此次就是來保季子強的,這真叫自己左右為難,不知道該偏向那面了。

紀檢委的劉書記也從張秘書長的話中聽出了一些意思,他不滿的掃了張秘書長一眼,但也不好說什麼,這張秘書長就代表的是葉眉,為季子強這樣一個小人物的禍福,自己還犯不著和葉眉為敵。

劉書記就把眼光又投向了哈縣長,他相信,哈縣長是會有一個比吳書記更為明顯的態度。

哈縣長的心情實際上更為複雜,他需要完成市委華書記的構思,儘快的把季子強擊倒,他也一直在這樣做,在認真,耐心的尋找著這樣的戰機。

但今天這件事情,顯而易見的,不是一次戰機,從自身的角度來講,也唯有讓季子強度過這次難關,把事情的落腳點引導向打人這件事情,才能保證自己的最大安全,一但季子強在這次被上面拿下,或者處理,都勢必會有人追究到季子強進入常委的問題上來,那麼自己該怎麼對華書記解釋自己推薦季子強進常委的意圖呢?

那是沒有辦法可以解釋的事情,除非自己敢於說出真像,自己能說嗎?毫無疑問,這個真像自己是不能說出來的,一個縣長,因為私利,妥協於下屬的威脅,不要說別人,只怕華書記就第一個不能容忍自己。

他看到了劉書記的眼神,知道該自己說點什麼了。

他摁熄了還有很長一截沒有抽完的香煙,看著劉書記和張秘書長說:「季子強同志來洋河時間不是太長,我們的接觸相對比吳書記要多一點,都在一起辦公,對這個人我還是看好的,同時,對這件事情,我是持懷疑態度的,就我對季子強同志的了解,他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其中一定有所誤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