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十八章酒無好酒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市開去。 一路上一兩個小時,兩人自然就隨便的聊了起來,他們的歲數相仿,又算的上老鄉,這一聊就很是投緣,兩人的吧的吧的,說了一路。 後來季子強就想到了趙科長上次無意間說到的糧油大庫倉房有...

?早就聽過酒無好酒,宴無好宴的這句話了,可知道還得來,來了不吃白不吃,但今天飯也吃了,酒也喝了,縣長也在督陣,不表態只怕是說不過去。

季子強也明白他們都有自己的想法,其實每戶欠的也不很多,只是加在一起那就是個大數字了,今天來的都是大戶,他們只要一帶頭,其他小戶就好要的多。

許老闆就抄起了一口東倒西歪的普通話,也哭喪著臉說了很多可憐話出來。

季子強等他說完,很嚴肅的說:「你們想下,現在外面很多飼料為什麼給你們這麼大的好處,那還不是因為洋河縣有這個飼料廠,要是這個廠被拖誇了,只怕人家馬上就會漲價。」

下面這些人想想也是這道理,再抬頭看看季子強那顯得那麼沉穩內斂,淡淡地透出一抹深不可測的凌然,這樣的神情讓人難以琢磨,都也不敢大意,一個個很老實的洗耳恭聽。

那畜牧局的賈局長看到季子強如此表情,也一陣的心悸,他對季子強的強悍狡默是有深刻理解和切身體會的,知道自己一定要站出來幫季子強擺平這件事情。

賈局長也收起了笑容,站起來板著臉,指著幾個養殖大戶說:「你們幾個今天都說個話,這是事能不能解決?你要是以後不來找我要扶持基金,那你就牛著。」

賈局長這臉一弔,養殖大戶們都有點害怕了,在他們的心目里,那這畜牧局的局長有時候比縣長還要管用,這就叫,不怕官,只怕管,所以都連忙的站起來,表態的表態,答應馬上解決的馬上解決。

既然話都說開了,大家也就放鬆了心情,看著眼前的情景,季子強心裡就感慨起來,在中國要想當好一個領導,看來這喝酒是必修的一本課程,,很多人會說領導都愛吃,愛喝酒,其實這是一種認識上的偏差,很多領導實際是不怎麼喜歡喝酒的,但很多酒不喝又不成。

很多你在辦公室好話說盡,道理講清,磨破嘴皮,口水亂冒都解決不了的問題,在酒桌上卻變得一場的簡單了,談笑間就解決了,這或許就是中國的酒文化的另一個特點。

但這也有個局限性,基本是在基層如此,到了省市一級,那就不用這樣了,喝是喝,但很少鬧酒了,都是點到為止。過了沒幾天,這許老闆就順利的大部分帳都要了回來,他也就屁顛屁顛的到季子強辦公室來,拿了三萬元,說是給那個黑嶺小學修繕校舍的,季子強大喜過望,立即給黑嶺鄉鄉長去了個電話,讓他趕快下來。

劉鄉長帶上學校的校長就到了城裡,這校長感動萬分,因為激動,看到了季子強話都一時的說不出來。

季子強的眼中也有了點霧水,他就想,要是所有的領導都可以為他們多做一點什麼,那該多好埃

季子強壓了壓心中的感慨,對劉鄉長說:「老劉,這錢我希望一分不少的用在學校的修繕上,我會一直關注這件事情,要是出了什麼差錯,你是要負責任的。」

劉鄉長連連說:「你放心好了,全鄉群眾都很感激你,也都盯著這錢的,有什麼問題,我提頭來見。」

季子強就呵呵的笑了,說:「要你這頭有什麼用,又不能吃。」

因為自己給下面基層做了點好事,季子強在最近幾天心情一直是歡愉的,現在他明白了一個道理,幫助別人,有時候也是一種享受和幸福。

轉眼就到了五一,要放幾天假,季子強也就收拾了一下,帶上最近一個階段別人給他送的用不完的煙酒禮品,準備回柳林市,小休幾天。

他還特意讓農業局忙他買了幾斤剛上市的洋河高山毛尖茶葉,是送葉眉的,葉眉就喜歡喝清茶,不過說是讓人家幫著買,但農業局那能真要他的錢呢。

在說了,季子強讓他們幫著買本來也就沒打算給錢,不要看每月一兩千元的工資,哪夠化啊,工資對季子強來說,就像是女人的大姨媽,一個月來一次,一周左右就沒了。

每天跑鄉下,出去帶上秘書,司機的,經常要在路上吃個飯,基本也都是他搶著把錢掏了,這秘書和司機一月才幾個錢,這樣下來,季子強一月就剩不下多少了,還好,煙是經常有人送的,要是自己再買煙,那隻怕就慘了。

這都準備好了,季子強就給糧食局去了個電話,把他們小車要上,下午下班,吃過晚飯,就要回柳林市,上車的時候季子強才發現,糧食局那管儲運的科長也在上面,這科長姓趙,家也在柳林市,聽說局裡車送季子強,也就搭上順風車了。

這趙科長見了季子強還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就是來問下,看季縣長車子方便不方便,要是還有其他人,我就坐班車回去。」

季子強呵呵的笑笑說:「沒什麼不方便的,不要說我一個人,就是車上再坐幾個人,只要有位置,也不能讓你搭班車走,沒事的。」

但這趙科長還有個難題,到底自己是該坐前面,還是該坐後面,縣上有的領導習慣坐後面,但有的領導就喜歡坐前面。

好在季子強不等他考慮完,就先坐進了後面車座,趙科長也就趕忙在前面坐下,他們一路就往柳林市開去。

一路上一兩個小時,兩人自然就隨便的聊了起來,他們的歲數相仿,又算的上老鄉,這一聊就很是投緣,兩人的吧的吧的,說了一路。

後來季子強就想到了趙科長上次無意間說到的糧油大庫倉房有問題的事情,季子強就問:「對了趙科長,上次檢查工作,記得你說過大庫倉房有些問題,不知道今天可以談一下嗎?」

趙科長嘴張了幾下,但看看司機,又把嘴給閉上了。

季子強等了一會,見他不回答,也不好再問下去,轉換一個話題,兩人又聊了一陣,也就到柳林市了。

小車就先把季子強送到了郊區的家裡,季子強挽留他們喝點水,吃個飯,但趙科長和司機也客氣的說:「不多打擾了」。

看著他們離開,季子強才走進了自己家裡的小院。

這是一個很乾凈的小院子,院子的旁邊種了一圈的花花草草,在春風中搖曳著,天還沒有全黑,依然可以看到那奼紫嫣紅的美麗。

家裡也是知道他要回來,老爹和老媽哪都沒去,等著自己寶貝兒子回來,要放到平常,老爹早就去搓麻將了。

見他回來,兩個老人很是開心,好久都沒見到季子強了,少不得一陣詢問,老媽更是圍著季子強轉了幾個圈,最後有點心疼的說:「瘦了點,當了縣長是不是光喝酒,不吃飯了?」

季子強就一把拉住老媽說:「媽,你就不要轉了,轉的我頭暈,其實沒有瘦,就是天熱了一點,穿的單薄了,你想下,當縣長了,那每天還不得大魚大肉使勁的吃啊,放心好了。」

接著就拿出了禮品,又給老媽買的衣服,還有給老爸的煙酒,老爸看著那幾瓶五糧液,連忙說:「當縣長了,這檔次又高了埃」

季子強就是一陣的好笑,這五糧液好像是上次那個許老闆給送的,自己也一直沒有機會喝,就帶了回來,看把老爹高興的。

老媽就要張羅著給季子強弄晚飯:「小雨啊,媽在給你做點吃的,已經是準備好的,一熱就可以了。」

季子強連忙的勸住說:「我是吃完飯才坐的車,現在肚子那有空地,你就不要忙活了,坐下一起聊聊。」

老媽又問了幾次,看來他是確實不想吃,也只好作罷,一家三口人就開始東家長,西家短的扯了一會,季子強基本也就是聽,村裡的事情他知道的很少,也不大留意,反正自己家在村上是沒人敢欺負的,過去老爸做過幾任村民組長的,還是有點威望,再加上自己在市政府做秘書,等閑的村長,鄉長逢年過節還要來拜訪一下自己,其他人哪敢造次。

季子強一家三口、就歡歡喜喜的聊了一陣,季子強就想到給葉眉帶的茶葉,自己也是好長時間沒見她了,心裡還是有些牽挂的,就去了個電話。

葉眉準備明天才走,現在說在辦公室里,季子強就說:「葉市長,你要是不忙,我現在到你那去。」

葉眉心裡也是很想季子強的,幾個月都沒見面了,心裡總是空落落的,今天不見,到了明天自己一回省城,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面,就說:「子強,你過來吧,我在辦公室等你。」

季子強出了村口,擋住了一輛的是,就到了是政府。

此時,政府辦公室已經沒有幾個房間亮燈了,季子強走進辦公樓,一種溫馨的感覺就湧上心頭,這一切是如此的熟悉而又親切,沒有因為自己幾個月沒來而有絲毫的變化。

好久沒見葉眉了,季子強屏住呼吸,控制住自己的激動,敲門,推門,輕輕的走了進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