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十七章該不該成交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不是個大事情,自己外欠好幾百萬了,比起這算不的什麼,更何況能夠靠上專管畜牧的季縣長,以後好處自然不少。他就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說:「沒想到季縣長如此體恤民情,給你錢你都不要,心裡裝的都是老百姓啊,佩服,這...

?看來他是估計上次季子強不給他吐口,一定是在等他表示表示。

季子強見他顯然是誤解了自己,不過做生意的,特別是做點大生意的,出手大方是很正常的,不然為什麼領導都有很多做生意的好朋友呢?

季子強就笑著說:「許老闆,我幫你想辦法,錢是絕對不會要的,還請你收起來。」

許老闆就當季子強是假意的客氣,現在這社會,不要錢的人他還沒遇見過,但經過幾次的推讓后,許老闆驚訝的發現,這季子強還真的像是不要。

他就有點為難了,人家不要錢,只怕就不會真心的幫自己了。

季子強明了他的心意,就說:「你先把錢收起來,我給你說個辦法。」

許老闆無奈,只得先把錢收了起來,就半信半疑的問:「季縣長真有好辦法埃」

季子強想了想,就打起了主意說:「呵呵,辦法倒是有一個,但有一個條件。」

「奧,季縣長你說,只要我可以做到,幾個條件都沒問題。」

季子強看看他說:「這一個條件啊,呵呵,是這樣的,我們一個黑嶺鄉,有個小學,校舍也都成危房了,我想幫他們解決一下,要不了多錢,估計也就幾萬元的事情。」

說到這裡,季子強就停了一下,觀察了一眼許老闆,接著說:「當然了,做這好事縣上也一定會大力宣傳的,對你以後促銷擴大影響也很有利。」

這許老闆就盤算了一下,真要解決了欠款問題,三五萬元到也不是個大事情,自己外欠好幾百萬了,比起這算不的什麼,更何況能夠靠上專管畜牧的季縣長,以後好處自然不少。他就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說:「沒想到季縣長如此體恤民情,給你錢你都不要,心裡裝的都是老百姓啊,佩服,這事情我答應。」

季子強心裡就一陣的歡愉,自己最近老為這個問題揪心,沒想到是瞌睡來了有人遞枕頭,現在問題解決了,心裡一下就敞亮了許多。

他就拿起了電話,撥到了畜牧局的賈局長那裡,說:「賈局長,我季子強啊,呵呵,晚上一起坐坐,怎麼樣,那就好,還有啊,你把你手下的那些養殖大戶都叫來。」

那賈局長一聽縣長請,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點疑惑,但還是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季子強就放下電話對許老闆交代了幾句,讓他晚上安排一桌,自己幫他解決。

許老闆就千恩萬謝的先離開準備去了。

到了下班,季子強算著時間,帶上秘書小張一起去了酒店,對於時間的計算,季子強是很會把握的,整整的三年啊,基本上沒有讓葉眉在時間上出過大的問題,因為很多場合,領導不能去早,也不能太晚,不要顯的架子太大,還要適當的保持住官威,讓等你的人不討厭,心裡也不會產生太大的反感。

這個酒店坐落於洋河縣繁華路段,從地理位置上來說,很是得天獨厚,就這酒店的規模,在這洋河縣城也算是氣派超然,登上高層,從那巨大的玻璃窗上,就可以俯瞰整個縣城,大家風範,捨我其誰。酒店裡幾十個包間均配有最新的布藝、傢具和設施,以濃重而不失活潑的色調、奔放且大氣的布局、近似自然優美的線條,給每一位客人豪華舒適、至尊至貴的體驗。

季子強還沒有進酒店大門,遠遠的看見許老闆和賈局長兩人,也不知道他們兩人在嘀嘀咕咕的聊什麼,看著倒是很親熱。

這兩個人也就看到了季子強的汽車,一起迎了上來,賈局長是眼明手快的搶先打開了車門,還用手在車門的上框打了個遮擋,只是他這姿勢很不協調,讓人看著不倫不類的,不過這一點都沒有讓季子強好笑,季子強反倒是體會到了自己作為一個領導的威嚴。

他像賭神中的周潤發一樣,甩了一下頭,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眼神,讓它表現的酷一點,然後離開了小車,可惜現在不是冬天,季子強就想,要是自己再有一個半短的大衣披上,對了,還應該有一個白色的圍巾,也不用圍,就那輛調著,一定更酷。許老闆是不知道季子強正在想什麼,他立馬是快步迎上,諂媚的笑著說:「季縣長來了,快請進,大家都在等你呢。」

季子強瀟洒的笑笑,為了表現的像模像樣,他就很凝重的點點頭,也不說話,在賈局長和許老闆的引導下,跨進了酒店。

賈局長邊走,便給季子強點上了一根煙,嘴裡還說:「縣長,在家的養殖大戶我都召集來了。」季子強點頭說了聲:「好」。

那賈局長就小心的問:「縣長,是不是老韋這欠賬的事情。」

季子強「唔」了一聲說:「不錯嗎,這你都可以猜出來,呵呵」。

賈局長有點擔憂的說:「縣長啊,這事情真還麻煩,我們出面不大好吧。」

季子強眼睛一瞪:「賈局長,今天你是推不掉的,我們的任務就是一定要促成此事,有的話我不好說,你要站出來說,知道嗎?」賈局長在心裡是最害怕季子強的,見他說了硬話,就不敢再推脫,只好點點頭,雖然感覺有點為難,但這種事情是一定要表現出堅決和支持的態度,他就說:「縣長放心,我一定配合好你的工作。」

幾個人走進了包間,就見裡面已經是坐滿了人,有畜牧局的幹部,還有一幫子養豬,養牛,養魚的專業戶,大家一見季子強進來,都是一起的站起來,立即這包間就亂成了一團,有人點頭,還有人在招呼,更有靈光的就搶上前來發煙,這就極大的讓季子強感到了自己的重要和超然,他擺出一個電視主角經常使用的表情,招一招手,再揮了揮手,邁著八字步,到了那中間給自己留下的位置,呵呵笑上兩聲,坐了下去。

這宴會的位置都是有規矩的,不用主持人說,誰該做哪個地方,都心裡明的跟鏡一樣,給他留的那位置,不說,也沒人不敢坐上去,坐不好會引起公憤,所以季子強也就不用推辭了,推也是白推。

季子強坐定以後,環顧了一下四周,說:「各位領導,今天請你們來,是有事情要和你們相商的,不過呢,現在先不扯它,大家先多少喝一點再說」。

大家也就稀稀拉拉的坐了下來,很快的,就見那服務員開端上了喋喋碗碗,季子強看著服務員把每個人面前的酒倒滿了,他就站了起來,端起了自己的酒杯說說:「今天這大部分人是沒有在一起喝過酒,我們就不要作假,酒很不錯,不喝白不喝。」

桌上的人就一起的鬨笑了起來,也都端上了酒杯,站了起來,高高矮矮的圍了一大圈,季子強就不再多說,一口乾了酒,翻杯一亮,滴酒未留。

桌子上的其他領導和老闆,誰敢作假,華領導都一口蒙了,你再不蒙,那就是有問題了,至少看出來你有目無領導的思想。

按照洋河縣的規矩,頭一杯是桌子上最高領導講話,第二杯,那就是請客主人說話了,人家出了錢,這點優惠是要給的,這許老闆等添上了酒,也站起來,客氣了幾句,也是一樣脖子,蒙了一杯,大家就又喝了,幾杯酒以後,就成了自由活動,隨便的喝,隨便的碰,拉關係的,懷舊的,談感情的,巴結領導的,都一個個跳了出來。

季子強今天是這裡的最高首長,自然是首當其衝,一時間敬酒,碰酒都來了,他的身邊就站了好幾個人,大家也感覺他酒量好,所以平常不敬酒的,都磨磨蹭蹭的過來了,你說季子強怎麼辦,局長的酒喝了,副局長的酒你也要喝吧,養牛的酒喝了,那養雞的老闆,他咻咻摸摸的也端杯站你旁邊,你說你喝不喝呢。

季子強今天是心情好,也就不在乎多喝幾杯,他照顧了每一個前來敬酒的客人,看著對方感激涕零,不勝榮幸的表情,季子強的心裡也是充滿了快意。

看來在中國,所有人都在自己的血液和骨子裡,對權利有一種最真誠的崇拜,就算這種權利和自己毫不相干,就算手握權柄的人是在敷衍應付,但他們還是欣慰和感覺榮耀,這是不是一種奴性呢?我看是的。

於是,當季子強一開始說話,在座的都一起悄聲的注視過來,完全的改變了剛才的神態,本來季子強已經抬起了雙手,準備是要拍拍手來制止大家的喧嘩的,但現在手抬了一半,感覺是沒必要了,大家端正態度的動作,比他的抬手還要快,他也不由的暗暗稱奇。在大家全神貫注中,季子強接著說道:「這次請大家來,是因為許老闆這個廠子要垮了,為什麼要垮了呢?是因為你們不支持啊,今天就請大家想想辦法,看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說完他就用眼光咄咄逼人的掃了一圈,那很多養殖大戶就受不了他的眼光,低下了頭,他們也不是沒錢,但既然可以欠,還不要行息,誰不欠那不是傻瓜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