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十九章終於又見面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燒。 季子強也是一樣的,在洋河的那一個個日日夜夜裡,倘如他有時間懷念,他的懷念中最多出現的應該還是葉眉,是的,是葉眉,似乎比對初戀安子若的懷念還要多一點點。 季子強在葉眉那如水的眼神中...

?葉眉還是那樣的成熟和風韻,她沒有穿外套,一件棗紅色的襯衣,緊緊的貼身穿著,襯衣讓她的身材顯的更具魅力,凹凸顯現,從頭髮、前額、鼻子、嘴以至脖子、胸脯,曲線沒有一處不恰到好處,她的全身都蘊蓄著一種成熟♀人的魅力,還有一種讓人感覺到美的想象。

葉眉站了起來,沒有走動,只是痴痴的注視著季子強,那眼光中就多了一種霧氣,看著季子強那高傲的臉龐,看著他轉動著一雙多愁善感的眼,看著季子強那閃爍的黑眼瞳里燃燒著熱情的火焰,這怎麼可以不讓葉眉留戀。季子強打破了兩人的沉默,說:「好久沒見你了,我很牽挂你。」

葉眉就充滿了柔情的走了過來,說道:「我也很想你,很想。」

是啊,怎麼可以不想呢?在季子強離開的這一段時間,葉眉就多了一些憂傷,每當有人說道了洋河縣,不敢是說誰,也不管是說的什麼事情,葉眉都會關注,聽到那個地方的名字,她就會想到季子強,想到季子強,她就又多了幾分傷感。

而一但政府里有人無意間提到季子強,那樣的感覺就會更加的明顯,同時,葉眉就又有了一種親切的感覺,或者,她的表面會裝的若無其事,甚至連眼皮都不會顫動一下,就象你在她面前說的是完全陌生的一個人,但葉眉的神經會馬上的很緊,她不會落下一點點的關於他的消息。

在別人對季子強稱讚,誇獎的時候,葉眉的心也在快樂,怎麼可能不快樂啊,葉眉已經深深的感到她和他將會永遠的不可分割。在憂傷中,葉眉也有很多次,希望可以忘掉季子強,她不希望自己給季子強帶來負擔,葉眉也希望他們兩人只做知音,只做紅顏,但每一次這樣的決心,都在無意間聽到季子強名字的時候灰飛湮滅了。

就在剛才,就在季子強的腳步聲傳進辦公室的那一剎那間,葉眉還在告戒自己,淡漠一點,理智一點,平靜一點,見了他不要激動。然而,這樣的告誡是如此的不堪一擊,見到季子強的這一剎那,葉眉什麼都忘了,她就想去擁抱住季子強那堅實的臂膀,把他擁在懷裡,讓他聽自己的心跳,讓自己聞一聞他的味道。

葉眉的眼神迷離了起來,面對季子強,她的心漸漸的在燃燒。

季子強也是一樣的,在洋河的那一個個日日夜夜裡,倘如他有時間懷念,他的懷念中最多出現的應該還是葉眉,是的,是葉眉,似乎比對初戀安子若的懷念還要多一點點。

季子強在葉眉那如水的眼神中,心一點一點的蕩漾開來,在季子強的眼光和葉眉的眼光那一剎那的對視里,他們彼此都不由的靠近了對方。

上前一步,季子強用自己大大手握住了葉眉那細膩的小手,只覺得腕白肌紅,手如柔荑,他用自己的手輕輕的撫摩著。而後,季子強就把葉眉擁進了自己溫暖的,寬大的胸膛,一股熱氣吹到葉眉的耳窩,讓葉眉渾身顫抖著,她閉上眼睛,喃喃的自語:「好想你。」

葉眉特有的一陣陣清新的幽香,傳入了季子強的心臟,浪漫的氣氛在蔓延著。

季子強每一次對葉眉的擁抱,都會燃起太陽般熾烈的火,他嗅著葉眉身上那種成熟♀性所特有的,淡雅的體香,用自己的臉和她秀美的臉貼在一起輕輕摩挲。

葉眉憐惜的撫摩著季子強的頭髮,心裡充滿了矛盾,她喜歡季子強,喜歡他的聰慧,喜歡他的年輕,喜歡他的激情,但葉眉也深深的知道,自己的喜歡是多麼的飄渺和虛幻,終究會有一天,這種情感會飄散。

葉眉告訴季子強:「子強,目前看來柳溝修路的項目,他們是準備給胡老闆,這個人就是你上次提醒我的人吧。你看我用不用在下次會上頂住,不讓胡老闆拿到這個項目?」

季子強猶豫了一會,胡老闆肯定用他的大手筆,已經把其他人的工作都做好了,讓葉眉一個人頂,只怕很難啊,季子強就說:「我感覺這個項目里肯定是有些貓膩的,但你硬頂也不好,會傷害很多人的利益,這樣你看可不可以,你在會上提出你的反對意見就可以了,最後誰定的,就讓他定,萬一將來有什麼問題,也賴不到你頭上。」

這不是季子強危言聳聽,因為在日常工作中,很多事情時間一長,最後出了問題都是一個亂扯,只有在會上做出明確的表態,記錄在案,這才能到關鍵時候說清楚自己。

季子強很長時間沒有好好的睡葛懶覺了,今天在家裡算是滿足了一次,老爸老媽也不忍心叫他,讓他一口氣睡到了10點多,季子強醒來就笑了,在洋河縣政府休假的時候每天那外面辦公室的電話就不斷,樓下也是一陣陣的有響動,今天可好,住在家裡,一大早什麼聲響都沒有,沒有電話聲,也沒有汽車的喇叭聲,感覺很靜怡,很舒心。

起床以後,簡單的漱洗一下,他才驚詫的發現,自己老媽站在院子里,對每一個過路的鄉親做著一個小聲點說話的手勢,季子強在房間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他的眼中就有了一點濕潤,很多童年的往事就歷歷在目,他感嘆一聲:可憐天下父母心埃

季子強隨便的吃了一點早餐,他就在村上到處轉了轉,沿途很多人都認識他,不打著招呼,季子強帶上了好幾包香煙的,見了男人就發,大家也很親熱的和他拉拉家常,他一走,都在交口稱讚著:「看老任家,多有福氣,養了這麼好一個兒子。」

季子強這樣轉了一圈,回來也是百無聊賴的,忙慣了的人,一旦閑了下來,多少還有點不適應了,看來他就是個天生的勞碌命。

好在季子強在柳林市還有很多過去的同事,朋友,同學,這幾天的假期基本就是喝點小酒,打個小牌,贏點小錢,倒也樂哉游哉。

時間過的很快,眨眼之間,假期結束,季子強又回到了洋河縣,就在他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一場危機悄無聲息的,靠近了他。

昨夜的一場大雨,在天地之間掛上了一幅巨大的珠簾,閃電雷鳴,像天河決了口似的兇猛地往下泄,季子強透過窗子往外望去,屋檐底、大樹下,千萬條細絲,蕩漾在半空中,粗大的雨點打在玻璃窗上,「叭叭直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