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十六章不能貪杯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莫名其妙都很好的藏匿了起來,雖然他的心裡是那樣的期待了解到季子強是如何躲過了這一劫。 在這個時間段,季子強沒有說話,他在全神貫注的等待吳書記的問題。 良久,吳書記說話了:「子強同志,我...

?兩人長久的纏綿過後,方菲拿過一條毛巾,仔細的把他僧和其他水水擦乾淨。

方菲抹去季子強臉上的汗水,低聲說道:「你先休息一會吧,我到浴室里沖沖。」

然後起身向浴室走去。再後來,他們就相擁著一起數天上的星星,但星星太多,很費智商,他們就數月亮了。

第二天的一大早,季子強提前的離開了方菲的住所,他沒有叫醒還在夢中的方菲,他想著像一個情人分手那樣的吻一下方菲,但他最終還是沒有那樣去做,他怕自己禁受不住誘惑,再一次的流連忘返。

季子強來到了政府的辦公室,秘書小張已經幫他把水泡好了,對於小張來說,他是感到驚訝的,就在昨天,他已經很憂慮自己未來的前途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運氣如此不濟,剛當了不長時間的秘書,就要隨著季子強的消沉,而喪失美好的未來。

然而,季子強卻神奇般的扭轉了局面,他不知道季子強是怎麼做到的,但不可否認的一點那就是,哈縣長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能夠放過季子強,只能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季子強具有強大的靠山,是的,小張是這樣想的。

季子強依如往昔一樣,悠然自得的先喝了一會茶,聽小張彙報了今天的工作安排,他剛要說點什麼,就接到了吳書記的電話,季子強知道,吳書記是一定會來找自己,以他對洋河縣細心密切的掌控欲~望,他怎麼可能不來打聽,不來探個究竟呢?

他沒有看到自己倒下去,自然也會感到奇怪的,這一點是毫不費解的。

只是季子強沒有想到吳書記是如此的急切,還沒等自己給他彙報,就急急忙忙的給自己來電話,讓自己過去坐坐,他也有點太沉不住氣了。

那麼,現在自己是應該用什麼樣的語言來詮釋這次脫險呢?這需要好好的考慮一下。

還有,自己的另一個目的,今天也要去達成,這樣的機會不多。

季子強就緊鎖著眉頭,邊走邊想著,他知道,很多真像其實都是掩蓋在一些巧言花語中,人們希望聽到的是自己所期待和自以為是的東西,有時候,真像真說,反而讓人難以相信。

季子強就準備好了一個故事,一個讓吳書記可以絕對相信,而且還是很喜歡聽的故事,故事的主角當然是自己了,不過還要加上一點朦朧的,只可意會,不能言傳的概念進去,這樣才有可能騙的住這個精明的老狐狸。

這樣想著,季子強就有點想笑了,他儘力的掩飾著自己的笑意,和縣委大院里每一個迎面走來的幹部們打著招呼,在有的時候,還掏出香煙和別人寒暄幾句,猶如一個即將奔赴戰場的勇士,讓別人留下他美好光輝的一面。

很快的,季子強就來到了吳書記的辦公室,秘書已經在門口等候了,他們一起走了進去,秘書幫他泡上水離開了,季子強也很謙恭的問過吳書記的好,坐了下來。

今天吳書記沒有像上次那樣在辦公室來回走動,他也抱著茶杯,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

吳書記先是沉默了片刻,他沒有說什麼話,他需要考慮一下,自己應該用什麼口吻,用那種方式來提起這個話頭,此時,在吳書記的臉上是看不出多少含義的。

他把自己的那些意外,那些奇怪,那些莫名其妙都很好的藏匿了起來,雖然他的心裡是那樣的期待了解到季子強是如何躲過了這一劫。

在這個時間段,季子強沒有說話,他在全神貫注的等待吳書記的問題。

良久,吳書記說話了:「子強同志,我一直也在為你擔心,還好,你挺過了這一關,昨天你們開完會,下午哈縣長也和我討論了這個問題,我明確的說了,這個責任應該由糧食局去承擔。」

吳書記決定還是先給季子強賣個人情的好,季子強越來越讓他看不懂,看不清了,而一個讓自己看不懂的人,才更讓自己害怕。

季子強就抬起頭來,很真誠的說::「這樣啊,謝謝你,我就知道,你是一定會幫我的。」

吳書記寬厚的笑笑,感覺很滿足,從季子強謙鄙討好的表情來看,事情繞了一大圈,現在一切又回到了過去的軌跡,自己還是可以繼續把握住季子強,繼續的為我所用。

吳書記就又說:「我自然會幫你,你身上有很多優點,這很可貴,也很難得。」

季子強就謙遜著,客氣著嘟囔了幾句感謝的話。

但季子強還知道,這些都不是今天吳書記想要說的話,這不過是個前奏罷了。

季子強是很有耐心的,他從包里拿出了香煙,給吳書記發上一根,再幫他點上。

吳書記就一面配合著季子強幫他點煙,一面用手很親切的拍了拍季子強幫自己點煙的手背說:「子強啊,你還是不能大意啊,這次哈縣長輕易的放過你,一定是大有深意,對這個人我還是了解的。」

季子強心裡暗道:總算是等到了你的主題了,我就說嗎,你能憋多長時間。

季子強在這個時候,卻出人意外的有點傲慢自信起來,他點點頭說:「吳書記,你是誤解他了,他也不想放過我,只是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很多事情由不得他亂來。」

「奧」吳書記很少看到過季子強的這種表情,特別是在自己面前,季子強總是一副低眉順目,謙遜討好的表情。

吳書記那原本不大的眼睛就眯了起來,帶著疑惑說:「不得已的苦衷,此話怎講啊?」

季子強依然有點狂妄的笑著,他輕描淡寫的說:「政治聯盟和政治對手不是一成不變的,就像是三國演繹中說的那樣,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吳書記聽到這話,就心裡一驚,「聯盟?你和他?」

季子強就呵呵的笑了說:「我們算什麼啊,蝦兵蟹將而已。」

吳書記有點明白了,在更高的那個層面上,很多事情實難預料啊,華書記和葉市長的確是對手,但誰能保證他們不會妥協和休戰,就拿季子強提升副縣長一事來看,這應該就是一次華書記和葉眉的合作體現。

如此說來,這次的事情,哈縣長能夠在一夜之間轉變了態度,唯一的可能也就是上面來了新指示,除此之外,用任何一種理由都無法解釋。

換句話說,上面已經有過去的對手,轉變為暫時的配合,或者是暫時的相互妥協,問題是如果他們雙方休戰了,自己又該怎麼辦,這樣豈不是哈縣長更加的牢固,自己永遠就沒有了機會嗎?

想到這,吳書記是有點氣餒。

他在氣餒的同時,心裡也有些後悔起來,早知道如此,自己何不在昨天死保季子強呢?

這樣一個天大的人情白白的送給了哈縣長,可惜啊可惜。

吳書記就強打精神,心口不一的說:「子強同志,這樣最好啊,以後你在洋河縣工作起來更方便了,哈縣長也就不會給你小鞋穿了,呵呵,不過就算不是這樣,也沒什麼可怕的,我會一直支持你。」

季子強就只好再次感謝了:「謝謝吳書記的關懷,以後我也一定會堅定跟隨吳書記的,不管是平時的工作,還是在常委會上的表態,我都將以書記你的馬首是瞻。」

吳書記倏然一驚,他有點發懵了,常委會?什麼常委會?

難道哈縣長答應季子強進常委會了?

哈縣長是想拉季子強了,他為什麼要這樣,只能說明柳林市的政治態勢真的有了變化。

吳書記心裡有了一陣的寒意,也有點緊張起來,他幾乎就要脫口而出的給季子強也表態一下。

張了張口,吳書記又開始猶豫不定起來,多年的謹慎和多疑不禁讓吳書記擔心,從剛才季子強這話中難以全面,精確的判斷出完整的信息,這個哈縣長是不是也和季子強已經達成了什麼聯盟,協議?那自己今天輕率的同意和促成了季子強進入常委,到頭來會不會是養虎為患呢?

吳書記緊張的思考起來,他需要做出一個決斷,而這個決斷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季子強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此時,緊張的不是他一個人,季子強是同樣的緊張,自己能不能成功的進入縣常委,真正的拿到實權,目前應該是最為關鍵的時刻,現在就看吳書記有沒有相信自己的鬼話,自己給他製造的緊張情緒,是不是擊垮了他冷靜善謀的思緒。

季子強要完成這一計劃,他就不能給吳書記過多的時間來仔細考慮,他接著說:「雖然這是上面華書記……..呵呵,但縣官不如現管,我還是聽你的,你看我合適不合適進常委。」

吳書記真的就很猶豫了,不做表態,模稜兩可是混不過去的,這個季子強只怕不那麼好騙。

最可怕的是,他一旦對自己的態度有了質疑,季子強就可能再也不會為自己所用了,那樣的話,洋河縣又會回到過去的狀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