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十二章方菲來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再過了一段時間,在季子強的指點下,賈副局長就找到了吳書記,季子強沒有問他使用了什麼方式,但有一點是可以猜測出來的,這個賈副局長一定是給吳書記送了大禮,不然他是不可能如此順利的轉正。 當然了,...

? 燃^文^書庫774buy菲還是有點擔心的說:「反正你小心點,這個人我是了解的,心眼特校」

季子強也就很鄭重的點點頭,這樣的後果他早就想過,他本來是可以避免和任何人衝突,只要他使用起無為而治,韜光養晦的策略,可是季子強不願意那樣,他要權利,要工作,就算在這個過程中引起了戰鬥,他還是會要,這是他骨子裡天生固有的特性,他也不怕鬥爭,他早就做好了這樣的心理準備,沒有爭鬥,哪裡來的權利?

兩個人說了會閑話,季子強也感覺好久沒和方菲聚一下了,就請她一起出去吃飯,方菲當然是樂意的,從上次兩人有了那種關係,自己沒事的時候也想過他,只是看他太忙,自己最近的事情也多,現在見他邀請,那還用說,一起就上街去了。

天還沒黑,路上的行人也很多,一路上,季子強到是沒幾個熟人,但方菲就不一樣了,很多人不斷的招呼著她,這讓季子強多少就有點尷尬,他到不是嫉妒方菲,只是感覺很多人在指指點點的看著自己和方菲說著什麼。

季子強就有意識的走快了一點,想要和方菲有點距離,方菲可是不幹了,就叫著他的名字說:「季子強,你跑那麼快做什麼?怕我影響到你形象是吧。」

季子強嘿嘿的笑笑說:「我有點餓了。」

方菲撇撇嘴,帶點調侃的說:「不是吧,怕別人說閑話是不是?這有什麼,兩個縣長難道就不能走一起埃」

她說話的聲音還挺大的,讓季子強有點不好意思了,想一想,是啊,自己為什麼就不能和方菲走一路呢?

季子強也就放鬆心態,和方菲說說笑笑的走在了一起。

飯店人還不少,老闆是認識方菲的,見她進來,親自走出櫃檯招呼著把他們送到了包間,對一個美女縣長來吃飯,老闆打心眼裡是有些自豪的,他不慕凶牛骸爸儐爻ぃ請裡面坐。」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在招呼一個縣長。

季子強坐下以後,就說:「沒想到啊沒想到,我們仲縣長在洋河如此受歡迎,人緣很是不錯。」

方菲就有點小得意的說:「那是,你可以羨慕,但不能嫉妒。」

季子強就「且」了一聲說:「這有什麼嫉妒的,你沒見我回我們村裡,那比你現在拽多了,連小孩都老遠的叫我呢。」

方菲就呵呵呵的笑了。

就兩個人,他們菜也沒多點,倒是聊的很起勁,這一聊,一頓飯兩個人就吃了幾個小時,那方菲今天也有了點幸福的感覺,廢話就多的很,好在季子強很有耐心,就聽她叨叨了,也不著急。

吃完飯天色很黑了,兩人都有些想法,都又不好說,最後還是季子強臉厚,就說:「那我送你回去吧,天黑了,你一個人回我還真不放心。」

方菲就有點羞澀的笑了,說:「男士送女人回家那是應該的,走吧。」

他們就叫了個車,一會就到了方菲的家裡。到了地方,季子強還是有點猶豫的,他對方菲的談不上太多感情,更多的是單純的需求。

方菲倒是很大方,嬌聲笑著:「進來呀,站那發的什麼愣,怕我讓你負責,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賴上你的。」

幾句話說的季子強臉上一陣的發紅,他在她面前一點辦法使用不上,雖然他也是那樣的瀟洒,但她總是用大膽和誘惑在面對他,對她的話他也只能是笑笑,無話應對。

進了房間,方菲就用優雅,無比美妙的動作脫去了外衣,方菲是有意讓自己表現的優美和風流,因為她需要季子強的喜歡,在這個城市,雖然已經呆了一年多時間,但她還是有一種外鄉人的孤單,她希望在自己寂寞和孤獨的時候有一個人可以聽她來傾訴,更希望在自己傷心的時候,有一個強有力的肩膀借她來依靠,那怕是短暫的,那怕是曇花一現。

於是,她現在就選中了季子強,她知道自己的嫵媚對一個單身男子的威力,當然,偶爾的時候,她也想過,自己是不是可以和季子強結為長久的夫妻,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在洋河縣只是來掛個職,來度鍍金,自己的路很光明,已經有人為自己安排好了一切,想要擺脫恐怕很難。

季子強也確實被她的動作和表情吸引了,獃獃的看著她,方菲看著季子強那入迷的樣子,噗地一聲笑了,「你這表情跟孩子見了媽一樣,我美么?」

方菲緩緩向季子強走來,走到他身前,輕輕的摟住他的脖子。

季子強剛想說話,才張開嘴,她早已把霸佔了他的嘴裡。

季子強就像一隻受到鼓勵的小寵物,興奮著,撒著歡的奔向了主人。

……

許久之後,兩人最後都幾乎是癱軟在了床上,他們相擁著,一起看那窗外滿天的繁星……

畜牧局的黃局長後來還是被調走了,到了一個可以養老的單位做了黨組書記,這對他應該也是很不錯的一個結果了,假如不是因為季子強對權利懷有太大的**,或者,黃局長就很可能比這更慘。

季子強也是迫不得已,他也沒有太多的選擇,他想做事,那就要有權利,同時,在官場,很多事情都要講一個平衡和協調,哈縣長的面子是必須給的。

再過了一段時間,在季子強的指點下,賈副局長就找到了吳書記,季子強沒有問他使用了什麼方式,但有一點是可以猜測出來的,這個賈副局長一定是給吳書記送了大禮,不然他是不可能如此順利的轉正。

當然了,在這個問題上,賈局長是瞎子吃饃饃,心裡有數的,他知道這一切都歸功於季子強,沒有季子強鬥倒黃局長,沒有季子強在吳書記那裡的美言,沒有季子強的指點,這個位置是很難落到自己手中。

據說在商議他提升的會議中,哈縣長自己也提出了一個人選,但在吳書記的堅持下,哈縣長退縮了,常委會上他知道自己是不佔優勢的,所以沒等投票,他就轉變了,他才不在常委會上和吳書記做對,他的優勢是在基層,是在洋河縣個各個角落。

最近一個時間,連續的幾個會議,搞的季子強暈頭轉向,好在那稿子都是秘書寫好,但就這樣,也讓他讀的口乾舌燥,到了下午的縣長碰頭會上,季子強早早的就進了會議室,自己排行靠後,心知肚明的,提前到會場是應該的。

坐了一會,就見其他的縣長也都陸陸續續的走了進來,哈縣長自然每次都是最後一個到場的,這就是一種權威的象徵。

會上哈縣長就近期的工作做了下總結,又對以後工作提了些要求和和指示,大家也都把自己工作中的困難多多少少的講了一些,為以後完不成任務,提前找點借口。

看看大家都講的差不多了,季子強也就發言了,他把自己在街上看到的流氓地痞行為說了一遍,最後說:「哈縣長,我建議,全縣搞一次除惡打黑的行動,為維護洋河縣的治安穩定,也請哈縣長給予支持和批准。」

哈縣長在季子強講話的時候就沒有認真聽他的發言,一個掃尾的副縣長給你點權利就就想用,才管了幾天公安局埃

但現在季子強還找上自己了,提名道姓的讓自己支持批准,哈縣長心裡就自然的不舒服了,他冷淡的說:「公安局是你在分管,你自己安排,對打黑除惡,維護洋河縣的安定團結我肯定要支持,但洋河縣真的有你說的那麼亂嗎?是你經過深入調查,還是道聽途說,還是你自己的憑空想象?我看,你還是先把問題搞清楚了再動不遲。」

早就對季子強看不順眼的雷副縣長,他在哈縣長的話音剛落之後,就接上了話:「季副縣長,哈縣長的話很有道理,不要誇大事實,危言聳聽,更不要老想著什麼上來燒個三把火的,洋河縣的治安環境,看還是不錯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