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十二章危機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校,安子若心裡也不希望回校吧? 那一夜靜靜的燈光,砰砰的心跳,讓兩顆年輕的心慌亂緊張,當自己和安子若擁抱在一起的時候,彼此的呼吸都已凌亂,當那光潤巍瓜衷詡咀憂康難矍埃季子強怎麼可以不去感受那...

?所以吳書記就繼續的說:「就我看,這也不是人為的什麼大事情,昨夜那雨也實在兇猛,天災是主要的,你最多就是個沒有工作經驗的問題,不要看的太重。」

但是,不得不說,吳書記還是的低估了季子強對事態敏銳的判斷能力,季子強沒有像一般的官場人物那樣韜光養晦,深藏不露,他還是不時的展現出一點自己的能力,但他展現的那一點點能力,和他真真的對官場的洞悉,是不成正比的。

他用了一種更好的方式,隱藏住了自己的鋒芒,就恰如大隱隱於市一樣。

也許,在整個柳林市,也唯有葉眉可以徹底了解季子強的實力,也或許,葉眉所了解的也不完全是季子強全部的實力吧。季子強就感到了事態的危機,他有點沮喪的問吳書記:「那你看這事情應該怎麼處理,我應該怎麼做。」

吳書記很淡然的看看季子強,說:「不要多想,安心工作」。但同時,吳書記卻在心中感嘆,唉,政治這玩意,真的是沒有絲毫的感情和人情的。

季子強徹底的絕望了,一顆心開始變冷,如墮冰窖,他已經可以看到了以後會發生的情況,季子強也知道,自己的唯一希望,也已經拋棄了自己,自己作為一個副縣長,在縣長的打壓下,在書記的漠視中,想要存活,只怕不大可能了。

季子強的心裡也多了一些蒼涼和悲哀。同時,季子強也對這所謂的政治同盟有了深切的體會,對於吳書記,季子強也加深了更多的認識。他離開了吳書記,腳步漂浮的回到了縣政府,他的情緒很是低落,天氣也繼續的陰沉,似乎一切不詳的事情都會來到。

季子強把自己關在辦公室里,他沮喪著,這時候他意外的接到了初戀安子若的電話,他那低迷不振的情緒很快的就被安子若感受到了,在安子若一再的追問中,季子強猶如發泄般,向她絮絮叨叨的說出了這件事情。

也說出了自己辛苦工作換來的委屈和失望,電話那頭的安子若默默聽完他的傾訴后,沒有過多的語言,只說了一句話:「等著我。」

季子強沒有拒絕安子若,他理解安子若現在的心情,她一定是來安慰自己,而她的溫情應該是季子強僅有的一點希望。很長時間以後,季子強還是離開了辦公室,不管怎麼說,他依然牽挂著糧油大庫,當他再一次來到這裡,看著在雨水中侵泡的糧食,他的心有開始疼了。

和他一樣心疼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糧食局儲運科的趙科長,他也在痴痴的看著滿地的稻穀發獃,淅淅瀝瀝的雨水就這樣不斷的打在這兩個心疼人的身上。

「躲躲雨吧,趙科長。」季子強低聲的勸慰著。

趙科長抬起了無神的雙眼,看了看季子強,默默的跟他到了旁邊一個倉庫的避雨處,兩個人都凝固著一種悲哀。

雨還在下,季子強的心也還在沉。吃完了晚飯,季子強就接到了安子若的電話,安子若說自己已經到了洋河縣:「子強,我在翔龍酒店,你可以過來嗎?」

季子強在這個時候,接到安子若的電話,心裡是溫暖的,從時間上算,安子若應該是放下電話就往洋河縣趕的吧。

季子強就連忙的答應著說:「我馬上過去。」

在季子強說馬上過去的時候,他已經沒有了對安子若的矛盾心態,他只是感覺自己需要去看她,需要給她傾述自己的煩惱和感傷。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細雨還是淅淅的下著,季子強沒有要車,打著傘,看著燈光下那神奇的雨絲。

它是朦朧的,又是清晰的。它給萬物披上一件縹緲的紗衣,它又把萬物洗滌得清新明亮。季子強漫步在雨中,他的心情也好像被雨水清洗了、擦亮了,一種空明的感覺在滋長。

見到了,時隔多年終於見到自己的初戀安子若了,安子若好象更漂亮,歲月無影,人們都說臉是女人的年齡,季子強卻從安子若的臉上看不出一點點歲月變遷的痕,她依然嫩滑如雪。

彷彿安子若就像一片輕柔的雲,在季子強的眼前飄動,她清麗秀雅的臉上蕩漾著春天般美麗的笑容,那份溫柔、那份美感、那份嫵媚,很快的,就把季子強帶到了往昔那青春的歲月。

看著安子若娉婷婉約的風姿,看著安子若嬌艷俏麗的容貌和嫵媚得體的舉止,季子強的眼光開始有了朦朧,假如……唉,還是假如。

季子強就想到了自己的初戀,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成人洗禮,那是大學的時候,在自己租住的房間,大雨讓安子若無法回校,安子若心裡也不希望回校吧?

那一夜靜靜的燈光,砰砰的心跳,讓兩顆年輕的心慌亂緊張,當自己和安子若擁抱在一起的時候,彼此的呼吸都已凌亂,當那光潤巍瓜衷詡咀憂康難矍埃季子強怎麼可以不去感受那溫柔纏綿,不去攀爬和愛憐。

這或者是季子強唯一的一次戀愛,初戀的感覺是那樣讓他陶醉,但最後人家去了國外深造,在他長久的等待后換來了安子若嫁入豪門的消息,只好收起了那段刻骨銘心的初戀,在很多時候他還是會回想起那纏綿的熱戀,想起那光滑細膩的皮膚,深吸一口氣,會議室里也彷彿漂浮著那醉人的舌香,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這也是季子強在以後這些年一直找不到真愛的緣故,因為到現在,季子強還是無法完全忘懷安子若。

現在的安子若已經離開了那個在跨國集團公司做董事長的丈夫,她自己回到了江北省,在省城有了一家房地產公司和一座酒店。

季子強是還在愛她,但有用嗎?自己一個小小的土縣長,還是副職。在見慣了達官貴人,出入於明堂華庭的安子若面前,又算的了什麼?

兩人在短暫的凝視后都露出了纏綿悱惻的微笑。

安子若款款說到:「我來了」

季子強沒有移動自己的眼神,喃喃的說:「你來了,我就好了。」

安子若聽到他這樣突兀的,超過自己想象的,直白的表達,她的心一下子就有了很多的驚喜,她帶著燦爛的微笑說:「如果我的到來,真的可以減輕你的煩惱,我還有什麼奢望呢,我很滿足了。」

季子強已經很多年沒有聽到過這樣語氣的話,他把自己也塵封的太久,太久,就算有過葉眉,但這樣的表白是絕不會從葉眉的口中說出,有點感動的季子強說:「謝謝你,謝謝你的到來」。

安子若搖了一下頭說:「為什麼要謝,我需要對你贖罪。」

季子強不願意她這樣說,更不願意她再提起那讓彼此都傷感的往事,他希望把那過去都忘掉,希望自己可以和安子若平等,沒有糾葛,沒有埋怨的重新開始。「子若,不要說這樣的話,誰都不欠誰,誰都不需要誰來補償什麼。」

安子若大幅度的搖搖頭,有點激動的說:「不是的,不是的,子強……」

季子強跨步上前,雙手握住了安子若的雙臂,深深的,專註的看著她,季子強的這個動作讓安子若一下子呆住了,她說不出什麼話來,只感到渾身乏力。

安子若真的想一下子撲在季子強的懷裡,只需要上前一步,就可以讓自己投入到他的懷抱,然後放聲大哭,把這些年的悔恨和對季子強的牽挂,一下子講述出來。

但她不能這樣,她是來安慰季子強的,不是來給季子強增加傷感,而且,他從季子強那有力的大手,和堅定的眼光中,也感到了季子強一種從未有過冷峻。季子強握著她的雙臂,凝重的說:「子若,你沒有錯,為什麼不可以忘記那些過去……放鬆自己,也是放鬆了我,或者,新的未來就會最近你我。」

安子若眼中的淚水就一滴滴的滾落了下來。

季子強克制住自己想要擁她入懷的衝動,放開手,退後一步說:「多大了,一天還這樣喜歡哭,你路上還沒吃飯吧?我帶你先吃點東西。」

安子若搖搖頭,搽幹了眼淚說:「沒吃,但我不餓,我們不要出去,就在這,就我和你。」季子強又勸了幾次,但安子若就是不出去,也許,她不想讓別人來分享自己和季子強難得的相聚。再後來,季子強就對他詳細的傾述了很久,他們忘記了所有的不快,忘記了時間,忘記了過去的種種。

後來安子若也講了很多,除了安慰他以外,也說到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她甚至於還說:「我在省城有很多朋友,包括省委和政府,你不用管了,我回去幫你擺平。」

季子強是不會讓她來插手的:「不,很多事情是需要自己親手打理的。」安子若就又說:「那就乾脆辭職吧,我把董事長的位置讓給你。」季子強就哈哈的笑了,這是他今天見到安子若第一次放聲的大笑,安子若沒有笑,她感到這一點都沒有什麼好笑的,只要季子強需要,只要季子強想當,自己會毫不猶豫的給他一些,包括自己的身體。

但季子強還是拒絕了,他有自己的理想,也有自己的尊嚴。

時間已經很晚了,當季子強說自己要離開的時候,安子若沒有放他走,她說自己很想多陪陪季子強,但自己明天一早要趕回去,有個董事會還召開,季子強其實也不想走,他們就一起又聊了很久很久……

安子若用美麗,浪漫和溫情一直撫慰著他,在這裡,季子強慢慢的恢復了他骨髓中的男兒本色,他不再為白天的煩惱困擾,也沒有了一點的懼怕,來吧,來吧,讓風暴來的更猛烈一點吧。

黎明的曙光出現在房間的窗欄上的時候,安子若準備離開了,她看到了季子強靠在沙發上睡的正香,安子若輕輕的為他蓋上一條毛毯,深情的看著他,看著這嘴角露出笑容的,英俊的面容,久久凝視。

後來她還是沒有叫醒他,自己悄悄的走了,走的時候,留戀中的安子若已經是淚流滿面。

當季子強醒來的時候,房間里已經是人去樓空,只有一種淡淡的,安子若身上的幽香,在房間飄散,季子強長吸了一口,人也瞬間的精神了。

男人的本性,又逐漸的蘇醒和瀰漫,季子強感覺到了身體里有一種用不完的力氣和智慧,一切對他都顯的微不足道了,他心靈深處就有了藐視一些權威的勇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