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十五章步步緊逼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的一些環節和某些隱微的人為影響,在季子強對這一龐大的權力機器的研究后,他做到了無師自通,進而能登堂入室。 季子強深刻的理解了在權力場中,藏器待時遠比高調索取更有機會,更加穩妥,他不能驕傲,更不...

?「奧,你怎麼了?沒有人想要和你為難埃」哈縣長面露驚訝的說。

「哈縣長,你是不知道啊,這件事情在全縣幹部和群眾中已經是傳的沸沸揚揚,好像我就成了個十惡不赦之徒,讓我顏面掃地。」季子強委屈的說。

哈縣長一聽這話,哈哈大笑,轉而又信誓旦旦的說:「子強同志,這個你放心,我當然是要為你正名。」

季子強固執的搖搖頭說:「沒有實際行動的正名,又有何用。」

哈縣長的心已經開始往下沉了,他聽的出來季子強這話的含義,正如自己所料,這季子強準備對自己要價了,他就硬著頭皮問:「那麼,華縣長是需要什麼實際行動?」

季子強臉色逐獎浠,剛才那謙恭和討好的神色在不斷的消融,他的眼中有了凜冽,他的口氣也開始寒冷:「我希望進步,希望進常委,只有這樣,才能讓我真正的信心恢復。」

哈縣長一下就睜大了眼睛,太讓他感到鄂然了。不會吧?季子強的要求大出自己的預料,他怎麼會有這麼一個瘋狂的想法呢?

但哈縣長就是哈縣長,他沒有斷然的拒絕,他在快速的計算著,除了這條路,自己還能用什麼換取季子強對這件事情的沉默。

後來,他還是沒有想到任何可以用來交換的東西,季子強不像一般的人,從上次畜牧局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他不是為錢,但自己除了錢以外,那就只有權可以給他,而權,難道能給他常務副縣長嗎?自然那是不可能,看來這季子強已經算的很準確,他恰到好處的要了一個自己可以給他的東西,不多不少,剛剛觸及自己的底線。

哈縣長權衡了好長時間,看來只好讓步了,為季子強要是把自己的前程都搭進去,那真的不值,季子強是可以用手上的材料,借題發揮,通過吳書記,或者葉眉對自己進行一次毀滅性的打擊的,真到那個時候,只怕連市委的華書記都難以扭轉局面。

哈縣長妥協了:「子強同志啊,你來這段時間我也認真的觀察過,要說還真是不錯的,但你也知道,這事情恐怕我一個人也難以幫你。」

季子強一聽這話,立馬就收斂起自己咄咄逼人的目光,說:「吳書記那裡我會說的,只是哈縣長這一票很關鍵。」

哈縣長沉重的點點頭,他只能答應,他沒有其他路可走:「好吧,但你也要知道,縣上最多就是一個推薦的權力,最後怎麼定,還要看市裡的意思」。

「這我知道1季子強淡淡的說……

快下班的時候,方菲就打來了電話,約季子強晚上一起吃飯,她也知道季子強心裡難受,就想安慰一下季子強,兩人就約好了地方,也不方便一起走,下班后各自先後的到了酒店的包間。

一進包間,季子強就看到了方菲,看到了方菲,他也就呆住了,方菲今天太漂亮,一身黑色的緊身衣褲裹的身體凹凸分明,外面罩著一件米黃色的羊絨外套,長發用一根艷麗的絲帶盤在頭上,一雙大眼睛含笑的望著季子強,平添了一種迷人的風韻。

季子強上前握住方菲柔弱無骨的玉手說道:「對不起呀,我來晚了,還請恕罪呀。」

方菲就笑笑說:「我生什麼氣,我也剛來一會。」

季子強連忙說:「那就好,那就好。只要美女不生氣,天下就太平。」

兩個人就說笑幾句后,季子強鬆開了方菲的雙手,分別坐下,方菲就關切的問道:「開完會見你到哈縣長辦公室去了,怎麼樣,不要緊吧」。

季子強淡然一笑說:「還好,看來哈縣長還是很理解我的,呵呵,應該是和我沒什麼關係了」,說完,季子強就端起了酒杯,放在鼻子下聞了聞,又說了句:「不錯,好酒」。

方菲就很有些詫異的,怎麼會沒事?還哈縣長理解他?這件事情擺明了就是哈縣長和雷副縣長想要收拾季子強的的一個布局,現在怎麼他們收手了。

方菲就不明白了,她就問道:「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放過你,可以讓我明白一點嗎?」

季子強也是滿面的疑惑,莫名其妙的搖搖頭說:「這還真的把我難住了,我也一直沒想通哈縣長為什麼這樣照顧我。」

季子強不是不相信方菲,只是這次的事情的原委,他不能告訴方菲,就算是自己僥倖的獲得了一次勝利,但以後的路還長,不能為一次的獲利而得意洋洋。

在來到洋河縣的這段時間裡,季子強細心的了解,熟悉和研究了整個縣委,縣政府重要人物的性格,以及縣委和政府最值得關注的一些環節和某些隱微的人為影響,在季子強對這一龐大的權力機器的研究后,他做到了無師自通,進而能登堂入室。

季子強深刻的理解了在權力場中,藏器待時遠比高調索取更有機會,更加穩妥,他不能驕傲,更不能張狂,在這個地方,戰鬥永遠不會停息,今天的朋友,或者就是明天的對手。

聽到季子強的這種解釋,方菲很費解的搖了下頭,她其實並不完全是一個熱愛和喜歡思考的女人,因為美貌幫助她解決了許多別人需要思考的問題,方菲端起酒杯說:「沒事就好,管他是什麼原因,來,我們今天好好喝酒吧,本來是給你擺的安慰酒,現在就算是慶祝酒。」

季子強見她不在追問,也爽快的說:「好,感謝的話我也就不說了,今天陪你好好的喝上兩杯」。

方菲「哼」了一聲說:「兩杯?你想的美,不喝到位誰都不能離開。」

季子強就吐吐舌頭說:「真是個酒鬼。」

也就是季子強了,換個別人只怕和喝方菲一起喝醉都沒機會。

說著閑話,兩人不知不覺,喝掉了一瓶白酒,按方菲的意思還要叫一瓶酒,季子強是不想喝那麼多,自己把自己灌醉,那才無聊,他就勸道:「菲依同志,我看今天剛好,我酒量可沒你大,再喝就多了,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喝酒。」

方菲今天還好,也就不再堅持,兩人又閑聊了一會。

等他們離開酒店的時候,季子強就問她:「今天不要緊吧,我送你回去。」

方菲撇了他一眼說:「天都晚了,你不怕我一個人走夜路,讓壞人劫了?」

季子強就呵呵的笑了,說:「真有那個不長眼的壞人把你劫了,那他會永遠後悔。」方菲就轉過頭看看季子強,也聽不出他這話是誇自己呢,還是挖苦自己。

一會就到了方菲住的地方,進門,方菲就先為季子強泡上了一杯新茶,讓他自己在客廳喝著,看著電視,自己就準備沖洗一下。季子強來回的換著電視的頻道,也沒有什麼自己喜歡看的台。

坐了一會,季子強自然就有點心猿意馬了,他看到了方菲往衛生間去了。季子強暗暗吞了幾口口水,方菲走路真的很性感。

到底是等了多久,季子強已經搞不清楚了,只是感覺時間很漫長。

方菲儀態妖嬈的走過來,嫵媚的笑笑,就坐到了季子強的身邊,一陣微風吹來,她烏黑亮麗的長發從季子強的臉上掃過,就象許多隻溫柔的小手撫摸他的臉。

她的發梢帶著沁人心醉的芳香,這股芳香和著她特有的體香,不斷的侵入季子強的鼻孔,撩撥著他的神經,讓他透不過氣來。

季子強用帶點顫抖的聲音說:「菲依,你……你真的很美麗。」

方菲發出了她那盪人心魂的笑聲,調皮的說:「很喜歡聽你說我美麗,喜歡讓你看我的美麗。」

季子強用手很溫柔的摸了摸方菲的光滑細膩的腿說:「謝謝你這樣看重我。」

方菲就站起來,緩緩的站在了季子強的面前,讓自己更清晰,更近距離的展現在了季子強的面前,那高原,那平腹,那草地,那峽谷,每一個地方都讓季子強留戀不舍。

方菲彎下腰,那一縷幽香馬上就撲入了季子強的鼻中,一條香舌不知不覺中進入到他的嘴裡,象一條找到家的小蛇在他嘴裡來回的遊動。季子強再也堅持不住了,他似乎想要躲避,但雙手卻不由自主的摸上方菲光滑細嫩的後背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