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十三章峭壁邊緣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比起自己拼死拼活的熬到現在來說,以後的道路就順暢許多。 季子強看著王隊長的離開,他的眼睛也就眯成了一條細縫,事情才剛剛開始,對於化解此次的危機,自己還要精確的計算出接下來的每一個步驟,只有那...

?季子強是不會和下屬們計較什麼稱呼問題的,他知道了王隊長很惶恐,對自己還是很害怕,這就夠了,只有達到了這個效果,自己也就可以進行後面的計劃了。

季子強淡淡的說:「現在忙嗎?要是不忙,就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王隊長自然是不敢說忙的,本來現在剛好他也沒事情,就是有事情,就是天上下刀子,他也是一定要趕過去的,這是主管公安局的任常委啊,他毫不猶豫的答應著說:「10分鐘之內,一定趕到。」

季子強就笑著說:「那好吧,我在辦公室等你。」說完,季子強也就滿意的放下了電話。

時間還真的不算長,估計也就七八分鐘的樣子,王隊長應該是跑著上的辦公樓,在季子強的辦公室門口,他喘氣喘的比較嚴重,他先調了調自己的呼吸,深吸兩口氣,在緩緩的吐出,等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喘息,這才敲響了季子強辦公室的門。

這倒讓季子強真的有點佩服,速度真快。季子強把臉板的的平平的,依然在一個什麼文件上寫著,在他的臉上是看不出任何錶情的,他只是點了一下頭,示意王隊長進來,自己是一句話也沒說。

王隊長就開始擔心著自己今天只怕要糟,一定是上次歌廳的事情惹惱了這個季縣長,要和自己算賬了。

他很快的就證實了自己這個推斷,因為在他進來以後,季子強依然在寫他的東西,沒有招呼他坐,也沒有說話,這是個不好的信號,不要以為縣長真的有那麼忙,這不過是一種方法,這方法王隊長在刑警對也是經常用的,特別是對嫌疑犯,主要就是給對方一個無形的壓力,還有就是調節下自己憤怒的情緒。

王隊長的頭上就有了點虛汗,現在天已經開始熱了,但季子強的辦公室是有空調的,在這出汗就有點不大正常了,他的心就有點亂,但他也不敢亂想,他怕想的自己腦子亂了,一會季縣長有什麼問話,自己反應不過來,那就麻煩大了。

他就在沙發上用半個屁股小心的坐上,隨時準備站起來回答問題。

就這樣過了好幾分鐘時間,季子強算著自己給王隊長的壓力也差不多了,他才抬起了頭,他雙眉如劍,兩目如錐的看王隊長,讓王隊長後背一陣陣的發麻。

王隊長趕忙站起來,用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季縣長,上次,上次真是個誤會,我知道錯了,我一直想來給你做個檢查,但害怕惹你不高興。」

季子強沒有都對他稍微的假以顏色,很冷淡的打斷了他的話:「不要說檢討的問題,我最討厭兩面派。」

王隊長就有些發愣了,兩面派是什麼意思?管他娘的,縣長說什麼那都是對的,王隊長似懂非懂的點頭說:「我檢討,季縣長批評的很對。」

季子強看看他這樣子,實在憋不下去了,就說:「我還沒開始批評呢,怎麼就對了,我來問你,你真的以為你和那個姓什麼的,就那天在歌廳喝醉的那個老闆,搞點小活動,給上面舉報一下,就可以把我季子強搞垮嗎,哼哼,今天叫你來,就是告訴你一聲,看看我們兩個人誰先垮掉。」

季子強的語氣是越說越嚴厲,眼神也是更加深邃犀利了。

王隊長一下子徹底的蒙了,難道張老闆個二貨真的把這事告上去了,我的個乖乖,他是有病啊,這不是害老子嗎?

王隊長很惶恐的說:「季縣長……天理良心,我真不知道這事情,我要知道了,就是打斷他的狗腿,也不會讓他上市裡去的。」

其實,季子強判斷過了,也是相信這王隊長不會參與的,一個公安局的隊長,他和那種老闆不一樣,他是明白後果的,今天的恐嚇就到此為止吧。

季子強擺出了一副不大相信的眼神,瞅著王隊長,片刻才問:「你真沒參與這次事情?那我問你,你和那個老闆關係怎麼樣?」

王隊長一時不知道是該回答關係好,還是回答關係不好,他兩種答案都很難選擇,因為他現在搞不清這個季縣長的心思,不知道他想做什麼,王隊長就囁嚅了一陣,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季子強看他回答不出來,就冷冷的說:「你們要是關係還好,你就給我出一次力,你們要是關係不好,那就算了,我再找其他人。」

王隊長聽季子強如此一說,也算明白了一點,他是絕不能放過這將功贖罪的機會,要是今天和季縣長就此別過,以後自己倒霉就指日可待了。

王隊長不能有絲毫的猶豫,他馬上就回答了:「關係可以,季縣長有什麼事情直接指示就是了,我保證完成任務。」

季子強凜冽的看著他,在判斷他是否可以當得起這個重任,而後,季子強說:「事情不大,但要求很高,我不能讓隨便的什麼一個人都如此囂張的。」

王隊長也是心裡一緊,他是沒有想到,一看看似溫和寬厚的人,怎麼眼中會有如此冷冽的煞氣,他趕忙接上話說:「季縣長,我理解你的意思,你直接說,怎麼收拾他?」

季子強看著這個王隊長急切的樣子,才有了點笑意說:「收拾是一定的,不過呢,先看看他是個什麼態度,假如他可以悔過,對告狀的事情來個返悔,那一切都好說。」

王隊長點點頭說:「季縣長,這個事情你就把他交給我吧,對這個人,我還是有點辦法的。」季子強讚許的看了看王隊長說:「行,要是可以的話,你這個朋友我也就交定了,有什麼情況你直接和我聯繫,說好了就約個地方,我和他見見。」

那王隊長現在感覺有了立功的機會,就信誓旦旦的表態說:「縣長,你放心好了,我要不讓他姓張的把說出來的話吞回去,以後我就不見你了。」

季子強就哈哈的一笑說:「那到大可不必,你辦不成,我還有辦法。」

王隊長嘿嘿一笑說:「別人吃不住他,我是吃定他的。」

這不是吹牛,王隊長心裡清楚的很,就自己知道他的那些個逼良為娼,坑蒙拐騙,偷稅漏稅的事,他要敢不配合,有他小子受的,在洋河縣這塊地盤上,沒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到現在為止,季子強的心裡才輕鬆了一些,他也很有點慶幸自己上次爭取到了公安局的分管權,不然啊,今天這事情還真的會讓自己陰溝裡面翻船。

季子強點點頭,就沒再說什麼了,這王隊長也火急火燎的就離開了,他要好好的為季縣長把這件事情辦妥,自己做了多年的小人物了,從來也沒有在縣上領導們的視線里停留過多久,或者,這次的事情就是一個機會,倘如可以靠上季縣長這樣一個後台,比起自己拼死拼活的熬到現在來說,以後的道路就順暢許多。

季子強看著王隊長的離開,他的眼睛也就眯成了一條細縫,事情才剛剛開始,對於化解此次的危機,自己還要精確的計算出接下來的每一個步驟,只有那樣,才能讓自己擺脫現在尷尬和危險的局面,自己的事業也才剛剛有了一點起步,絕不能就這樣毀在姓雷的手上,對於權利,自己還沒有真真的享受和使用,以後的路還很長。

直到下班,季子強都沒有離開辦公室,本來下午他是有一個活動的,但季子強也讓秘書小張給推了,小張看他情緒不大好,也不敢隨便來打擾季子強,讓他一個人在辦公室待了很長時間。

季子強焦急等待的電話終於來到,王隊長說:「季縣長,都妥了,我已經叫上張老闆,在一家茶樓里,你看是不是抽時間過來一下。」

「嗯,好的,我一會就到。」季子強壓抑住急切的心情,如無其事的說。

「那行啊,我們兩人就在這等你了。」王隊長在那面討好的說。

季子強就答應了,掛上了電話,他不敢多耽誤,細細的想了一遍一會過去應該說的話,就簡單的收拾了一下,關上了辦公室的門,匆匆趕往茶樓。

茶樓離政府也不算太遠,季子強步行走了過去,街上的行人匆匆忙忙,誰也沒有注意這個來洋河時間不久的副縣長,這樣也好,季子強就少了許多招呼和滯留,很快到了那個茶樓。

季子強感覺這個茶樓的格調很不錯,是自己喜歡的那種,它幽雅,靜怡,給人樸實,沉穩的感覺,正對著大門的牆上,在「旺位」之處,還懸挂了一副唐朝的古詩,讓茶樓更顯的莊重古韻。

王隊長和張老闆已經早在包間了,看來他們也談了很長時間,桌上擺起茶具,一壺茶已經顯得顏色發白,還有一壺剛剛泡好的茶,在飄著裊裊的熱氣。一進包間的門,季子強就看到了那天在歌廳自己扇了一個嘴巴的張老闆,此刻,這個張老闆再也沒有了上次的那種囂張和狂妄,他的臉色是黯淡,表情是尷尬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