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十五章科普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連忙說:「我安排下,讓副鄉長給開會,我就陪你轉轉。」 縣長來了,那就是頭等大事,這基層的幹部,一個重大的任務就是接待上級領導,不過上級很多,接待的方式也就各不相同,同樣的局機關,你氣象局長和財...

?季子強就讓車停下,自己和小張步行過去,季子強他們還沒到鄉政府的院子,半道就見一個鄉下大媽,在鄉政府旁邊的獸醫站門口發著脾氣,正對獸醫站門口幾個村民說:「村裡通知我們集中家裡的母豬,來人工配種,我把母豬牽到這的院子里,獸醫同志指著天井告訴我:拴在那裡,等會來牽回去就好。」

旁邊那幾個村民就很好奇的問:「是怎麼配種的?」

那大媽就很鬱悶的說:「我看他這院子很臟,就問那同志:天氣好涼的,要不,我幫你們抱把稻草來,你們身子下面也墊一點東西埃那同志還說:不用不用,一下子就好了。」?

大媽朝地上憤憤的吐口唾沫就繼續吵著說:「過了一會,我去領回母豬,這同志還對我說:好啦!這次保證一胎12隻。

旁邊一個村民有點詫異的問:「這麼快啊,那人家同志也辛苦,每天來這麼多的豬。」

大媽一臉疑惑和氣憤的說:?辛苦算什麼啊,但生出來的小豬要都像那位同志,我這豬可怎麼賣啊?」旁邊那幾個村民也都憂心忡忡的,臉上露出了同情的神色來。

季子強一聽就忍不住了,額的個神啊,難道他們都是認為給母豬人工配種是獸醫站那同志的體力活啊,呵呵呵呵。

季子強不好當著人家笑出來,那多讓人家大媽尷尬啊,他就強忍著,趕快進了鄉政府大院,他今天來是沒有通知鄉上的,就怕是幹部下鄉,雞鴨遭殃,小車一響,鄉長心慌。不過看今天這樣子,鄉政府正在忙活著,進進出出的人很多,估計鄉上是有什麼活動吧,不然這鄉上怎麼可能這麼忙活。

大家都忙,也沒什麼人太關注他們,這就讓季子強明白了為什麼領導出來一定要坐小車,那坐上小車就是一種身份的象徵,現在沒車,誰都懶得甩自己。季子強就走向後院,只見後面院子坐滿了人,頂頭一張桌子,上面一個人正在講話,季子強見過他的,這就是黑嶺鄉的劉鄉長,他鑲了兩顆金光燦燦的大門牙,說著話就不斷的閃著光芒。

就見劉鄉長說了:「今年還是老規矩,你們給我把好計劃生育的關,該扎不扎,房倒屋塌;該流不流,扒房牽牛,那有些婦女要尋短見來威脅,哼哼,老子是不怕,喝葯我們不奪瓶,上吊我們就給繩,我們的工作重點是管好兩個口,填上面的口,堵下面的口」。

那下面的幹部群眾就嘩啦啦的笑成了一片,這劉鄉長是一點都不帶笑的,很嚴肅的繼續講:「不要笑,今天都給我好好聽,也都長點見識,那上次一個老鄉找來,說老婆懷孕了,我就問是不是按說明吃的葯?老鄉說是啊,一次一片。我很奇怪,一次一片是正常的啊,怎麼就會頭暈,後來那老鄉又說,一天吃了十幾片。你們說說,這怎麼計劃生育,嗯,笑什麼!別說一天吃十幾片頭暈,就是一天弄十幾次,是你,你能不頭暈1

這話講的,連季子強都不得不笑了,他也知道,在下面基層工作,不像縣上,市上,這有時候鄉上的幹部話說的很直白,很粗俗,不然你還就是鎮不住這些老鄉,在第一線的鄉鎮幹部是需要有一點匪氣、痞氣的,但你必須同時具有一顆愛百姓的心,否則很難走到老百姓中間去。

有些老百姓,你講多深的道理他不懂,可要是罵罵咧咧地罵他幾句,和他們開幾句玩笑,很快就明白道理是咋回事了。

他就沒去打斷這劉鄉長的講話,繼續聽下去。那劉鄉長看來也真是個話癆,他此刻很是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又講:「平常讓你們學點衛生知識。都還不學,這上次本村婦女孕檢的時候替人上環搞收入,連著上了三個沒事,上了第四個的時候,讓縣醫院屁超檢查出來了,乖!乖!這傢伙成奧迪了!直接就是個四環。你們說說,不學習,危害多大啊?」

劉鄉長正要繼續的講下去,一揮手,哎呀,看到了季子強,別人可以不認識季子強,可劉鄉長是見過季子強的,他就趕忙打住了話頭,屁顛屁顛的沖了過來,那下面開會的人,正在大笑著,一看鄉長跑了,詫異中,就見那院子的後面站著兩個穿皮鞋的人,一想,都知道是縣上領導來了。

劉鄉長到了季子強面前,也不等季子強伸出手來,就急急忙忙的把自己手伸了過來,季子強也是聽他講的好玩,就笑著也和他握了個手說:「劉鄉長的講話很幽默嘛,講的不錯。」

劉鄉長一打聽是受寵若驚的靦腆起來:「哪裡哪裡,我們這是隨便講的,比不得你們縣上領導的水平埃」

季子強就調侃著說:「隨便都可以講這麼好,那好好講下,應該更不錯了,呵呵呵。」

劉鄉長就有點急了:「我。。我不是這樣意思,我是說我講的比較隨便。」

季子強還想逗他,但見他急的額頭上已經有了青筋,就打住了玩笑說:「今天我也就是來看看你們生產情況,你先開會,我到處轉轉,等你開完會了,我們在好好聊聊。」

劉鄉長連忙說:「我安排下,讓副鄉長給開會,我就陪你轉轉。」

縣長來了,那就是頭等大事,這基層的幹部,一個重大的任務就是接待上級領導,不過上級很多,接待的方式也就各不相同,同樣的局機關,你氣象局長和財政局長來了,那受到的待遇也不一樣,至於專管農業的副縣長,那就是這劉鄉長的頂頭上司,他當然不敢馬虎了,自己是一定要親自陪同,這樣的和縣長親密接觸的好機會,給副鄉長了,那豈不是可惜。

季子強也就不去拒絕了,劉鄉長又喊上了一個姓李的鄉文書,一起陪著季子強走出了鄉政府大院,季子強也感覺現在自己活動量少了很多,今天天氣也很不錯,他就刻意的想要多走走,四個人一路走著,那劉鄉長就一面把鄉上的一切情況做著彙報,季子強感覺這樣聽彙報原來很不錯啊,比在辦公室里聽,要有意思的多。

這除了一個新鮮外,還要說人家這劉鄉長的口才好,那一陣的拍,吹,捧,抹,把個季子強聽的心裡暖洋洋的,迎著春光明媚,精神越來越好,對這劉鄉長也就更多了幾分欣賞。

劉鄉長看看自己的馬屁很靠得住事,也是抖擻精神,裂開大嘴,拿出手段來,四個人就一路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不過說是說,這鄉上的工作做的還算不錯,該到位的地方也都到位了,季子強今天也想多走下,所以就走的比較遠,四處看看,也不像是鄉上有意的做表面工作,心裡也挺滿意,其實自己下來也就是轉轉,什麼檢查?有什麼好檢查的,就這屁大個地方,能有什麼事情,但一個分管農業的副縣長,你不經常下來跑跑,老呆在縣城,別人看著也不好,今天他下來也就是遮人個耳目。

對季子強來說,特別是這樣的春天,下來轉轉,對身體也是很有好處,季子強到底還算是一個年輕人,天天窩在政府辦公室,他自己也受不了。

現在,他們也不急,就這樣散漫的走著,不用急,根本就沒有個急事,你沒見到處都坐的人在打麻將,悠閑的很,這裡的人,那是一點都不羨慕那外面五彩七彩的世界,什麼開寶馬的……那玩意費油,什麼演唱會……那聽說踩死了都莫人管,什麼海邊度假……鯊魚咬斷腿的多的很,還是坐這打麻將舒服,雖然就是五毛一塊的,但手氣好了一天也可以贏個兩斤豬肉錢。

季子強就繼續往前走,這讓鄉長都有點驚訝,沒想到這季縣長走路還滿厲害,過去那些領導來鄉上,最多就是在鄉政府旁邊繞一圈,就回會議室喝茶,聽彙報,吃飯,打麻將了,看來季縣長就是不一樣。

走過了一道又一道彎后,在崎嶇的山路的前方,季子強的眼前,出現了一個院子,季子強就隨口問道:「劉鄉長,這是什麼地方?」

劉鄉長連忙快進一步,因為他剛才一直和季子強是錯了一步的距離,他是不敢和縣長並駕齊驅的:「這是我們鄉的小學,現在應該還在上課。」

季子強「哦『」了一聲,說:「那我們也進去看看吧。」

他也不等劉鄉長回答,就向那面走去了。這所學校沒有牌匾,院子外面更沒有大門,顯得很殘破。這劉鄉長也就邊走邊對學校給季子強做了一個簡單的介紹,在黑嶺鄉下轄的好幾個村民小組,就共享著這所學校的教育資源,直到現在,兩間寒舍之中,一、二兩個年級幾十名孩子的朗朗書聲,仍在延續著這小學業已幾十歲的生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