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十七章扭轉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們干一杯。」 他滿心歡喜的邀請許老闆再幹了一杯。 許老闆一點都不畏縮,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口就幹了,放下了酒杯還說:「對你是小事情,可是對那些學生就是天大的事情,反正不管你怎麼想,我一...

?不!!不!也許比過去更艱難,因為這季子強背景和實力也都不俗,他的投向,會讓自己和哈縣長的天枰瞬間發生傾斜,這樣的後果最為可怕。

那麼自己同意呢,會是什麼個情況,季子強和哈縣長他們以後結盟來對付自己?

目前看來,也不大可能,有些對手是永遠沒辦法牽手,就算是可以形成短暫的聯盟,終究還是要互相傾扎,分道揚鑣。

吳書記決定了,他也要賭一把,就賭季子強和哈縣長不會結為一個政治聯盟,既然做出了決定,哈縣長就說:「嗯,要說我和葉眉市長也算有緣,當年我提升這洋河縣書記的時候,還是葉市長提名的,我又怎麼會不照顧你,放心吧,我會幫你促成此事。」

吳書記說的很誠懇,也很動情,這讓季子強也多少有了一點感觸。

要是大家都可以忘記一些虛無縹緲的一些權利和利益,和諧共處,那該多好!!

但季子強也知道,這只是一個美麗的幻想,在這塊土地上,鬥爭會永遠的延續不斷,當你自認為剛剛結束了一場鬥爭的時候,在你還沒有來得及舔抵傷口的時候,新的一場鬥爭就又會展開。

看來還是毛爺爺說的對啊,有人的地方永遠都會有鬥爭。按捺住內心的激動,季子強又和吳書記聊了很長時間。

他像是一個虔誠的信教徒一樣,認真傾聽著吳書記那滔滔不竭的教誨,在很多時候,他還要表現出頷首,讚歎,驚訝和崇拜的神情,來配合著吳書記。

直到吳書記徹底的感到了自己的教化已經在季子強心中紮根發芽,他才凝重的說:「子強啊,你是一個很有前途的人,我不會讓你在洋河縣埋沒下去,等一切都恢復平靜的時候,我會讓你擔負起更重的責任。」

在說完了這些話的時候,吳書記看到季子強眼中的感激更為明顯,他才打住了自己的話頭。

季子強也才有機會提出告辭,回到了縣政府的辦公室。

當季子強在辦公室一個人的時候,他剋制不住心中的喜悅,他想要放聲的大笑,或者放聲的尖叫。

但這也就是一個想法而已,在少許的激動以後,季子強就平靜了下來,他馬上就為自己這種幼稚擔心起來。

這算得了什麼?自己不過是一次小小的勝利,以後的路還很長,水還很深,這樣的十次,八次勝利,也抵擋不出一次大意的失利,這裡沒有預習,只有決賽,小勝只是可以讓自己繼續前行,而一次的失利就會讓自己淘汰出局,自己大可不必為此沾沾自喜,得意忘形。

他的心漸漸的沉澱了下來。

下午下班以後,季子強準備出去吃飯,走出了政府大門沒多遠,突然聽見有人叫他,回頭一看,原來是上次自己幫忙解決了欠款的飼料廠的許老闆在叫他。

許老闆滿面紅光,晃蕩著油亮的額頭說:「華縣長,你好啊,最近我有點忙,也沒有到你那去多坐,你不怪會我吧?」

季子強也是很客氣的招呼:「許老闆你忙點好,忙了就有錢賺,最近工廠都還正常吧」。

許老闆就嘻嘻的笑著說:「好好,都正常,這都是托華縣長的福氣啊1

季子強笑笑的客氣幾句說:「什麼托我的福氣,我就是順水推舟幫了點小忙,生意還是靠你自己做。」

許老闆嘻嘻的笑著說:「華縣長太謙虛了,認識你就是我的福氣,呵呵呵。」

季子強隨口的應付著,準備離開,許老闆就說:「華縣長,今天我們既然遇見上,擇日不容易撞日,縣長賞個光,我就請縣長一起坐坐。」

季子強也是本來準備出去自己吃飯的,現在見他如此的熱情,心裡想想,就不準備拒絕了,吃他一次,權當是劫富濟貧,他答應了。

他們兩個人說著話,一起到了一家附近的酒樓。

許老闆很是殷勤,擦桌子,遞香煙,一陣的忙活,少時,酒菜都上來了,這許老闆就哈哈笑著說:「高興,高興,難得又和華縣長一起喝酒」。

季子強也笑了說:「怎麼,不會是想灌我了吧」。

許老闆連忙搖著手說:「那裡啊,我不是你對手,但感覺你這人很不錯,也合我的脾氣,就想和華縣長多親近一點。」

季子強早就聽慣了阿諛奉承,拍馬溜須,這許老闆的馬屁一點都沒什麼新意,他也就不再多說,反正自己肚子正餓,不等招呼,自己動起手來。時間還早,兩人也沒有什麼急事,他們是邊吃邊喝,這許老闆看來酒量確實不怎麼樣,還沒怎麼喝呢,他就有點醉意了。

許老闆醉眼腥紅的拉著季子強的手說:「華縣長,我喜歡和你交這個朋友,你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你和其他領導大不一樣,感覺很實在,心裡還有咱老百姓。」

季子強聽的有點肉麻,不過也知道許老闆有些歌醉意,季子強也沒當成一回事,就開玩笑說:「許老闆,你只怕算不上老百姓了,你是有錢人,呵呵呵。」

許老闆努力的睜大了眼,很認真的說:「我再有錢還是老百姓,你上次為那個學校的事情,讓我很感動,這樣的領導少了埃這樣的領導我們老百姓也最擁戴。」

這一下就擊中了季子強的要害,所謂的馬屁,看你怎麼個拍法,要拍的上點,拍到對方痒痒處,那誰都會舒服。

季子強對自己解決了黑嶺小學危房修繕的事情從內心來講,也很暗暗得意的,平常還不能掛在嘴邊對別人說,那樣悠閑顯擺,也有點俗氣。

但是現在一聽這許老闆人家提了起來,心裡有點小滿足了,這一滿足不打緊,他對這許老闆也頓生了很多的好感。

季子強就主動的端起了酒杯,說:「呵呵,上次那事情啊,小事一樁,當官就是為老百姓辦事的,來來,我們干一杯。」

他滿心歡喜的邀請許老闆再幹了一杯。

許老闆一點都不畏縮,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口就幹了,放下了酒杯還說:「對你是小事情,可是對那些學生就是天大的事情,反正不管你怎麼想,我一想起這事情,心裡對你就充滿了敬佩」。

季子強聽的實在是受用,破天荒的親自給許老闆添上了酒。

這許老闆喝是喝的痛快,喝完這杯,再說了這段奉承話,許老闆的眼睛也就有點直了,他斜倚在椅子上,獃獃看著季子強。

從他的外面來看,好像他是醉的一塌糊塗了,然而未必如此,他酒醉心明白,剛才的話似真似假,看似醉話,其實他把握的恰到好處,即不過分出格,還要找准要害,讓華縣長聽了心裡舒暢。

他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他早已練就了一幅鐵石心腸和一份狡猾,他是想和季子強交朋友,自己在洋河縣一但紮下根來,那是必須要一個後台。

雖然自己也是認識吳書記,但那人心太黑,胃口太大了,養起來負擔太重,而這季子強就不一樣,就算上次自己出了幾萬元錢,但人家是為學生,不是為自己,這裡面的差別就大了去了。

同時,他還很看好季子強,就像是股民發現了一支黑馬股票,他希望緊緊的把季子強抓在手中,隨便你怎麼的震倉,不放手就是不放手。

今天就是想先從感情上對季子強進行一次投資,感情是基礎,至於錢有的是時間送,在有些時候,感情比金錢更管用,也更保險。

兩人又吃了一會,都感覺差不多了,許老闆結了帳,就要請季子強晚上一起活動活動。季子強不大想去,這地方晚上能有什麼活動的,不是唱歌,就是打牌,很沒意思,他正要拒絕。

許老闆就說了:「華縣長,我們一起去洗個澡吧,好好讓人家給你搓個背,解下酒。」說著話就一把拉住了季子強的胳膊。

季子強見他有點搖晃,知道他喝多了點,本來他就是個粗人,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自己也不好和他拉拉扯扯的,就忙說:「行,行,你放手,我陪你去就是了。」

許老闆聽了這話,才高高興興的鬆開手說:「這就對了嗎,又不是上戰潮。

許老闆帶著季子強到了酒樓的上面一層,輕車熟路的就進了一個浴場,季子強心裡暗暗奇怪,你說這許老闆看著像是喝醉酒了,但一點不糊塗啊,還能找得到地方。

進去以後,還沒等他們有站穩,就上來一個穿著靚麗的妹妹,看起來是這裡的領班,她風情萬種,笑語迎人的對季子強和許老闆說:「兩位大哥在本店有沒有熟悉的妹妹,又的話可以叫她們的號。」

季子強是第一次來這地方,自然是沒有什麼熟悉的相好了,許老闆估計有,但今天是陪華縣長來消費,他就很識趣,也很低調的說:「我們來的少,你就給安排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