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十一章方菲的情感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誰又能沒有傷心的哀愁呢?我有!方菲也一定有,所有的人都會有自己的不如意,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兩個人的臉上都有了落寞的神色,方菲帶著朦朦的醉意說:「那個女人可真幸福1 季子強沒有說話,他又開始回...

?方菲看來是到了好長時間了,已經喝掉了幾瓶啤酒,紅彤彤的臉蛋煞是柔媚。

季子強坐了下來,在他不遠的地方一個女人與一男子正在耳鬢廝磨,男子輕摟女人柔細的腰間。有的女人嫵媚的縮在男人的懷抱裡面唧唧我我,男人卻是一邊喝酒,一邊和女人撕混,用那遊動燥熱的手胡亂的摸索著。

季子強有點不喜歡這樣的環境和氛圍,他就想帶上方菲離開,但看到她淺斟慢飲,兩腮緋紅,雙眸一泓醉意,溫柔中揉入了嬌媚,憂傷中又讓自己感很到那麼楚楚可憐。

他又不忍心去破壞她的興緻,勉強自己再多坐一會。

方菲今天顯的柔情萬千,她象小鳥一樣依附在季子強的身上,溫柔的小手輕輕握住季子強的手,好象要向他述說自己的相思和愛慕。

方菲用迷離的眼光看著他說:「你很不錯1

季子強有些迷惑,不懂她這話是所以意思:「什麼不錯,你怎麼會有這樣一句話?」

方菲答所非問的說:「洋河縣很複雜。」

季子強聽懂了她的意思,是的,洋河縣是很複雜,但自己還是融入了進來,也許是運氣吧。

對一個方菲這樣的美女來說,有時候,一個睿智的男人,更讓她崇拜和熱愛,自古就有美女愛英雄之說,現在不能殺人了,所以英雄就只能是權力,金錢和智慧來體現。

季子強就溫厚的笑了下,緊了緊握在掌心的方菲的手說:「是啊,但有你們支持,我很有信心。」

方菲就曳了他一眼說:「我們那能支持你,你現在都是常委了,以後我要把你叫領導。」

說完,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時間過的很快的,他們兩個人說說笑笑,淺斟慢飲,方菲輕輕的呡了一口酒,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著季子強說:「最近你有沒有想過我?」

季子強沒有猶豫,也沒有思考就脫口而出:「有1

在這樣回答的時候他沒有任何的做作,勉強和虛假,也許在他的心靈深處,同時愛幾個美女,同時想幾個女人是正常的。

他也曾經那樣的羨慕一些阿拉伯國家,一個男人可以娶5.6個老婆,這樣的好事情對他來說真的很有點嚮往。

方菲有點被季子強的話和他的眼神感動,她就想馬上親吻季子強,這樣的舉動讓季子強有點緊張,不管怎麼說,自己在洋河縣也是個人物,他不希望自己有什麼緋聞傳出,更不希望因為自己影響到方菲的聲譽,他雖然很嚮往5.6個老婆,但他更明白自己是個領導,更希望自己不要在這上面翻撬,他還有更遠的路要走,還有更大的人生目標。

於是他躲開了,用詼諧的話語說:「你喝不了就算了,不要想給我吐。」

方菲狠狠的瞪了他兩眼,用剛才還很溫柔的小手,在他手背上使勁的掐了起來。

季子強呲著牙躲閃開去,但方菲那特有的淡淡香味,還是讓季子強陶醉的,這不是香水的味道,完全是一個女人,一個成熟♀人身上散發的體香,他們又喝了幾杯紅酒以後,季子強放下杯子說:「方菲同志,今天就少喝一點吧。」

方菲搖了一下頭:「不行,今天我高興,你來了,我更高興,我想喝酒。」

季子強就不能在說不喝酒了,當一個女孩,說見了自己很高興時,季子強也就準備放開量好好陪她喝了。季子強幾次和方菲的眼神交織,都明顯感覺到了心裡有一種渴望,一會,方菲就問季子強:「你還是沒有談女朋友嗎?」

季子強聽到了這句話,心底就升起了一種濃濃的哀傷:「是的,我在等待。」

方菲看到了季子強的憂傷,她溫柔的再靠近了一點說:「等待誰?」

季子強看著那朦朧的燈光說:「等待一個迷途知返的心1

說這話的時候,季子強的眼前就彷彿出現了安子若那飄渺的身影,此時此刻,季子強真的有點明白了,自己此生此世只怕是真的很難忘掉安子若,或者,早在多年以前,自己已經把安子若併入了自己的未來。

方菲幽幽的說:「迷途知返?你有那麼博大的胸懷嗎?」

季子強的眼神就充滿了堅定的說:「對她,我有1

方菲:「是誰?可以告訴我嗎?」

看來,所有的女人都是好奇的,方菲也毫無列外,她也渴望知道那個人是誰。

季子強的眼光也有了迷離,他看著她說:「是我一個多年殘缺的夢中人1

方菲的臉上也有了悲哀,那個女人多幸福啊,有人惦記,有人等待,而自己呢?誰又會來等待和原諒自己。

想到這,方菲端起了酒杯,不聲不響的連喝了兩杯。

季子強沒有去勸阻她,讓她喝吧,誰又能沒有傷心的哀愁呢?我有!方菲也一定有,所有的人都會有自己的不如意,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兩個人的臉上都有了落寞的神色,方菲帶著朦朦的醉意說:「那個女人可真幸福1

季子強沒有說話,他又開始回憶起過去和安子若那些美麗,浪漫的往事了,也就在這一刻,季子強做出了自己一個決定,他要找機會告訴安子若,自己依然愛她,依然忘不掉她。

後來季子強還是把方菲送了回去,他一直把她送到了住所的門口,看著她的美麗,聽著她輕輕的呼吸,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芬芳,季子強有一種強烈的感覺,他想儘力的抗拒這種感覺。

但當方菲擁抱住了他,一點一點地,輕輕的吻著他的眉,他的眼睛,他的耳朵,他的鼻子的時候,季子強就衝動起來,那弱小的意志到底沒有抗拒過如決堤般的情感。

季子強也走進了方菲的房間,他也開始擁抱和回吻。

方菲高高挽著的頭髮讓季子強就有著一種征服了一個王妃的感覺,也不知怎麼的,季子強看到方菲那天生帶點冷艷的面容,心中所想的就是要把她征底地征服。

在季子強的狂熱動作中,方菲心底裡面的那種欲焰也充分調動了起來。

季子強看向了方菲的眼睛,他從方菲的眼睛裡面看到的那種特異的眼神又融入了一種迷離,季子強輕輕的對她說:方菲,你很像王妃。

方菲紅著臉說:那你就是皇帝。

季子強就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要求:「方菲,想讓你幫我吻吻。」

這是一種近乎於天堂中的享受,讓季子強忘記了所有,忘記了葉眉,忘記了安子若,也忘記了自己。

而方菲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天生就應該是由這樣強悍的男人來征服的,到最後的時候有一種跪拜在他腳下的衝動,但這有什麼用處呢?季子強和自己的悲劇已經形成,兩個人永遠也無法長相廝守,既然一切都難以躲避,想他也是枉然。

季子強看著身邊這絕美的尤物,那裡還有一點女官員的樣子,季子強忍不住在方菲的臀部拍了一巴掌:「你看看你這樣子,怎麼沒有了領導的模樣……。」

方菲聽到季子強的話,慵懶的抬起頭,睜開如絲媚眼,她知道季子強是在說笑,想陪自己說說話,她輕輕在季子強的胸膛上吻了一下說:「我聽說男人都有征服比自己強大的女人的心理……你有嗎?」

女人不可怕,但是成熟的女人很可怕,說這些葷素不忌的東西遠比男人說得出口。

在季子強高興過後的第二天,市委華書記靜靜地坐在椅子上,全神貫注地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幾張紙,這是紀檢委剛轉來的一封舉報信,一般的舉報信是送不到話書記這裡來的,也沒人敢拿一些小問題來騷擾他。

只是這封舉報信有點特別之處,上面有洋河縣雷副縣長的簽字,它的分量和真實性就不一樣了,舉報的對象是前幾個月剛剛上任洋河縣的副縣長季子強,對這個級別的領導,市紀檢委不打招呼,是不敢隨便處理的。舉報人是一個叫張金昌的,好像還是洋河縣的一個人大代表,在洋河縣很有點知名度,開了一家酒店。

他在舉報信上說,前幾天,因為季子強進了縣常委,就大肆的請客,霸佔歌廳,在自己和他講理的時候,對自己大打出手,至今本人還床不起,下不了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