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十四章鯨吞還是蠶食?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睡了過去…… 就這樣,過了很長時間,一陣電話鈴聲急促的響起:「叮叮叮……」。 季子強一驚,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那方菲紅彤彤的嬌艷欲滴的臉。 方菲也紅著眼醒了過來,望著他咯...

?這也就是吳書記幾年來一直忍讓的關鍵問題,現在他實在無法永遠的這樣被冷落,所以他必須冒一次險,來做一次進攻的試探,看看華書記到底會不會竭力的保護哈縣長。

但這個試探似乎自己是不能親自去做的,而其他那些自己周圍的人,也都是一些老江湖們,也都沒有膽量直接出面,現在有了季子強,有了這個年輕,氣盛,不明厲害關係的人,他就有了一次試探的機會,讓季子強來幫自己完成這第一波的進攻,勝則皆大歡喜,敗則讓季子強承擔,這應該是一個完美的設計。

既然是試探,那就不能正對著哈縣長來,最好的方法就是蠶食,從他的側面一點點試探著進攻,那就要有一個目標了,在縣上要說跟哈縣長最緊的,也有分量的就是一個人了,這就是雷副縣長,搬到了她,就算是在縣政府打開了一個缺口,砍掉了哈縣長的一個左膀右臂,就算搬不倒,也不會引起哈縣長過激的反應。

吳書記笑完以後就說:「你看雷副縣長這個人怎麼樣,合格嗎?」

季子強聽吳書記如此一說,就想到了上次自己在舞廳被雷副縣長耍弄的事情,心裡多少就有點氣憤,但他知道現在不是自己出氣的時候。

在今天這看似春光明媚,陽光燦爛的時刻,自己卻會是以一把刀的面目出現,也許自己可以痛快的刺入對手的心臟,也許會刺到骨頭,自己是刀毀人亡,一步錯就會步步錯。看來吳書記早就選定了雷副縣長作為第一波攻擊的目標,那麼自己該如何應對,他很謹慎的,有些個茫然的問道:「雷副縣長?吳書記感覺他不合格是嗎?」

季子強依然在偽裝著自己,他不想過早的暴露出自己的心意,一個在官場行走的人,藏鋒蔽利是必不可少的一種行為。吳書記就笑了:「你對這人還不很了解,他在洋河縣到處出賣權利,讓他管公安局這些年,洋河縣已經亂的不成樣子了。」

這也是吳書記的實話,雷副縣長在很多時候,已經是許多黑實力的保護桑

季子強也是親身的領教過一次,他不由的也點點頭說:「我是來的時間不長,但我相信吳書記是不會看走眼的。」

他此刻也只能這樣說,他不可能為雷副縣長做辯解,也不可能來駁斥吳書記的觀點。

吳書記滿意的點點頭說:「既然是如此,我們為什麼還讓他繼續作威作福,我不是說馬上就和他做鬥爭,但你要有這個心理準備和想法,你說是不是?」

季子強看來這一劫是跑不掉的,吳書記最後一句話已經很明確的做出了指示,這第一刀,是要自己來劈下了,他有點茫然的點點頭,一種異樣的情緒,在他的心中逐漸的蔓延開來。從吳書記的辦公室出來,季子強的精神有點恍惚。今天吳書記絕對不是要找他嘮嘮磕、解解悶那麼簡單,這一點季子強感覺的很深刻,至於以後是好是壞,他也無法去捉摸。

官場上的風,像三角形龍捲風,極不確定。有些人位高權重,卻某一日跌落深谷;有些人地位卑微,卻微有波瀾。有些人希望升遷不斷填補膨脹的權勢**。有些人是貪污也幹事。有些人卻是雙手沾滿油,舌頭都打滑。

人,無論是多麼懦弱和軟弱,只要一踏上官船,心便像股市大盤曲線,時漲時落,毫無規律。好多謊言,都被用作真心來看待。走上官場,什麼情緒都可以有,唯獨不能有幼稚。

回到政府,已經要下班了,季子強也就沒上樓,到伙食上吃了點飯,在政府轉了幾圈,活動了一下,這才上樓走進了辦公室,推開虛掩的門,他一眼就看見了方菲坐在他椅子上,雙臂撲在辦公室上睡的正香呢。

季子強就有點奇怪了,方菲是不是有事情,在這等自己睡著了,看著熟睡的方菲,季子強走到辦公桌前,感覺到方菲衣服很單薄,季子強脫下自己的西裝,來到方菲面前給方菲披上。

在給方菲披上衣服的時候,季子強不由自主的看了一下方菲,一張飽滿的瓜子臉,細長如彎彎的新月的眉毛,長而翹的睫毛,纖巧如玉的手指,勻稱而不失豐滿的身體,膚如凝脂,白里泛紅,真是一個人間人愛的大美女。

此時的方菲,姣好的面容帶著潮紅,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但緊閉的雙眸、緊鎖的眉頭有帶這絲絲憂慮,豐滿的雙峰隨著平靜的呼吸起伏,季子強進來這麼長時間她都沒有感覺到。看著睡美人般的方菲,季子強作為色郎的齷鹺本質又顯現出來了,開始回想起兩人在一起的情景。

季子強心裡很滿足的笑笑,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一會,吳書記的話又在耳邊響了起來,季子強的眉頭就越來越緊,他一時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應該怎麼去做,他就覺得眼前的局面越來越複雜了。

來到了洋河縣以後,季子強也風聞過一些關於雷副縣長的問題,並且自己也親自領教過他的做法,但怎麼來實現吳書記的想法,這個問題是需要很謹慎的,搞的不好,就極有可能會引火燒身。

季子強最終決定還是先拖拖這個問題,不要為討好吳書記而急於有所動作,等自己把局面看的更清晰一點再說。同時,也不能讓吳書記感覺自己的消極怠工,這就需要一個很好的拖延的辦法,他必須想一個出來。季子強這樣想想的,腦袋就暈暈乎乎了,一會兒,感覺到疲倦的季子強,昏昏沉沉的坐在沙發上也睡著了。

「唉….唉…..」方菲的鼻子痒痒的,一個噴嚏打了出來。

方菲就睜開了那雙又大又圓的黑眼睛,很開的,她就看到了身上的衣服……方菲就低頭聞了聞那衣服,衣服上有一種淡淡的男人身上特有的味道,穿上衣服,方菲感覺到一種男人的味道將自己緊緊包裹了起來,一種很特別、很特別的感覺在心底升起。

她感覺到這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一個人,一個活生生人。這個人是誰呢,是季子強,還是省財政廳的木廳長呢?

這兩個影子漸漸的重疊在一起,慢慢的、慢慢的,影子清晰起來,變成季子強那張英俊的、有點個性的、壞壞的,色色的臉。

她就感覺到季子強輕輕的擁住了自己的身子,貼在自己的臉上,溫情的看著自己,方菲能夠看見自己的臉紅得像要滴出水來。她的心也怦怦的跳著,就像要跳出來一樣。

感受幻覺中季子強逐漸靠近自己的紅唇,方菲眼神迷茫起來,有點期待,有點渴望。一霎時,她又回到了現實里,看著熟睡的季子強,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西裝,方菲心裡最柔軟的地方再次被深深的刺了一下,季子強作為她生命里的一個喜唬完全進入到了她的心裡,那麼,自己的心裡以後還容的下其他的男人嗎?

作為女人,她們往往是喜歡長的壞壞的男人,但不會喜歡已經長壞了的男人,對季子強,方菲就認為是長得壞壞的男人,所以她喜歡。方菲感覺到自己已經無可救藥了,雖然她知道季子強未必就和自己一樣的心情,也許自己只是他寂寞孤獨中的一段霞光,但是她顧不上了。

她要像飛向火燭的飛蛾一樣,義無反顧的撲到愛情的火焰中去了,哪怕是粉身碎骨,灰飛煙滅,也無法擋住她的步伐。可是,很快的,她又理智了起來,搖搖頭,嘆息一聲,一個身在官場的女人,難道還有其他什麼奢望嗎?她開始迷茫和彷徨起來了,不由自主的,方菲將頭溫柔地靠在了季子強的肩上,用手緊緊的摟住他,閉上好看的雙眸,睡了過去……

就這樣,過了很長時間,一陣電話鈴聲急促的響起:「叮叮叮……」。

季子強一驚,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那方菲紅彤彤的嬌艷欲滴的臉。

方菲也紅著眼醒了過來,望著他咯咯的笑著……

這讓季子強吃驚不小,萬一剛才誰在碰巧進來看到這個情景,天啊,那自己可就有的受了。

接上電話,是秘書小張來的,他告訴季子強,今天下午預定是的到下面一個鄉上去檢查工作的,問季子強有沒有什麼計劃上的變動。季子強想了下,也沒有什麼其他事情,那就去好了,他對小張說:「你安排車吧,我們一起下去。」掛斷電話,他就和方菲又說了幾句,問了問方菲是不是找自己有什麼事情,方菲只是搖頭,臉紅紅的說:「午休時間想來看看你,沒想到就睡著了。」

他們又東拉西扯的說了一會,等小張把車安排好,又打來電話的時候,兩人才分手。

下了辦公樓,季子強就見秘書小張在樓下,兩人一起坐上車,一路往黑嶺鄉開去,作為一個來之於柳林市的人,季子強過去一直認為農村生活是美好的,到了農村,可以享受如詩如畫的田園風光!但在洋河想的這段時間,他算是徹底的明白了什麼叫農村,這裡的山水是很美麗,但落後的環境和窮困的農民,是沒有心情來欣賞這美麗山河的。走到後來,都是縣道和鄉道了,道路就不怎麼好了,起初是道路顛簸,快到黑嶺鄉的時候,前幾天又剛下了雨,,那道路已經是泥濘不堪,就見土路讓拖拉機壓出了一條條深溝,小車走在上面,刮的車底盤咯咯作響,看看也不怎麼遠了,已經是望的見鄉政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